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逃婚王妃很逍遥》
逃婚王妃很逍遥

第189章这是太后的一片心意

“主子,方才王爷又让人给他送酒去了,这已经是今夜的第十坛了!”可心满脸忧心忡忡地走进房内,对傅嫣然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再去盯着看看,有什么消息立刻告诉我。”傅嫣然神色微妙一变,和一旁的彩凤交换了一个眼神,便挥手让可心出去。

待可心出门之后,傅嫣然才卸下心防,满脸担忧地说道:“王爷今日什么都没吃,只是独自喝酒,这样身体会垮了的。”

彩凤微微摇了摇头,俯身为傅嫣然倒了一杯茶水,说道:“男人若是为一个女人伤心,酒精会让他们原本游移不定的心变得果断,这样他们才能狠下心斩断情丝,这其实是好事。”

傅嫣然叹了口气,说道:“我今天还在后悔,是不是编了个太伤他心的谎言,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得了。”

“是啊,您先进来吧。”顾泽阳后退一步,让出一条道。

“不。”

苏皖微微低着头,攥紧了拳头,说道:“我要出宫,我现在就要回到王府之中,去弄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王妃,现在已经快到巳时了,皇城马上就要下钥了,您应当赶不及了。”顾泽阳皱了皱眉毛,不过他看到苏皖这幅惊慌地脸色,便察觉到发生了不对劲的事情,便试探性建议道:“您要是有事想要找王爷问清楚,不妨等明早他来上朝的时候问?”

黄嬷嬷捧着医药盒子,一路小跑来到了苏皖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这里有太后的懿旨令牌,能够帮助您顺利出去。”

说着,黄嬷嬷将手中的医药盒子微微抬高,说道:“也请您将这些药品带回去,这是太后的一片心意。”

“嬷嬷,真是谢谢您了。”苏皖脸上有些感动地说道,她让清菀接过了医药盒子,再从黄嬷嬷手中拿过令牌,说道:“改日我再来看望太后,当面向她道谢。”

黄嬷嬷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着苏皖,说道:“王妃,太后虽是心地慈善的人,却也甚少插手繁冗俗事。是因为您身上有不凡的过人之处,才会让太后另眼相待。”

苏皖目光复杂地看了看黄嬷嬷,点了点头,微微施礼说道:“世界紧迫,我就先走了,有空再和嬷嬷好好聊一聊。”

“请您一路顺风。”黄嬷嬷垂下头,施了个标准的礼,目送着苏皖和清菀的背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这种美与恶的巨大反差,让萧墨宸不禁不寒而栗。他居然娶了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当做正妃?在他失忆的那段时间里,他究竟与她有怎样的交手和试探,怎样的互相伤害?

灯火阑珊,萧墨宸心中的痛苦更增加一分,忍不住又喝了一口酒水,微微眯上了眼睛。

“王妃,外面风大,您的伤疾还没有好,我们还是进去说吧。”清菀虽然也是惊讶无比,不过此刻她更加在意苏皖的身体状况,便出言说道。

他这一整天都是如此度过,不断用酒精麻痹自己痛苦又充满疑问的灵魂。傅嫣然中途也来过几次,说是要来陪萧墨宸一同饮酒,但却被他打发回去了。此刻,他只想一个人静静待一会儿,独自消解这令人难以接受的痛苦真相。

一想到苏皖那双明媚却含着一层薄雾的美丽双眸,萧墨宸的心不禁又揪痛了几分。今天中午二人的花园相逢,他实际上是压抑住自己汹涌的情绪,才能装做云淡风轻地与她擦肩而过。

如此一个看似美好纯洁的女孩,为何会有那般险恶的用心!她就是这样善于伪装吗?当年,她也是这样,用她那与众不同的笑容和性格,成功虏获了黄景萱的心,再将她狠狠推入深渊吗?

“主子,这种时候的心慈手软无异于给您的对手放一条生路,可万万要不得。”彩凤的表情立刻变得凝重,无比认真地说道:“您要知道,王爷失忆是您扳回一城的唯一机会,如果错过了,以后更别谈制裁苏皖。”

傅嫣然微微颔首,眼中的光芒也越发狠厉起来。

“主子,王妃突然回来了,正往王爷的书房赶去呢!”可心在门外突然叫道。

“什么!她怎么能回来!”傅嫣然闻声有些慌乱,站了起来,看着彩凤说道:“快,陪我去阻止她见王爷!”

彩凤无奈地笑了笑,用手轻轻地按着傅嫣然的肩膀,将她重新按回了椅子上,说道:“主子,今夜您只需要把心放安定,好好地坐在这里看戏就行了。”

傅嫣然有些疑惑地看着彩凤,彩凤也不急着解释原因,嘴角的笑容却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冰冷刺骨。

苏皖回到王府之中,没有一刻停留,径直奔向了萧墨宸的书房。她知道,他一定在那里。

“砰。”书房的门被直接推开,苏皖风尘仆仆站在门口,一股浓郁的酒气迎面而来。

萧墨宸瘫软地坐在散乱的书卷之中,微微低着头,并没有因为门开了而有任何举动。

“你先下去吧。”苏皖侧头对清菀说道:“吩咐下去,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们。”

“是,王妃,您多加小心,一定不要和王爷起争执。”清菀有些不放心,紧紧握了一下苏皖的手,便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清脆的关门声后,偌大的书房之中,便又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我知道你失忆了,我不能对你要求太多。”苏皖看着地上的萧墨宸,眼睛中渐渐氤氲起了泪水,说话也带这些哭腔,说道:“可是你为什么如此喜怒无常?高兴的时候就当着众人的面来救我,不高兴的时候就不告而别把我一人丢在宫里?”

听到苏皖的声音,萧墨宸身上一颤,缓缓抬起头来,眼神从茫然变得逐渐冰冷。

周围的温度似乎也随着萧墨宸表情的变化而骤降了十度,苏皖不禁瑟缩了一下,却没有后退,而是直接冲上前,扑在了萧墨宸的面前,说道:“你究竟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苏皖毕竟是个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在对待感情的问题上从来不喜欢拖泥带水,也不爱躲在角落中胡乱猜想,有什么问题她都想直接说开。

二人中间隔着一张窄窄的书桌,苏皖的脸凑了上去,正面怒视萧墨宸,说道:“你今天必须跟我说清楚!”

看着苏皖近在咫尺的秀丽面庞,萧墨宸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微笑,伸手捏住了苏皖的下巴,说道:“不然呢?你能把我怎么样?杀了我吗?”

虽然这个捏下巴的动作,萧墨宸之前也经常做,但是从来不像这次一样,那样的冰冷和用力,仿佛要通过两指之间的力度,硬生生把苏皖的下巴捏碎一样。

苏皖感到疼痛,下意识地缩回了头,和萧墨宸保持了一定距离,皱眉说道:“你在说什么胡话?”

萧墨宸缓缓收回了手,用力撑在地上微微坐直了身子,抬起头来说道:“我在说什么?不过是说你的一些手段罢了,怎么,敢做却不敢承认了?”

只要一想到黄景萱是死在苏皖的手上,萧墨宸的心瞬间就硬了起来,看向苏皖的目光也无比排斥和厌恶。

苏皖根本听不懂萧墨宸在说些什么,微微咬了一下泛白的下唇,说道:“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是医生,向来只会治病救人,哪来的害人手段?”

阑珊灯火下,苏皖肤如凝脂,眉目如画,一双澄澈的眼眸写满了疑惑,还有一些小心翼翼的试探。

“多么无辜的一张脸,从你这张嘴里说出的来的话,别人都会很容易相信吧?”此刻的萧墨宸已经认定了苏皖的罪名,很自然就想到当初她就是用这种虚伪的外表哄骗了黄景萱。

“你不要再兜圈子了,是不是别人跟你说了什么,你才突然变成这样?”苏皖再也不想忍受萧墨宸的冷嘲热讽,径直站了起来,有些生气地说道:“只一夜功夫,你就把我当做仇人一般,说出来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苏皖瞬间拉开和自己的距离,萧墨宸很容易就将这当做是心虚的表现,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说道:“苏皖,当初你手刃一个纯洁的生命的时候,可有想过以后会遭受报应?”

这样冰冷的神情,这样决绝的话语,如同一阵看不见的风雪,将苏皖刺激得后退了几步,满脸的匪夷所思,说道:“我手刃谁了?我怎么不知道?”

如此沉重的罪名直接扣了下来,苏皖除了莫名其妙以外,更有些不寒而栗。捏造这个谎言说给萧墨宸听的人,一定是想致自己于死地。

“五年前的润初政变,你和你爹都干了什么,还需要我一个字一个字说吗?”萧墨宸脚步有些踉跄,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微微摇晃着肩膀说道:“你是怎样用花言巧语骗黄景萱出城的,又是怎么让手下杀了她的,你难道不是更清楚?”

这分开的每一个字苏皖都能听得懂,可是凑在一起,苏皖却完全一头雾水,说道:“润初政变?黄景萱?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

萧墨宸扯了扯嘴角,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既然不准备跟我说实话,就别在我眼前丢人现眼了,你那拙劣的演技骗不了我。”

苏皖的大脑飞快地运转了起来,通过萧墨宸之前说的话,难道,他认为润初政变时,是她钻了空子杀了黄景萱?

为什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如此站不住脚的谎言,全天下最聪明机智的萧墨宸居然会中招!

苏皖被气得都快冒了烟,说道:“谁跟你这样胡说八道的?是父王?还是给你上课的太史?他们脑子坏了吗,真当造谣不用承担责任啊!”

即便苏皖脸上的愤懑不像有假,但是萧墨宸还是并不信赖她,说道:“要不是嫣然无意间跟我说了实话,恐怕我会一辈子蒙在鼓里。”

“傅嫣然?”苏皖有些惊讶地重复了一遍,脸上的怒意却逐渐加深。这个女人是不是有毛病?自己已经多次给了她台阶下,她却永远这么不识抬举,居然说出这样丧尽天良的话!

“萧墨宸,我现在还尊重你是个智谋过人的帝国王爷,麻烦你动动脑子想一想,傅嫣然跟你说的话难道就是真的吗?她有任何证据吗?”苏皖深呼吸一口气,耐着性子说道:“我希望你别因为失忆就丢了理智,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

“嫣然不会骗我。”萧墨宸无比认真地看着苏皖说道:“我一直将她当作亲妹妹,她的父亲还是因我所死,她虽然性子顽劣了些,但真诚坦率,从来不会骗人。”

此刻的萧墨宸还是毫无保留地信任着傅嫣然,在他的记忆之中,那确实只是一个很爱哭鼻子却从来不会耍滑头的天真少女。

可是,时间已经将那个纯洁的少女变成了满腹心计不择手段的成熟女人,她倾心编织了一道密不透风的罗网,准备彻底蒙蔽住她爱的男人。

听到萧墨宸为傅嫣然做的辩白,苏皖突然觉得身上的力气被猛得抽走,嘴角动了动,说道:“她纯洁无瑕真诚坦率,我就枉做小人了?萧墨宸,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随便翻一番史书,或者找个皇城中的下人问一下都能得到解答,真相根本不是她说那样!”

“是,我当然知道你和你爹手段过人。”萧墨宸分毫不让,向前迈进一步,说道:“疏通这些关系,想必废了你不少时间吧?你真当封住了他们的嘴,就能永远封住真相吗?”

“萧墨宸,你的脑子是不是坏了!”苏皖已经有些气急败坏,说出的话也带着刀刃,说道:“我告诉你吧,当年京城太守将黄景萱献给了父王做景妃,然后利用她窃取了国家机密,还杀害了不少忠臣,最后想要直接造反,景妃便是在那场斗争中死在了刀光剑影之中,这里从头到尾都和我没有关系!”百镀一下“逃婚王妃很逍遥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我一刻都等不及了。”苏皖咬了咬牙,扭头便作势要快步离开,说道。

“王妃!请您等一下老奴!”

宸王府里,萧墨宸正独自坐在书房中自饮自酌,俊朗的眉宇间有一抹化不开的烦忧,一杯接着一杯,孤独地消磨着时光。

难道说,他之所以心情不好,之所以逃离皇城,都是因为想要躲开苏皖?

阅读逃婚王妃很逍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