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明月相思入夜来》
明月相思入夜来

070、风雪日幼雯早产,天气寒月嬅伤寒。

寒冬越来越近,宸朝十五年的冬天终于到了。

沈家所期盼的沈幼雯的孩子也要出生了,但真的会平安出生吗?真的会生下个皇子吗?沈家认为太子外家姓顾,总是差着一截,一心期盼着沈幼雯的孩子,更是期待沈安然能生下一子半女,这样他们沈家才能一直昌盛,毕竟沈老太师要退下去了,沈家总要在。后宫有个人撑着。

“娘娘,沈家一直在递牌子想进宫探望沈贵人和安才人。”红袖接过南宫月嬅寿礼修剪花枝的剪刀,轻声回道。

“哦?是吗?沈家看了不想安于太子的身后了呢。让她们见吧,总要知道沈贵人的孩子和太子的差距不是,倒是后让太子几人也去见见沈家人,毕竟也有关系不是?本宫可不觉得来的人只有旁系的人。”南宫月嬅勾唇一笑道。

“奴婢知道了。”红袖也笑着回道。

“今年的雪下的有些早啊,可真冷啊。”南宫月嬅看向窗外的雪,喃喃道,目光悠远不知看向何方。“娘娘,这儿不比咱们蓝月,蓝月哪怕是到了冬天也不会这么冷的,娘娘还是多穿一些吧。”青衣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件外袍。

“可真是怀念呢……”

“娘娘!”全裕德急忙走了进来。

南宫月嬅不由得蹙眉,道:“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

“回娘娘,桑华轩的沈贵人早产了。”全裕德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回道。“早产?告诉皇上了吗?”南宫月嬅穿上外袍,又任由红袖给她系上披风,问道。

“桑华轩的黛良娣已经派人去了,娘娘现在可要过去。”说着,担忧的看了眼南宫月嬅的肚子。时至今日,她的脉象还是时而是双胎,时而是单胎,让人很是担心。

“走吧,沈贵人早产,本宫理应过去。”南宫月嬅微微叹了口气,让红袖和青衣搀扶着她走了出去,后面的黛竹撑着伞为她遮挡风雪,路上湿滑,她们可不放心让皇后娘娘乘坐肩舆,要是摔了怎么办,走在路上摔了好歹还有她们垫着。

路上,南宫月嬅碰到了还未赶过去的荣妃。

“见过皇后娘娘,娘娘怎么也出来了?”荣妃不由得问道。“沈贵人早产,本宫担心有些人又按奈不住了。”南宫月嬅微微一笑说道。“那臣妾与娘娘同行吧,娘娘慢着些,这路可不好走。”荣妃眉眼弯了弯,道。南宫月嬅没有在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任由荣妃跟在她的身后。

“皇后娘娘驾到——荣妃娘娘到——”

“参见皇后娘娘,荣妃娘娘。”一殿的莺莺燕燕纷纷行礼问安。人数多的南宫月嬅不由得蹙了蹙眉,敏贵妃走了过来,搀扶着她的右手,道:“这个天气,娘娘怎么过来了,一会儿臣妾去回禀就是。”

“沈贵人早产,本宫有些担忧?敏姐姐可知道发生了何事?”南宫月嬅对她笑了笑,道。

“唉~~”敏贵妃叹了口气道:“还不是沈贵人,好好儿的非要出门,这路上湿滑,就摔倒了地上,直接见了红。”

“好好儿的出门干什么?沈贵人的宫人呢?”南宫月嬅语气微怒的问道。

那个宫人颤颤巍巍地回道:“回皇后娘娘,我家主子是要去…要去凤翎宫。”

“啊!”和夫人不由得惊呼了一声,道:“好好儿的沈贵人去凤翎宫干嘛?难道是皇后娘娘找她有事吗?”

“是啊!你往皇后娘娘身上推,是想推卸责任吗?”如婕妤也是轻笑着附和道,眉眼微挑,不知道想的是什么。

红袖怒道:“放肆!谁给你的胆子污蔑皇后娘娘!”

“红袖。”南宫月嬅止住了红袖的话,看向那个宫人,问道:“这么大的雪,沈贵人为什么要去凤翎宫?你们可要和本宫好好儿说道说道。”语气微冷,让人感到屋里一阵寒意,不由得彼此站的进了些。

“回娘娘,主子说,想请您答应她与家人相见。所以才……”宫人的声音越来越小。在场的众妃也是神色各异,纷纷看向了南宫月嬅。淳妃欲言又止的想要说些什么,但被淑妃止住了。

“呵呵。”南宫月嬅冷笑一声,眸子凛冽的看向宫人,道:“本宫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贵人竟然能够为了见家人连腹中的龙胎都可以不顾!何况,我朝可没有四品以下的嫔妃能够随意接见家人的!”

说着,目光扫过在场的众人,目光如箭,让人不由得感到一丝害怕。敏贵妃道:“皇后娘娘说的是,就算沈贵人怀着龙胎,娘娘同意是恩典,不同意也合乎规矩,怎么你们沈贵人竟如此想念家人?”

南宫月嬅微微平复了满腔的怒气,道:“本宫还想着这两日就让沈家人进宫一趟,看来也不必了。”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微微的呻吟声,眸子阖了阖,继续道:“黛云,去看看如何了?”

不一会儿,黛云走了过来,身后在跟着御医。“参见皇后娘娘。”

“嗯,免礼。王御医,沈贵人怎么样了?”南宫月嬅淡淡的开口道。王御医嗫嚅了下唇瓣,回道:“回娘娘,沈贵人摔倒早产,又有些难产,恐怕孩子生下来,贵人也不会好。”

南宫月嬅刚要说什么,就听到里面穿出来了一道虚弱的哭声。然后就是,里面产婆的惊呼声,王御医也赶忙凑了过去,就听到一些“出血”、“伤了”之类的词汇传过来。

一刻钟后,王御医面色灰尘的回道:“皇后娘娘,沈贵人伤了身子,恐怕日后无法在侍寝。小公主身子虚弱,须得好好养护。”

南宫月嬅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沈贵人母女就交给你了。”又看向全裕德:“皇上那边怎么说?”

全裕德回道:“回娘娘,皇上说晋封沈贵人为正六品嫔,并破例由沈嫔亲自抚养公主。”“这样也好,沈嫔伤了身子,此事本宫也就不追究了,但希望诸位姐妹能够引以为戒,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话落,就带着人回了凤翎宫。

从始至终,北冥君夜从未来过,就连旨意都是让全裕德代传的,可见沈嫔在皇上心里无一丝一毫的地位。

而沈家嫡系和旁系听说沈嫔早产一女后,又伤了身后都失望的叹了口气,难道他们沈家只能依靠太子一行人了吗?如今这位皇后娘娘又怀有身孕,日后这朝堂之上还有太子的地位吗?而他们沈家的沈安然虽说较为受宠,但能否有孕还不确定呢。

当夜,南宫月嬅回去后,就发了热,也难怪会生病,这么大的风雪,又怀有身孕,怎么会无事?就连那些身子不好的小嫔妃也都有些伤寒呢。

北冥君夜连夜赶了过来,心疼的搂着南宫月嬅炙热的身躯,一想到沈嫔的无理取闹,不由得微怒,他就不该心软,不该给沈家机会!

“阿夜…阿夜……”南宫月嬅呢喃的声音,吸引了北冥君夜的注意,北冥君夜赶忙看向她。

“娇娇,我在。”不由得在她绯红的脸上落下轻柔的一吻,冷冷地吩咐道:“让沈嫔日好好在桑华轩待着,无事就不要出来了,朕不想看到她。”苏定坤满头大汗的应了声。

“好难受……阿夜……咳咳……”南宫月嬅的眸子微微睁开,模糊间看到了北冥君夜焦急的神情,微微一笑,就这样看着他,也不说话。由于南宫月嬅怀着身孕,御医不敢轻易开药,只得一遍遍的擦身降温,这一切都是北冥君夜亲手做的。

“娇娇再忍忍,一会儿就好了。”说话间,手上的动作不断,一遍遍的打湿手帕,轻柔的擦拭着南宫月嬅的身子,眉目间都是爱意与疼惜。

南宫月嬅坚持不住,沉沉的睡了过去,北冥君夜守了她整整一夜,到了凌晨南宫月嬅不在发热,这才倒在她身侧沉沉的睡了过去,是而,直接就旷了今日的早朝。

前朝——

左相王奇不由得问道:“尤公公,可是皇上身子不适?”

尤金瀚笑了笑道:“回大人。昨日沈嫔早产,皇后娘娘不顾风雪的赶了过去,到了晚间就发了热,皇上守了一夜这才歇息了,今日的早朝就免了。”

“哦哦。”王奇点了点头。

前朝的众臣听到尤金瀚这么说,也不由得窃窃私语了起来,说话间也不由得瞥向沈家人。

阅读明月相思入夜来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