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我养的纸片人爆红娱乐圈》
我养的纸片人爆红娱乐圈

游戏

“林先生,你还好吧?”

突来的声音和出现在身边的那道身影让林以时僵住了动作,他面色低沉的抬起头戒备的看向面前的人。

“你不要紧吧?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没关系。”如今四周已经没有了那诡异的香水味,林以时渐渐恢复过来,他定了定神:“谢谢陆先生,帮我给他们带句话吧,就说我吃坏了东西先回酒店了。”

“我送你。”陆洺说着掏出了车钥匙。

林以时忙道:“我晕车,我走回去就好了。”

陆洺收了车钥匙,自然的打算跟上他:“好。”

林以时再次僵住,晕车的借口行不通,他还有什么能借口……

陆洺见林以时没动,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他,他的神色似乎有些受伤:“林先生似乎真的……对我有些敌意呢?”

林以时回过神,随口笑道:“没有。”

“你不喜欢时方传媒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董事长严坤?”

林以时自然听出他察觉到了些什么,也猜到了严坤就是刚刚与他一同来到包间的男人。他却换上了一副懒散的笑意:“陆先生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严坤是谁?”

他说罢便绕过陆洺,向酒店的方向走去。

“不用送了,陆先生去忙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一起吧,刚好我也想找个借口离开。”陆洺却跟了上来,在他身侧亦步亦趋的走着:“严坤平时几乎不会出面,时方也基本交由我来管理。按道理来说,我也觉得你们应该并不认识,可你的反应很不同寻常。”

他见林以时不语,稍靠近后低声问道:“是味道吧?”

短暂的沉默后,林以时故作姿态的嗅了嗅周边的味道,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味道?什么味道?”

陆洺也识趣的转开了话题:“严坤是个好老板,我跟了他很多年,是他把我从一个司机升为ceo。不过他做事不留情面,确实会让人讨厌。”

林以时没有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只是随口调笑道:“你这样说自己的老板是不是不太好?”

陆洺低笑出声,他眼角的笑意与往日隐在镜片后的公式化笑容不同,随即竟也调侃道:“你要替我保密。”

林以时随口道:“好说。”

随后两人一路沉默,林以时边走边理顺着混乱的思路。

按照陆洺的意思,严坤作为他们的董事长平时并不会出现在公司,而他似乎对陆洺还有知遇之恩……

从司机晋升到总经理,这样说来,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陆洺。

一路无话,回到酒店之后,在林以时正想着要怎么不着痕迹的说再见,陆洺竟当真在酒店大堂礼貌的同他道了晚安后离开。

林以时松了口气,这才向通往房间的电梯走去。

刚回到房间,他就接到了周姒的电话。

林以时兴致不高,只简单的找了借口说身体不适所以提前离开,便同周姒表明自己打算明日离组。

周姒这次并没有对他要离开的原因多做询问,又复商量道:“多留一天吧,明天是你生日,晚上咱们一起吃个饭。”

生日。

林以时查看手机日历,这才恍然,他竟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先挂了。”

他看着时间已经无限接近十二点,随口应了下来,切断电话打开了游戏。

刚刚走得匆忙,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系统提示中又解锁了什么功能。再次登录游戏,他打开记录想查看那条系统提示,却发现在原本结束了的聊天窗口内,系统提示的下方……多出两条消息——

顾臣:未接通的语音消息,点击回播。

顾臣:不忙的时候回给我,或者给我你的电话号码?

林以时愣住。

他这才急忙将目光上移,落在系统提示上——

如果游戏中的语音通话是录音播放,这还可以理解……那下面的留电话号码是什么意思?难道留了电话号码还真的会有人打过来?

这个荒谬的想法让林以时不自觉的心下一颤,他点开对话框,目光紧紧的盯在两个选项上。

1点击回拨。

2文字输入________

他点开文字输入,紧张却带着一丝奇异期待的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敲了上去。

发送成功后,林以时才恍然回过神来,他怎么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无脑,甚至有一丝丝像配合路边游泳健身过任务留电话的头脑不灵光行为……

想当初,他可是吃过首冲6元送128游戏内交通地铁卡的亏的。

所以等一下他即便是接到电话,该不会也是游戏“充值礼包”之类的电话吧?

大可不必。

正在他的思绪转了几个弯,最后打算将这件事抛在脑后时,一通未显示号码的电话却在此刻拨了进来——

林以时惊愕的看着这突然打进来的电话,竟半晌没有动作。

电话铃声响了很久,终于,他抿紧双唇稍显局促的接起电话。

“喂?”

林以时的声音竟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电话那边没有声音,这样的感觉紧张而奇妙。

是……打错电话的吗?

林以时反复看了看来电,就在他犹豫要不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的那端传来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喂。”

虽然声音极小,甚至带着一丝像是因为讯号微弱而断断续续的空白音,可那声音和游戏中顾臣的声音一模一样!

林以时的心跳在一瞬间变得剧烈的仿佛要跃出胸膛。

他没有回答,电话那端的人却再次在并不清晰的讯号中说道——

“热搜和视频流的铺设是你做的?《黑白》的制片方联系我,说之前定角色都是谣传,还是希望我去出演男主。还有……”顾臣的声音顿了顿:“男主演的视频被放出来了。”

听筒内的声音消失良久,林以时也没有回过神。

“喂?”

直到对方不确定的再次出声,他才急忙回过神来,他攥紧附在耳边的手机不确定的低声说道:“你们游戏客服都……这么敬业了?”

“恩?”

电话那端顾臣的声音略显低沉,甚至隔着电话,林以时都可以形象出此刻小顾臣那副微微蹙眉的样子。

林以时坐到窗台边,他拿出一根烟掐在指尖却没点燃,垂眸低笑道:“诶,你们有没有其他业务?比如哄人开心的这种?”

“……”

听到电话那端的沉默,林以时回过神哈哈笑了起来。

“你不开心?”顾臣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却带着低沉的沙哑。

“没有没有。”林以时忙收了笑意:“就是今天刚好是我生日。”

顾臣的声音似乎一怔,随即放缓了语气:“……想要什么礼物?”

林以时拨弄烟的指尖一顿,他似乎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臣放低了声音:“你慢慢想,给你补上。”

“不用了。”林以时笑道:“你给我唱首歌吧。”

“……”

“什么都行。”

“……”

“要不,生日歌?”

“……”

见他始终不答,林以时再次哈哈笑了起来:“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没有。”

“诶,算了算了。”林以时笑罢:“逗你的,你也不容易,都这么晚了还没下班?当客服很辛苦吧?”

“……?”

“哦,我是不是还要配合一下你的工作?”林以时想起刚刚通话时顾臣声音的问话,忙正色道:“什么《黑白》嘛,好马不吃回头草,他见风使舵咱们还不拍了呢。”

林以时说着,又想起顾臣说的第二件事。

“至于男主演……是他和女四号在酒店的视频吧?”林以时沉吟后慎重道:“应该不是女四号自己就是女主演放出来的,他们几个人的关系太复杂了,你小心一点也不要发表任何看法,别被他们拖下水了就好。”

“恩。”顾臣安安静静的听林以时说完,这才再次说道:“不过……我想接《黑白》这部戏。”

林以时一愣:“现在你的选择有很多,没必要……”

顾臣顿了顿,再次说道:“我想接这个项目。”

林以时愣住,他不知道顾臣为什么在被舍弃一次后还想接这个项目,毕竟游戏中即将开机的项目不止这一部。

林以时当时是看重这部戏是院线电影,这样肯接纳新人的机会算是难得,如果有机会出演男一以后的路也会随之好走得多。可是,经过这件事,他对这个项目也算是存了芥蒂。

但如今顾臣这样坚持……

“行吧。”林以时想了想,还是应了下来,在片刻的沉默后他忽然问道:“你会不会觉得……那视频是我放出去的?”

顾臣却反问道:“你会觉得男主演当初没能继续项目拍摄的事情与我有关吗?”

“那挺好的,我不在的时候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狠狠揍他们,就算出了事也有我顶着。”林以时低笑出声:“别打输了,丢我的脸。”

顾臣嗤笑了一声,并没有接话。

他想起那日,那个人提起母亲跳楼时——他的确是一拳就找不到了那个人的脸上。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期,他没想到自己打算离开的时候会撞见正来寻男主演的女四号。他本来打算离开,却没想到男主演因为咽不下这口气想追上来,竟和拦住他要求“说个明白”的女四号发生了争执……进而被女四号抓伤了脸。

林以时看了看时间,长长舒了一口气:“很晚了,你也该下班了,早点休息吧。”

顾臣不明白他说的下班是什么,他这个人一直都很奇怪。他有太多太多疑惑,可那些疑惑最终也变成了沉默。

他想了想,在最后说道:

“生日快乐。”

“谢谢。”林以时竟一时之间分不清游戏与现实的边界,他看着窗外沉寂的夜色低声道:“睡吧,晚安。”

林以时挂断电话,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电话让他萌生了一种很奇妙的错觉,就像是游戏中的一切都离他并不遥远。可这或许就是无良游戏的千层套路吧,为了想方设法骗他充钱……还真是煞费苦心?

但他却再次想起刚刚顾臣的那句“生日快乐”,沉默的凝视着一片黑暗的天际。

第二日一早,林以时还是没有多留,他睡到自然醒之后便离开了剧组。

男主演的事情发酵,林以时总有些忐忑害怕事情会殃及顾臣。

飞机上的时间漫长,在终于回到家中之后,他放下东西第一时间打开了游戏。

这一次,与以往的心情不同,他既担心顾臣的情况又带着一些奇怪而期盼的心情,不知道经过昨晚的电话……游戏中他和小顾臣……

林以时唇边的笑意却突然凝固。

他急忙关闭系统提示,明明只过了一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提示即将任务失败?!

顾臣……顾臣在哪里?!

林以时急忙点开前情提要和关卡提示。

男主演被爆出与女四号在酒店的视频,原本回升的人气瞬间跌落谷底。与他刚刚官宣的女主演直接取关了他的微博,女四号更是直接下场表示当时并不知道两人的关系,这更坐实了他渣男劈丨腿的劣迹。

男主演一时声名狼藉,再无任何可翻身的余地。

他却将这一切归咎到了顾臣的身上——认为这一切是跟他抢戏《黑白》的顾臣所为,在晚宴上趁机在顾臣的酒中下了药……并将他送到了某位导演的酒店房间。

林以时快速关闭提示,急忙点开了顾臣所在的酒店场景。

可他的人物却被挡在了酒店外。

他一次次根据游戏界面的提示做出反应,可无论做什么,前台始终不肯放行。他指尖颤抖的点开商城,可无论他购买任何辅助道具,哪怕从提示中得知了所在的房间号808,也始终无法挽救。

林以时的手抖得很厉害,他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可那些侵蚀了他整整两年的黑暗回忆还是如同黑潮一般涌来,他像是溺水的人找不到浮木。

他紧张的打量着游戏中的场景,不自觉的看向大堂边的电梯——几乎同时,他当即操控前进向那架电梯冲了过去!

可就在他即将冲到电梯口的时候,一群保安却更快的冲了上来,在一阵天摇地晃之后他们一同将他按在了地上。

屏幕变得一片血红,闪烁出一行大字:

林以时的手抖得厉害,他慌乱的按向屏幕上全部变得灰暗的选项按键,可是没有用……没有任何作用。屏幕中只剩下那飘浮不灭的一行字——

他面色惨白的盯着那一行字,颤抖着退出动作极快的将游戏删除,却终于还是控制不住发狠的将手机摔在地上。

世界像是恢复了寂静。

他双目失焦的站在原地却始终无法平复颤抖的呼吸,那双颤抖的手摸向放烟的口袋……是空的。他这才恍然的想起,那包烟似乎被他遗落在酒店。

他的视线瞥过屏幕碎裂的手机,赤红的双眸渐渐无神的凝在一起,他吸了吸鼻尖,摇摇晃晃的推开门向楼下走去。

不过是游戏。

不过是……

游戏。

是他入戏太深,现在游戏已经结束了,只要卸载了游戏就什么都没有发生,从来没有一个叫顾臣的人,也没有什么见鬼的游戏测评,一切都没有发生。

他现在,只是需要一包烟。

他垂着头神色低迷的下了楼,可楼下最近的那间烟店已经打烊。这样的发现让他的情绪更加低迷,他低着头撞过骂声连篇的人,晃晃悠悠的绕到楼后的另一家烟店。

得偿所愿的买到烟后,他的情绪稳定了很多。

他掐出一根烟,转过身正打算离开,手中的动作却突然僵住。

他的目光定在马路对过金碧辉煌的酒店招牌上。

游戏中的某些画面瞬间再次侵蚀进他的脑海,他指尖的烟也滑落在地上。

眼前的酒店,竟与游戏中顾臣被困的那间一模一样。

一样的名称,一样的装潢。

这一刻,林以时像是被扼住了咽喉,他透不过气来,目光死死的定在那间酒店的招牌上。

在察觉自己在做什么之前,他便已经不由自主的冲向酒店!

他飞速冲过马路,冲进酒店大堂。这一次,他在前台礼貌的询问下并没有回答,而是径直快步冲向电梯!

这一次,他飞快的跑到电梯前按下电梯的按钮,下行的电梯每一层都像是勒紧了他此刻的心跳——

快一点,再快一点……

就在这时,酒店的保安却冲了上来团团将他围住。他们仗着人多的优势将他按住,他挣扎着,看着不远处电梯的门已然打开——

可一切总是惊人的相似,即便这一次他按开了电梯,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再次关闭。

他错过了游戏中的酒会,没能在酒会上换掉被下了药的酒救回顾臣。

他错过了游戏中他们将顾臣送到酒店房间,没能阻止顾臣被带走。

他卸载了游戏,掩耳盗铃的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以为这样就可以骗过自己,毕竟他一直是这样的——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他肯放弃只要他离得远远的就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同样的酒店——

同样的境遇。

难道这一次,他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坐以待毙?

他死死的咬紧牙关,抬起被红血丝爬满的双眼看向身边的保安,他像是下了决心一般,挣开身后的桎梏一拳挥向身边企图将他再次按倒的人——

阅读我养的纸片人爆红娱乐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