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标记了躁郁症omega后》
标记了躁郁症omega后

第二十三章

十七岁的谢之棠觉得另一个自己在草原上,所以也跟着去了草原。如果二十一岁的谢之棠觉得另一个自己跳崖了,是不是还要跟着跳崖?

陆锦森觉得荒谬,完全无法理解。但如医生所说,正是这样的荒谬异于常人,才把它称之为病。

人的感受并不相通,他无法理解谢之棠的想法。

谢之棠明明知道他能感受到草原上的一切是因为感知综合障碍,那为什么还要去草原?

谢之棠想象里的草原充满了死亡和血腥,这又代表什么?

一团乱麻,但陆锦森只轻声道:“我让护工把晚药拿来,今天晚上早点儿睡,好不好?”

谢之棠点点头,含糊不清地说:“明天还要去验血…换了药之后得再过几天才准吧。”

陆锦森没听清,只叫了护工带着药进来,看着谢之棠把晚药吃光了,给谢之棠盖好被子就准备出去,却被谢之棠拉住了手腕。

陆锦森回头,看着床上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连和一条手臂的谢之棠问:“怎么了?”

谢之棠认真看了陆锦森一会儿,几乎在端详他,却只摆了摆手说:“哥哥晚安。”

陆锦森浅浅扫了谢之棠一眼,没有问他拉着自己是为什么,只道了声晚安,走出谢之棠的房间,给他带上了门。

陆锦森从酒柜里拿了瓶罗曼尼康帝,用割纸刀割开瓶塞上的瓶封,将开瓶器对准瓶径套入,按下下行键,瓶塞自动升起。

陆锦森喜欢收集瓶塞,准确的说,陆锦森喜欢收集软木塞上的酒石酸盐。

从理论上说,酿制葡萄酒就必然会产生酒石盐酸。

虽说低温环境下葡萄酒可以析出酒石盐酸,去除葡萄酒中的酒石盐酸是很轻易的事儿。但葡萄酒的保存过程中一旦经过了大幅度的温差变化,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葡萄酒的品质。

对于低端廉价的葡萄酒来说,低温处理方式并不会过多的影响口感。但对于高品质红酒来说,却可以说是致命的打击。

所以在市面上,根据传统方法酿制的高质量的葡萄酒,由于没有使用低温析出酒石盐酸和过滤技术,反而酒液里更容易出现酒石盐酸。

这就叫‘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陆锦森将酒缓慢地倒进醒酒器里,以确保酒石全留在瓶底,接着拎着醒酒器和酒杯进了书房。

少量的酒精能够帮他集中注意力,陆锦森看了一眼时间,心里盘算了一下谈话所需时间之后,决定还是不要在晚上打扰心理医生了。

他打开电脑,把谢之棠说过的每一句话记了下来。

从‘你相信平行宇宙吗?’开始,一直记录到‘不过这种平行宇宙的说法,在医学上又叫感知综合障碍。’结束。

把谢之棠说的每一句话,动作、情绪全部丝毫无差的打在屏幕上,通过文字描述出来。接着又把自己的疑问写在了下边,一起发给长医生等待着她的回答。

心理学、医学,这对陆锦森来说是一个陌生的领域。

好在网络完善,陆锦森看了几份资料后稍微了解了一些。

精神分裂症、偏执性精神障碍等功能性精神障碍,或是器质性疾病所致精神障碍,都可能是感知综合障碍的病发原因。

心理医生在半小时后回复了陆锦森的邮件。

长云——谢之棠的心理医生:先做脑电图、脑ct,脑mri检查是否是由于神经系统病变引起的感知觉障碍。

谢之棠大概率是由于精神分裂引起的知觉障碍。

谢之棠刚用药时服用过一段时间富马酸喹硫平片,用以缓解焦虑和治疗失眠,为期一年。

如果排除器质性病因,可考虑复用。

陆锦森:收到。

长云——谢之棠的心理医生:谢之棠十七岁时就已经患了感知觉障碍,至今五年。

按照时间推算,谢之棠转到我手上时已经患病一年,但这四年里他没有和我透露过任何信息,现在却主动告知你,我猜测是因为他自杀过的影响。

谢之棠直到自杀前也一直在服药治疗,求生欲是很强的。只要能让他看到希望,他就会坚持下来。

而这也是我们找上你的原因,陆先生。

陆锦森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睫毛微动,回了个嗯字就关了屏幕。

谢之棠对他没有其他人想象当中的那么坦诚。

他不知道谢之棠内心的真实想法,不明白谢之棠的‘本我’到底是有多么惊世骇俗,让谢之棠要用层层叠叠的迷障将它掩盖。

陆锦森想,十四岁的谢之棠能接触到什么?

陆锦森给自己倒了杯酒,皱眉思索。

十四岁正是青春期,难道是谢之棠发现自己是同性恋?

陆锦森喝了口酒,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如今社会开放,包容接受各式各样的人,同性恋虽然是小众,但也已经获得了平等。

即便十四岁的谢之棠会为了性向困扰,也不该忌讳到这种程度。

谢之棠也许拥有很多秘密,可加上十四岁这个限定的年龄条件,范围就缩小了许多。

是…恋/童/癖?

陆锦森坐直了身子,开始设想谢之棠遇上恋/童/癖的可能性。

谢之棠十四岁已经学完了小、初、高的学业,迈入了大学的校园。

鱼龙混杂,危险性定然不小。

十四岁的谢之棠即便再聪慧过人,也毕竟年幼,哪怕学过防身术,和成年alpha相比就相形见绌了。

所以谢之棠才患病七年宁愿自杀也没有和alpha连结?

陆锦森深思了一会儿,几乎快把自己说服了。

可转念又一想,谢之棠和他相处的这些天里,并没有表现出厌恶或恐惧他的情绪。

比起陆锦森的母亲,谢之棠无比亲近陆锦森。

陆锦森的母亲,哪怕是没有被alpha侵犯过的那一位母亲,也因为爱人的遭遇厌恶上了alpha。和陆锦森少有的几次见面也只是隔着一张桌子或是椅子,平平淡淡地问上几句近况。

偶然和陆锦森靠的近了一些,就会不由自主地露出看见了恶心的脏东西的神情。

谢之棠却对陆锦森的碰触多有留恋,并不像受过alpha的伤害的人。

陆锦森用指腹轻敲了一会儿桌面。

十四岁。青春期。

正是自我意识觉醒的时候,但认识能力和控制能力却仍未健全。

陆锦森想了好一会儿,仍旧没有头绪。

陆锦森十四岁那一年风平浪静,如果非要说有什么起伏,那就是他准备高考之际江海潮打算领养一只小猫,拉着他一起找有缘猫、准备猫房、学做猫饭…

江海潮怕他压力过大,千方百计的找各种有趣的事情给他说。

但是从谢之棠的资料里看,谢之棠身边没有可以称得上玩得好的朋友。

陆锦森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拿起终端给江海潮发了消息,问他十四岁发生过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江海潮回消息向来很慢,陆锦森没准备等他回复就关了终端,没想到才放下终端江海潮的消息接二连三的涌了进来。

陆锦森打开终端一看。

江海潮:那个变态!

江海潮:你忘了?就是那个alpha恋/童/癖!

江海潮:他还摸我!

江海潮:每次想起来我都想把他的脑袋打爆。

江海潮:太恶心了。

江海潮:他平时那么人模狗样,还他妈也是alpha!我怎么知道他也觊觎我的美貌!

江海潮:万万没想到真的,都他妈给我留下阴影了。

江海潮:太恶心了。

陆锦森:后来你不是把他打进医院了吗。

江海潮:你以为这就能平复我内心收到的伤害了吗!不能!

江海潮:即便他没有得逞,他对我的所作所为也会深深刻在我的记忆里,那天下午的一切都将伴随着我一辈子。

江海潮:哪怕这根本不是我的错。

陆锦森凝眸沉默了一会儿,一句话还没打完,江海潮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江海潮:好了不说了,我要去像电视剧里小白花女主那样一边嘤嘤嘤哭着说我脏了我脏了我脏了一边洗澡了。

江海潮:下了。

陆锦森:再见。

陆锦森反手把终端盖在桌面上。

谢之棠会不会是遇上了omega恋/童/癖?他想。

阅读标记了躁郁症omega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