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猛男总裁不许哭》
猛男总裁不许哭

第一百五十六章,涂鸦馆

涂鸦馆里面有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家长带着孩子,小孩子对狗感到好奇,看到二哈的时候都特别兴奋,想要摸一下。二哈血统上毕竟是哈士奇,桀骜不驯的个体,性格一点都不温驯,除了丁子高和丁珂福,别人休想碰到它。

有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生想要和二哈玩,她扎着两个小辫子,额头上用口红点了一个,看起来特别可爱。小女生奶声奶气的跑到二哈边上,用着胖嘟嘟的小手指着二哈的眼睛,“妈妈,这只狗狗眼睛黑黑的。”

二哈傲娇的抬头,完全不搭理这个小女生,丁子高在它边上拿着蜡笔在墙上作画,至于画了什么,就是各种颜色的圈圈。小女生的妈妈一看二哈的品种就知道是哈士奇,不敢让自己闺蜜太靠近,怕被伤到了,可是小女生就是喜欢大狗,看见二哈不打理自己也不难过,一直往前凑。

“狗狗,你是不是饿了,我这里有好吃的。”

丁珂福转身看见小女生手里的东西,刚想要说几句,发现有人抢先机。

“小妹妹,你手里的是蜡笔,狗狗是不能吃这种的,会吃坏肚子。”沙霸天蹲下,努力让自己的视线和这个小女生齐平,他忽略一点,就算他蹲下来还是比小孩子高,而且加上沙霸天看起来像是熊一样的身躯,再怎么温柔还是会吓到小孩子。

小女生被吓得立马哭起来,她的妈妈刚开始没有在意这点,看到她哭了,叉腰板脸要求沙霸天道歉。“我说你怎么回事,还欺负小朋友啊!小伙子,我看你长得人模人样,不会是个人口贩子吧?”

穆武仁戴上墨镜就像正常人一样,进了涂鸦馆以后也不知道上哪里玩了,他是一个成熟的大人,身上又有手机懂得联系人,所以不用担心他会不会迷路。这边丁珂福一直看着,沙霸天明明用很温柔的语气在和小女生说话,是那个娃娃自己被吓到了,竟然还要沙霸天来道歉,真不是到这个人眼睛是怎么长得。

沙霸天没想到会得到这种结局,他家里那些小辈的亲戚一看见自己就笑嘻嘻的跑过来,从来没有一个是哭的,他反思,可能是自己长得太吓人了,吓到小妹妹,被她妈妈妈是应该的。将心比心,如果自己的孩子突然被一个长得像熊一样的陌生男人吓到,家长肯定担心这个人是不是有不良企图。

“你让开。”

丁珂福推推沙霸天,让他往后面站站,看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应该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情况。沙霸天听话照做,把位置让给她,他至今为止处理过不少大项目,也替丁珂福解决不少的麻烦,那些都比较简单,用钱就能搞定,可是现在不一样。

“小妹妹,你和这个人是一起的?”小女孩的妈妈穿的非常时髦,一头长卷发,身上是白色包臀连衣裙,年纪应该在三十上下。

丁珂福微微一笑,“请你不要乱套关系,我不是你妹妹。他是我朋友没错,请问有事吗?”

女人一脸尴尬,这个女生看着年纪很小,不叫小妹妹,叫什么。先不管这些,她还是要给自己女儿讨个说法的。“我家豆豆一向乖巧,你朋友把她吓着了,我是不是应该讨一个说法!”

“你说的不算,我们来问问小朋友。”小女娃还在哭,手上擦眼泪动作不停,丁珂福蹲下放轻声音,“你好呀,我叫丁珂福,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豆豆。”小女生放下手,脸上已经没有眼泪了。

幸好这是一个女娃娃,要是换成男娃娃,丁珂福就不是这个态度,直接打一顿,让他还敢再哭。“你为什么哭呢,是不是被我朋友吓到了?”

豆豆没有说话,连连点头。

“你不用怕,他不是坏人,大哥哥只是想告诉你,你手里的蜡笔不适合狗狗吃,狗狗吃了会生病的。你知道生病什么意思吗?”

豆豆点头,用着小奶音回答:“我知道,我每次生病都要打针,还要吃药。”

“你现在还怕大哥哥吗?”丁珂福伸手探向豆豆,她没有拒绝,让丁珂福抱个满怀,然后被举高高,“你看,现在这个大哥哥一点都不恐怖,他只是长得比较高而已。等你长大以后也会变得非常高,像一棵参天大树一样。”

小孩子忘性大,一下哭一下笑,原来觉得沙霸天很恐怖,现在觉得他好像很有趣,脸上笑嘻嘻的。虽然她不懂参天大树什么意思,但是心里有一个大树的概念。

“这样,我给他道歉,你不是想要和狗狗玩吗?我让它给你摸一下。”丁珂福放下豆豆,唤来二哈到身边,“它平常很凶的,还咬人,所以我从来不让别人靠近它,今天让你做一个例外。”

二哈不情不愿的呆坐着,然后任由豆豆在它身上乱摸。丁珂福知道二哈的耐性有限,即时喊停,就算豆豆不愿意,也得强制性结束这个有爱画面。沙霸天沉默不语,没想到平时丁珂福看起来不拘小节,像一个男孩子似的,还是有细心(女生)的一面。

豆豆妈妈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家孩子和丁珂福的对话,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豆豆,你没事吧?”

“妈妈,我还想要和狗狗玩~”豆豆扯着她妈妈的裙子下摆,不停的撒娇。

这时候二哈已经被丁珂福吩咐到丁子高的身边去,它的当前任务还是保护小主人,而不是当一个孩子的玩具狗。

经过这件事,沙霸天对于自己的外形又有了新的理解,原来他并不受小朋友欢迎,家里的亲戚小朋友喜欢他,也不过就是看习惯了,不觉得陌生。他一个堂堂大总裁,其他事情都能顺利解决,在小朋友面前只有吃瘪的份,幸好有丁珂福在,要不然沙霸天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世界上很多事情可以用钱解决,相对应的,也有不能用钱解决的。人情冷暖,钱不是万能。沙霸天在金钱社会呆了太长时间,差点忘记最重要的。

“女士,你看你的女儿现在没有哭,我朋友也不是人贩子,你还想怎么办?”丁珂福对小孩子温柔,对大人又是另一回事,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新闻报道很多孩子出事情,都是因为大人没有教好,三观不正的妈妈,最后成就的是一个三观不正的孩子。

“以后你们注意点,这件事也就算了。”豆豆妈妈给自己找台阶,豆豆还想要找二哈玩,被她拦下,“宝贝,你不是想吃冰淇淋吗,妈妈给你买。”

豆豆最喜欢冰淇淋,话题一下子被转移,完全忘记要和狗狗玩耍,开心的拍手。“妈妈,我要吃冰淇淋,草莓的,草莓的。”

“好好,我给你买~”豆豆妈妈一下抱起孩子,也不管自己的形象好不好,然后往涂鸦馆外面走。再留下来也是尴尬,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

丁珂福看到对方这么急匆匆的,觉得特别好笑,刚开始的时候不是特别拽吗,说沙霸天是人贩子,她见过这么帅的人贩子吗,不是眼睛有问题,就是脑袋没有带出门。豆豆妈妈之所以没有继续追究,一部分原因在丁珂福,她不知道别人怎么看这个小姑娘,反正她就是觉得毛毛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大哥,你蹲下来。”沙霸天按照她给出的要求动作,丁珂福摸摸沙霸天的脑袋,“乖,我帮你解决事情,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吃好吃的。”

沙霸天发呆一会儿,没想到丁珂福用哄小孩的语气对他说话。

丁珂福真的很聪明,自从她知道沙霸天几个字代表的意思后,从来不在外面喊他名字。沙霸天个子很高,长得一般,就算他没有生气,别人也会因为他的长相产生错觉,认为他不是好人。当初沙霸天第一次和高珊珊见面的时候,他挣扎很久一直思考自己应不应该多此一举,还是从包里面拿出了创口贴递给高珊珊-------

沙霸天顺着丁珂福的话走,“你想吃什么?”

“暂时没想到,以后再说,你先欠着。”丁珂福其实就是说说,主要是想沙霸天知道自己欠了她人情,不过仔细想想,以前好像总是她欠沙霸天人情才对。沙霸天给自己介绍工作,还帮自己解决了那些黑帮的人,还连续请自己吃饭,哎,太多了,就连这次的门票钱还是沙霸天花的。

丁珂福平常在家,二哈都会到她身边来寻求顺毛,让她挠挠下巴或者是肚子,丁珂福习惯了,现在分神想着别的事情,把沙霸天当成了二哈,不停的顺毛。二哈本体在旁边看着,眼中带着哀怨,觉得沙霸天占据了它原本的位置。当丁珂福回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搭在沙霸天的头上。

“抱歉啊,我把你当成二哈了。”

“汪汪~”本大爷在这里,主人你来摸摸我的头。

二哈摇晃着尾巴,想要吸引丁珂福的注意。丁珂福刚把手拿起来,沙霸天又把她的手给按下去了,丁珂福和沙霸天面面相觑,现在什么情况?

丁子高画了好久,发现丁珂福不在身边,想要和她炫耀一下自己的作品,“姐姐,你快来看,这是我画的。”他不管面前到底什么情况,一把拽住丁珂福,将她带到满是涂鸦的墙前面。

沙霸天保持一个姿势待在原地,他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希望小福不要以为他是故意吃她豆腐。看来沙霸天要失望了,丁珂福就是那么想了,不过是很开心的那种。

——今天的游乐园之行不错,换来了很多好事,沙霸天第一次和我牵手,还喜欢我摸他的头。

丁珂福越想越开心,激动到忘记丁子高和她说什么。

“姐姐你看,这是妈妈,这是王叔叔,这个是你还有我。”二哈叫唤几声,丁子高又指了指边上的小黑点,“这是二哈。”

丁子高点的地方是一个一个圈,它们有着不同大小,还有颜色,陆芸的那个圈圈是红色,王靖鹏的是绿色,丁珂福是黄色,丁子高是粉色,二哈是黑色。整个涂鸦馆是白色的墙面,墙壁材料特殊,能够水洗,所以不用担心新来的小朋友找不到位置创作。每天游乐园结束营业后,工作人员就会清理墙面。

墙壁下面会有一些被人使用过的蜡笔,里面什么颜色都有,当丁子高给丁珂福介绍前面几个代表谁时,还没觉得有问题,到了他自己那个圈圈,丁珂福觉得问题大了,一个大男生怎么可以使用粉色呢!

不是丁珂福鄙视粉色,认为娘气,而是一般男孩子不都喜欢更加鲜艳的颜色,为什么独挑粉色呢,这让丁珂福有点怀疑自家弟弟的性向问题。家里面早就商量好了,要是他们一个两个都不能结婚,反正王叔叔还有一个弟弟,王宏运迟早也得结婚,让他继承王家香火,延续子嗣问题。

可是,丁珂福怎么向都不觉得自家弟弟属于那圈子里面的人,他才七岁,怎么可能,哈哈哈,是她大惊小怪了。如果真要那样,那到底算是妹妹,还是弟弟啊?

沙霸天发现丁珂福一直摇晃脑袋,好像在极力否定什么似的。

其实一切都是丁珂福多想,丁子高选择粉色代表自己,只不过是顺手而已,根本没有任何意思。只能说,正好这个粉色蜡笔距离她最近,都是因果宿命。

他们这边玩的开心,是不是忘记另一个人。穆武仁找到一个好地方,里面人少,不妨碍他创作。别人都说他不学无术,是一个没有头脑的二世祖,没人知道穆武仁的画工很厉害。穆武仁用蜡笔在墙壁上画了栩栩如生的卡通人物,他为了区别出颜色,特意用墨镜底下的余光看,好不容易才完成的这副旷世之作,可惜他不知道,今天晚上这幅画就没了。

穆武仁站在远处看着自己的作品,沾沾自喜,他先用手机拍下证据,打算下一步让沙霸天和丁珂福过来看看,才分神一会儿,一个小胖子就用蜡笔呲的一下毁掉了整个部分。

猛男总裁不许哭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