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后成了果子精》
穿越后成了果子精

2.获救

从坠崖跌落寒潭再到被救起已经整整过去了半个多月。

沈久久真心感叹她的无比好运,当然对于救了自己小命的怪老头也是万分的感激。

坐在这简陋的木屋前,她托着下巴环视着四周。

在正前方的是当初那处悬崖绝壁以及冒着白色烟雾的寒潭,其左右两面都是高耸入云的座座青山,将崖底的这方形成了一片嶂谷,唯一像是出口的地方在木屋的身后,一眼望去全是巨木茂林,到处荆棘丛生。

好在怪老头选了这么个地方隐居避世,不然即使当时她坠崖后侥幸不死,就眼前这环境靠着沈久久她自己是绝对活不下去的。

她天生方向感奇差,本身又没有武力值,野外生存能力为零……

呼,这样一想,似乎怪老头的各种稀奇古怪,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正想七想八的沈久久,后知后觉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整个被笼罩于一片阴影中,抬头一看,得,又是这种奇怪的眼神!

让人忍不住腮帮子疼。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你,看着你的眼神里似没有任何波澜却其实带着某种莫名的审视。

怪老头身着灰色的袍子,袖子挽上至胳膊肘,露出手臂上的皮肤层层褶皱就那么松垮的包着骨头。

半白的头发挽起只用根木簪子别着,面色暗黄眼白里全是血丝,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沉沉的,无端让人觉得背脊发凉。

不过看了大半个月,已没了初时的那么害怕。久久张了张小嘴还没来得及开口,怪老头已经率先收回了视线,不疾不徐的迈开腿绕过她走进屋里。

呐呐呐,这是第一怪。整整十多天吧,就没有听见他开口说过一句话。

得亏自己不是真的什么也不懂的四岁小萝莉,不然早被吓哭不知多少回了。

心底就是很是笃定,怪老头他绝不可能是个哑巴,就是单纯的不稀罕搭理她?

无奈的合上嘴,迈着小短腿跟在怪老头的身后进了屋。

木屋内陈设一目了然,除了原有的一张桌子一条板凳一席团蒲,一把这两天才做好的竹制躺椅,其它什么也没有。

是的,连张床都没有,想到刚刚被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半人高的四方桌子上,自此这张桌子就成了她这半个月睡觉的地方,时时害怕半夜翻身掉下来,那滋味真是一言难尽。

这是怪老头子的第二怪,天一黑就笔直的坐在临近窗户边的墙角团蒲上,且一坐就是一整晚。

不睡觉所以不需要床?嗯,没毛病。

这些还不算,可知他没有最怪只有更怪,也是让沈久久最无法接受的第三怪——

只见走进屋后,怪老头已经将今天的晚饭一一从背篓里取出,在桌上摆好。

一根根已经洗好不知名的各种根状茎状植物,以及被沈久久忍无可忍,只差哭着恳求后才有的野果子。

是的,这就是他们这些天吃的“饭”了。

怪老头的饭桌上就没出现过正常人家吃的饭菜。

揉了把脸,沈久久慢腾腾的来到桌前,还没开始吃呢,就已经是嘴里苦涩一片,扭曲得五官都变了形。

这深山老林的果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是干苦就是酸涩。或许是怪老头根本没有尝试过,所以采回来的这些野果子,才比这些根啊茎的好吃不到哪去?

总而言之,这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啊。

等沈久久苦着小脸啃完最后一颗青果后,天色已经渐渐的灰黑。

“爷爷,我今天还要熬汤吗?”

没有照明昏暗中的人脸有些模糊不清,怪老头照旧不言不语,只是提起桌边的背篓朝门外走去。

紧了紧小手,深呼了口气,沈久久不得不再次跟在了他的身后。

……

木屋旁边的空地上,架起了火堆,圆口三脚的鼎内,水咕噜噜的早已经沸腾。

多种药草混合,让方圆几里都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奇异味道,经久不散。

待怪老头放下最后一种药草,原本还带微黄的药水瞬间变成了乳白色,由鼎内往外不断翻涌着同色的水雾气体。

不等他那渗人的眼光催促,沈久久着着单衣,已然没了最初被煮,被熬汤的恐惧,乖乖的只露出头部后将整个身子没入鼎中。

还记得醒来后第一次被怪老头随手丢进鼎里熬汤。

吓的沈久久眼泪横飞,先是扮可怜求饶,无果后尖声破口大骂,直到五脏六腑焚烧疼痛难忍,冰火交加各种酸爽才让她闭了嘴,只剩咬牙切齿的狠狠忍着。

她虽然不懂医术,却也知道当时砸下寒潭时应该受了很重的内伤,可熬煮过后却奇异的消失了所有痛感难受。

沈久久暗暗猜测,这个怪老头怕是一位真正隐居的高人。不说他那身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单就只这一手神奇医术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了。

至此她才放下一直提着的心,暂且相信了老头不会加害于她。

短短相处的时间里,像是印证了猜测,虽然老头种种行为都透着稀奇古怪却也未曾真正的伤害她。

……

只见久久巴掌大的小脸白里透着嫣红,额头上密集的细汗凝成珠状,顺着面颊一滴又一滴的滑落砸向鼎里药水中。

柳叶细眉紧皱,那一笑就弯成月牙儿的双眸此时眼角微红,隐隐约约的水汽晕染让它越发显得黑亮璀璨。

挂在鼻尖的汗珠滚下,落入咬着唇半开的嘴中,咸中带着铁锈味被她一一吞下,还有那不自觉溢出的呻吟。

不知过去多久,仿佛顷刻之间所有痛感如潮水般退散,换成了体内涌起的阵阵暖流,让人好似漂浮在云端那般轻柔,无比舒适的快感让沈久久不禁整个放松忍不住想喟叹。

终于又熬过来了。

看着鼎内的乳白色液体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清水。这一情况像极了小说里曾提过描述的药浴。

这也是她一直坚持的原因。虽然只是猜测,虽然那种疼痛真的感人!身体总归是自己的,是好是坏它不会欺骗了自己。

火堆已经熄灭只剩点点火星,怪老头人已经先回了屋里。

简单擦拭了下身体,沈久久换下单衣穿上怪老头留下的外套,将手袖长的部分一层层挽起,再把脚边松垮的衣摆打上大大的活结。

完成后这才摸着黑,就着天上不算明亮的月光,一步一步小心的往木屋里挪。

别说上辈子活了二十多年,可有些东西却不是靠着年纪的增长就能改变的,比如怕黑,再比如怕软体动物。

这隐居的高人们都过成苦行僧那样不成?

不,怪老头是过得比苦行僧还苦。不自给自足的种地种菜园子,不打猎不吃肉打打牙祭,晚上还不点灯不睡觉,简直不要太牛了!

默默吐槽完,沈久久已经进屋摸到了竹椅边,正准备爬上去躺好,就听见一道低沉的声音突兀响起,差点没吓的她一蹦三尺高。

“丫头…你…拜师吗?”

似是许久不曾出过声,怪老头的声音干涩嘶哑,且断断续续的,在黑暗中尤显恐怖,渗人的慌。

“不必…现在回…明天再,告诉我…”

捂住不停砰砰砰,被吓得乱跳的小心脏,沈久久轻轻嗯了一声。

直到确定怪老头不再出声,她这才再次爬上躺椅窝成一团。

被扰了心神后,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才眼睑轻阖。

拜师么?

……

穿越后成了果子精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