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道不同,修修就好》
道不同,修修就好

碧霖池

就在这时,鹿清只觉得眉间一阵生疼,陡然一道灰气从她眉间冲了出来,直扑碧霖池而去。鹿清根本来不及追过去,就听见杜晓玉落入了碧霖池的声音。

“不!”铁之澜一声惨叫,不管不顾地扑了过去。

铁萧摁在他肩膀上的手丝毫没有松开,铁之澜再怎么挣扎,也只能像一只提线木偶,惊恐惶然,绝望无助。

鹿清的双手紧紧地捏成了拳头。

要是她有能力,她一定下去把铁萧也扔进碧霖池,让他亲自感受一下被沸腾的金水融化的“热情”!可是,她没能力,她打不过铁萧。

鹿清几乎将自己的下唇咬出血来。是利用巫沉出头,还是待来日自己再来清算。她心中反复挣扎,也因此对力量诞生了无穷的渴望。

巫沉和虞季堂都没有出声。他们方才没能拦住杜晓玉,此时再出头,也无法再改变杜晓玉的命运。巫沉心中有些遗憾,他的目光落在了鹿清的脸上,伸手抚过鹿清的唇,示意她别咬伤自己。鹿清看向了巫沉,接受到了巫沉无声的询问。

动手?

或是不动手?

鹿清还未决定,就听得下方突然异响,热浪狂涌,烫得人面皮生疼。

这是怎么了?三人不由得都伸长脖子往下看。只见那碧霖池中陡生异象,原本艳绿的金水突然从池边向碧霖池中心收缩,碧绿的池面变得一片血红。咕噜咕噜地冒泡。

他们三人的眼力极好,几乎瞬间就发现了那冒出来的可不是简单地泡泡,其中夹杂着异物。待他们再细看,不由得都倒吸一口“热”起,那在血海里翻腾起的,竟然是一截一截的白骨。

铁萧还在摁着儿子,并未察觉异常。他甚至还暗自得意,替儿子费尽心力讨了这么个小门小户的媳妇,终于派上了用场。要不然,为什么会让儿子娶这个空有美貌的儿媳,图的不就是今日练就这一池艳绿的金水嘛。

为什么同样的金石,同样的材料,只有铸剑山庄能打造出有器灵的武器,真正的秘密就在于有一代庄主夫人投炉之后,炼出的这一池艳绿。或许真的是含有了她的灵识,所有打造出的武器必有器灵。这才早就了铸剑山庄的辉煌。

可是越出名,前来求剑的人就越多,金水消耗得就越快。他们不得不寻找一代又一代的炉姑,用以延续铸剑山庄的传奇。

他看了一眼瘫倒在地,伤心欲绝的儿子,索性一掌劈晕了他。没用的东西,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想要多少没有。要不是投炉的炉姑必须是心甘情愿,他才懒得去陪他们做戏。

铁萧踩着石阶,来到了碧霖池边,“怎……怎么回事?”

他晃了晃脑袋,惊恐地发现并不是他喝多了,确实艳绿的金水变成了血红色。“为什么会这样?”他惊恐地抓起了旁边的工具,去捞碧霖池里的东西。

可是那些白骨仿佛活了过来,全部凑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碗状,缓缓从碧霖池中升了起来,其中躺着的正是杜晓玉。

猩红的金水从白骨碗的缝隙中漏了下来,最后,里面只剩下了杜晓玉。

白骨继续变化着形状,形成了一个人形,紧贴在杜晓玉的身后。杜晓玉此时便如白骨的影子一般,所有动作都与白骨一致。

她缓缓地开口,“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铁家子孙,为了你们的私心,竟然哄骗一代又一代的无辜女子投炉。今日,便让你自己也尝一尝这个滋味吧。”

铁萧的酒意被吓得全部退散,他紧握着手里的工具,“你到底是谁?你这么知道的?”

“杜晓玉”冷笑,“我是谁?你应该问的是我们是谁?你们哄骗了这么多的女子,居然连姓名都不知道吗?”

铁萧大喝一声,“何方妖魔,竟然闯入我铸剑山庄的圣地?”

“圣地?”“杜晓玉”嘲讽地笑了,“你们竟然将这处人间地狱称之为圣地?呵呵,也是,于我们是人间地狱,于你们来说,这里是你们权势、虚荣、金钱、,所有你们渴望的东西诞生的地方……”

铁萧不待“杜晓玉”说完,便用手里的工具使出了一记杀招,朝着杜晓玉攻了过去,那恨不能一击毙命的架势,根本不曾在意杜晓玉的死活。

“杜晓玉”冷笑一声,临空飞了起来,不进反退。铁萧攻出去的招数,根本不起作用。眼见“杜晓玉”越来越近,铁萧竟然大喊一声,向后退去。

“杜晓玉”已经飞到了铁之澜的上方,白骨突然分散开了,杜晓玉失去了支撑,直接跌落在了铁之澜的身上。

白骨则分散开了,飞快地将铁萧围得牢牢地。

铁萧惶恐四顾,竟然无路可逃,他难掩慌张,“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铁家的男人对你们不好吗?有谁逼着你们投炉的吗?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忘恩负义!”

突然有一截白骨飞了出来,在他面前幻化出一个女人的影子,“铁萧,你若待我是真心,我便是投炉也心甘情愿。可是你娶我,就只是为了骗我成为炉姑。我死之后,你风流快活,甚至连一个月都没到,你就连纳了数个美妾。那些烧火的童子们都当成笑话说了。你们铁家的男人,个个如此,一辈又一辈,有学有样。今日,我便让你尝一尝我受过的苦。”

铁萧早已经忘记他的妻子长得什么样子了,看到这个女人的影子,他不觉得熟悉,只觉得恐怖。不过性命攸关,他居然急中生智,想起了这些白骨之中应该还有一位能护着他的人,“娘,娘亲,你救救我。”

有一截白骨就浮在了他的身后,听到他的喊声,连人形都懒得幻化,冷冷地出声,“像你这般没有人性的东西,不配做我的儿子。”

铁萧的妻子冷笑着慢慢地靠近铁萧,“来吧,你们铁家男人从来不把这种事放在心上,只以为跳下去,什么就结束了。一了百了。可你们却不知道,我们在碧霖池里,每一刻都在煎熬,便是身体消融在金水里,我们的神识也在被不停地分割、炼化。这种永无止境地痛苦,你便代表着你们铁家的男人,亲自感受一下吧……”

“娘亲……”一个迟疑的声音响起,出声的是被杜晓玉砸醒的铁之澜。

铁萧的妻子终于分心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感情,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你虽然没用,但是还有点人性。带着你的妻子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再回到这里来。否则,你便下来陪你爹吧。”

铁之澜虽然没有听到全部,但是光凭他自己经历的,他已经能猜到了□□分事情的真相。他抱紧了杜晓玉,却又不忍地望向了铁萧,“爹,这种事情,丧尽天良。我们不能再做了。你就认个错,发个誓,以后封掉碧霖池,再也不要做这种事情了。便是无法打造出有器灵的武器,我们依然可以做其他的武器……”

“闭嘴!”铁萧眉心直跳,“我没你这种儿子。这铸剑山庄,是我们铁家一代又一代的心血,怎么可能毁在我的手里。”他阴阴地看向那些白骨,“通灵之果,你出来。我知道这些白骨灵识不灭,是因为你的缘故。你出来啊,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那碧霖池中突然出现了一抹绿意,绿意向空中蔓延,形成了一个女子的影像。她注视着铁萧,“你想见识什么?”

铁萧先是一惊,但再仔细看过去,只见那女子只幻化出上半截的身体,下半截却像一棵藤蔓生长在碧霖池中。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先祖说的果然没错。”

那女子语气平缓,“你先祖都说了什么?”

铁萧道,“你与先祖有情,所以才自愿投炉。可既然是自愿,你又何必让她们不得安生?一了百了,她们已经过世了,先祖们也往生许久,这笔旧账就让它过去吧。”

那女子嘲讽地笑了,“我与你先祖有情?谁跟你说的?你先祖跟你说的,还是我跟你说?”

铁萧被问得一愣,“难道不是吗?至今为止璆锵阁仍然供奉着你的画像。”

那女子哈哈大笑,“如果你们这些东西真的是我的骨血,那我才是死不瞑目呢。璆锵阁的那个女人才是你们这一支血脉的生母。只不过因为铁纪元骗我投炉,又知道我灵性未灭,所以一直不敢娶她为妻,让她一辈子背着一个妾室的名声过日子。要不然,你以为你们姓铁的哄骗女人投炉的传承是从哪里开始的。”

铁萧也没想到他居然不是通灵之果的血脉。铁家这个秘密,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一辈又一辈的庄主,鲜少有人能向下一辈全数道出这个的秘密。故而他所知道的真相也不是全貌。

铁萧皱眉,“既然如此,你要怎么样?”

那个女人嗤笑,“这话你应该问她们,而不是问我。”

铁萧额角有冷汗留下,“各位,她跟我没有血缘关系,可我跟你们是血脉相承的,你们怎么能忍心向我下手?”

他母亲的白骨冷笑道,“血脉?你们铁家还在乎这种东西?”便是曾经有过记挂和不舍,也一日复一日的消融在这碧霖池中。更何况,有许多铁家的先祖,舍不得自己喜欢的女人做炉姑,便诓骗那些对他们倾心的女子做炉姑。反正只要投炉之后,谁也不会耽误他们左拥右抱。

铁萧身上冷汗涔涔,衣衫在这溶洞里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他心道,看来今日是不可能善了了。于是,他悄悄地将手指上的一枚戒指转动了方向,用力在掌心一握,鲜血顿时从掌心跌落到了地面。

溶洞内陡生变化……

阅读道不同,修修就好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