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北彦南飞》
北彦南飞

第100章 恒定温柔

“再休息会,你身上还有很多伤口没愈合。”银河之力耐心的给彦喂着水,等她把这一杯水全都喝了下去,银河之力才扶着彦慢慢躺了下去。

“我的战甲和衣服......是你解开的啊?”彦抱着被子问道。

银河之力笑了笑,回道:“是啊,怎么了。”

银河之力抱着彦,抬头冲天上天使们说道:“放心,我们立刻脱离战场。”说着,他回过头来,看到了他的战友们一个个都摩拳擦掌,袖手旁观从来都不是雄兵连的作风。

“大家,拜托了!”

……

两人相视一笑。彦把一双纤细的手从被子里伸了出去,握住了银河之力的手,轻声的问:“灵儿和你当时都出事了,对吗?”

银河之力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神色失落的望向窗外。

“冥河的战斗教会了我很多东西,那是作为凡人的我无法理解的。我也不再是从前的葛小伦了。”

“这智商我到是熟悉得很呢。”彦窃笑着,手慢慢的和银河之力的手扣在一起:“那,现在的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怎么叫都行,叫我之前的名字也行,只要你习惯就好。”

“看样子,你不打算再用之前的那个名字了?”

“你说小伦啊......”银河之力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杀过劫,为蔷薇报过仇了,他作为凡人的任务全都完成了,可以休息了。”

“那......蔷薇呢,你还......爱她吗?”彦试探着问。

银河之力看着彦,宠溺的笑着:“你放心好了,就像嗜獆说的那样。那个还爱着蔷薇的那个我,畏惧劫的梦魇的那个我已经死在冥河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蔷薇也好,劫也好,他们的未来,已经与我无关了。”

彦点了点头,看来,他是真的长大了。

“你......还记得你给我写的那封信吗?我还没来得及看它就丢了。信里写了什么?能跟我讲讲吗?我一直没来得急看。”

“还没看啊,那太好了,我这有封新的,你躺好,我读给你听。”

银河之力展开了压在口琴下的两张写满字的纸,彦觉得比之前的信要薄了很多。他深吸了口气,从正文的第一行开始读起:

彦,本来跟你告白的话我已经准备很久了。但最后我还是决定把那些准备好的情话扔在一边。因为那些话连我都不觉得感动。毕竟,用那样贫瘠又肉麻的话来形容我们之间的羁绊实在是太苍白了。

其实,在没有你的一千年里,我亲眼见过无数对男女在懵懵懂懂中寻找爱情。人海中各式各样的爱情看得我眼花缭乱。我观察了整整一千年,看着爱情从古典变得新潮,再逐渐的变得面目全非,没有丝毫我们之间的模样。现在,真正的爱情已经少得可怜,它似乎已经销声匿迹。

看着如这般美好而伟大的东西就那样被一批又一批人们扔进欲望的深渊,成为了新生人类解决自身生理需求的幌子的时候,我心中的灯塔彻底崩溃了。看着一批又一批逐渐长大的孩子,我甚至开始反思自己的观点是否太古老,让自己成了一个紧紧的抱着千年前的观点不撒手的老人。

我不想对你做任何隐瞒,为了体会那种无比空虚的快感,我也曾想要一了百了,想扔掉生命中所有的珍贵之物。违心的挑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跟某个终究无法了解我的女人稀里糊涂的度过一生。然后在这段苍白的爱情中忘了你,忘了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从此在你的眼中销声匿迹,做全宇宙最无情最无义的骗子。

不过,在我越接近那扇门的时候我越发现,那扇大门是我无法触及的地方。我和它之间存在着一条鸿沟,那是无论凡人还是神明都无法逾越的。

我将赋予的是任何凡人都注定无法承受的爱情。虽然这份情感可以让她安详的驶向生命的终点。但那样,我渴求的爱将永不完整。在永恒流逝的时间面前,我的另外的半身将永远残缺。如果我背叛了你,那你我将永世无法相见。我将被全宇宙放逐,也将永远背负着辜负你和背叛你的镣铐,躲在远离天使星云的一个宇宙的角落里苟且偷生,在孤独和黑暗中等待那遥遥无期的死亡。以此当做宇宙对我——背叛者最严厉的惩罚。

最后,是我们几乎陨落的女儿让我大彻大悟。葛小伦,它曾经是一个凡人用了二十多年的名字,曾经是那个屡战屡败的我用了千年的名字。但那个我已经死在冥河战场上,他的名字不再是我的名字。

我一直以来还幻想着把自己当做一个普通的地球人,一千年来我就这样自欺欺人。但早在一千年前,也就是我体内的基因觉醒的时候,那个有名有姓的普通男人已经不存在了。无论我做出什么样的努力,自己都不再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了。一切,都已经变了。

彦,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将来也不会。我绝对不允许自己在对你的感情中掺杂一丝杂质。只是我不知道这样的悬崖勒马究竟算不算违背你我当初的约定。如果算,我就是厚着脸皮也要求你原谅我毕生唯一的一次爽约。因为在永恒流逝的时间面前,只有你才能赋予我那份纯臻的爱情,为了你,我甘愿付出我的一切。

现在,彦,我以银河之力的名义向你起誓:

无论是生活在星球上的亿万生灵还是太空中燃烧不息的璀璨恒星都无法见证你我之间的爱情,能见证它的只有也只能是——

整个宇宙。

——十分钟后·女王寝宫——

炙心调拨着天城这么多年来储备的能量,一点点的注入彦的神圣之躯。血迅速的止住了。

“彦,你醒了?”他把口琴放在一旁,取而代之的是一杯温热的水,他坐在彦的身边,慢慢的搂着她坐了起来:“水应该不热了,你应该很渴吧。”

彦依偎着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但身上尚未愈合的伤口传来阵痛和自己右手上的那枚戒指在不停的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外面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轰鸣声和风一起闯进了彦的寝宫。但彦依旧睡着,银河之力依然在彦的脚边打着瞌睡,窗外的一切都影响不了他们。

“芒砀山号,这里是天使追,立刻撤回天城。这里交给我们。银河之力,女王就拜托你了。”

彦昏睡了过去,身上满是剑疮的盔甲已经被炙心和银河之力一件件的卸了下来。衬在盔甲下的战衣已经黏在了彦的皮肤上,有些甚至已经粘在了伤口上。虽然彦昏了过去,但银河之力知道如果就这样扯开衣服彦会有多疼。他和炙心只好一点点把彦的衣服剪开,一寸寸的擦拭着彦的身子。

擦着擦着,银河之力的眼窝红了,弑神武质留下的伤口非同小可,彦身上的这些伤口,挑出任何一个来换山来接都能削平一座山头,他知道彦在一开始的时候根本没打算活着回来。

此刻,天城的海平面上也看不到任何爆炸的火光了,那些涌入天城的饕餮舰船已经悉数赶出了天城,退到了星云之中。接下来就是其他舰队消灭他们的时候了。

正午时分,彦醒了过来。飘进她耳朵里的先是雨声,后是悠扬的口琴声。她转头看向床边,银河之力座在窗台上,一条腿踩着窗,一条腿踩着地,背依着窗框,吹着舒缓的曲子。声音不大不小,节奏不快不慢,音乐不悲不喜,一切都刚刚好。

不知道为什么,彦觉得他那样一个人倚在窗边,像一个忙里偷闲的人,一面听着雨,一面吹着曲子。他的琴声永远饱含故事,像一杯陈年的酒,越品越有滋味。今天他的琴声格外的悠扬,而且少有的,从他的琴声里,彦再也找不到半点悲伤了。

只是,这个曲子太短了些,彦正听着意犹未尽,他就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琴,冲自己这面走了过来。

说完,炙心就退出了女王的屋子。银河之力谢过了炙心,一个人守在彦的身边,悄悄的看着她,现在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他们。刚刚为了救彦,从灯塔中冲出来的他几乎忘掉了自己身上留下的四道新鲜的伤口,忘掉了一路的舟车劳顿,更忘掉了一天之内征服直入云霄的血剑山的疲劳。但现在,那些迟钝的感觉都找上门来,他的双手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他的双腿开始打颤,他的眼皮也像十几分钟前的彦一样开始打架。甚至连坐上床的力气他都试不出来。要是动作太大,他怕碰到彦的伤口。无奈,他只能坐在地上。

他不知道彦什么时候能再睁开眼睛,就不停的提醒着自己不能睡着不能睡着。尽管如此,像潮水一样的疲惫淹没了他,让他在彦的床边半睡半醒的打着瞌睡。

彦拿被子挡住了嘴,小声嘀咕道:“流氓......”

“那你的余生就要和我这个老流氓过了。”

在战斗中蒸发的水凝结成云,顺着风飘回了天城。浓密的乌云慢慢的遮住了阳光,渐凉的风吹入了屋子,窗帘也一刻不停的摆动着,但屋子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动静,虽然这场即将到来的大雨气势汹汹的到了天城的门口,但在彦和银河之力都安静的睡去的时候,这场雨的到来似乎让他们睡得更香了一些。

所有天使都没见过天城过这么大的暴雨。随着第一道闪电如号令一般划破了宁静的天空,豆大的雨开始密集的从天上落下。天城的每一所宫殿,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角落,城里的每一座山,山里的每一棵树,树下的每一棵小草都浸润在雨水里。淋到寝宫的雨水从山上流到山脚,滚落的雨水在台阶上汇成小溪,冲出了天城。原本的小溪变成河流,河流变成大江,最终,它们一起流回了大海。

“小伦,女王已经没事了。女王会睡一会,皮外伤绝大部分会在彦姐睡着的时候愈合。但外伤好了之后女王仍需静养。”炙心帮着银河之力给彦盖了一层被子,“你在冥河打了几天的仗,估计也累坏了。要是累了就跟女王一起休息一会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有什么事叫我就可以。”

北彦南飞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