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这是个祖宗》
这是个祖宗

第五十八章:东城我罩了11

“陛下,其实在下此次前来是有两件事要完成的。”

汐月支着下巴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一来,是为了两城直接正常的通商,二来。”

说到这,叶梓枫抬眸直勾勾的盯着汐月,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二来自然是为了两城之间以后的关系增进,所以……”

叶梓枫很是含蓄的说了一半,但下面的人都明了这是要干什么了。

余生藏在袖子底下的手一直攥的紧紧的,抿着的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要想增进两城之间的关系,最简单的就是联姻。

这使节的模样很显然是盯上陛下了。

明明顶多就见了两回面,余生现在不得不承认,他太在意陛下的回答了。

汐月支着下巴慵懒的用另一只手端起一盏酒杯喝了一口后又放回桌面,身后的侍从忙上前给她倒酒。

侍从倒完酒后又规规矩矩的退回原来的位置站好,没有半分逾越的动作。

丝竹之声,还有舞女的舞姿依旧华丽柔美,但是除了这些声音,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场面诡异的安静。

汐月认真打量了一番叶梓枫,最终勾唇轻笑。

“所以你打算嫁过来?”

叶梓枫面不改色的应道:“正是。”

汐月继续笑着看他,似乎对于这件事并不在意。

“所以,你打算嫁给谁呢?”

叶梓枫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抬眸直视汐月,眼底的含义不言而喻。

“嫁孤?”

叶梓枫没有说出口的话被汐月轻而易举的说了出来。

明明是疑问的语气却让人听出了肯定的感觉,带着那漫不经心的态度,方方咋看都觉得宿主有做渣女的天赋。

叶梓枫没有出声,摆出了默认的态度,众人都觉得这件事没跑了。

毕竟联姻对于她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还是对方下嫁过来的,南国国力跟她们相比不差多少,这么摆低姿态的来和亲,再拒绝就说不过去了。

这其中的利害谁都懂,但现在这情况谁都不敢说出来,好好的洗尘宴整得跟个鸿门宴的场面一样。

余生死死盯着汐月,明知道这件事的结果,却还是忍不住期盼她拒绝。

汐月知道这人绝对有问题,谁没事儿闲的把自己远嫁和亲的,这里面没点猫腻儿她都不信。

“孤要是拒绝呢?”

叶梓枫愣了一下,他来之前调查过东城的女皇,其中一条消息便是此人不好色,在位三年了也没有纳一个妃子,做什么事都是重利益。

即是前来的使节,她应该会派人调查他一番,理应知晓他将军之子的身份。

所以他断定自己前来和亲这件事不会出差错,没想到这女皇会不按套路出牌。

“你叫啥来着?”

早朝的时候这家伙貌似介绍自己了,但是她没注意听,听了估计也记不住。

这话一出,场面顿时尴尬了,不少人甚至觉得汐月是逮着机会羞辱对方。

余生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却又懊恼自己不受控制的情绪。

站在汐月面前的叶梓枫还是头回遇到这情况,压了压心底的怒火才平稳回道:

“在下叶梓枫。”

这简洁明了的回答让汐月很是满意,那些个文绉绉的什么姓甚名啥的自我介绍她是真的欣赏不来。

汐月琢磨着这人大概是生气了才这样的。

虽说这人在她面前一副十分尊敬的样子,但那一举一动的傲气大概没把下面那帮吃干饭的达官显贵看在眼里。

如果娶了他的话,以后肯定很热闹,至少那些个大臣少不了事做。

这么一想,娶这个叶梓枫也挺好的。

“此事回头再议,这是接风宴,不是用来议事的朝堂。”

众人有些琢磨不透汐月的心思,刚才还一副想要拒绝的样子,怎么现在又好像可以娶的样子。

余生在听到这句话后本来平稳的心绪再次慌乱了起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绪,他手足无措的双手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下去。

侍从给他填满后他沉默的再次喝了下去。

侍从给他填几杯,他就喝几杯,一连几次后侍从都不敢给他倒酒了。

余生的双眼迷离,白皙的脸颊泛起微红的艳丽,嘴唇因为酒的湿润显得很是可口,一副诱人犯罪的模样让侍从忙低头不敢看他。

这明显是喝醉了,只是平日里甚少饮酒的公子,今日怎么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把自己喝醉了?

侍从百思不得其解,决定待会儿再热闹些就把公子偷偷拉回府,现在这样子指定要出事。

余生看着空酒杯不敢抬头,生怕一抬头就看到汐月那张脸。

就这么沉默的坐了老一会儿,直到侍从提醒他离开,他才迷迷糊糊的起身跟着侍从离开。

走到一半的时候越想越觉得委屈气愤,那个叫叶梓枫的使节一看就是心术不正的,怎么她就想要答应了呢?

最后实在气不过,直接转身往回走,他是来参加宴会的,凭什么他要像个丧家之犬一样落荒而逃。

前面领路的侍从突然听到身后没了脚步声,一回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赶紧往回走找人。

余生运着轻功一路急行,结果因为不认路,再加上喝醉了头晕脑胀的厉害,最后迷迷糊糊的在一个亭子里停了下来。

这头汐月应付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宴会,本来打算回寝宫洗澡睡觉,结果脑壳子里的那个小家伙突然出声闹腾起来。

方方也很无奈呀,为了它家大人,它现在是壮着胆子跟大天道念叨啊。

“就前面那个亭子,你找找,他应该还在那里。”

这黑灯瞎火孤男寡女的,指定可以培养出来感情。

汐月一边走一遍吐槽它。

“你家大人又不是小孩子,为啥要劳烦我找?”

方方下意识回了一句。

“大人他喝醉……你,你知道了!!!”

它之前从未说过大人这个称呼,宿主居然知道了,大天道果然很恐怖啊。

汐月站到亭子边看着亭子里靠着柱子都站不稳的人一阵沉默。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所以。”

说到这里汐月一步步来到余生的面前,看着迷迷糊糊的他继续问道:

“你到底是谁?”

阅读这是个祖宗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