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残废王爷的夫郎是只猫》
残废王爷的夫郎是只猫

30.选择

喵九坐在马车上,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自从上了马车之后就一直沉默着不说话,仿佛心情很不好的焰王,轻轻地哼了一声。

这两天,焰王没有再找他的茬,但是他却还记着他上次欺负自己的仇。以至于总在焰王的背后弄些偷偷摸摸的小动作。

现在也是一样,眼见焰王独自坐在那里,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打算,喵九悄悄地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

原以为这次也会和前几次一样,焰王会当他不存在,谁知道他翻完了之后,就看到焰王直勾勾的朝他看了过来,吓了他一哆嗦,磕磕巴巴的说道:“你,你干嘛?”

焰王看着喵九那慌张的表情,想着他这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性格,暗自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对他太宽松了一些。

喵九看着焰王盯着自己不说话,又想起来往日自己被整治之前,焰王也是这般默不作声的模样,于是越发的害怕起来,不由的往后缩了缩,虚张声势的问道:“你干嘛啊?”

焰王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又恢复成了原先那般的冷淡,冷漠的说道:“本王在想,你是不是又想被打手板了。”

听到他这样说,喵九想到上次那被打手板心的痛,把手往身后藏了藏,戒备的说道:“我这次没犯错,你可不能罚我。”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焰王扫了一眼他戒备的脸,垂下眸子,低声吩咐道:“待会儿进了宫,乖一点。”

听到焰王说让自己乖一点,喵九觉得有些莫名的怪异,但是他也说不出那里不对,只能小声的应了下来,“哦,我知道了。”

焰王抬眼看了他一眼,见他的脸上现在写满了乖巧两字,便不再说话了。想到待会儿进宫可能遇到的事情,眸色暗了几分,周身的气场也越发的凌冽起来。

喵九看着自从上了马车之后就开始奇奇怪怪,现在在他答应乖一点之后又开始生气的焰王,有些摸不着头脑。索性也就不想那么多了,只安安静静的待在那里不说话。

在喵九安静了之后,焰王余光扫了他一眼,见他坐在那里,那件白色的衣服衬托着他那张漂亮的脸,好看的仿佛画中的仙人,原本阴郁的心情,越发的不好了。

直到下了马车,焰王周身的气压一直低沉着,原本还有些跳脱的喵九,此时也不敢触他的眉头,只老老实实的跟在他的身边,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又找借口罚自己了。

喵九跟在焰王身边老实了一会儿,在看到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流,以及辉煌大气的宫门之后,心思又开始活络了起来。

即使面无表情,他那双滴溜溜转着的眼珠,也在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主人的心思。原本就漂亮的脸,在那双熠熠发光的眼睛的衬托下,显得越发的光彩夺目了。

原本焰王一行人就格外的扎眼,此时又出了一个仿若星辰般漂亮的少年,就更加惹人注目了。

来往于此间的人,或是隐晦,或是明晃晃的朝着他们这边打量,视线在略过焰王来到喵九身上时,便停住不动了。那目光中有惊艳,有垂涎,更有的是□□裸的。

只是向来习惯于被人看着的喵九,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依旧自由散漫的打量着这皇城内外与焰王府完全不同的景象,甚至在心里暗自的将之同自己原先住的宫殿比较。

只是比较到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原先住的地方,比这里好上千倍万倍。只是再好他现在也回不去了,一想到这里,喵九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焰王抬头看了他一眼,视线在他略有些失落的面孔上扫过,接着移开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周围那些打量他们的目光。

凡是他视线扫过之处,那些人的目光纷纷避让,像是生怕同他对视上一般,更有甚者心虚的将自己的视线对上了旁边泛红的墙壁,久久不敢移开。

看着那些空有贼心,却无贼胆的人,焰王的嘴角轻轻地扯了扯。复又抬头看向还在打量的喵九,轻声警告道:“好好走路,不要东张西望。”

原本还在四处张望的喵九骤然听到焰王的话,浑身一凝,接着看向焰王的方向,见他目视前方完全没有理自己的意思,不满的‘哦’了一声,不情不愿,老老实实的跟着走,不再左右观瞧了。

等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举办宴会的场地,一进去原本还热闹的大厅便静默了一瞬,接着一个眼熟的身影便晃荡到了他们面前,声音依旧是那么嚣张的道:“大皇兄,你来了。”

说完,看向了焰王旁边明显被盛装打扮过的喵九,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看着焰王似笑非笑的道:“大皇兄,皇弟还以为你很喜欢这美人,没有想到你这般的舍得。若是皇弟这般的美人,定然是不舍得带出来的。”

焰王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却让二皇子脸上的笑容瞬间收起。

喵九听着两人的对话,有些莫名其妙的歪了歪脑袋,似乎没有弄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自觉在焰王面前被下了面子的二皇子,余光扫到了喵九的动作,瞬间脸上又挂上了笑容,对着他调笑道:“美人,你可想知道,皇兄为什么会带你来参加宴会?”

喵九听他这样问,起先是想点头的,因为他也有些好奇,但是随后在看到他脸上那幸灾乐祸的笑容之后,便收起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心思,言不由衷的道:“我不想。”

眼见喵九的脸上写满了我就是想知道,但偏偏又说出了这么一番话,二皇子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越发的明显了,他试图诱骗道:“你若是想知道,我告诉你也无妨。”

喵九有些犹豫,只是他觉得这人定是不安好心,便想摇头拒绝,只是还没等他开口,便听到旁边的焰王冷声警告道:“宴会要开场了,该入座了。”

二皇子闻言,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情绪明显在爆发边缘的焰王,再看看面前这个什么都不知道,一派天真的美人,眼中的兴越发的浓烈。

好戏未开场,他可以再等等。

二皇子如是想着,朝着焰王行了一礼,客气道:“既如此,皇弟我就不打扰皇兄落座了。”说完,转身利索的离开了,仿佛刚才过来纠缠的人不是他一般。

喵九盯着他离开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只觉得这人真奇怪,明明没事为什么要过来说一堆的废话。等他回过神来,原本该在他的身边的焰王,已经被人推远了。

看着离自己远去的背影,喵九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不满的嘟囔道:“走都不叫我一声!”

焰王身为天家长子,又是被册封的第一个王爷,地位自然不低,安排的席位甚至还在上方。

在侍从客气有礼的引导下,喵九跟着焰王在前排落了座,眼见他们周到的准备了夜王轮椅放置的位置时,还小声的感叹了一句,“这里准备得真周到啊!”

闻言,焰王看了他一眼,见他说完那句话之后,便开始观察起这会场里面的环境来,脸上尚且还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天真,衬着那张漂亮的脸越发的引人注目。

焰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半晌没有移开视线。

直到喵九察觉到他的目光,朝他看过来,傻乎乎的问道:“怎么了?”

焰王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淡声道:“无事。”

“哦。”喵九不疑有他,也就没有管焰王了。他在焰王身边待得越久,就越发的觉得焰王的性格实在是太喜怒无常,阴晴难辨了。

所以现在他也明白了,只要是焰王不惩罚自己,焰王想干什么都和他没有关系,左右他就是这般聪明的小猫!

在喵九暗暗的为自己的机智鼓掌时,殿外传来一阵号角声,殿中原本还在高谈阔论的众人纷纷停下了攀谈,安静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喵九正好奇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上面主座的后面走来几个人。领头的是一身黄袍、大腹便便、年约四十的皇上,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岁相当、长相雍容华贵的皇后,一个稍显年轻,长相娇媚的宫妃。

三人在主座上落座,皇上便率先开了口,“众位爱卿,朕这几日偶得一些珍宝,特邀诸位一同前来赏鉴,诸位爱卿可要好好看清楚了。”

他说这话的同时,脸上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狂热出来,接着他身旁的太监拍了拍手,便看到有仙子从一面画着彩绘的墙上跳出,在众人面前翩翩起舞。

喵九见状便是一呆,他没有想到这人间的皇帝,弄那么大的排场,就是请自己的臣子们来观赏这人间的把戏。这在他们族里,凡是会点幻术的,都能弄出来。

看着周围看呆了的众人,喵九有些无语,他觉得场中那几个仙子美虽美,却没有达到让人如痴如醉的地方。

只是在他感叹完的下一秒,随着场中音乐的变化,那原本在场中仙气飘飘的仙子们开始变得怪异起来,原本端庄的动作也变得妩媚起来,就连神态也变得妖异了起来。

最后,那几个仙子完完全全变了一副模样,从最开始仙气飘飘,不染凡尘的仙子,变成了妖艳妩媚,引人堕落的妖精。

喵九看着这些变化,越发的目瞪口呆起来,待他看向四周,发现周围的众人除了还在冷眼旁边的焰王之外,无不是蠢蠢欲动起来。

靡靡之音在殿中响起,唱到最勾人之处,忽然有一个执法仙女从那壁画当中跳了出来,将满满一地的妖精们都收了起来,就这那旖旎的姿态,带入了壁画之中。

看着那由原先的仙子嬉游图,变成了妖精打架画,在场的文武百官们无不是目瞪口呆,久久回不过神来。

最后,还是上面皇上的一声笑意,将下面众人的思绪都拉了回来,“哈哈,众位爱卿们觉得朕的这幅画如何?”

率先回过神来的一个老头闻言,立马朝着皇上的方向拱了拱手,那苍老的脸上笑出了几条沟壑,他朝着皇上不住的吹捧道:“皇上这幅画,天上人间绝无仅有,唯有皇上这样的福气,才配拥有这样的神画。”

皇上被这老头的话吹捧的十分的高兴,拍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笑的合不拢嘴,脸上的肥肉都抖了几抖。

就在他们一君一臣相互吹捧的十分高兴的时候,原本坐在那里的二皇子突然站了起来,看着皇帝道:“父皇,儿臣有不同见解。”

皇上高兴,也不追究他冒冒失失站起来的罪过,抬了抬手,兴致勃勃的问道:“老二啊,你有何见解?”

二皇子听到这个称呼脸皮抽动了一下,随后又想起自己的计划,勉强忍耐了下去,抬起头来盯着皇上认真的道:“儿臣认为,这画中的仙子虽好,却远远比不得真人。”

原本还在为自己的新宝贝而高兴的皇上,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都收敛了起来,有些不高兴的看着他,沉声道:“老二啊,你这是何意?”

见皇上要发怒,二皇子也不着急,嘴角挂上了一个得意的笑容,看着皇上极力吹捧道:“父皇有所不知,大哥那里有个美人,可比这画中仙子漂亮多了。这次大哥将那美人带来,想必也是为了献给父皇的!”

皇上听他这话,反倒是有些兴趣缺缺,他见过那么多的美人,还没有见过比他这次新的得这些画中仙漂亮的。

他虽也听过老二吹捧老大得的那美人,也一时兴起写了信过去让他带来,但是左右还是不相信那个美人能好看过他的这些仙人。

只是虽然不信,他还是朝着老大的地方看了一眼,想象征性的看看他们所说的美人是个什么样子。

只一眼,在看到他旁边安安静静坐着,此时正朝着自己看过来的喵九时,他便彻底的愣住了。他活到至今,可从未见过如此这般漂亮的人。

皇上盯着那仿佛白玉雕刻成的美人,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原本就猥琐的神色,此番看起来越发的不正常起来。

偏偏二皇子看到了他的神态,还在旁边添油加醋的说道:“这般美人,自然该是这世上最伟大的帝王才配的上。想必若是父皇想要,大哥定是会割爱的吧?”

二皇子说着,脸上挂着满是恶意的笑容,看着那无辜的美人,以及旁边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的焰王,眼里满满的都是看好戏的恶意。

皇上此时满心满眼的都是坐在那里的喵九,只听到自己的二儿子同自己说,像这样的美人只能配得上他这样的君王。他手指着喵九,万分激动的朝着焰王问道:“这是给朕的?”

喵九直到这时候才明白,带他来这里果然不是有什么好事,听到皇上这样问,他也转头看向了焰王,等着他的答案。

见四面八方的视线都汇集在自己身上,焰王不急不缓的抬起头来,看向紧紧盯着自己,生怕自己说出一个不字的皇上,缓缓地勾起了嘴角,“若是父皇想要,拿去便是。”

他的声音一出,上方的皇上当即就拍了拍面前的桌子,激动万分的说道:“好,好,果然是自己的好儿子。”

说完,连忙招呼自己身边的侍从,让他将喵九带离焰王身边。

喵九见不到片刻的功夫,自己就要换个地方待了,联想到刚才那恶心人的老头那色眯眯的模样,他就觉得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侍从,喵九拉了拉焰王的袖口,可怜巴巴的保证道:“我以后不捣乱了,你别这样啊!”

他现在在焰王府好吃好喝的,虽然有时候焰王神经病了一点,但是他待得还是开心的。若是他真的被这糟老头子带走了,他就只能跑路去外面风餐露宿了。

一想到以后他再也吃不到王府大厨给自己弄得小鱼干了,喵九急得泪花都要出来了。

焰王沉默的看着可怜巴巴的喵九,没有任何的反应,仿佛眼前的人不是在他府上住了半个月,也不是每天在自己面前晃荡的人一般。

直到侍从过来,焰王还是没有松口的意思,眼睁睁的看着侍从将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喵九给带走了。

喵九看着一点都不挽留自己的焰王,眼里的泪花终于还是忍不住飙了出来,他以后就只能是一只风餐露宿的小猫了。

看着喵九离开时依恋的眼神,焰王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越发的沉默,放在桌子下的手渐渐地捏紧,最后那眼里的旋涡渐渐凝结。

偏偏,在上面的皇上见美人马上就要落入自己后宫了,不由的拍掌大笑道:“果然是我的好儿子了,朕以后也会多多的帮你留意美人的。”

焰王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极快,充满了不屑。

旁边的二皇子见状,满意的勾起了唇角,显然对眼前的做法满意极了。

阅读残废王爷的夫郎是只猫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