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我在末世有块田》
我在末世有块田

112、种子

对上韩为疑惑的眼神,唐令飞快把昨天为了感应灵的存在,在雪地里种了萝卜的事讲了一遍。

“昨天风暴那么大,我以为小苗被冻死了,没想到小苗居然会长出来,还开了花。”

“萝卜也会开花吗”韩为有些意外,避难所种的萝卜好像没有开过花。

漫天的雪花沙沙落下,落在他的身上。奇异的他并不觉得冷,反而有种温暖的感觉。有金色的光点从他的身上飞起,像是雨后森林中的萤火虫,又像是节假日天上炸开的绚烂烟花。

当然萝卜是不懂这些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懂。他只知道自己在雪地里肆意的生长,并且丝毫不惧怕寒冷。即使是飘雪的夜里,他也努力绽放着花朵。

源于生命的本能让他知道,开花的下一步便是结果,等他结出属于自己的种子,他的生命周期就完成了,将由种子开启新的轮回。他很享受自己的生命过程,直到一只长翅膀的灰毛小怪物出现在他面前。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咪\咪\阅读\a\iiread\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说起种萝卜头头是道,韩为眼中不自觉露出了笑意。

“好啊。”韩为一口答应下来。

唐令有些高兴,把手里的花顶在了小狼崽头上道“我觉得昨晚的梦是灵在提醒我,祂一定也很高兴。对了,梦里我好像还梦到一只灰毛小怪物”

他戳着小狼崽的肚子恍然,对上小狼崽红宝石般的眼睛,轻轻笑了起来。

因为知道了小萝卜苗没有冻死,反而坚强开花结果的消息,唐令起床后心情很好。

简单洗漱过后,他和韩为到了露天舱室。只有亚一个人在。正如韩为说的一样,时间还早,此刻天色刚微微亮。昏暗的舱室里,亚佝偻着身子坐在角落,一动不动守着同样开花的“小”萝卜。

韩为身上火光亮起,亚回头朝着两人点头示意。

“我去外面看看。”韩为说道。

唐令点点头,看他出去走到亚的身边。只一眼,唐令的注意力就被萝卜上开出的花吸引。他注意到这边萝卜开出来的花是偏红色的,比小狼崽带回来的花颜色要深一些。不过经过一晚上,好多花都落了,结满了指头大小的绿色种荚。

见唐令盯着开花的萝卜看,亚眼神温和“神灵很高兴。”

唐令点点头,他也察觉出来了。昨天半夜雪就停了,一直到现在天气都不错。

“一直以来雪山上都太荒芜了。”亚轻声道,“我曾经尝试过种植一些易存活的植物,但没有任何植物能在雪山上活下来。这里太冷,辐射又太严重了。现在”他的目光落在绿色的种荚上,“我们可以收获更多的萝卜了,在这艘飞艇的动力炉熄灭之前。”

亚心知这株萝卜能在雪山上存活下来,不管唐令做了什么,最主要的一点是舱室内温度适宜。一旦飞艇的动力炉熄灭,他不认为萝卜种子还能发芽。

“其实我昨天还种了一株萝卜,在发生雪崩的那座山上。”唐令没有瞒着亚。

亚微微一愣,很快露出一个笑容。

“存活下来了吗”

唐令嗯了声。

亚没有问唐令为什么会在那座雪山上种个萝卜,也没有纠结这么冷的天萝卜如何存活下来,只是点头强调道“神灵一定会很高兴。”

他连着提了两次神灵,唐令犹豫地看亚,不清楚亚知不知道灵快要死了。昨天韩为出现的太突然,唐令心思都放在了韩为身上,忘了跟亚说这件事。

“怎么”亚看出了他眼中的迟疑,问道。

唐令想了想,委婉地说“你感觉到了吗我觉得灵的状况不是特别好。”

“我知道。”亚没有意外,点点头“神灵在不断虚弱,雪山上受到神灵庇护的所有生命都能感觉到。”

“那你们没想过什么办法吗”唐令踌躇地问。

亚摇摇头“这个世界在死去,神灵只是世界的一部分。我们能做的十分有限,神灵挽救不了世界,我们也挽救不了神灵。从一百年前灭世战争爆发开始,这一切便都注定了。我们只能看着世界慢慢死去,接受人类灭绝的命运。”

唐令“”

“人类很难接受这个结论。”亚轻声道,“但这是事实,一旦世界死去,依托于世界生存的所有生命都会死去。那是比核冬天更残酷的未来。”

唐令微微皱眉,他隐约觉得亚说的是对的。

“不过那将是几百年后的事了。”亚想到什么遥望着远方,“弗雷德曾经说过,人类未必能存续到世界毁灭的那一刻。可能等不到世界死去,人类自己就先灭绝了。”

“可能吧。不过我觉得”唐令想了想说“就算世界在死去,不到最后一刻也不要放弃,总要想办法试一试。试试看能不能做些什么,让灵不要死,让世界不要死。”

亚看着唐令露出一个笑容。“弗雷德也是这样说的,他说不管如何总要试一试。如果弗雷德在这里,他一定会很喜欢你。”

唐令听亚提了很多次弗雷德了,对亚口中的弗雷迪充满了好奇。

“他说要怎么试了吗”

亚微微沉默,摇了摇头,想到什么他温和地看向唐令“你呢你想怎么试”

两分钟后,亚目瞪口呆地看着唐令把地里的萝卜拔了出来,重新铺好土,然后把萝卜上结出的种荚搓开,挑着饱满的种子小心翼翼埋到了地里。

“你要种萝卜”

唐令点点头“多种点萝卜灵会更高兴吧。”

亚愣了愣,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个赞同的笑容。

很快,唐令把露出的土地都种满了萝卜。他找出做饭用的铁皮罐对亚说“我去接点水。”长长的过道里,煤油灯的光亮闪烁。唐令心里想着亚说的世界在死去的事,同阿雅打了个对面。

“小唐。”阿雅看他问“老大呢他怎么放你一个乱跑”

“雅姐。”唐令乖乖示意手里的铁皮罐,“我去接水。”

“做早饭吗”

唐令摇摇头“浇地。”

阿雅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不过转念想到了地里的那个大萝卜,似乎浇地也不是不可以。她不放心唐令一个人,干脆跟少年返回客舱。“我和你一起。”

看少年去接水,她两手抱胸靠着门口,视线扫过房间想到什么挑眉看向少年。

唐令拧开水龙头,清澈的水流流出。趁着阿雅没注意,他从口袋里掏出锡器小酒壶,打开往铁皮罐里倒了一滴水珠。

“昨晚你们睡了吧”身后阿雅突然问。

唐令手一抖,锡器小酒壶差点掉在了地上。他窘然回头“没有,我们”

“韩为不会是真的不行吧”阿雅挑眉。

唐令“”

他转身关好水龙头,不知该怎么接阿雅的话。

阿雅看他为难的样子笑了起来,不再开玩笑。“之前你被那头飞行异兽一抓走,韩为就带人追了上来。看得出他很喜欢你,不是养个小宠物玩一玩。”

“韩为不是那种人。”唐令忍不住替韩为辩解了一句。

阿雅耸耸肩,不得不承认韩为人品确实还可以。不过她看着少年拎着铁皮罐过来,还是没忍住在少年脸上捏了把,蛊惑道“像韩为这种出身安全区的精英,不仅是荒野上,安全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睡。你早点把他睡了,到手的肉吃到嘴里,别人也就死心了。”

“”

唐令越过阿雅看向她身后,韩为正好走过来,不知道听到多少。

意识到什么,阿雅若无其事回头“老大早。”

“早。”

韩为点头示意没说什么。阿雅同唐令笑笑,摆摆手离开了这里。很快过道里只留下唐令和韩为两人。韩为从唐令手里接过铁皮罐,朝着露天舱室走去。唐令跟在他身后,听得韩为突然道“没有。”

“什么”唐令有些茫然。

韩为看他“没有别人。”

唐令愣了下,看着韩为轻轻笑了起来。

“嗯。”

两人回到露天舱室,唐令把铁皮罐里的水小心浇到地里。没多久埋在地下的种子无声无息裂开,绿色的小苗奋力钻出了地面。下一刻无数金色的光点从地下泛起,脚下的雪山突然剧烈晃动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

唐令蓦地睁眼,昏暗的舱室里隐约听到小狼崽呜呜呜的声音。韩为压着嗓子让小狼崽别叫,唐令揉了揉眼睛,裹着被子坐了起来。

少年语气软软的,带着晨起的慵懒,听到韩为耳中像是有羽毛在轻轻挠一样。他微微笑了起来,正要说怀疑雪山上有植物存在,唐令却是想到什么,惊喜地叫道“我知道了,是昨天的萝卜苗。小苗没有冻死,它长出来了。”

“萝卜苗”

唐令松了口气。他把怀里的虫卵捡起来塞给小狼崽吃,韩为回头从桌上拿了个什么,朝他伸出手掌心里,一朵粉色的小花开的正漂亮。

唐令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好似变成了一个矮胖的小萝卜。

“土豆回来了吗”

嗷呜

“不再睡会了”韩为走过来,抬手在少年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上揉了把,低声问。

唐令微微一愣,他记得这种花。梦里那个矮胖的萝卜开出来的花就是这样。“这朵花是从哪里来的”他下意识问。

“土豆翅膀上沾回来的,怎么了”

唐令仰脸看向韩为“我晚上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一个萝卜,开的花就是这样。”

“不是说过了吗我不吃虫卵,土豆你自己吃就好了。”他戳着小狼崽柔软的肚子小声道。

呜呜呜小狼崽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一个劲冲着唐令叫。

“萝卜当然会开花了。不过萝卜开花一般都是特意留的种。”唐令可是天天认真学习常见蔬菜种植的人,解释道“萝卜只要开花了就会结种,结出的种子又会生长出新的萝卜。”说着他从韩为掌心拿起那朵小花,期待道“我们待会去看看吧,我想把种子收集起来。”

不等韩为说话他又道“我想了想,想要挽救灵的话,水珠净化是一方面,生机是另一方面。最好能种点什么,还必须要耐寒能在雪山生长出来。正好”他低头看着手里的花,“我觉得这个萝卜肯定已经变异了,不然不会这么冷的天还能长大。昨天我其实种下一小簇种子,但最后发芽的只有一个。现在它又开花结果,说不定第二代就是耐寒品种,可以试着在雪山上种着看看。”

“嗯。”唐令有些不好意思地看韩为“我是不是起晚了”

“没有,时间还早。”

一团黑影袭来,有什么掉到唐令怀里,冰凉的触感吓他一跳。下一刻火光亮起,唐令看清怀里还沾着口水的透明虫卵,抬头望着小狼崽哭笑不得。小狼崽讨好地冲着他叫了起来。就像大鹰经常给唐令抓虫子吃一样,小狼崽也努力给唐令带任何能吃不能吃的东西。

我在末世有块田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