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偏宠京城小花瓶》
偏宠京城小花瓶

第十章 剥离

蒋意点头,她做好准备了。

“还有,你的武功想好了吗?自己留着还是给她?”

蒋意毫不犹豫的说道,“给她吧。”

“谈妥了?”

“恩。”

巫蛊师微挑眉,他不在乎怎么谈妥的,他就是好奇,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他为什么看到了一团迷雾。

蒋意点头,她明白。

李渔把女囚犯放在另一个床上,她的身体刚刚受到了凌辱,绝望之际气息奄奄。

蒋意闭上眼睛,过程很快,女囚犯,不,应该说是凌风早一些醒来,她睁开眼睛,看了看旁边躺着的蒋意,“成功了?”

巫蛊师打了一个哈欠,“既然成功了,我要去睡觉了,没有事不要打扰我,有事不会死也不要打扰我。”

他一身灰袍很快消失在他们眼前,李渔把蒋意送回木屋,凌风已经能够自由行走。

她握了握拳,李渔看着她,“你可以走了。”

凌风浑身一僵,他救她就是为了赶她走?

“我欠你的,已经还了,你以后可以过你想过的生活。”

凌风攥紧拳头,“你就这么希望我赶紧走?”

“我一直以为你是阿意,纵使你们有不同……对不起。”

凌风转过身,强忍着心中的涩意,“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说得对,你不欠我的,她也不欠我的,自此别过。”

凌风推门出去,她不能再留下了,她不会明白,现在的李渔是蒋意的李渔,而她欢喜的楚渔只是楚渔。

可是,她永远不会知道了。

凌风走后,李渔熬了一夜,醒来时,蒋意正坐在床上盯着他看。

“阿意,你起来了?”

蒋意点点头,下了床,李渔看到她的样子,便知,她是真的忘了。

他与她相识两世,她怎么想的,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李渔拿出一早准备的书信,“这是你写的,你自己看看吧。”

蒋意半信半疑的拿出书信,她不认识眼前的男人,她最后的记忆是被那人折磨的生不如死晕了过去。

她打开书信,信上的字迹虽不似她的,可是,她刚刚看到铜镜里的面相明明就是成熟的她。

她只好相信,这中间发生了什么,现在看完信,倒也零零碎碎想起一些。

“阿渔?”

“恩。”

李渔松了一口气,虽然他接受蒋意忘了她的结果,可是他还是希望她能够记住他。

“昨晚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是。”

蒋意蹙眉,良久,“既然事情解决了,我们早日回京吧。”

“恩。”

第二天一早,李渔和蒋意收拾好行李,离开了此处。

两人身影刚刚消失,巫蛊师的身旁出现了凌风的身影,“不舍的?”

凌风眼眸微闪,“既然答应你,我不会后悔。”

“啧啧啧。”

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身旁的凌风,想起昨晚他与她的交易。

蒋意的记忆还在脑海里,只不过是被他封住了,他平生也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捉弄人。

至于那个男人嘛,他过段时间一定要去把他抓回来。

啧啧啧,太有意思了。

这是带着前世溯源重生投胎的吧?

想及此他更感兴趣了。

巫蛊师转身向着另一个木屋走去,里面蒋意早就躺在床上等他们。

“事先说好,既然剥离出她,那么,她的所有记忆必须完全属于她,所以,她存在的这段记忆便是空白,且永远是空白。”

李渔傍晚前带回了一个濒临死亡的女囚犯,巫蛊师不禁摸着下巴,发出了几声“啧啧啧”得声音。

最终蒋意和李渔两人瞒着凌风去找了巫蛊师。

“既然谈妥了,那剩下的就好办了,我需要一个刚死新鲜热乎的尸体。”

“我去弄。”

凌风低下头,眼露复杂,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她嘴上说不想活下去,可是,她比谁都清楚,她想活下去。

“长得不错。”

李渔一时被他的眼神看的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意思?

“开始吧。”

蒋意没来及说话便晕倒了,再醒来便是凌风。

“你知道他们背着你要救你吗?”

毕竟那些苦和痛都是她经历的。

“剥离成功,你的记忆会停留在她出现的时候,所以,你提前准备好,我只负责治病,不负责照顾人。”

“我能救你,但是,你必须给我一样东西。”

“……”

李渔说罢消失在巫蛊师的法阵里,李渔一走,巫蛊师就晃晃悠悠去了蒋意住的地方,一看到她,便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偏宠京城小花瓶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