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我叫欧楚良》
我叫欧楚良

第二百九十六章 波拉日

元旦之前,欧楚良就回到了那不勒斯。也就是说,这个年,欧楚良是在意大利过的。

春晚导演组的工作人员很热心,他们提前把歌曲名字和歌词给到欧楚良手里,让欧楚良先背下来。

春晚前,只要自己提前回国排练几次走位就可以。至于唱歌,欧楚良会被分到一个没有通电的麦克风...也就是说,欧楚良只要记得歌词,拿着麦克风对对口型就可以了。

回到那不勒斯后,欧楚良被引荐给本赛季那不勒斯第三任主帅。

“你好,乔尼万先生。”

“你好,东方的小伙子。”

再然后,欧楚良像往常一样,跟着守门员教练训练。

“放心吧欧,你不用记住他的全名。”欧楚良回来,费迪南多显得很开心,“要不了多久,他也会和他的两个前任滚蛋的!”

或许费迪南多说的没错,在欧楚良走后这段时间里,球队又连续打了两场败仗。其中和桑普多利亚的比赛,虽然球队进了3个球,但却别对方进了6个。

这样的成绩,可没办法让球迷和董事会信服。

可以说,那不勒斯的情况糟透了。

临近冬季转会,那些找好下家的队员跃跃欲试,那些没找好的也在不停地表现自己。相对赛季初,一些球员们的参赛积极性反而提高了。

费迪南多每天晚上回到宿舍,都会兴高采烈的和欧楚良说比甲某个球队看上他了,土超哪个球探和他接触。在这个年轻人眼里,似乎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要知道,无论是比甲还是土超,这样的俱乐部在球员眼里,是失败者的去处。而一旦到了那里,你的职业生涯就几乎到了悬崖边上。

可以说,没一个人希望自己可以转会去土耳其踢球,除非迫不得已。

面对费迪南多的乐观,欧楚良也没有揭穿。室友费尽心思想塑造出的欢乐的气氛,自己为什么要去拆穿呢?

元旦后,球队1比1平了乌迪内斯,队伍上下都拍着胸脯:“谢天谢地,球队终于要有了转折了!”

当地媒体也趁机报导:这是那不勒斯转折性的时刻,下半赛季,我们要发力了!

然而下一个周末,球队依旧0比3输给了布雷西亚。

球队的惨败,让不少媒体都发声警告:再这样输下去,那不勒斯就真的要降级了!

而在每次赛前,那不勒斯都会和球迷说:放心,这场比赛我们一定会胜利的,我们一定会挽救败局的!

然后,就没有了结果。

输给布雷西亚后,媒体们一如既往的夸赞队上的这个年轻卖力的守门员:“他依旧是那么沉稳,那么敏捷,那么冷静!如果没有他,我们或许还会输得更多!”

但无论是球迷还是队员,早已对媒体们的报导麻木。每次赛前都说这场比赛我们必须赢,可胜利却迟迟没有到访。

这天上午,欧楚良坐在沙发上,看着当地的体育新闻。

“嘿,欧!我的袜子呢?”

“我怎么知道,或许是你把它踢到床底下去了!”

“欧!电视声音太吵了!”

“好,我现在就把音量关小一些。”

“欧,你是不是又用了我的毛巾?”

“应该没有吧,我用的是那条新的。对了,抽屉里还有一条未用过的!”

“欧,为什么马桶这么脏?你难道没冲厕所吗?”

“从早上到现在我都没用过马桶...”

和费迪南多在一起的日子久了后,欧楚良会把这天戏称为“波拉日”。费迪南多的全名是费迪南多.科波拉,欧楚良喜欢用中国式的习惯来称呼自己的室友。

显而易见,鼓风机大厅的钢管女郎已经没办法清楚这个小年轻所有的愤懑和压力。每隔几天,费迪南多就会突然看什么都不顺眼。

暴躁的脾气会让他在床上呆上一整天,几乎哪里都不去。

“咣当!”

又是一记摔门声,费迪南多房间门的门轴呻吟起来。

“嘿,波拉,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呢?人总是要出去透透气的!”对费迪南多的烦躁欧楚良已经适应,他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等着“波拉日”结束。

“但人也可以有时候待在家里不是么?”费迪南多这个时候的回答总是充满了哲学。

“我觉得费内巴切喜欢更倾向于要一个勤奋的守门员...”

“法克,让勤奋去死吧!”费迪南多在房间里暴躁道,“如果勤奋有用,那么犹太佬早就统治世界了!”

沙发上欧楚良耸了耸肩,只有“波拉日”这天,费迪南多才会真正的吐露出自己的心声。平日里那个阳光得可怕的大男孩,才真正的让人感到陌生。

欧楚良伸出手,从沙发的缝隙里抽出一书。

相较于那些文学名著,这本书很袖珍,看上去像是一本旅游指南,又或者是一个食谱。

事实上,这本书的功能和上述两种类型差不多,它的名字叫《大有前途的一百种工作》。

这是一本德国人写的书,历史上,意大利人总是和德国佬搅在一起,但意大利却始终没尝到过任何甜头。

这是欧楚良无意间找到的,从书的卷边能看出,费迪南多显然是翻看过许多次了。

但他从未和欧楚良说过这件事。

当欧楚良第一次拿着这本书在费迪南多面前晃了晃时,欧楚良并没看到年轻人的窘迫。

“欧,我真心地建议你,你最好也好好看一看这本书。”

那天晚上,费迪南多正想出门去找乐子。他突然变得严肃的脸,让欧楚良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这些天里,欧楚良随意翻过几次。

里面第一个推荐的,就是去教堂当一个神父。

想一想,那个留着白须,留着白色羊毛卷,胸口挂了个十字架的老头的白袍下是一件运动员短裤和足球鞋,欧楚良都会觉得十分别扭。

如果求上帝真的有用的话,神父当初就不会丢那么多球了!

多年后,欧楚良在面对采访时也开玩笑道:“如果当时球没踢好的话,说不定今天我已经是个神棍了!”

下午,欧楚良收拾好行装,甚至直接把球鞋提前穿在脚上。

1月初,意大利4点多就已经天黑了。欧楚良出门时,日头已经开始渐渐偏西。在这所毫无相关的城市,邻居还不如街道对过花园的陶勇一样可爱。

自己只是一个替补门将,在一周只有一场比赛的那不勒斯(意大利杯早就被淘汰),欧楚良需要代表球队参加仅有一百多名观众的比赛。

即使是这样,每天还要在紧张的气氛中练习。

更衣室里的压力越来越大,球员们只有在这种无关紧要的比赛中彻底的放松。

即使是业余比赛,欧楚良也会丢球,甚至会丢许多。

因为来这里看球的球迷是来看进球的,而不是看一个守门员扑救的。更重要的是,来到这里的球员都十分野蛮,临时吹哨的裁判也不会给予多严重的判罚。

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欧楚良总是会放放水。

不过好在球队在意甲中也频频丢球,所以无论是队友还是教练,对欧楚良这样的表现都没有任何话说。有些人甚至以为,这个刚刚获得过中国足球先生的队友,实际水平也就那么回事。

踢完比赛后,队员么可以直接离场。去泡吧的泡吧,回家的回家。

之前来那不勒斯的时候,欧楚良还想租个房子;现在看来,还是先住宿舍再说吧。

此时天已经擦黑,欧楚良开着俱乐部送的那辆小轿车,沿着一条老公路前行。在道路两旁,是萝卜地和麦田。

这种踢完比赛的兜风对欧楚良来说,是在异国他乡难得的消遣了。这里的公路也建的参差不齐,有的车道很宽,能容纳8辆像欧楚良这样的小轿车并排通过;也有有的地方公路看上去像是乡间小道,和东北东村的土路差不多。

开出三十多里地后,来到了一个叫“韦”的开发区。这里原本是个农村,现在人口已经有将近两千人了。

而欧楚良今天的目的地,是这里的一间体育用品商店。这个商店,是欧楚良兜风时偶然发现的。

“欧,你来的正好!”一进门,布洛伊尔正拿起架子上的外套,一脸惊喜的看着欧楚良。

“老布,你这是要去哪?”欧楚良问道。

“小布罗生病了,我要带他去看医生!”布洛伊尔说着,指了指身后的房间门口。小布罗戴着口罩,手被妈妈牵着,看上去的确病恹恹的。

“如果你没来的话,我就要关门了。”老布罗说着,把口中的钥匙抛给了欧楚良,“又要麻烦你帮我看店了。”

“随意!”欧楚良耸了耸肩,蹲下来伸出右手,在小布罗的额头上空抓一把,然后猛地朝身后一扬:“天灵灵地灵灵,疾病飞光光!”

小布罗翻了个白眼,拉下天蓝色的医用口罩,用嘶哑的嗓音说道:“如果你这招有用的话,不如用在那不勒斯身上。”

说完,小布罗径直走出门口,钻上了老布罗的皮卡车。

“孩子乱说的,你懂得。”老布罗有些尴尬,他是因为看到欧楚良尴尬而尴尬。

欧楚良站起身,摆了摆手,“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话是这么说没错...”老布罗顺杆往上爬道,“欧,你告诉我,那不勒斯还能不能赢...”

“爸爸,快一点!我嗓子很难受!”小布罗摇下车窗,扯着嗓子喊道。

“快去把,你儿子嗓子很难受。”欧楚良故意把“嗓子”咬的很重。

老布罗耸了耸肩,“他说的没错,而且你也听到了,他的嗓音很沙哑。”

“那没准是他昨天晚上打游戏打得太晚。”欧楚良看着老布罗的背影,小胜嘀咕着。

“腾腾腾腾...”

欧楚良刚走进柜台里打开灯,外面便传来了皮卡车的轰鸣声。

从布罗太太的打扮上来看,欧楚良着实不相信她是去带孩子看病的。

“或许,她是带孩子去看医生的。”

欧楚良有嘟囔了一句后,拉过老布罗的躺椅,躺上去之后,又从背包里拿出一沓A4纸。

纸上并不是什么足球战略技巧,而是一行行的英文,下面翻译成了汉字。

这是迪士尼给欧楚良的台词稿,联合会杯后,迪士尼也找到了欧楚良,邀请他担任明年就要上映的动画片花木兰的国产配音。

虽然迪士尼买下了花木兰的版权,又自己拍了一部动画电影。但这毕竟是以中国古代为背景,所以中国大陆市场是必不可少的。

动画片年中就要上映了,所以留给欧楚良配音的时间也没有太多。

基本是欧楚良平日里记好台词多练习练习,然后在录音的时候争取一条通过。即便是这样,按照迪士尼的估计,欧楚良至少要去录音棚10到15次才能把自己的配音全部搞定。

“...你不该在这里出现,木兰,回去吧!”

就在欧楚良琢磨李翔在误会花木兰是用什么语气时,体育用品店的大门被从外打开。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欧楚良说完,突发奇想到自己是不是也把意大利语的配音活接下来,顺便练一练发音。

见是位亚裔店员,来人只是扫了眼欧楚良的容貌,便指着墙上挂着的守门员手套问道:“我想买一副守门员手套,你懂这个么?”

“略懂一点吧。”欧楚良一边回答,一边从柜台下面拿出一副手套。

“可以介绍一下吗?”顾客又问道。

“如果你的手指像它表面那么有力量的话,我建议你选择这种弹力型的。它同样会帮你增加击球力量!”

说着,欧楚良开始逐一介绍起有骨架没骨架,有拆卸式指套,五毫米和六毫米乳胶涂层的区别,还有金属钛泡沫或者天然乳胶有什么不同。

接连几双手套被欧楚良摆在柜台前,让来者挑得眼花缭乱,似乎哪一个都很适合自己。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皮卡的熄火声,罗布一家回来了。

“那...那我还是要这双吧!”选来选去,这名低级别的野球门将终于定了下来,他选择了一双最便宜的手套。

“如你所愿!”欧楚良刷刷刷地把其它手套放回原位,然后对着刚进门的罗布喊道:“我已经帮助这位先生已经挑好他想要的,剩下的你自己搞定吧!”

说着,欧楚良抄起背包和台词,潇洒地走出了门外。

“先生,一共两万里拉,谢谢。”罗布扫了眼,直接说了个数字。

“你是这家店的店主?”顾客好奇地地问道。

“嗯哼!”老罗布点了点头。

“你从哪请来的亚裔店员?他可真热心!而且还很专业。”

“当然,他就是专业的。”老罗布望着窗外走上车门的欧楚良,得意地笑了起来。

我叫欧楚良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