波多番号

      义쳨银带着骑军自树林冲出来,就打开了洞察模式。 

      本阵馟后方的军势坐等了半个白天,体力大多充沛,状态也是严阵以待没有破绽。 

      ⽠唯有几个士气有些动摇,时间紧急不容多想,他指着一个士气动摇较多的点,带队冲了过去。

      那几个点正是六角军较弱的军䂙势,这时候正是前方鏖战的关键时刻。

      有力姬武士都派了上去,留在这里的多是无意拼命的国人和家臣中的弱鸡。

      古代的骑兵不是经过训练的近代骑兵,做不到组织严密的墙式冲锋。

      冲⊽锋速度参差不齐,空隙大到能挥舞长兵器,遇上训练有素的⒰枪阵未必能讨到好处。

      义银手下这些姬武士,不过是些国人地侍。藤堂众为了这次的机会,从刚元服少女到头盡发斑白的姥姥都拉了出来。

      即便现在随军的都是其中好手,也好的有限。真要与强军对战,讨不得几分优势。

      义银不想把气力浪费在这些杂兵身上,照着出发前商量胘好的,大家一起喊起来。

      攮 “幕府军讨伐武家之敌六角义贤!有敢阻挡者,当同罪处死!”

      那些军势刚受到骑军冲击,还有些勇气想着反抗。

      㱾听到这话,又望见大谷吉䯉继马上插着的,斯波军旗上的御旗。顿时,大半姬뵩武士失去了斗志。

      즁这武家越是上层越是轻视败落的幕府,可越是下层反而越是敬畏将军的威严。

      这时候还守着后面不得上阵的,无非就是些底层的姬武士。听得幕府军讨伐叛逆,军心大乱,大多选择了逃避。

      偶尔几个冥顽不灵的不是骑军碾压,就是远远被人群冲走,没机会上前。

      义银一行竟然如此顺利的就通过了后面的军势,也是精神振奋。

      这支骑马姬武士的到来,引起了本阵的注意。

      六角义贤来不及调集前面的人马,但她헬怎么说也是坐拥五十万石的大大名,侧近马迴,旗本姬武士也有近百数字。

      这些人本来还防㙂着ᾝ前方,小心浅井长政的决㔷死突袭。浭这时候再上马也来不及了,身后的义银骑军已经距离幕府不过五ዑ十步。

      本来就守在后方的二三十旗本,长枪的野太්刀的纷纷举起出鞘,在后方布阵。 㲣

      这些都是六角义贤的侧近,是训练有素的姬武士ඪ,面对近六十骑冲锋面无惧色。

      义银一马当先刺出一枪,运气不好,概率没中,活着。

      身后接连的冲阵撞了上来,有些把旗本活活撞死,有些砸在长枪上,跌下马去。

      最惨的不过那些驽马,本就筋疲力竭,又被强뮋行压着撞上精锐姬武士,瞬间倒毙了好些匹。

      驽马待姬武士们纷纷下马步战,与旗本们厮杀成一团。

      庡 义银瞅着幕布后面的支援旗本越来越多,顾不得掩饰外ꔓ挂,左枪右刀一ᒹ个个朝旗本身上点去。

      ࢏这次概率不错,十个其中倒下六个,也引起了敌军的注意。苵

      ㋼ 鸑 他身穿白色阵羽织,本就醒目。两名和弓姬武士拉弓瞄准,向他射赚箭。

      蠲 一箭中了左䢄面上臂,右腿也挂袊上了一支,顿时疼得眼泪汪汪。

      身后的前田利益暴怒,大吼一声煏,将手中㝾长枪投嘖向其中竰一名和弓姬武士。

      这幕嬰布斯地域狭小,双方距离不过十五六步。那姬武士被长枪贯穿了胸膛,带着余势砸在了后面的幕布上,틦染得鲜红一片。

      另一边,藤堂高虎挺枪冲了上去,借着马速,连人带枪撞上了和弓姬武士,一起砸到了幕布后面,也不知道生死。

      义银忍着疼,大腿夹着马继续冲,撕开一面幕布,砍翻两个姬武士。

      ᪭这时七八步外,三杆铁炮直直亵的对着他,身后诸姬皆目呲欲裂。

      义银自己却不在乎,相信自己,相信外挂。继续向马印的位置冲去,那里就是六角义贤所在!

      三杆铁炮齐射쑹。一杆炸ㄻ膛,쮵一杆哑炮,一杆打在义银肩膀上缦,穿透伤带飞了好大一块血肉。

      但比起被铁炮散弹אַ炸得面目全非的其他人,简直是唵祖先윂庇佑。

      铁炮填装困难,铁炮黙手还想退却,疯了般的前田利益已经冲酮到面前,战马撞翻一个。

      ₉ 人跳下马,左手肋差,右手打刀ۇ,双刀连消带打,定要杀了这三人。

      ﴓ义银已经顾不上身后,撕开又一面幕布,他冲到马印之下。

      只见一少妇穿着华贵的南蛮甲,脸色븇虚白盯着骑马闯入的他。

      偃“足利一门斯波宗家义㢥银在此!六角义贤受死!”

      说着,打马上前,就是一刀。ꎃ

      六角义贤哪知道形势变得如此之快,前面还在得意,坐等浅井长政兵败身死的消息。

      一盏茶的功夫,后方竟然杀出个斯킑波义银。见他一身白羽织被鲜血染了大半。不知道多少是别人的,多앀少是自己的。

      俊朗少年骑在木曾马上㔮,居高临下朝自己一刀劈过㉂来。吓得她一个机灵,用手上军扇挡住了这一击。

      义银哼了一声,致死打击釳的概率没中。也不气馁,反手又是一刀。

      六角义贤翻下坐凳蓭,连爬带滚向后蜷捍缩。就算这般也没躲过,被一刀砍在了ɭ左肩上,哀嚎一声。

      前方的一众旗本已经支援了回来,将六角义︗贤紧紧护住,上前攻击义银。 먓

      两次攻击,致死打击都没奏效,义银也是有ྼ些恼火。

      知道已经꛲没法杀了六角义贤,转身看去,大谷吉继与明智光秀都冲了进来,一旁的护旗官被她俩并肩绞杀。 

      义银咬牙挡了一䩗阵,以刀换刀,身上又多了几处刀伤,也留下了几具旗本尸体。

      身后两人ⶓ一起用刀猛砍旗杆,几下连打带踹,马印便轰然倒塌。

      前方的浅井长政这时还在绝望中突进,忽然看见马印陷落。

      턮 一时间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直到身旁的欢呼声响起,才回过神䫊来。

      “六角义贤死了!六角义贤死了!”

      㤄 欢呼声很快传遍了整个战阵,前方的蒲生贤秀与进藤靬贤盛大惊失色,ᔉ回头望ꀵ去,却看不见主君的马印。

      瞬间,六角军阵线动摇。矶野员昌与赤尾清纲咬牙苦熬,等得就是此刻。

      馿 她们都以为是浅井长政按着计划得手,立即发动了反攻。战场上攻守易势,六角㞀军兵败如山倒。

      蒲生贤秀辯与进藤贤盛无可奈何,只能尽力收拢军势,向后撤ຳ退。

      六角本阵幕府中,浅詚井长政见着了义银。 ઐ

      一身血染的白色阵羽织,俊朗少年持㓡枪握哕剑,脚踏马印,笑脸相迎。

      刹 “浅井大人,你可来晚了。”

      风华绝代,一时无二,浅井长政为之倾倒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