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身份证019》
身份证019

回去

陈仰听到村长的话, 犹如被很多双手按进了一桶冰水里面。

窒息跟刺骨的冷意瞬间朝他涌来。

那也就是说,从点人数算人均额的那时候开始,他们这伙人就不是十一个人, 而是十个。

有一个死了的一直混在里面。

只不过前两次都没发现,这次才出现了异常。

谁是那个鬼?

陈仰把抓着朝简的那只手放下来, 将一手的汗擦在衣服上面,指关节僵僵的, 活动的不是很灵活。

现在的七个人分别是他自己,朝简,小襄, 王宽友, 陈西双, 钱秦,还有……

陈仰猛地去看老集村的姜苗。

那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 长长的麻花辫用红绳子绑着搭在肩头,脸上的皮肤有点粗糙, 身段瘦小,穿一身老旧布衣。

她站在那里,头垂着,不说话, 不哭不喊,眼睛一直是闭着的。

不论是同村的两个姜大没完成人均额受罚,缺胳膊少腿的惨叫,流一地血,还是外地的姜苗被杀, 她通通没有反应。

就连王宽友出乎意外的失败,村长说一种可能, 那就是人数不对,他们七人里有一个不是人,这么惊悚的炸|弹砸了出来,她都没睁开过眼睛。

那样子像是在自己的世界里等待一个结果,周围的一切人和事都影响不到她。

是不是去年那一批的惨状让她感到悲观绝望,她根本就受不了这种折磨,也不想像所有姜苗那样可怕的死掉,所以早就选择了自杀?

陈仰想到了这一点,其他人也想到了。

鬼暴露了出来。

村长走到小姑娘面前,又谨慎的后退几步跟她拉开距离,他拿着长烟杆的手背到身后,皱巴巴的老脸泛着青灰“姜苗。”

小姑娘闭在一起的睫毛动了动,慢慢分开,露出了一双干涩而发红的眼睛。

村长背在后面的手有点抖,长烟杆也在抖,他用长辈的口吻道“你不该在这里,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小姑娘呆呆的张大嘴巴。

“去吧!”村长撇过头,苍老的声音里有一点哽,“你姐姐肯定在等你。”

小姑娘似是才反应过来,她一双眼睛睁到最大,错愕又急切的说“村长,我……我没……我是……”

“不是。”

小襄不知何时去了小姑娘那里,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什么不是?”

“她是人。”小襄说。

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我是我是!”小姑娘忙不迭点头,“我没死啊,我是活着的,我只是害怕才不出声,我赚得不少,我今年卖掉了很多。”她颤动肩膀小声哭着,不明白大家怎么怀疑到她身上了。

“不是我,混进来的不是我。”

气氛顿时紧绷起来。

既然老集村的姜苗是活着的……

那鬼就在他们中间!

陈仰的背上渗出冷汗,没完成人均额昏死过去的王宽友肯定不是鬼,剩下就是五个人。

他不是,朝简不是。

还剩三个。

小襄,陈西双,钱秦。

陈仰扭头去看他们三人,视线定在了伤痕累累的陈西双身上。

“你看我干什么?“陈西双眨了眨血红的眼睛。

发现又有几道视线投过来,他满脸的迷茫“你们怎么也看我?”

没人说话。

“你们不会是觉得我……”

陈西双愣愣的指了指自己“不是啊,你们搞错了,我有体温的。”

他又是脸又是摸心口“我也有心跳,真的有!”

陈仰的余光观察小襄跟钱秦,见他们没有什么不对劲,他抓着朝简的手指顿了顿,眼睛看着陈西双。

怎么就没人信我呢,陈西双委屈的眼泪都出来了。

“你们可以检查我的啊。”

他指了指老集村的小姑娘“就像检查她一样。”

还是没人理他。

“陈仰!”

陈西双忘了不能叫错名字的忌讳,直接叫了他的真名“你还碰过我,说我是热的。”

这名字一叫,陈仰有一瞬的愣怔,感觉很久没听到了,他对上陈西双求救的眼神,抿嘴说“那是中午。”

“可是,可是我……”陈西双无助的咬住手指,“我下午就没离开过摊位,我有听你的话,一直都记得很牢,我只是卖东西,我没有离开……”

他说到这,徒然瞪大了眼睛。

不对,他离开了。

“我离开了,怎么会这样,我为什么要离开呢,我干什么去了……”

陈西双恍恍惚惚的喃喃着,手又摸上自己的心口。

手是冰的,手心下面没有心跳声。

陈西双晃了下转过身,抬起布满泪水的脸看了看大家,呆呆的说“我想起来了,我死了。”

鬼是陈西双。

他不知道自己死了,还傻兮兮的跟其他人一起排队,经历一轮一轮的死亡人均额。

紧张,慌乱,庆幸,紧张……几种情绪循环着来。

想要完成任务回去的执念紧紧裹着他。

直到现在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死了。

陈仰想到中午陈西双撞到鸭毛,踉跄着跑到桥上,全身上下都是伤的画面。

恐怕那时候陈西双的生命就跟姜人连在了一起。

当年姜人摔在了桥上,他是什么时候没了气息的,陈西双也会在同一时间死去。

现在真正的鬼出来了。

可怜的哭声被浓烈的血腥味一渲染,产生的是令人头皮颤栗的绝望。

还活着的几人根本顾不上其他的,死亡线就在他们脚边。

随时都会跑到他们脚下。

村长没多耽搁,他又开始走流程的一个一个点人数,从陈仰到朝简,再到小襄,钱秦,小姑娘,再反着点,来回点了好几遍,确定没错。

“五个人。”

村长把烟杆拿出来,啪嗒啪嗒抽两口“人均300。”

陈仰抓着朝简手臂的五根手指加重力道。

无意识的扣紧。

陈仰只知道自己跟朝简的收入,不清楚钱秦,小襄,还有老集村的姜苗分别都赚了多少,有没有过这个数。

不能再少人了。

村长看单子,上面出现了一行字,他照着念。

“人均额全部……”

村长魔怔了一样,干树皮脸往单子上贴,几秒后他哆哆嗦嗦的把烟杆往嘴边送。

手抖得厉害,半天都没对上。

“过了……盈利了……”村长手里的烟杆掉到了地上,“1500的总数额完成了……”

“完成了啊……”

老人像是在做梦,踩着自己不离手的烟袋走了。

陈仰也是做梦样。

小腿被拐杖敲了下,他才恢复了知觉。

安全了。

这一轮安全了。

八点半还有一次。

此时是晚上七点五十五,离八点半很近了,五人都留在原地。

地上的几滩血流到了一起,汇成了一大片。

那两个姜人处于昏迷状态,没有村民来管他们。

陈仰看向老集村的小姑娘。

“拜祖,拜祖以后。”

小姑娘会意的说了一句就继续闭上眼睛。

仿佛只要看不见,恐慌就会减轻。

陈仰从小姑娘的话里得知,等到事情彻底结束了,村里人才会抬他们去医治。

他瞥到什么,呼吸急促了半拍,王小蓓的尸体消失了。

王宽友的左小臂没了,失血过多,他气息虚弱的平躺在血泊里,身体因为疼痛不时抽搐一下。

“离开任务世界的时间是八点半,到时候只要还有口气,就能回去。”小襄一如既往的沉着。

“不行,没,没完成人均额,任务失败。”

王宽友断断续续的说“会永远……永远留在这里。”

他费力的睁着眼睛,想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没了咒怨,这个村子就是个普通的村子,在这里生活也不错。”

说完就自嘲的轻笑了一声。

何必自欺欺人,总归是回不去了。

什么样的结局都无所谓。

小襄看出了王宽友的灰败,以及被释然包裹的死气,她不再说什么。

确实如对方所说,没赚到人均额就是任务失败。

这个任务不同于以往的那几个。

规则不能通用。

小襄冷不丁想到了一件事,扭头去看陈仰。

没等陈仰说话,王宽友就对他说“笔记本……给你……”

陈仰把微张的嘴闭上,喉结滚了滚,静默片刻道“好,我会带回去。”

王宽友露出了如愿的表情。

比起小襄,他还是更喜欢陈仰的三观。

他希望陈仰能走到最后。

王宽友的眼球往一处转,那个方向是怎么都看不透的拄拐少年,他的瞳孔开始涣散,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陈仰过去查探王宽友的气息,还有一点。

老集村的那两个姜大也是一样。

陈仰把裤腿上沾到的血抹掉,晕了一大块,他小声对朝简说“当时村长说我们这些人里面有一个不是人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闪过了你。”

朝简不语。

“姜苗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们几个都有身份号,也是这个世界的公民。”

陈仰说“只有你是黑户。”

所以被姜人当作异类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我又一想,要是你的话,那一开始的二十五人就没满。”陈仰自说自话,说完就把憋在心里的一口闷气吐了出去。

下一秒,陈仰就把身体往朝简那倾斜,奇怪的嘀咕“那这么说,你没身份号,也是这个世界的人啊。”

朝简卷起衣袖。

陈仰下意识垂眼看去,看到什么,他眼里的怪异变成了尴尬。

少年的小臂上有四处手印,硬生生扣出来的。

罪魁祸首陈先生很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刚才没留意。”

朝简把袖子放回去“以后再扣,麻烦就在一个地方,不要这一下,那一下,很疼。”

陈仰脱口而出“那我下次轻点。”

话音刚落,陈仰不经意的瞥见了一道红色的身影,手就控制不住的抓住朝简。

然后朝简的小臂上又多了两处印子。

陈西双叫错了陈仰的名字。

被叫错名字的人会遇到一些怪事。

陈仰没打瞌睡做噩梦,也没做出什么反常的举动,他只是……

看见了姜人!

身世再惨也是厉鬼,高兴了杀人,不高兴了还杀人,陈仰装作没看见的偏头,用气声跟朝简说“是姜人,我看到他了。”

朝简“不用管。”

陈仰的眼角捕捉到一块血红,呼吸急促的说“他飘过来了。”

朝简把陈仰外套后面的帽子往上一拉,帽子边沿挡住了他的余光。

这么一挡,陈仰僵硬的眼皮恢复了一点,他立即闭紧眼睛。

“陈……姜人……”

陈西双的声音在陈仰旁边响起,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死亡,现在是来道歉的,他不是有意叫错的名字。

“你刚才去哪了?”陈仰闭着眼。

“姜人要跟我做朋友。”陈西双说了一句,看似答非所问,其实透露的信息里有答案。

陈仰的心底忽然蹦出一个想法,这里的鬼魂有它们的世界跟规则,任务者死了就会加入他们。

换一种形式留在了这里。

陈西双低落的说“我没发现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以为赚了很多,那是假的。”

“那是我给自己编造的假象,其实我只赚了200出头。”

就算没被姜人附身,他还是会死。

八点十分了。

陈西双依旧蹲在原地,他有事想求陈仰。

“我第一个任务的时候,大家交换了联系方式,等我回到现实世界想给一个任务者打电话的时候,发现脑子里的联系方式是错误的。”

陈仰知道陈西双的心思,也知道他放不下什么,善意的说“规则不允许这样。”

陈西双先是失望的“啊”了一声,之后他的双眼一睁“我不是任务者,我是鬼啊。”

“试试好吗,求求你了。”陈西双可怜的哀求。

陈仰正要让陈西双把地址告诉他,想了想,他打开王宽友的背包,找了一支笔,又拿出那个沉重的,承载了好几条人命跟希望的笔记本。

“你说,我写下来。”

“谢谢,谢谢谢谢。”陈西双说了乡下的地址,还有他大学宿舍,抽屉里有张银行卡,里面是他打工攒下的钱。

“帮我把这笔钱给我爷爷奶奶,你用什么说法都好,只要别提我,一点都不要提。”

陈西双嘟了嘟嘴“要是规则没把我的痕迹删干净,你一提,老人家万一想起来他们应该有个孙子……那就不好了。”

陈仰把笔记本跟笔收起来“你放心。”

“我放心的!”陈西双用力点了下头,喃喃的说,“我放心的……”

他站起来“我要走了。”

“早晚有一天,你一定会摆脱可怕的身份号,好好过日子,我会给你祷告的。”

陈西双消失了。

陈仰拉上背包拉链,回忆起了他跟陈西双在肯德基的初次见面,对方的仗义相助。

任务一开始的时候,他抱的是能帮就帮的态度。

随着他们展开调查,任务背景变得明朗的同时,陈西双跟姜人的诸多重合让他感觉不妙。

结果还是没能避免。

陈仰看向站起来的小襄“去哪?”

小襄说“上厕所。”

“上厕所死的有好几个,别去了。”

小襄坐了回去。

她梳理了几下蓬乱的头发,视线往在场的唯一一个新人那瞟。

如果拜祖的漏洞没被发现,这个时间段正是姜大在祠堂抽签的时候,不清楚会死几个。

拜祖之后的清算人均额会很凶险,很有可能全军覆没。

现在没了那一道关卡。

小襄靠近新人,音量很小“希望下次我们还能成为队友。”

钱秦没有客套的应声。

小襄也不在意,她说完该说的就安静坐着。

没过多久,周遭的氛围出现了变化。

因为王宽友不见了。

这一出不在陈仰的意料之中,看来任务失败了就会消失。哪怕没死。

规则自行清理。

陈仰两手抱头,指尖搔了搔头皮。

要活着,往下走。

小妹,你要保佑哥哥。

八点半的时候,村长仿佛被鬼拎着脑袋似的,一分不差的过来点人数。

五个人还是五个人,一个不少。

所以结果没有变。

“最后一次清算,五个人,人均额300以上,确定完成了1500的总数额。”

村长那犹如年轻了几十岁的高亢声音说完,陈仰眼前的景象就变了,他人在厨房,砧板上是切成两半的菠萝。

朝简站在他身旁。

回来了。

陈仰把王宽友的背包拿下来放到台子上面,憔悴疲惫的抹把脸“我去睡觉,菠萝你想吃就自己弄。”

“有什么事等我睡到自然醒再说。”

陈仰的脑子都不转了,只记得一个指令,睡觉。

朝简看看砧板上黄橙橙的菠萝,看看走出厨房的人,他按了按涨跳的太阳穴,拄拐跟上了后者。

于是当陈仰倒在床上的时候,旁边多了一位。

他们没管身上脏不脏,也没脱鞋,只是把脚放在床外。

以一种横躺的姿势睡着了。

陈仰躺到床上的时候是午后,醒来是第二天早上。

补觉是活着回来做的第一件事。

睡醒了以后,陈仰才有一种身体机能都在照常运行的感觉。

陈仰的两条腿在床边挂了半个白天加一夜,肌肉很酸,他锤了一会又躺回去。

“朝简?”

没回声,人不知道在哪。

陈仰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滴冰凉的液体滴到了他眼睛上面,他登时就清醒了过来。

少年站在床边,一条胳膊搭在拐杖上面,另一条胳膊抵着拐杖,手里拿着一块菠萝,用筷子戳着。

正在往下滴水。

“……”陈仰一个鲤鱼打挺,结果由于躺的时间太长了,脑子供血不足,他头晕眼花的倒回床上。

“你吃菠萝就吃菠萝,跑我跟前干什么?”陈仰脸上又落了几滴水。

朝简一言不发的咬一口菠萝。

一滴水砸到了陈仰干燥的嘴唇上面,他伸舌舔掉。

有点甜。

陈仰饿了,他坐起来搓搓脖子跟脸“什么时候醒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早饭在桌上。”

陈仰搓脸的动作一停,他震惊道“你都出去过了?”

朝简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架势。

陈仰唉声叹气,刚回来,睡死也是正常的,他觉得每次做任务都会减寿。

不知道有没有人在任务世界猝死。

陈仰换掉一身衣服,洗漱完坐在桌前吃早饭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早饭是豆浆油条。

碰巧就是他喜欢吃的那一家。

陈仰也不用筷子夹了,直接上手,他撕一块油条塞进嘴里,声音模糊的说“你有后遗症吗?”

阳台上的少年没回应。

“我有。”陈仰咽下油条,端起豆浆喝了一大口,“虽说时间点无缝连接,我还是有种断层的感觉。”

“按理说,进出任务世界的次数越多,就越能适应,我怎么没有……”

陈仰一手油条,一手豆浆的去阳台,发现少年目光聚集地是那个花盆,他到嘴边的话跑没了影,换成了别的。

“终于给你的种子晒太阳了啊。”

朝简弯下腰背,手肘压着腿部,一瞬不瞬的凝望花盆,像是透过它在看什么。

少年周身的气息变得温柔又炽烈,陈仰古怪的想,种子跟丑不拉几的花盆都是女朋友的遗物?

睹物思人?

早该想到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宝贝。陈仰蹲下来,委婉的说“这是你女朋友……”

朝简冷冰冰的看他“豆浆进你脑子里了?”

陈仰“……”

不是女朋友,就是在乎的人,陈仰咬着油条想。

朝简把玻璃窗推到底。

阳光洒在阳台上面,时光慢了下来。

陈仰踢了个垫子过来,一屁股坐上去,晒着太阳喝豆浆吃油条。

平淡跟真实一点点渗进他的毛孔里面。

活了过来。

“你说我找个什么工作好?”陈仰用一种跟朋友闲聊的语气说,“这时不时的做任务,状态不好调。”

“而且说死就死了。”

朝简拿拐杖敲他“走开。”

陈仰从少年身上看到了老一辈的影子,就是那种不让说不吉利的话,说了就不高兴,要对着地面呸呸几下。

越看越像。

十九岁的年纪,心态怎么比他还沧桑。

他的人生经历了那么多,生离死别,伤痛,孤独,绝望,挣扎……

这位呢?又经历了什么?

陈仰打量少年工笔画似的的侧脸,不自觉的看入了神。

然后他又被拐杖敲了。

“我只是那么一说,肯定要想办法活着回来。”

陈仰回过神来,仰头喝了口豆浆,转而又说“不过世事无常,生死无常。”

朝简面色阴沉“你怎么还没走?”

陈仰抽了抽嘴,这话题是不好,字里行间全是负能量。

“这个不说了,回到我的工作上面。”

“除了要调整精神状态,我还担心一点。”陈仰说,“万一我在上班期间进任务世界,你不跟我在一块,那我们就不会进同一个任务了。”

他突然一个激灵,别说上班,就是出门在外都不行。

谁知道什么时候进任务世界。

陈仰一阵后怕,还是要稳妥点,他跟搭档可以不用形影不离,却不能离远了。

那工作怎么办?

为了任务,正常生活都不过了?

陈仰想起那些在家办公的,换成他的话,在家能干什么?吃喝拉撒睡。

还是要出去。

陈仰正要让少年帮他开开思路,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他这头打瞌睡,张琦那头就送来了枕头。

只不过这个枕头……

“去康复院当保安?”陈仰把空杯子放茶几上面。

“是啊,保安不像护士要求那么多,技术含量不高,来了就能上,适合你。”

陈仰“……”

保安的工作跟他的专业对不上啊。

陈仰又想,这年头,工作跟专业对得上的少。

“老弟啊,你考虑考虑,不着急的,那个要辞职的下个月底才走,我跟队长打过招呼了,在那之前我们不招人。”

张琦笑呵呵的“等你给回复了再说。”

陈仰挂掉电话,愣了会,起身就往阳台跑。

“康复院的保安,你觉得怎么样?”

朝简十指的指缝交叉着搭在腹部,眼帘微微阖着,看不清眼里有什么。

陈仰接着说“也不是非去不可,辞职的那个下个月底才走,我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考虑……”

“早了。”

陈仰没听清“什么?”

朝简的眼帘完全阖了起来“明年再去。”

陈仰“……”

明年?那岗位是专门留给他的吗,他不去,就一直放在那?

朝简右手的食指点了点左手的虎口,又摩挲了几下“明年,我腿好了,跟你一起去。”

陈仰怔了怔,眼睛往他的左腿上看。

信息量有点大。

陈仰的注意力放在了排在最前面的那个上面,明天才是四月一,上半年都没过完,他能活到明年?

再说了,以进任务世界的这个频率来看,如果他明年还活着,怎么也该摆脱身份号了吧?

任务不可能没有尽头。

陈仰蹲下来说“我想了想,最主要的还是你的腿。”

“你腿好了,其他都好解决。”

“既然你说明年,那就明年吧,康复院的保安工作肯定没戏了,我们到时候再找别的。”

陈仰一边想着待会回一下琦哥,一边说“那你学业怎么办?休学以后也要看课程的吧,接下来大半年你都在我这,没问题吗?”

“能毕业,不用管我。”朝简用健康的腿踢踢他,“你挡到太阳了。”

陈仰挪开点,瞅瞅花盆里的土,长的毛没了,一定是被少年给捋掉的,脑补了一下那画面,他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你在这坐着,我去看王宽友的笔记本。”

陈仰站了起来,临走前他想拍拍少年的肩膀,结果没想到他的手很有想法,直接拍到了对方的脑袋上面。

朝简一顿。

“你坐着,有事喊我。”陈仰脚底抹油的撤了。

朝简的脑袋低下来,一头栗色短发蓬软,阳光一照,发梢染了层金边。

半响他抓了抓发顶,又理顺。

陈仰就在厨房拿出了王宽友的笔记本。

挺普通的。

书店里很常见的款型。

谁能想到这里面竟然有六份笔记,每一份都有至少一个任务世界。

每个字都沾着血腥味。

陈仰平复了一下沉重而压抑的心情,倚着台子边沿打开了本子。

第一份笔记的主人是个老人,他死在第三个任务里面。

前两个都有记录,内容很简洁。

河,鸭子,尸体,柳树,头发,击鼓传花……

都是这样的概括手法。

要结合自己的想象力才能看得懂。

老人每记完一个任务世界的信息,就会在那一页底下签个名。

――老头李。

他是这么写的。

似乎是一个有点调皮乐观的老人家。

陈仰从头看了看,虽然李老头是第一个写的,但笔记本不一定就是他的东西,也有可能是捡得别人的。

定了定神,陈仰往后翻。

第二份笔记是个搬运工,他的记录手法跟李老头是两个极端,详细得像上学时写的日记。

吃什么,喝什么,看到了什么,心里是什么感受等等等等。

任务规则被琐碎的日常冲乱了。

陈仰在看的过程中整理了一番,搬运工记了五个任务,其中就有火车站。

又是一套规则。

搬运工也像李老头那样,在底下签名。

――搬运工。

中规中矩的三个字,就如同他的字迹。

陈仰一页页的翻,一行行的看,一直到王宽友的笔记。

里面只有他的第一个任务。

没有老集村的。

陈仰拿出王宽友的中性笔,把那一份补了上去。

用第七人的身份写的。

写完以后,陈仰也随大流的留下了签名。

――cy。

陈仰将最后一个字母的最后一笔划完,大脑有一瞬的放空。

好像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写过……

那种感觉一晃而过,没留下半点痕迹。

陈仰把王宽友背包里的其他东西都拿了出来。

这是证明王宽友来过这个世界的所有。

陈仰花了点时间整理王宽友的物品,除了笔记本,别的都放进了妹妹的屋里。

王宽友的事收尾了,剩下的是陈西双的嘱托。

陈仰把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上面是陈西双跟他说的个人信息。

他其实没有抱多大希望。

因为赵元的电话号码一事让他记忆深刻。

明明每个数字都记得很清晰,打过去却是没这个人。

而当陈仰把笔记本上的信息看完,他的呼吸就快了起来,这些信息跟他脑子里记的一模一样,并没有出现丝毫误差。

规则竟然没干扰?

大概是陈西双的生命体态导致的?

陈仰快速上网搜了陈西双老家的地址,发现真的是存在的,他这才松了口气。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

陈仰搜了搜,从三连桥到那儿要两三个小时的路程,可以坐大巴过去。

上午的时候,陈仰把事告诉了朝简,问他觉得什么时候去比较好。

问完了就自顾自的来一句“最好是今天就去。”

这是鬼魂的执念,拖着会不舒服。

朝简坐在沙发里看书“你都有决定了,还问我干什么?”

“……我们是要一起去的,”陈仰咳了声,“我这边怎么都行,就是不知道你的情况。”

朝简眼皮不抬“下午。”

陈仰对这个时间很满意,他点点头说“下午几点?”

“我们要坐大巴,我先上网订票,不是节假日应该能订到,大巴是在镇上下的,到时候我们还要问人,陈西双的老家在乡下……”

朝简听着他的唠唠叨叨,书一下就合上了。

陈仰噤声。

“票不要订了。”朝简抽走陈仰手里的手机丢沙发上,“去房里拿我的手机。”

陈仰稀里糊涂的去把他的手机拿了过来。

朝简当着陈仰的面打了个电话。

简明扼要。

给我一辆车,能跑长途跟山路,两点送到三连桥。

就这样,没了。

陈仰在没有鬼的世界是个有分寸的人,他没问朝简找谁要的车,只是担忧道“你开车的话,会不会有些不安全……”

朝简看他看去。

陈仰福至心灵“我开?”

他扶额“不行的,我是有驾照,可是我一次都没跑过。”

朝简继续看书“下午两点出发。”

“……”陈仰往沙发里一瘫,“我都信不过我自己,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淡定。”

“我摸到方向盘可能会抖,你要有心理准备。”

朝简弹一下手里的书。

那意思是,我在看书,你不要打扰我。

“行,你看你的书吧,我去收拾一下东西,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陈仰趿拉着棉拖进了房间。

下午两点的时候,陈仰跟朝简下了楼。

车就停在楼下。

一个西装男递上车钥匙就离开了,从始至终没说过一个字。

陈仰看着面前的黑色suv,改装版的,像个黑武士,他把背包放进后座,挣扎着问少年。

“还是找个代驾吧。”

朝简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拐杖往里面一丢,单脚立在车门边“过来扶我。”

陈仰绕到那边扶他,嘴上还在唠“要不把刚才那人叫回来,让他开车带我们过去。”

朝简坐进副驾驶座,车门砰地甩上。

“……”

没吃药吗?

陈仰不确定了,他擦了擦虚汗,还是别刺激里面那位了。

既然对方敢坐,那他就……试试。

陈仰以为他会紧张的手脚不知往哪放,摸到方向盘会抖,事实上这类情况都没有发生,他坐进驾驶座的那一刻,紧绷的身体竟然离奇的放松了下来。

驾照学了好几年,肌肉反应竟然还在。

不慌了。

陈仰摸了摸方向盘,好像还少点什么,嘴有点空,应该刁根烟。

副驾驶座上的朝简偏过头。

“坐进来发现跟自己想的不一样。”陈仰搭着方向盘对他笑,“不怕,我会开稳点的。”

朝简看着陈仰,没反应。

“安全带啊。”陈仰下意识凑过去,勾到少年的安全带扣上。

“好了,出发。”

阅读身份证019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