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重生之梦的河流》
重生之梦的河流

第二十九章 写作文

邻桌几个农村的同学都捂着嘴暗笑,单位上的娃娃连苞谷粑都没吃过,真是大惊小怪。

尹剑辉走回座位,把青叶剥开一尝,也觉得口感极好,软糯甜香,与他常吃的肉包子截然不同,他回头对项远竖了个大拇指。

他的同桌杨莉正目不斜视的背诵英文单词,闻到苞谷粑的清香,抬头看了一下。

“尹剑辉,这是啥子东西,咦…看起来有点脏兮兮的。”

杨莉不说普通话,改说于尘县土话的时候,便自带一些小女生撒娇的感觉。

尹剑辉耐心解释,说这是他昨天去项远家帮忙扳苞谷,然后再用苞谷粉做出来的一种小吃,又新鲜又好吃,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这么多。

杨莉半信半疑,又觉得这股清香有点沁人心脾的舒适,征得尹剑辉同意后,伸手掐下一小块,迟疑的放进嘴里。

“唔,很好吃,很合我的口味…”

杨莉有些挑食,不喜欢吃太过油腻的东西,

校门外的早餐大多是油炸食品,或者甜得过份,她父母工作都忙,每个星期先给她准备好饭钱,除了晚饭和周末,她只能在学校吃。

尹剑辉见杨莉欲言又止,赶紧把另一个完好的苞谷双手奉上,反正他是吃过早餐才来学校的。

杨莉欣然接下,她不好当着男生的面吃东西,转过身来大快朵颐,吃完后还很没有淑女风范的拍了下肚子。

“尹剑辉,我明天还想吃怎么办?”

尹剑辉有点为难,苦着脸摇头,早餐也没有卖这个东西的,项远家也不可能天天为杨莉做这个苞谷粑…

杨莉冰雪聪明,展颜一笑,“你去帮我问一下项远,我可以出钱买的,每天两个,五毛钱一个。”

尹剑辉拍了下头,他是最清楚项远家底细的人,连项远提刀捅过人的事情他都晓得,项家缺钱,正好可以试一下学校门口的早餐生意。

不等自习课结束,尹剑辉就心急火燎的跑过来,在项远耳边说了半天的悄悄话,刘慧桃看不下去,顶着学习委员的威严跑过来警告。

“项远,你最近越来越过份,作业天天威胁欧阳梅帮你写,还把武明和尹剑辉这样的好学生带坏了。”

项远愕然道,“我威胁欧阳梅写作业?还带坏尹剑辉和武明…”

欧阳梅大急,想要出声帮项远辩解,但她帮人写作业,也是属于违反学规,不知道从何辩解,项远见她心急,挥了挥手,示意没问题。

“刘慧桃同学,你说的很对,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改正,请你监督。”

这番话听得学习委员心满意足,点了点头,又严肃的看着尹剑辉。

尹剑辉一看到刘慧桃就想起黄利民,一想起黄利民就想笑,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认完错,撤回座位去向杨莉汇报。

“班长大人,你的旨意已经传达,项远答应回去做他母亲的工作。”

杨莉莞尔一笑,让尹剑辉心头砰砰直跳,

他也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心头突然有点理解黄利民了。

等早自习上完,许老师便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姗姗来迟的开学摸底考试,终于还是来了。

因为小河镇小学没有英语老师,所以摸底考试从三门变成两门,只考语文和数学,先考语文。

项远拿着油墨味浓重的卷子,先深吸了口气,他虽然和大多同学一样,不太喜欢考试,

但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闻试卷油墨的癖好。

语文对他来说很简单,出卷老师也是偷懒,填空题什么

“红军不怕远征难,_________

少壮不努力,___________

爱不__手,诸如此类的送分题不少。

只有500字作文令项远为难,题目只有四个字,“我的父亲”

毫无疑问,虽然题目只有四个字,但这肯定是歌颂父爱的作文,项远眼前闪过母亲疲惫的微笑,落笔时决定遵照内心。

“我有多爱我母亲……就有多恨我父亲!

常常听到有人说父爱如山,但这如山的父爱,给我们这个家庭带来的只有大山一样沉重的压力。

母亲用她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姐姐,我,妹妹三座小山,

还要扛起父亲这座沉重的大山,再加上家庭的负债,学费,生活费,凑成了不折不扣的五指山。

母亲每天忙完地里繁重的农活,要浆洗我们的衣服,打扫家里的卫生,劈柴做饭,发愁家里明天的生计,想着去哪里能借到下个星期的生活费……

而这些痛苦,已经循环了好多年!

父亲把自己生活上不如意,事业的失败,也全部归咎于母亲,经常无故打骂,母亲为了这个家庭的完整,只能默默承受。

已经疲惫到极点的母亲,只能选择在深夜里偷偷哭泣,有时是因为我,有时是因为姐姐妹妹,但更多的是因为父亲,但她从来不为自己流泪,好像已经累得失去了自我!

父亲入狱后时常会写信回家,除了说一些虚伪的套话教育我们,就是问母亲要钱。

有时我觉得父亲像是一条巨大的蚂蝗,死死的叮咬在母亲背上,不停的吸血,让母亲越来越瘦弱。

是的,这就是我的父亲,从小吃肉教育我们不能和他争,小孩吃肉会长不高,哲学家一样的父亲!

过年会发红包给朋友家的小孩,从不发红包给自己家的小孩,借了上万元欠债,却从不想着如何归还,把还债压力全扔给母亲,比外人还要绝情的父亲!

因为爱出风头,听朋友怂恿去带头闹事判了10年徒刑,却沾沾自喜,自觉为朋友做了好事,丝毫不会对家人愧疚,如圣人一样冷血的父亲!

这就是我亲爱的父亲,自私,自利,自大的父亲!”

……

项远想起母亲这些年经历的痛苦,眼眶发涩,也不管是否偏题,把想说的话都写了出来。

他没有去检查,直接走上讲台交卷,欧阳梅想伸手去拉,却晚了一步。

语文考试的老师自然是许义词,见项远这么早把卷子交上来,吃了一惊…

这种不检查试卷,提前交卷的轻佻行为,是所有老师极为不喜的,必须严厉批评。

重生之梦的河流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