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大时代神豪》
大时代神豪

第二百八十章 相对意义上的无差别

细绒,用来吃。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

粗绒,则是用来滤渣的。

二伯的动作很快,一锅鸡汤,不大的功夫就弄好了。

是的,模仿题。

不但要模仿二伯对于食材的处理方法,也要模仿他对于火候,调料的使用方法。

难么?

等过了一会儿,鸡绒沉淀了之后,秦帅明白了。

这是在过滤杂质。

就和开水白菜的那个步骤,非常相似。

再之后,二伯将鸡汤盛在了一个磁锅里面,煮开后,立刻关了小火。

然后细绒扔进去,就这么等了9分钟52秒,关火。

一勺清汤盛在碗里,然后二伯将煮好的细绒,一点点地也弄到了汤碗里面。

“行了,尝尝吧。”

三叔动作最快,立刻拿了一个碗,舀出了一小碗,“嗯,好吃,国宴菜,二伯实力不减当年。”

秦帅也拿了一个碗给自己盛上。

汤,很鲜。

鸡绒,很滑很糯。

吃到嘴里,真的有一种吃豆花的感觉。

当然了,让他形容的话,可能会叫豆腐脑儿……

“怎么样,记住了么?”二伯看着秦帅问道。

“记住了。”秦帅回答得非常自信。

“那你试试。”说着,二伯让出了位置。

然后,站在一旁还补了一句,“如果能到8分相似,我就收你为徒。”

之所以补这一句,也是二伯要测试秦帅的抗压能力。

一个厨师,如果不能抗压,被情绪影响水平,那永远成不了顶级厨师。

每年美食大赛那么多,参赛选手真就有差距?

还真的不是。

更多的差距,实际上还真就在心态上。

心态好的,稳定发挥,作品完美。

心态不好的,可能或多或少地就有失误了。

既然是关门弟子,那必须心态拔群。

不然,那不是闹呢么?

秦帅点点头,将二伯用过的锅具清洗干净。

他洗的很认真。

认真到什么程度?

就,二伯拿锅开始做菜锅是什么温度,秦帅就洗成什么温度。

误差肯定会有,不超过0.1度。

之前二伯用过的鸡汤肯定不能用了。

店里正好还有一锅鸡汤。

如果普通人,这就可以砸鸡绒直接操作了。

但是,秦帅可不是普通人,他发现,这锅鸡汤的盐度要比之前二伯用那锅少了一点。

直接加盐?

不,

那会吓到别人。

所以,秦帅拿了个大勺子,先舀了一勺尝了尝。

之后,才一点点地,一边放盐,一边搅动。

看着秦帅的行为,二伯忍不住点点头,

这孩子,可以。

至少这一步,连之前宋鑫意都没有做,或者,宋鑫意到最后都没意识到,问题的源头出在哪里。

砸鸡绒,过筛,调味,虑汤,煮绒。

秦帅的操作也是行云流水。

甚至于,一些动作和二伯都有相似之处。

三叔在一边看着,还以为二伯突然就年轻了呢。

当然了,也不是完全分不出来。

毕竟,秦帅这么帅的小伙子,很难遇到……

秦帅之所以动作如此娴熟,和系统分不开,他看完二伯的操作之后,已经在技能训练中心里面操作了几百次了。

嗯,不差钱,就是这么任性。

如果算起来,也应该是做过好几百次这道菜的熟手了。

很快,菜做好了。

秦帅将菜盛到了汤碗里,垂手立在一边。

二伯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严肃的样子,可是心里却喜欢的紧。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爱徒。

根本不用尝,看动作就差不了。

估计,至少能有个九成相似!

就你了,别想跑……

宋鑫意拿了个碗,先给二伯盛了一碗,递过去,然后又给三叔盛了一碗。

最后,给自己盛了一碗。

一勺子下去。

嗯?

他第一反应是,

我是不是又把师父做的那碗盛进来了,难不成搞错了?

转头瞅瞅。

不对,这就是秦帅做的。

这……

要不要这么相似。

口感,味道,一模一样。

对,不是几乎。

是就是一模一样。

“小子,厉害啊,第一次做这个菜?”三叔在一边忍不住问道。

他,也起了收徒之心。

奈何,人家指名道姓地要找的是二伯。

一时间,他觉得有些失落。

就像是一块大金锭,翻滚着去了别人家一样。

“谢谢三叔,我第一次做,就刚刚看二伯做,学的。”

“后生可畏啊!”三叔感叹道。

心里,更痛了……

二伯,还没尝,看见徒弟的表情和三叔的表情,他觉得,好像自己真的赚到了。

他舀了一勺豆花鸡,吃下去。

一时间,也觉得这好像就是自己做的。

不过,却真的不是。

从头到尾,他是看着秦帅做的。

这已经不是赚到了那么简单,这是大赚特赚啊!

二伯一改严肃的表情,脸上露着喜爱,连连称赞道:“不错,不错。”

“谢谢二伯夸奖。”秦帅显得很乖巧。

心里却说,我要是系统加身,还做不出来个一模一样,那就真的白混了。

当然了,实际上,并没有真的一模一样。

因为,吊汤的原材料,虽说一样,但也有细微差别。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是,这就像是那些高端音响的设备,单从人的听觉系统来说,其实鉴别不出来差别。

用仪器,就确确实实有差别。

大概,就是从高端到极端的那种区别吧。

数据是,价格更是。

秦帅做的这道菜,和二伯做的,差距也就是人的味蕾鉴别不出来的部分。

这,称之为一模一样,没毛病。

特别的难。

其实对于一个有自己习惯的厨师来说,模仿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一边看,一边鉴定,一边记。

这道菜,需要粗细鸡绒两种。

国宴菜。

二伯给秦帅出的题目,叫模仿。

因为当一个人形成某种习惯的时候,其实也相对的形成了某种观念。

要打破观念,何其困难。

他,是二伯所有徒弟里面悟性最好的,但最开始也只是模仿了个七七八八。

川菜里的一个代表。

讲究吃鸡不见鸡,吃豆不见豆。

二伯做的非常认真,秦帅学的也非常认真。

这也是二伯收徒考量的重要标准。

宋鑫意,当初就是这么过来的。

秦帅注意到,二伯下粗绒的时候,用勺子转动着煮好的鸡汤,让汤转起来之后,才下的粗绒。

二伯不说,秦帅开始也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二伯做的这道菜,基本上很少有人吃过。

鸡豆花。

但是,就是要有打破自己观念的能力与决心,才能海纳百川,真正学到各种不同菜做法的真谛。

大时代神豪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