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人生赢家蒋牧童》
人生赢家蒋牧童

第五十九章

齐知逸身为工具人, 还是格外知道一个工具人应该怎么当的。

他亲自给叶临西开了车门。

叶临西弯腰上车,他还给伸手在车门上挡了下。

显得绅士又有风度。

他从驾驶座上车之后,叶临西忍不住夸道“现在男孩子像我们阿逸这么有风度的, 真的不多见了。”

这话,还真的不是她乱夸。

一向在舞台上魅惑十足的齐知逸, 其实现实生活中还挺内秀。

被夸之后,他腼腆一笑“临西姐, 你夸的太厉害啦。”

不过他刚说完, 又说“不过你可千万别让小舅舅知道我叫你临西姐。”

“不会。”叶临西保证。

齐知逸笑说“我只是不想一直叫小舅妈, 把你叫老了。”

叶临西怔了下,随后内心像是有个小型烟花表演, 心花怒放。

啊啊啊。

这是哪家贴心又温暖的小可爱。

怎么能这么善良呢。

爱了,爱了。

叶临西心底再次确认, 自己当初随意的一眼综艺,真的没看错人。

现在她颇有种,不愧是我选的偶像。

之后车子很快开到了路上。

遇到红灯。

叶临西问道“你小舅舅支使你来接我, 会不会耽误你工作啊?”

毕竟大明星这么忙。

“不会, 正好我这两天也在休息,”齐知逸摇头, 他说“这一年多来,这算是我第一次放假了。”

闻言, 叶临西震惊“你们这么忙的?过年呢?”

“电视台的晚会要录制,基本上也放不了假,”齐知逸语气还挺平常。

叶临西听的真是心疼。

虽然粉丝们恨不得每天都能看见新鲜的逸崽,可对于他本人来说, 这样的曝光率是靠着日复一日的努力维持着的。

“粉丝还嫌你出来不够多呢,”叶临西想想好心酸。

齐知逸说“大家也是因为喜欢我, 才想要多看我的嘛,要是哪天大家不这么拼命想要看见我,大概也是我过气的时候了。”

“什么过气,”叶临西作为一路看着齐知逸从当初那个无名小辈变成顶流的人,听到过气两个字,就觉得特别不舒服,“我们阿逸这么棒,不可能过气的。”

“没事,就算哪天我真的不红了,不是还能回家继承家产。”

这话把叶临西逗笑了。

以前隔着屏幕看,觉得他是站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王者,是舞台的中心。

可近距离接触,才发现他说话风趣为人又很温和。

丝毫没有二十岁年轻人身上的那种浮躁。

这一路上,叶临西别提多开心。

以至于她到了会所,下车看见等着她的男人时,心头都带着无边的温柔。

傅锦衡走过来时,叶临西也不知是太开心到忘记他们还正在‘吵架’当中,还是为了奖励他,直接挽住他的胳膊。

“不冷吗?”现在已经到了初冬,晚上外面的温度降的格外低。

傅锦衡低头扫了一眼她腿上的裙子,“这话应该我问你。”

“那你先回答,”叶临西故意撒娇道。

“不冷。”傅锦衡说着,伸手摸了下她的手掌,还好她一直坐在车里,手掌也很温暖。

齐知逸把钥匙交给泊车的人之后,走过来跟他们汇合。

“小舅舅。”

他主动打招呼。

傅锦衡高冷的点了点头,就带着叶临西往里面走,一开始叶临西还憋住,过了会儿,她压着声音说“你怎么对阿逸这么不冷不热的?人家去接我多辛苦。”

“齐知逸,”突然,傅锦衡转头看向跟在身后的人。

齐知逸被喊了这么一声,莫名抬头看他。

傅锦衡扫了他一眼,神色如常道“去接你小舅妈,辛苦吗?”

“不辛苦。”

傅锦衡嘴角微勾,转头看着叶临西,将她的手掌从自己的手臂上拿下来,握在手心里,轻捏了下,“你看,他说不辛苦。”

“……”

进了包厢,叶临西才发现,今天居然没什么人。

本来她以为魏彻这种骚包性格,会包下一个酒吧给自己庆生的那种,没想到,居然就是搞了个包厢。

而且来的都是她认识的。

看见他们两人牵手进来时,原本还有些吵闹的包厢,一下子陷入了安静。

注意到大家看向他们的目光,叶临西登时有些不自在。

本来她想将自己的手从傅锦衡的手心里抽回来。

结果,用力了下。

没抽动。

最先开口的还是今晚的主角,魏彻一看见他们,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我的临西妹妹,真的太久没见了。”

“你怎么一如既往的油腻。”

魏彻“……”

大笑声打断了包厢里的音乐。

叶临西见好就收,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幸亏她之前买的礼物都是随手放在包里了。

要不然今天还真的得空手来了。

魏彻接过礼物,特别开心的打开。

看见一对精美的袖扣,立即夸赞“不愧是临西送的礼物,好眼光,哥哥喜欢。”

叶临西坐下,左右看了眼,语气挺好奇“不是说你三十大寿的?怎么这次,还挺…朴素的。”

想了半天,叶临西还是用了个中性词汇。

毕竟去年魏彻二十九岁的生日宴,特地跑到了海南,搞了一游轮的泳装美女。

浮夸又嚣张的作风。

“还不是,”魏彻哀怨的看了一眼傅锦衡,突然口风一转“我觉得自己也三十岁了,不需要搞那些浮夸的东西。”

叶临西挺不信的“你前几天还不是这么说的。”

陆遇辰在一旁戳破“他生日分好几场呢,这场就咱们几个发小聚会。”

“哥哥,你干嘛一直不说话,”叶临西看着旁边安静喝酒装深沉的叶屿深,主动开口问他。

还是叶屿深没好气道“你是终于看见我了?”

包厢里自然还有别的人,也都是跟魏彻他们玩到大的。

至于齐知逸,大家似乎都知道他跟傅锦衡什么关系,也没太惊讶。

魏彻给叶临西倒了酒,还没递给她呢。

傅锦衡就从旁边拦了下来,“今晚她的酒,我都喝了。”

这话,豪横。

“你们都听到了吧,”魏彻故意拔高声音,“衡哥说了,临西今晚的酒,他都代了。来来来,平时有冤的有仇的,都可以来了。”

见魏彻这小人得志的嘴脸,叶临西要不是看在他是今晚寿星公的份上,还真的想踹他一脚。

不知是傅锦衡平时确实得罪太多人,还是大家都想看他出糗。

居然一个两个都来给他敬酒。

叶临西看着他也不反驳,一口闷下去的样子,一开始也只是看好戏。

可是看着看着,她就不爽了。

就觉得,他们凭什么…联合起来欺负他一个啊。

“都别再敬了,没有你们这么多人喝他一个的,”叶临西挡在他面前,一副“你们长长眼看看欺负的到底是谁的人。”

陆遇辰笑道“临西,你最近不是跟衡哥闹别扭呢,咱们这是帮你出气。”

“对,谁让我们临西不开心,我们就让他不痛快。”

“出气。”

这一个个好像一下从傅锦衡的发小,变成了叶临西的发小。

只不过叶临西才不上他们的当。

一个个还不就是借机报仇呢,况且就算他们两个真的闹别扭,也不管他们的事情。

“不许喝了。”叶临西拿下他的酒杯。

很快,她直接把傅锦衡拽到旁边,给他倒了一杯酒,嘀咕道“你平时不是挺厉害的,怎么今天他们灌你酒,你就喝呢。”

傅锦衡面色还算如常,只是身上带着明显酒气,而且眼眶边缘泛起微微红圈。

叶临西给他递了一瓶矿泉水。

就见他掀起眼睑,盯着她。

“因为,你都不想回家。”

男人的声线很沉,因为喝了酒,微带着点儿哑,明明说话的口吻也还算正常,却莫名带着惹人怜爱的味道。叶临西“……”

“临西,你什么时候才愿意回家。”

男人直勾勾的看着她,脸上带着认真。

叶临西想了想他最近的态度,真的和以前转变了很多,可是,就她觉得,还不够。

她这人好贪心。

真的好贪心。

她不仅想要他对自己好,她还想要他亲口对她说,喜欢她。

哪怕不是我爱你。

最起码,也是我喜欢你吧。

叶临西双手放在腿上,忍不住轻轻握住,心头有种莫名的紧张还有期待,等待着,等待下一秒他要说出的话。

结果。

“谢谢知逸为我献唱一曲。”

旁边一个莫名大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她的思绪,待她转头看过去,就看见魏彻喊道“临西,你不是知逸的粉丝,来,来,给你一个跟偶像合唱一曲的机会。”

叶临西“……”

他,是不想过完这个三十了对吧。

不过齐知逸唱歌,还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他唱功确实是好,哪怕不是唱自己的歌,也格外好听。

齐知逸唱完两首之后,突然看向坐在一旁的傅锦衡。

他坏笑道“小舅舅,你要不要给小舅妈唱首情歌啊。”

本来,魏彻他们也要起哄。

还没等这帮人开口,坐在叶临西身边的男人径直起了身,他缓缓走过去,接过齐知逸手里的话筒“好。”

傅锦衡坐在高脚椅上,安静的选了一首歌。

当悠然的前调响起时,叶临西忍不住看向他。

他今晚好像也喝了不少酒。

要不然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愿意当众唱歌呢。

还是唱给她的情歌……

包厢里安静了下来,伴着他的声音缓缓响起,那样低沉性感的声线一点点从她耳朵钻进来,然后细细缠绕在她心头。

傅锦衡唱的是首很老的歌曲,看起来应该是他上大学时的流行的歌曲。

可是经典的歌曲,哪怕过去十年。

依旧能轻易打动心扉。

哪怕一首歌唱完,叶临西都还沉浸在其中。

“卧槽,好听。”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一下破坏了意境。

旁边的人打趣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很快,叶临西起身去洗手间,其实包厢里也有,只是她脸颊太热了,是那种从耳朵根蔓延而起的烧红。

火辣辣的热,要是她再不出去吹吹风,她怕自己真的被烧起来。

只不过她走出去后,哪怕站在走廊上,灌了会儿冷风。

还是没让自己冷静下来。

反而是心头一阵一阵的热。

冷静点。

叶临西,你又不是没见过世面!!

就在叶临西转头,就瞥见一旁刚走过来的傅锦衡,她像是受了惊讶,往后退了几步,下意识说“你先别过来。”

她觉得她现在,一看见他就上头。

喝酒都喝不出的这种上头。

傅锦衡皱眉,却没听她的话,走过来伸手掐了下她的脸颊“怎么这么烫?”

“你没有喝酒吧?”他微抿嘴。

叶临西猛地摇头“没有。”

只是她一摇头,‘嘶’的一下发出痛呼。

她今天戴了一副特别长的流苏耳环,也不知什么时候,头发丝勾在了耳环上,她摇头时候被扯断了一根。

但好像还有发丝缠在上面,因为她感觉自己耳垂被拉的好疼。

“别动,”傅锦衡抬手捏住她耳垂。

叶临西丢脸的都想哭了,她怎么总是在他面前遇到这种糗事。

她眼巴巴的望着他,傅锦衡的手指勾着她的耳环。

“弄好了吗?”她眼睛盯着他。

可随后男人的目光挪过来了,两人四目相对。

瞬间,两人才像是刚发现,彼此之间这近到气息交融的暧昧距离。

意识定格。

直到下一瞬,像是被无法克制的欲望瞬间淹没了理智,他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傅锦衡一向在□□上霸道又直接,他直接扣住她的下巴,长驱直入,用力勾住她的舌尖,随后又缓慢而磨人的舔舐着。

叶临西本来是被迫承受着的。

直到傅锦衡变成双手托着她的脸颊,这样亲昵又缠绵的举动,像是无形中化开了她的心。

而男人身上带着的熟悉清冽草木香味,此时也像是蛊人的毒药,一点点蚕食着她仅存的理智,那样无孔不入的气息,让她无法摆脱。

终于,在叶临西被松开时,傅锦衡凑在她耳边。

“头发被解开了。”

叶临西像是恢复了一丝清明,直到她意识到他在说什么时,才后知后觉的红了脸。

他亲自己,就是为了转移她注意力?

这个狗男人!!!

“叶临西。”

听到这个称呼,叶临西不知为何,心跳猝不及防猛地跳的更快。

待她抬眼看过去,就看见他的脸。

突然,他将她抱在怀里,声音里带着叹息。

“我以为到了我这个年纪,已经不会把这种话挂在嘴边,”他垂眸看着她,点漆般黑眸幽深的叫人探不清具体的情绪。

叶临西心脏再次猛地跳跃,这次是更快的频率。

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但是又怕。

怕期待会再次落空。

傅锦衡也像是用了巨大努力,才重新看着她,甚至脸上带着一丝丝宠溺的无奈笑意,他低声说;“但是,你应该会想听吧。”

叶临西恨不得点头。

但是她拼命憋着,脸颊都快被憋的泛红。

直到男人声音响起,“我喜欢你。”

顿了一秒。

声音再次落进她耳中。

“不是一点点。”

人生赢家蒋牧童

阅读人生赢家蒋牧童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