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你是银河赐给我的糖》
你是银河赐给我的糖

0226 大哥一起抬钢管吗6

顾念念翘着二郎腿看着那人,笑得比哭还难看。

“真难看。”顾念念咂舌,觉得没趣。

秦笙狼狈的趴在地上,看着顾念念的居高临下,只觉得对方过于残忍了。

“求您了,放过我吧……”

“你为什么过来。”

顾念念的声音传入秦笙的耳中,秦笙骤然一愣,抬眼间又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迷糊小白兔模样。

“我不知道呜呜呜……父亲让我过来的。”秦笙道,那小模样倒有几分楚楚可怜。

顾念念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点燃了一支,叼在嘴里。

秦笙仰着头看见,对方狭长的眼睛眯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你们父子两的小心思我还不知道?”顾念念挑眉看着秦笙,他跪趴在地上。

“嗷呜!”

秦笙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嗷叫,扭头一看,对上了一张倾盆大口。

“啊!!”秦笙吓得往后退,可背后已经是玻璃墙,别无退路。

“噗嗤。”顾念念轻笑,“这么害怕干什么?不过是家里养的小宠物罢了。”

秦笙使劲儿往后退,恨不得把自己和玻璃墙融为一体。

“嗷呜……”

那野兽似乎也不想对秦笙下手,坐在原地,隔着玻璃墙看顾念念。

顾念念勾唇,把烟夹在指间,吐出了一口浑浊,道:“我这小可爱可是饿了些许日子的。”

秦笙眸孔放大,倒没看出来哪里有知性二字的影子。

那野兽抬起爪子,一举挥下,秦笙赶紧站起来跑。

房间就那么大点,秦笙想跑,也跑不到哪儿去。

顾念念饶有兴趣地看着房间里猫抓老鼠的游戏。

那野兽不着急,就这么戏弄着秦笙。

“啊!”

秦笙终究是体力不支,被野兽一爪子抓下,单薄的他被压在爪子下面,胸口的衣服被撕坏了。

“嗷呜!”

野兽长得潦草,一口獠牙直让人犯恶心。

看着野兽要把自己的头吞下,秦笙心里没底。

按原计划他就是干什么也不会招,顾念念应该不会直接对他下手。

可秦笙被压在爪子下,野兽的指甲都已经陷入了肉里,生生的疼。

鼻息间都是野兽涎水的味道,带着几分臭味,秦笙抬头,入眼的是野兽的深渊巨口,獠牙间挂了几根银丝。

“啊!”

秦笙本想着赌一把,顾念念不会对他怎么样,毕竟顾念念想得到的消息还没到手,可以转眼那野兽就要把他的头给吞了。

“放开他。”顾念念轻声说道,带了几分宠溺。

野兽乖乖的张开嘴巴,把那颗头吐了出来,爪子也松开,往后退了两步就乖巧的像只狗崽子坐在那里。

“呼……”

野兽的口腔都是臭味,秦笙有些难以忍受的趴在地上干呕,他头发上还带了些涎水。

秦笙呕着呕着就咳了起来,咳得面红耳赤的。

“小乖,先回去。”顾念念道,野兽喃喃一声钻进了床柜后的幽深通道。

房间中只剩下了秦笙一个人,顾念念隔着玻璃墙看秦笙狼狈的样子,轻蔑一笑。

“叮咚”不适时的手机铃声响了。

“喂。”

陌生来电人是顾父。

顾父声音雄厚,传入顾念念的耳中,却莫名的少了父亲的感觉。

“找我有事?”顾念念听出声音的主人,问道。

刚才那支烟还没燃完,顾念念却没心思吃,顺手掐灭了。

空间里面充斥着烟味,顾念念闻着有些定神。

“今天晚上突然有事情,所以我和你阿姨今天中午过来给你过生日。”

顾父道,声音没什么异样,估摸着也没什么觉得不对。

顾念念轻呵:“我知道了。”

顾念念站起身来,挂了电话。

“顾爷……顾爷!”

秦笙眼看着顾念念就要走,跌跌撞撞的跑到玻璃门前,不听拍打着,不断呼喊。

顾念念没回应,转身离开了。

“砰!”

门被甩上的声音特别大。

顾念念回到公寓时,陌母正巧做好了午饭。

都是很家常的。

顾念念瞥了一眼坐在餐桌上的顾父和陌子尚。

“小念回来了?坐下尝尝阿姨的手艺吧。”陌母围着围裙,把饭锅放在餐桌上,笑眯眯的对顾念念说道。

“嗯。”顾念念仍旧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

“小念,吃吃看这个。”陌母夹了一块狮子头放在顾念念碗里。

顾念念看着碗中的狮子头,攥着筷子的手不断加紧。

“念念,妈妈今天学会了做狮子头,你尝尝看!”

“谢谢妈妈,好好吃!”

儿时顾母为自己做狮子头的场景映入脑海。

“别做这些无用功了。”顾念念忍着脾气,说道,看也没看碗中的狮子头。

“小念,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陌母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看着顾念念面无表情的吃了一根青菜。

顾父看向了顾念念,眼神似乎是在责备顾念念的不懂事。

顾念念轻嗤一声:“顾先生最喜欢吃的狮子头,妈妈曾经也很努力的做好不是吗?”

顾念念看向了顾父。

顾父和顾念念之间的接触一直很少,他连顾念念的现状都不知道,可当他对上顾念念那双狐狸眼都时候,愣住了。

狭长的眸子只剩下死水,没什么情绪的样子。

顾父没见过那样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把幼时活泼的顾念念变成这样,顾父没胆量猜测。

“那都是往事了,念念你要乖。”顾父说道,给顾念念加了一块水煮鱼。

顾母身体不好,吃食一向清淡,顾父依稀记得顾念念口味也很清淡。

陌子尚看了一眼那块鱼肉,终是忍不住了:“叔叔,她不吃清淡的东西。”

陌子尚是一个很细腻的人,他也是无意之间发现,顾念念并不喜欢吃清淡的东西。

顾父握着筷子得手顿了顿,他还特意嘱咐陌母把今晚的主菜都做得清淡。

原来顾念念早就变了……

顾念念勾唇,没说话,吃了第二根青菜。

小时候顾念念特别挑食,从不吃青菜,顾母会千方百计得让顾念念吃下去。

现在顾念念吃蔬菜了,可是妈妈再也回不来了。

“前段时间看念念一个人在外面吃早餐,是不是陌子尚没好好照顾你?”陌母轻声问道。

顾念念本不想理会,想了想待会儿小冬瓜又要喋喋不休,开口说道:“没有,那天突然想出去吃。”

陌子尚转头看顾念念,没什么多余的面部表情。

‘男神好感度+10,目前好感度10’

一顿饭吃的匆匆忙忙,顾父丢了一张银行卡给顾念念,就呆着陌母离开了。

顾念念见两人离开,放下了筷子。

桌子上的饭菜基本没怎么动过,顾念念面前瓷白的碗里还有一块水煮鱼和一块狮子头。

“你还好吗?”陌子尚坐在顾念念的反方向,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顾念念撇了他一眼:“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

抬脚离开了。

陌子尚看着对方离开,也没去追,无所谓的吃饭。

触及那盘顾念念唯一动过的青菜面前,似乎是觉得恶心到了,丢下了筷子去打游戏了。

顾念念蜷缩在衣帽间的柜子里面。

顾念念的房间很大,有单独的衣帽间,她在衣帽间的柜子腾出了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小空间。

“念念……”

“念念吃水煮鱼片吗?”

“……”

顾母的性子和她的长相完全不一样,她特别温婉,每天都是围着孩子转,完全没有杀伤力。

顾念念觉得狭窄的空间中只剩下了顾母的声音。

有些难受。

顾念念闭上了眼睛,试图让自己不要去想曾经的事情。

“砰”

柜子的滑门被打开,顾念念颓丧的走出来,她动作迟缓,看上去有几分可怕。

顾念念从一边的柜子里面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又抱着小盒子缩进了刚才的柜子里面。

柜子里面很黑,头顶是顾念念的衣服,她蜷着腿。

半山别墅。

别墅的负一楼一半是车库,另一半是两层楼的空间。

负一楼是科研室,上面一楼是地牢。

顾念念坐在小休息室里面揉太阳穴。

烟还是普通的烟,只是顾念念提前在里面注射了能暂时压住各种毒的急效镇定剂。

“喝杯水吧。”顾楠把带回来的几个人处理好,走进休息室。

沐橙也靠在墙上垂眸抵制那股不适。

干这一行的,都是玩儿命的,顾念念的身体早就超过负荷了,只是因为身体的各项毒素互相压制,以毒攻毒罢了。

顾念念叹了口气,端起桌上那杯水灌了下去。

头疼欲裂。

“扣扣”门被敲响了。

“进。”顾楠看了一眼门口,敲门的人是顾念念手下得力干将之一,大家把他叫狗子。

“老大,刚才我们去科研室简单的研究了一下试管里面的药,里面含有各项改变基因的药物。”

“基因?”顾楠日常看不懂道上的人想干嘛。

“邻国边沿是不是最近遭受飞蚂袭击?”顾念念骤然开口,语气挺清明的。

“可是这批货不是要去……”

顾楠没说完,就已经了解了。

顾楠沉着脸,他们这招果然阴,要不是顾念念发现的早,恐怕到时锅就是他们背。

“先把药放好,我半个小时之后过去。”顾念念说道,头疼这会儿子要缓解些了。

沐橙和顾念念同样是使用了急性镇定剂,但是他身体比顾念念好些,很快就适应过来了。

顾念念垂着眸子,这回他倒是很会下药,顾念念道:“现在他们群龙无首,让那几只线动手了。”

顾念念美杜莎是不虚的,纵使她只掌管交通这一方面,可道上照样人人尊称一声“顾爷”。

顾念念受得起。

“好的。”顾楠说着离开了。

休息室里面只剩下了顾念念和沐橙。

沐橙看着对方,他有些烦躁的挠了挠自己一头棕栗色的头发。

本来就是一挺帅的小伙,之前想不开染了个金灿灿的头发,有几分精神小伙的意思。

现下的棕栗色头发倒是看起来挺不错的,衬得整个人帅气了几分。

“有什么事情直说。”

顾念念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靠背上,揉着眉心说道,她的太阳穴已经红成了一片。

“……顾哥你接受医生的治疗吧。”沐橙说道,他和顾楠是很多年前就跟着顾念念混了,那个时候顾念念还只是一个小喽啰,两个人觉得帅。

后来顾念念带着两个人越做越大,一直到现在,三个人是过命的交情。

看着顾念念每次难受的模样,顾楠和沐橙心里也过不去。

“时间差不多了,去科研室看看。”顾念念说道,站起了身。

头还有点疼,顾念念扛得住。

沐橙叹了口气。

科研室里面有几个人穿着白大褂,顾念念没有专业团队,这几人都是从黑市捞过来的。

“我们化验结果目前就这样。”一个穿着大褂的男人指着平板电奶上的页面说道。

顾念念看了一眼,不大懂,但结果显示是改变基因的半成品药物。

估摸着是给邻国边沿上的飞蚂做实验。

“继续研究,看看成功率有几成。”顾念念说道。

几个人又投入了实验当中。

顾念念只给了他们一支试管,原料是相当稀少的。

“去地牢看看。”顾念念说道,带着沐橙去了上面一层。

地牢排的整整齐齐的,倒是挺干净。

“那天那人你审没?”沐橙骤然开口,他跟在顾念念身后。

那会儿子听到顾楠说了秦笙。

“……没呢,啰嗦,反正也知道。”顾念念说道,颇有些觉得无所谓。

“那人快没了。”沐橙说道。

顾念念顿都不顿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

沐橙没回答,这谁还不知道顾念念的鬼刀啊?

沐橙抢在顾念念前面推开了第一扇门。

那会儿还挺豪横的中年男人蜷缩在角落,已经进入秋天的地下室挺冷的,男人有些发抖。

沐橙走过去,刚才他是被顾念念敲晕,这会儿又被沐橙几巴掌扇醒。

“唔……”男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入眼的人是沐橙。

男人吓了一个激灵,疯狂往后,瞬间想起刚才自己被敲晕。

传闻中顾念念百毒不侵是真的???

“噗嗤,怕什么?”顾念念站在沐橙旁边,看着地上狼狈的人。

“顾爷……顾爷我错了!”男人深知这是栽在顾念念手里了,别说一根小拇指,要是今儿个能走,都是万幸。

“死于话多。”沐橙道,踹了男人一脚。

“要命人制作模型嘛?”沐橙问道。

顾念念做模型有两个规矩,权高位重的,长得好看有用的。

“不必了,这么丑,碍眼。”否认了男人的职位。

“!!!”

男人惊恐万分,道上关于顾念念的传闻颇多,黑市上面甚至有人说顾念念就是个喝血吃人肉的妖怪,长得特别好看原因就是这个。

而且每次别人栽在她的手上出不去,全都是因为被她吃掉了。

顾念念对于这些传闻不做反应。

“别吃我别吃我!”向来不疑鬼神的男人在离职崩溃的边缘也选择了求神拜佛。

“听他在念什么呢。”沐橙嗤笑。

“把那药放在他身上试验一下,再找几只飞蚂试试。”顾念念说道。

沐橙站在旁边点头。

俨然从这个神智快崩溃的男人嘴里套不出什么话了。

“开门!开门啊!”

顾念念带着沐橙从第一个房间出来,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了拍门的声音。

夹杂着人的喊叫。

前面守门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是秦笙?”沐橙问道。

顾念念轻佻眉。

沐橙听顾楠说过惨状,还是打开门,特质铁门被打开,沐橙发现面前趴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男孩的身型纤瘦,节骨好看,声音也挺温婉的,就是一抬起脸,皮已经没了,只剩下血肉模糊。

沐橙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人一点一点的往前爬,地上的白色瓷砖被拉出两条血迹。

顾念念无动于衷。

秦笙还在往前爬,他因为超声波本来就只剩下了半条命,现在被顾念念活生生取了一张皮,看上去可怕极了,唯一能从声音看到曾经那个温婉如玉的男孩的相似之处。

这些人就是这样,在顾念念手上活

(本章完)

阅读你是银河赐给我的糖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