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凛冬散星河明》
凛冬散星河明

第三十七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一)

徐牧与小和子打算把襄楚送到怀州之后,再返京城,准备行礼之后要离开客栈的时,突然五六个蒙面的人向他们冲来过来,徐牧将小和子护在身后,“丰寿,看好襄楚姑娘。”

小和子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紧紧地抓着徐牧的手,心想以前师父教自己武功的时候就应该努力认真的学习,现在好了倒成了别人的累赘了。

“来着何人?”徐牧把刀架在一个人的脖子上,逼着他说。

那人只回答,“杀你的人。”

“和儿闭上眼睛”,徐牧跟和儿说完,就用刀磨了那个人的脖颈。

“丰寿”,徐牧示意他往马车那边走。

虽然有两个不会武功的姑娘,但是徐牧和丰寿还是很厉害的,两个人最终将五人杀死,其中一人跑了。

“丰寿,赶紧走,他们还会再来的。”

因为刚才有一个蒙面人吓住襄楚,她此刻又晕了过去。

“牧哥哥,刚才那些人好奇怪啊,明显知道我们的身份,而且他们冲过来的时候二个人冲向丰寿那边,四个人冲向我们。他们看着好像不是冲襄楚姑娘来的。知道我们的身份,想要杀我们,还有就是这个人知道我们的行程,他们知道我们在这家客栈里,而且昨天那家客栈里人很少,还有店里的伙计看我们的眼神不对。”

“嗯,目前还不能确定是谁主使的,离怀州还有一段路要走,前面我害怕还有埋伏。”徐牧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襄楚,这个姑娘的出现不是碰巧,他们会住在这件客栈提前并没有人知道,等这个姑娘醒了要仔细试探一番。

小和子的手紧紧地抓住徐牧的手,其实自己心里很害怕的,刚才的那几个人的武功并不差,如果在多来几个人,他们的小命就不保了。

“和儿,不要害怕,我就在你的身边呢!”

“牧哥哥,你回去之后教我武功吧,好不好?”

“你想学武功?和儿不想让我保护你吗?”

“想啊,但是我不想在关键的时候拖后腿。”

徐牧紧紧地握住小和子的手,“没有拖后腿的,区区这几个人伤不了我的。”

“牧哥哥,你有没有在战场上遇到过就是你一个人要面对非常多的敌人的情况?我想听,你要实话告诉我好吗?”

“嗯”,徐牧看了一眼小和子,思考了一下,“有,其实这次去先波的时候我就遇到过了,我第一次带着五百士兵潜入先波寻找他们的王帐,奈何中了先波王将晖里简的计谋,我和士兵们被他们五千大军围困住。”

“啊,那你们是怎么从那里面冲出来的?”小和子很紧张地问。

“杀出来的,当时只有二十个人活着冲出包围,离开先波的。一路上还有先波其他的士兵在围追堵截,最后到营地时只有十个人,其实我当时到营地的从马上倒下的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就再与你永别了。”

小和子听完之后眼泪就往下流,徐牧赶紧用手擦去她的眼泪,抱住她,“我这不是好好地在你的面前吗?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没事了没事了,我就不应该给你说这个的,看你伤心的,好了好了,不要在哭了。其实那次都怪我,没有考虑周全之后,就冒然去找王帐,与我一起作战的士兵就再也回不了家乡了。”

“牧哥哥,一切都过去了。”小和子也抱紧徐牧。

(二)

走到一个山谷的时候,丰寿觉得有点异常,赶紧告诉徐牧。

“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徐牧握住小和子的手。

“嗯,有你在我不会害怕的。”

一声口哨的声音,马就不受控制,丰寿几番周折之下才控制住马儿。

不过这时前行的路上出现大约有三十个人,他们都蒙着面,明显就是刚才客栈的那伙人。

“丰寿,保护自己的同时看好襄楚姑娘。”

小和子站在徐牧的后面,拉紧他的手。

那伙人中有人吹了一声口哨之后,全部的人都冲上来。

小和子不知道被谁从后背捅了一刀,身体完全靠在徐牧的身上的时候,徐牧才发觉小和子受了伤,他把她背到背上,大声喊着,“和儿,不要晕过去,再坚持一下好不好,我马上就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你跟我说话。”

“好,牧哥哥我好疼啊!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啊!”

“不会的,和儿你不会的。”

“牧哥哥,我想问你一件事情,我在心里压了好久呢!”

“好,你问。”

“那天你是不是因为我像冯明姝,你才愿意把你的钱袋子给我的?你要说实话好吗?”

“嗯,第一眼我看见你之后,觉得和儿你与她长得确实很像她,不过后天与你接触几次之后,发现你们完全不像的。”

“是吗?”

“嗯,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吗?你答应我不要睡过去好吗?”

“什么秘密?”

“其实我与父亲来冯府提亲的时候,我有提前跟父亲说的我想娶你的意愿的,父亲也很高兴地答应了我的。”

“这是什么秘密,其实我知道的,我还知道你那天为什么要我叫你牧哥哥呢!”

“你都知道了啊!”徐牧听着小和子的声音越变越小了,“和儿,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有,就是我是怎样走进你的心里的?”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是当我发现你要当和亲公主去延济的时候,我现在心里从来没有那样慌张过,手忙脚乱地去找父亲。和儿,是不是有人告诉我和冯明姝以前的事情了。”

小和子没有出声。

“所以,我从先波回来之后,你就一直在躲着我。傻丫头不是了,以后你心里有什么事情能不能首先问我,不要憋在心里,好不好。“

“好!“小和子说完好之后就没有声音了。

“和儿,和儿“,徐牧叫了几声,小和子都没有回答。

(三)

小和子感觉有进入到了那个漫天雪纷飞的世界,这里只有雪与风,没有其他可怕的东西,她一直往前走的,牧哥哥告诉她的不要睡着的,她要找到他,感觉自己走不动了,知道累到在地,她就看着雪花一片一片地落到自己的脸上,但是没有冷的感觉,不知这样过了多久,她闭上眼睛仿佛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也要离开牧哥哥了。

“她今天怎么样了,好多了吗?”

“我给她叫故事,小声地叫她,她都没反应。”

“不用着急的,小和子命大的,不会有事的,你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我来看着,她如果醒来之后我就马上来叫你。”

“我不希望和儿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你。”

季孟听完徐牧说道话有点想笑,“徐将军,你这是什么话,我好心好意的劝你休息一下,你也不用这么大的反应吧!”

“我就在这里,和儿没醒来之前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的,我在她的旁边趴着睡一觉就行了。”

“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

“你管得着吗?”徐牧笑着跟季孟说,“你出去吧,今天你也看过了,明天再来看吧!我要睡觉了,你打扰我休息了,明白吗?”

“我不明白,我也懒得理你。”季孟看都没看徐牧,转身离开房间。

徐牧看见季孟离开房间之后,站起来把门关上,躺在了小和子的身边,因为和儿受伤了,自己不能将小和子抱在怀里了,只能侧过身看着和儿,睡着了。

小和子醒来之后,听到了熟悉的呼吸的声音,想动一下身子,只是稍稍地动了一下,结果疼的眼泪想要喊出来,想了一下徐牧在睡觉,忍了下来。手摸到徐牧的手轻轻地抓住,心里突然很感动,觉得自己好像陷进去了,义无反顾。

徐牧醒来之后,发现小和子拉着自己的手,他激动地跳了做了起来,自己刚才睡着的时候明明没有动和儿的,那么就是和儿自己握住的,她刚才醒了。

“和儿,和儿”徐牧轻声的叫着小和子。

小和子慢慢地睁开眼,“牧哥哥”,

“啊,和儿,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要吓死我了,”徐牧突然变得语无伦次,眼睛里闪着泪光。

小和子看到徐牧这般激动,自己也笑出声来,“牧哥哥,我听到你在叫我”。

“和儿,你这几天一直昏迷不醒,我在床边给你讲故事,叫你的名字,看来这个方法是有用的,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徐牧把小和子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牧哥哥,没事了,没事了。“小和子也笑着看着徐牧,可能当时笑得太使劲了,动到伤口了,有点疼,这次小和子喊了出来,”牧哥哥,伤口好疼啊!“眼泪都留下来了。

“慢一点不要动,我去找大夫。“徐牧心疼小和子。

(四)

等到大夫敲过之后,季孟走了进来,“还真是命大啊!“

“师父?你怎么在这里啊?“季孟突然出现在小和子的面前,小和子多少显得有的吃惊,而且不在是前几天在源县遇见的那个邋里邋遢的师父了,至少还说的过去。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啊!“季孟找了一个凳子坐到床边。

“重要的事情?”

刚做下,徐牧就从门外进来,眼神紧紧地盯着季孟,季孟不屑看来一眼徐牧,没有说话。

“和儿,我刚才跟后厨的忍说了一下做了一点饭菜。”徐牧坐到床边。

季孟无奈地摇摇头,把凳子往后搬了搬。

“好,等会我们和师父一起吃”,“对了,师父你那天跟我说着路上有盗贼,结果真有。我和牧哥哥就碰到了两次。”

“我记得还说了你要保护好自己吧,可你到好直接就受伤了。”

“我现在还后悔着没能在凉州的时候多跟你学几招,遇到这种情况时只能拖累别人。”

“谁叫当初学的时候天天偷懒,天天找借口。”

“我那是会觉得遇到困难你会保护我的,还有等我以后嫁人我就找一个武功和你一样厉害的人,也可以保护我的。”

“和儿,我不觉得你是我的拖累,保护我的妻子,就是我这个丈夫应该做得。”

“牧哥哥,我们在那个山谷最后怎么样了,丰寿和那个襄楚姑娘还好吧?“

“明天你昏迷之后,季公子来了帮援了我们,那些个蒙面人一部分被杀死了,一部分自尽了。丰寿没有受伤,至于襄楚姑娘,,,“

“襄楚姑娘怎么了?“

“她是向王的女儿,是宁朝的郡主,季公子当天一眼就认出了郡主,我们就一同来了怀州城里的向王府。“

“所以我们现在就在向王府里,那么师父你是怎么知道我和牧哥哥有难的?“

“那天杀你们的那些蒙面人是白桦堂的人,我找的那个人就消失在白桦堂中,我潜入白桦堂时,有偷听到有人给他们钱,让他们杀了你的,所以我就赶来了,不过迟了一步,让你受伤了。“

“白桦堂,自己好像在京城里有听人提起过”,徐牧脑子里想着会是谁想着要杀自己,“可是我想不到有人会对我动手。”

“我在查一下。”

“季公子,我想问一下你是做什么的,我没有要冒犯您的意思,只是简单地想知道,你方便说吗。”

“什么都做,主要是卖酒的,多年来行走江湖。”

“那您为何要在京城开一家酒肆?”

“因为在京城卖酒,我赚的多啊。”

“还有其他的原因吗?”徐牧继续追问。

季孟看了一眼徐牧,故作思考,“还有?让我想一下。”

“您就没有其他的原因吗?”徐牧步步紧逼。

“您这么问我倒是想起一个,就是我听说和儿来京城了,想着她是个姑娘家,在京城里无依无靠的,那我就在京城里开个酒肆吧,还有保护着她,不过我看到你和她过的还可以,我就来怀州了。您看我这个原因说得过去吗?”

徐牧没有回答。

丰寿从门外进来,“少爷,您和夫人的饭菜准备好了,您看我现在去端来吗?”

“嗯,去吧。”

“师父,等会你和我们一起吃吧”,看季孟要走,小和子留意到。

“他不吃,他已经吃过了”,徐牧抢先回到到。

季孟无奈地摇摇头,“小和子,你好好吃饭,我先回去睡觉了”。

等丰寿把饭菜端来之后,徐牧一口一口地喂给小和子吃。

阅读凛冬散星河明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