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最强真言道统》
最强真言道统

第四百四十章 宝剑“山水”

金甲老人冲进天坑,于此同时,陨星周围出现一道大阵,大阵沟通金甲老人,锅盖般盖下去,将偌大的天坑封闭起来。

金甲老人以肉身为引,召唤出一座大阵!

阵法弥漫着星光,携带磅礴的威势,比之那座护山阵也不遑多让。

星陨大阵!

陨星乃是星陨阁的重宝,不容有失,星陨禁地经过门内数任掌门经营,已经固若金汤。

外人若是未经允许进入禁地中,激发星陨大阵,会被阵法之威炼成一滩脓水。

“天阳老怪,你给我等着,我将这个小子炼成脓水,再来跟你慢慢算账!”

金甲老人疯狂道:“我与风狂笑有旧,漓江剑派所有人,都会化作亡魂!”

老者身躯上的衣袍炸碎,星陨大阵的阵法符文在他身上显现,历代掌门加持的阵法之威彻底爆发,阵法释放恐怖的星辰之力,经由天外陨星的加持变得更加狂暴,一汪汪星芒如沸腾的水,向深坑底的孟晓侵袭而去。

“不!”

哗哗。

两式漓江剑斩落,成片的剑光落下,倾泻到星陨大阵的表面,但声音大雨点小,大阵毫无压力的将剑光吸收,完好无损。

哗哗哗。

丁天阳心惊,接连斩出数式漓江剑,天阳剑在他手中铮铮作响,绽放出比大日还耀眼的光芒。

老者将金丹内的能量耗空,短短数息时间,斩出八式漓江剑,每一剑都是金丹期的招式,即便是金甲老人,银甲老人面对八式剑招,都得受创身陨。

可星陨大阵仍旧稳固无比,彻底封住天坑,与外界隔绝。

大阵吸收八式漓江剑,却没有丝毫溃散的迹象。

丁天阳大急:“老杂毛,你敢伤孟晓一根汗毛,我要你死!”

怎料那星陨大阵运转得越加频繁,浓郁的星辰之力扩散碾压,将孟晓身上的衣物切割得稀烂。

丁天阳发狠,催动一记剑诀,面前的天阳剑摆动,似乎在摇头,极为不愿意。

老者强行将剑印打入天阳剑中,长剑一抖化为一道烈阳,从老者眉心划过,带出一抹殷红,诡异而妖艳。

“漓江剑第十五式,仙子下凡!”

天阳剑猛地刺出,长剑散发着大日般的高温,老者眉心的鲜血被蒸出,散落在长剑周围,形成一粒粒小血滴。

天阳剑炽热无比,剑意影响那些血珠子,顿时,成百上千的血珠子成为一柄柄小红剑。

哗啦啦。

长剑密密麻麻,如同铺天盖地的箭羽,落向星陨大阵,大阵表面顿时出现一圈圈细小的波纹,一圈圈小波纹荡漾开来,最终汇聚成为巨大波涛。

金甲老人心惊:“老头子,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一手,竟然斩掉星陨大阵中两层阵法。”

他冷笑,看着阵中狼狈的青年

,怪笑道:“天阳老头,星陨大阵,经由我星陨阁数十任掌门巩固,阵法多逾十五层,你仅仅破开两层,又有什么作用?”

“别急,我斩掉你这个惊才艳艳的徒孙,再来会会你!”他狠道:“你勉强施展这一招,少说也得修养半个月,这半个月内,我捏死你很容易!”

星陨大阵炼化青年,已经使青年身躯表面出现数处腐烂。

突然,那青年之睁开了眼,但眼中无神,受星陨大阵印象,孟晓眼眶的骨骼开始变形,有化成水的趋势,承受不住眼珠子的重量。

嗡嗡。

长剑“天地”化作一道星芒,闪着淡金色彩,向着金甲老人刺去。

老者体表有金甲浮现,外加十三层星陨大阵防护,根本无惧这一剑,他继续催动阵法之威,炼化青年的身躯。

咻咻咻。

长剑倏地下落,又调转剑尖折返,来回切割了七次,最终飞回孟晓手中。

孟晓左手握住长剑,手臂上出现多处溃烂,乃是星陨大阵导致,他全身各处也受到不轻的伤势,但所幸,星陨大阵失去阵法核心,无人催动,已经构不成威胁。

金甲老人重重跌落到天坑底,只见他七窍流血,生机全无,双眼凸出,临死前还充满震惊神色。

孟晓以金丹能量封住体表创口,惊道:“好险,还好领悟了这式天外星,否则还真可能被这星陨大阵给炼死。”

青年看着手中长剑,略显不满意:“七剑斩死金甲老人,从威能上来说,要比天上月强许多。”他拂去额头汗珠,又道:“但消耗也要恐怖得多,以我金丹期的能量来看,只能施展十次。”

“山水剑我已经领悟出两式,都是对于画中月的诠释,刚猛有余,却缺少回旋的余地。”

“十剑出手,耗尽金丹内的能量,若是没能成功斩掉对方,死的便是我。”

他沉吟:“一枚月便演化成了两式剑法,若继续阐释画中其它景物,会不会领悟额外的剑招?”

青年埋头钻研那株老树,他由衷感觉老树不简单,看似普普通通,却占据最大的篇幅,处于画卷的最中央。

“老树和江都代表着剑法,重明巢的仙雾都无法焚毁。”

久试无果,青年又开始琢磨那条江,仍旧没有半点收获。

突然,丁天阳掠下天坑,挡在青年身前。

见到金甲老人已经栽倒在坑底,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又见星陨大阵已然溃散,老者的神色才舒缓开来。

“你……你连金甲老人也斩了?”

孟晓点头:“这陨星的确是一处造化地,我又悟出了一式剑招,来回七剑将金甲老人斩死。”

一老一少回到星陨阁山门前。

星陨阁弟子战战巍巍,看向孟晓时眼神闪躲,如同是

在看一尊杀神。

孟晓将长剑插在身旁,吩咐:“将银甲老人抬出来,我可以饶了你们。”

星陨阁众人躲得老远,偷偷打量孟晓,不打算冒这个险,若是害死二阁主,届时阁中就再无人是孟晓对手。

一干人脸上苦涩,他们想不到,角色转变得如此之快,几日以前,他们气势汹汹入侵漓江剑派,要灭掉对方传承,眼下,自己的阁主丧生对方手中,副阁主只吊着半条命。

最终,孟晓以天外星破开大阵,冲入星陨阁,斩掉银甲老人,又和丁天阳携手离去,整个过程如坦途,无人敢阻拦,星陨阁众多人退避左右,消失得没影,无一人胆敢出头。

就这样,丁天阳和孟晓回到漓江剑派,老者进入剑宫疗养,青年回到木房中。

一日过去。

两日过去。

星陨阁两位阁主身死的消息传开,孟晓之名在响彻整个韩国。

第三日清晨,一位紫袍青年,带着一位老仆走上漓江剑派的山门。

漓江剑派荒凉萧瑟,空有盛景,偌大的宗派不见一人,是一副死景。

青年带着老人上山而去,走到山脊一处破败的山门前,紫袍青年想继续入内,却被身后的老人一把拉住。

“赵老?”

老人指了指破败的山门,道:“公子爷,这里便是漓江剑派门户,我们还是通禀一声再进入为妙。”

青年乃是韩国当今太子,老仆乃是他贴身之人。

紫袍青年沉声道:“赵老,你说得对,我们乃懂礼之人,虽说此处无人见证,只是一处破败山门,但理当通禀一声为好,毕竟客随主。”

“赵老,你就知会一声吧。”

老者点头,两步跨到青年身前,向着漓山峰顶道:“韩国大皇子求见!”“大皇子求见——”

“求见——”

他这一声并不多么响亮,也并未裹挟多少能量,可呼喊之声顺着山间小路攀爬而上,回音余音和原声交织,向着漓江剑派剑宫响彻而去。

不多一会儿,漓江剑派一行人下山,由丁天阳带队,孟晓就在老者后方。

“大皇子。”丁天阳客气道:“来了上山便是,怎停在此处?”

紫袍青年直言:“这是漓江剑派的门户,我等自然应当停留,先行知会一声。”

丁天阳叹息:“早已经不成剑派模样,倾颓衰败,门内剑修十不存一……”

“大皇子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紫袍青年拿出法旨,由取出一方辉煌的大印,道:“父皇有令,任命孟剑仙为江州府府主,坐拥江州七县,官居正二品。”

青年将大玺和法旨递出,孟晓上前接过,连声道谢,便欲折返。

紫袍青年拿出一柄宝剑,挽留道:“孟剑仙,这是我从国库中为你挑选的

一柄宝剑,名叫“山水”。”

“还望孟剑仙收下。”

孟晓看着紫袍青年手中的长剑,不由得惊咦。

“好非凡的宝剑!知晓我掌握得剑法天地暗含山水之意,特意为我寻来这一柄剑?”

孟晓接过长剑,谢道:“谢过大皇子。”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强真言道统》,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最强真言道统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