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我真没想这么红》
我真没想这么红

219.绒毯

或许身居高位,不怕跟车里这些女性对着干,但作为男人嘛,脸面还是要留的。

“谨言哥,这一包怎么办?”姑娘们人手一条分下去后,还剩下了一袋。张晨晨双手举着塑料袋,打算把它交还给苏谨言。

“别给我了。”懒得接回来,苏谨言摆了摆手:“说不定现场还有其他女艺人,你们每人多带一条,拿着做人情吧。”

简单来说,去参加广播影视大奖,男的必须西装革履,女的也要换上端庄典雅的裙装。

如果是夏季,那还没什么,可现在嘛,都已经十二月下旬了。在那么大的场子里坐着,身穿裙子的女宾客们可就有点难熬了——倒不是说国艺中心那边的温控设备有问题,暖气不够足。而是考虑到会场里有很多人,温度开高了会让人觉得气闷,同时,也是因为颁奖过程中没有加入歌舞表演,相对而言比较枯燥,所以,故意不开足暖气的理由之中,还有一条‘凉点儿更便于保持清醒’。

从寒风凛冽的户外,走进气温控制在二十四五度左右的会场里,那一瞬间会觉得很温暖。可要是在这个会场里多坐一阵子,多少还是会觉得有点冷。

在这群人中,有几位是老牌室内综艺节目《开心营地》的主持人。通过《少女们的田园日记》火起来之后,姑娘们曾经受邀去水果台参加过他们的那档节目。

因为首席主持人贺老师是个很喜欢交朋友提携后辈的人,辅助主持人娜姐又是个小孩子脾气,跟姑娘们很合得来,所以,哪怕精灵女孩只去过一次《开心营地》,双方之间还是结下了不错的交情,已经可以算是朋友了。

“娜姐~!”正在等待下一趟电梯,听到身后有人招呼,姑娘们转过身来。站在最后面的陶乐乐一看到薛娜,立刻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贺老师~!”个子不高,加上薛娜穿了双高跟鞋,贺老师被她挡在了身后,晚了半拍才被姑娘们发现。

“孩子们你们好呀~。”张开双臂,贺老师很是热情的给离得近些的几个姑娘们送上了拥抱:“你们怎么来了?也是来参加金龙奖的么?”

“嗯嗯。”提起这件事,陶乐乐的小脸上立刻露出了几分成就感。她用力点头的模样,也带着几分得意和骄傲。

“也对,《少女们的田园日记》那么红,你们又是节目里的固定班底。”一点儿都不反感,贺老师反倒是抬起手来,摸了摸这姑娘的脑袋:“呵呵,能到这里来参加金龙奖,说明你们今年的工作已经得到了认同。孩子们,恭喜你们啦~。”

“谢谢贺老师。”感谢过后,队长张晨晨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对了,鑫姐、文佳哥还有滔哥他们几个没来么?”手机端 一秒記住『→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能已经上去了吧。”抬手往上指了指,贺老师笑着回答到:“我跟你们娜姐有行程,拖到今天上午才飞过来。他们几个昨天到的,这会儿应该已经入场了。”

“就你们几个么?”话音未落,边上的薛娜又对姑娘们问开了:“你们天天挂在嘴上的那个谨言哥哥呢?他没来么?”

姑娘们去参加《开心营地》时,录制间隙的休息时间里,没少向贺老师等人提起苏谨言。既是因为姑娘们的时刻惦记,也是觉得苏谨言做综艺节目很有一手,包括贺老师在内的这几位,都已经深深的记住了苏谨言这个名字。

好吧,薛娜之所以记得这么牢,主要还是因为苏谨言在《少女们的田园日记》中总是换着方儿折腾精灵女孩们。身为一个热衷于整蛊捉弄人的恶作剧狂,薛娜看到节目中的那些个状况后,立刻得出了一条结论——设计出这些桥段的苏谨言,一定是自己的同道。

“谨言哥他们先上去了。”指了指电梯,梁诗涵笑着抢答道:“刚才电梯超重了,我们只好留下来等下一趟。”

因为左手被队友冯雪珠挽的死死的,梁诗涵抬手指电梯时用的是挂着绒毯的右手。这一动,她胳膊上挂着的绒毯就显得十分扎眼了。

“你们这是……”发现姑娘们臂弯里都挂着绒毯,贺老师忍不住问了一句:“带这些毯子,是打算一会儿盖腿用么?”

拍摄《开心营地》时,如果流程中设计了坐下来访谈的环节,有时候也会给客人们准备盖腿的毯子。对于这种使用方法,贺老师和薛娜都不陌生。

“啊~。”被贺老师问过后,想起了苏谨言之前的那句话,再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薛娜,梁诗涵眼神一亮,从冯雪珠怀里抽出胳膊,把挂在右手小臂上的绒毯分出了一张:“娜姐,给,分你一张毯子。等会儿要是冷了,你可以把它盖在腿上。”

“给我的?”薛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嗯嗯。”梁诗涵点点头,举起右臂:“分你一条,我这儿还有一条呢。”

难得的表现机会,让梁诗涵抢了先手,另外几个姑娘都有些懊恼。

有比较呆愣的,比如姜苗苗,她竟然把视线挪到了贺老师的腿上。

“我就不用了,里头穿着秋裤呢。”察觉到姜苗苗的视线,贺老师哭笑不得的摆了摆手,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还特意提了提裤腿,露出了自己的半截小腿。

也有那聪明的,比如肖丹。

只见这姑娘眼神一转,一边抽出一条绒毯往贺老师手里塞,一边振振有词:“贺老师,别误会,这可不是给你的。你不是说鑫姐已经到了么?喏,拜托你咯,帮我给鑫姐带一条吧。”

“鑫鑫啊,行。”贺老师笑了起来:“回头我给她说一声,让她请你吃好吃的。”

“唉~。”听到这一句‘请你吃好吃的’,姜苗苗越发的懊恼了:“怎么就没想到呢~。对呀,不是还有鑫姐么?姜苗苗,你真笨,笨死了~。”

“叮~。”就在姜苗苗唉声叹气的时候,电梯回到了这一层,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提示音。

“走吧,咱们上去吧。”

当然,苏谨言是第一次去国艺中心,也是第一次参加金龙奖的颁奖典礼,并不知道典礼现场存在‘暖气供应不足’的问题,更不可能知道这一状况背后的内情。

他只是单纯的从姜苗苗跺脚驱寒的小动作中得到了提醒,然后又想起了室内综艺节目中经常出现的‘给女嘉宾准备毯子盖腿’的画面,所以才会在前往国艺中心的路上,特意叫停了车子去路边的商场里买了十几条珊瑚绒的毯子。端最快https://m..c/o/m

若是没有苏谨言这个愣头青站出来用行动点破,事情或许就这么过去了。但现在嘛……只能跟随车里的气氛笑一笑了,这是唯一的选择。

毕竟事已至此,再出头找茬,等于是跟车里所有女性作对。

好吧,从成立到现在刚过一年,圈里的很多活动,暖暖工作室都还没有接触过。在这辆大巴车里,也就第一次参加金龙奖的暖暖工作室一行人对现场状况一无所知。

都是场面人,就算再怎么不修边幅,也得有个下限。

“你买了什么啊?”不知道弟弟干什么去了,再看到他回来时手里拎着的两个超大号塑料袋,苏常英忍不住一边询问,一边打开袋子看了一眼:“毛毯?你买这玩意干什么啊?”

“保暖呀。”苏谨言一边回答,一边冲同坐在一辆大巴车上的精灵女孩们招了招手:“愣着干什么,拿去分了。每人一条,等会进场坐下后,自己盖在腿上。”

“谨言哥,爱你哟~!”

而以孙副台长为首的上京台众人,还有其他传媒公司的代表们……要么亲自体验过,要么从同僚口中听说过一点儿消息,总之,他们对于广播影视大奖颁奖现场的状况多少有些了解。

话说回来,明明知道现场状况,但却没给女性同伴准备好毯子,又是为什么呢?

是没想到也罢,是觉得没必要所以才没准备也好,不管理由是什么,总归是不够绅士。

“太好了!”

“我还说一会儿拿羽绒服盖着腿呢。谨言哥,还是你想的周到~!”

只是随口开了个玩笑,没想到,等到了颁奖典礼现场,苏谨言这句话竟然一语成谶了。

大巴车开进地下停车场,姑娘们脱掉外边罩着的羽绒服,人手两条毯子跟着大部队一块儿等电梯时,遇到了从湘省过来参加颁奖典礼的水果台‘代表队’。

看着眼前这一幕,包括星辉娱乐经纪公司派出来带队的那一位在内,所有人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姑娘们和苏谨言之间的互动看着挺有趣而忍不住发笑。也有那么少数几个人,却是在暗中吐槽苏谨言没见过世面……别看他们也在笑,其实那都是假情假意的嘲笑。

‘原来是给我们买的?’反应过来,张晨晨赶紧起身,一边接过塑料袋,一边很有礼貌的向苏谨言感谢道:“谢谢谨言哥。”

我真没想这么红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