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隐秘的种族TheHiddenRaces吴斯谬篇》
隐秘的种族TheHiddenRaces吴斯谬篇

133.姐姐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煞白的脸色,如果真是跟吴煜凡讲电话哪儿会这样紧张?我不敢再问,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恐怕刚刚被她看出了端倪,很是慌张,却也抱着些侥幸的心理,觉得可能是我想多了。

拉开抽屉,她终于开了口,“头纱和男人一样,好不好,要一个个试过才知道。”

呼......虚惊一场,怪我草木皆兵得过分了。警报解除,我也有心思和她开起玩笑,揪住她的小辫子逗她,“哦哟!那这么说你试过星辰以外的男人了?我怎么听说他是你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男人呢?我可要打小报告了啊!”

“别跟我耍贫嘴,坐好。”水晶瞪我一眼,伸出青葱玉指狠戳了下我的脑门儿,将我手中的头纱抽走,转身拿起梳子。

她垂着眸,动作轻柔地给我一缕缕细细梳理头发,我老老实实坐定在那里,由她摆弄。

“......”

“还是不吭声么?那我就继续说了呀。”他不介意我是否沉默,“典礼之后该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了,虽说你俩应该早已经上过无数次床了,但毕竟明晚的气氛和意义不同。人生四大喜事,自然也是他最容易松懈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可得把握好这个最佳时机。”

“啊,新婚燕尔嘛,我给你几天时间缓冲一下。”人之常情,他充分体谅,“所以呢,一周之后如果他还活着,你们两个相亲相爱地出发去度蜜月,我也就知道了你的答案,那鹿......”

咚咚地敲门声响起。

躲在深处角落的窗边让我还是晚了,才迈了两三步,水晶已经探身进来,“你看看这几条头纱你最喜欢哪......啊,在讲电话啊。”

招呼一半,见我举着手机,她念叨一句,收了声。人却没有退出房间,而是把怀里捧着的头纱全放到床上,坐在一旁边摊开边等待我结束的样子。

“怎么不说话了?喂?”顾言蹊叫我,“小丫头现在胆子不小,敢挂我电话了?”

即使是戴着耳机在说,但我还是害怕会被听到,手底用劲儿,往下死压,音量按到了最低,又唯恐他再出新节目,急应声,“我...我在的,你接着,接着说吧......”

水晶并没出声说什么,但因着我明显无措的声音偏头看了过来,表情狐疑。

顾言蹊不推辞,继续说道,“你现在可是全血族最尊贵荣宠的女人,典礼之后更是了不得的地位超凡,我作为某些上不得台面的人的哥哥,要不是靠着点儿自己那不起眼儿的长老身份,还真是快高攀不上能跟你讲话了。”

“......是...是吴煜凡啊,他......嗯,他就是嘱咐我,叫我明天别紧张来着。”事前准备都不必了,虽磕巴了点儿,起码现在我的谎话连篇张嘴就来,可到底还是心虚得不行,随便抄起一条抓在手里认真比划,极力想要转移话题为自己解围,“我真看不出这些头纱到底哪儿不一样了,原先配的那条不是挺好的么?”

她没有搭腔,拉着我到梳妆台前按我坐下。

“我还是那句话,到底是我们鹿谨还是他Chris,选择权在你。”顾言蹊说。

“我的好、弟、妹。”最后,他笑着把电话挂断了。

摘下耳机,随手删掉与“鹿谨”的通话记录,把手机扔在一旁,我走到床边,面对摊满床的头纱满是不解,“不是都已经定了么?怎么又要选?”

“刚才电话里的是谁啊?”她不理会我,反而询问。

或许是女生之间的默契,我们两个都没有再讲话,房间里静得只有梳子滑过头发时微不可闻的那点点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

平日里她的性子最是活泼爱闹,这会儿难得温柔如水一心为我梳头,我瞧着镜中的人有好一阵了,不想破坏这份安宁,然而因着那句“要一个个试过才知道”,又惦记她是不是遇上什么烦事,最终还是憋不下去了。

“其实,我一直都挺羡慕你的。”我小心试探,视线跟随着她的动作走,不过此时此景多少也算有感而发,“跟星辰两个人无论多少年都是那么甜蜜,恩爱如初,彼此就是对方眼里最好最合适的那一个,也不用要像这些繁文缛节的婚礼仪式,简简单单,但是感情又根深蒂固。”

她笑都没笑,淡淡地回我,“有句话你听过没?其实人生中根本没有最好最合适的那个人,一切都是两个人慢慢地磨合和经营。我相信,凡哥会是个很好的经营者。”

说完,水晶缓缓将目光从头发移向了镜中,与我对视,“害怕明天的典礼?”

我本踏实下的心重新悬起,“......还,还好吧,你不用担心,我......”

“怕到不敢嫁了?”她打断我无力且苍白的辩解。

我若是答不怕,那恐怕连三岁孩子也不会信,“......都已经到这会儿了,怕不怕的并不重要吧?”

“不,很重要。”她否定得毫不含糊,跟着再问,“是不是不只是不敢嫁,而更深层的是不想嫁?”

水晶的话当即让我滞住,她的提问和眼神都直指人心,不容我躲闪逃避。

我错愕地僵在那里,一时无话。

她何等了解我,见我这副模样自然是明白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凡哥的性子你该知道,只要你跟他开口,他一定......”

“然后呢?明天不嫁了,然后呢?收拾好心情,重整旗鼓,等后天嫁吗?”虽然语气不算多冲,但我情绪是有些激动的,根本没让她说下去。

她当然不会和我生气,她很平静,“如果连面对典礼的勇气都没有,你又怎么去面对他一生?”

......

面对他一生......

我夜不能寐,需要忧虑记挂的事情太多了,这个问题我却从没想过。不是我拿婚姻作儿戏,然而于情于理,对他对我,这一件本该是毋庸置疑的头等大事,关键中的关键,早顺理成章地变成了最不切实际,想都不必劳神想的闲篇儿。

可谁说没有相爱的政治联姻就不用去面对对方了?就不是夫妻了?

这一句话把我的火焰全熄灭掉,使得我顷刻间颓败下来,直想要落荒而逃。

她手覆上我的肩,认真地看我,“我陪着你,电话里你们也说不清楚,别管什么忙不忙,典礼前一周不见面,惊喜不惊喜的,把凡哥叫到这边来,就现在,你跟他好好谈谈,嗯?”

整整一周了,我跟吴煜凡没见过一面,他还在他岛上那老地方,我和水晶星辰为了明天方便搬到了举办仪式的教堂宫里。

如此的安排一方面由于他在忙典礼和即将进入长老会的一些事宜,实在抽不开身,再有就是水晶提议的惊喜,因此这周就连他每天喂食我的心头血都是改派专人给送到这边来,他本人不曾到过。

无法直面那般诚恳包容,带给我鼓励和勇气的视线,会令我觉得自己有第二种选择,本能地想要抓住,逃开这一切,无所顾忌。

我闭上眼,搭在椅子扶手上的右臂撑起已经感觉不堪重负的脑袋,“这个典礼一天不完成,吴煜凡就一天没办法真正意义上地进入长老会,不是么?谈?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拖延典礼的时间,可我们都没有时间了。”

吴煜凡可以给我机会,可顾言蹊会给鹿谨机会么?

退路,我从未有过。

“凡哥那么想进入长老会的原因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水晶并没有接着我的话说下去,不一会儿,我头顶微动,她将一条头纱戴上去,别好,“一生之中一定会遇到某个人,她打破你的原则,改变你的习惯,成为你的例外。这话烂俗又矫情,但至少在凡哥这里,确实又是事实。”

手指翻飞,她打理得格外精细。

我一颤,“......你的意思是......他是为了我才......这,这怎么会?我这种人......不可能......这不可能!”

即使顾言蹊早早打过“预防针”,即使婚他求了,我也应了,即使大大小小所有的事都指向这唯一的缘由,但听到水晶,作为最能直接代表他本人立场的人来认证,我当下做出的反应依然还是否定。

在不夜城酒吧第一次获悉他给我心头血来影响气息之后,几个月过去了,对,我的想法仍旧一样。

难以轻易改变,这样自卑的心情由来已久,根深蒂固,究其原因不能说责任都在曾经与鹿谨的失恋,以及白贤和吴斯谬长久以来的打压灌输。

现实往往比什么都能教会一个人准确地自我认知。

龙血凤髓,他什么都不缺,近乎世人眼中的完美标准。

我这种人呢?

力量没有,双商欠费,连当个花瓶都不够养眼,现在还投资巨大,需要尽心呵护喂养。

一无是处。

所以为什么?他怎么会为我做到这一步的?他到底喜欢我什么?

“是不敢相信,还是不愿相信?是不是你的例外从来都不是凡哥,将来也不想给一个机会是他。”比起质问我,她更像是已经知道答案了。

“......我......”哑口无言,我无从辩驳。

“我知道你身上背负的那些感情,压得让你几乎喘不过气,我都明白。但不要贬低物质的作用,也不要夸大爱情的伟大。”她转到我身前,蹲下,扬起头,“我对你最大的希望,就是你以后可以生活得幸福安逸,无拘无束。不要在外面漂泊不定,为生计奔波受罪,也不要做别人的笼鸟池鱼,成日看人脸色,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焦头烂额。”

“我做姐姐的,只是想让我的妹妹过得简单一点儿,自在一点儿,能为自己多着想一点儿。”看着我,她眼圈染红,眸中同样闪动着点点泪光,却态度坚定,“我认为,凡哥才是能够给你最好的那一个。”

每月的15日,她边恼恨我边次次相伴照顾。钟衍订婚宴时,她要教训凶手欲杀之泄愤。转化仪式前,她恨铁不成钢。被毛毯裹身送上吴煜凡床,她才一得知便兴师问罪。

如果原因是说不出口的,那么我不会问,但怕了就不要去,我会陪你。

即使是第二天就要举行结婚仪式的现在,她也还是宽容我的胆怯,不苛责我半句,纵着我去“任性”。

她不理解,却不贬低那些在她看来是带给我无限负担的感情。她劝我,却不讲什么冠冕堂皇的大道理,说我不过是希望你能够过得好一些,随心所欲,心无忧恐。

在此之前,她从没提过是我的姐姐,可每每事关于我,她都二话不说,冲在前面。

她确实不是我的姐姐,然而她做到了一个真正的姐姐可以做的全部。

再也忍耐不住,我扑向她,嚎啕大哭,“水晶......我怕,我真的好怕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回抱住我,轻轻拍我的背,“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有凡哥撑着,而且,你还有我。”

第二天上午。

“新娘,伴娘,你们两个大美女美够没有啊?我是不是可以通知新郎准备接人了?”星辰轻轻敲了敲房门,双臂环胸,斜倚在门口,招牌地微眯着眼睛冲我们微笑。

“慌什么?让他等着!来,你们让一下。”水晶拨开团团围在我四周的造型师,上前亲自操刀,“妹妹,把这个戴上。诶,还有这个!星辰,你说这俩哪对儿好看?”

“嗯......还是右边的吧。”他略作迟疑,选了颜色更明快些的,“不是,昨晚你们不睡一起的么?这一宿都商量什么去了?果然Chris够了解你们,临时把仪式改成了上午,而且这要不是安排咱们住在这儿,你俩折腾到天黑也排不上他的号儿啊。”

“怎么啦?我俩要商量的悄悄话儿可多着呢,一宿也不够,你有意见?”水晶采纳他的选择,放弃了透明色钻石的那套耳坠,递过给旁人,“我不得给打扮得完美再完美一点儿啊?”

“你还说他呢,要不是他突然改成上午,我们俩能这么跟赶投胎似的抓瞎么?!”等着化妆师给我打腮红的空当,她嘴一撇,嘁了一声。

星辰抬起一只手,作打住他认输状,摇摇白旗,“好好好,您老慢慢完美,反正那些个观礼的再着急也有Chris镇场,他们拿他没辙,他拿你俩没辙。”

哦,是嘛?我看他怕是少了句,他就拿水晶有辙了?

“妹妹到底也还是没选黑色婚纱啊,怎么?不习惯吗?”看着镜前被男男女女数只手上下忙活的我他笑着问。

这会儿一屋子人数他最为清闲,全是梳妆打扮的活儿,没有可以让他插手帮一把的地方,站远点儿不碍事儿便是好的。这不,别人热火朝天得忙成一团了,他还有心情和我聊大天儿。

“水晶说不好看。”与我无关哈,可不是我不“入乡随俗”的,我倒觉得黑色有点儿酷呢。

“黑的压抑巴拉的,当然要选白色了!再说了,白的那套头冠镶得钻多,整体设计也更好。”都这个节骨眼儿上了,她仍是不忘推销她死站的白色,“她是想要黑色来着,我没同意。”

“那也不用那么多吧,连身上也有,我觉得真的挺沉的......”镶钻多少倒不是主要的,关键布的份量这套死沉啊朋友!正好又提到这个,我想要最后再负隅顽抗一下下,“内什么,咱们别搞特殊化了,黑的还显瘦,现在来得及,要不就换了吧?”

水晶和吴煜凡是惯着我,怕我接受不了黑色当婚纱,可我哪儿能理所当然,真就觉得万事大吉,无所谓了?

说话听音,星辰问我是不是因为不习惯,这证明白色和我猜测的如出一辙,确实是不大合适给血族来结婚用。吴煜凡才要进长老会,眼下根基都不稳,万一让人拿着做文章找他邪茬儿又是何必呢?

刚才水晶能近我身完全是不要脸的插队行为,现在她只能待在外围重新等叫号儿,这暂时没她用武之地,态度便很是叫嚣了,“特殊化就对了,要是一般的我还第一个不干呢!”

“妹妹你转过来叫我瞧瞧。”星辰打量了打量我,点头道,“嗯,你穿白色是更衬一些。”

完,考察过后,他得出的结论与这屋子里的话事人一致。

二营长,你的意大利炮呢?这不是友军。

没等我跟着说什么,他知我所想地主动解释,“别管你看过什么小说电影的,真正咱们可没有非要穿哪种颜色的规定。按自己喜欢就好,你不用想太多,没事儿的。”

他说完,几个造型师也频频对我颔首赞许,直夸这套靓,叫我放心,一会儿效果肯定好。

“看吧!都跟你说了白色更好看。”水晶有这么多人撑腰更是得意了,反驳起我的底气都又上了一层台阶,“土包,还嫌钻多,钻石婚纱钻石婚纱的,就是钻多了才能闪瞎全场啊!Chris哥有的是钱,你可用不着心疼他,就负责可劲儿造,怎么华丽怎么美得艳惊四座怎么来!省了给谁啊你?!”

第二轮排队可算又排到她了,她把粉钻的耳坠戴上我的左耳,之后拿起另一只蓝钻的,“而且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沉也忍着点儿吧啊。”

敢情她不用受苦受难,说得倒轻巧。再说我那是心疼他么?我是心疼我自个儿!

哎,不过心里骂骂就结了,我能真有什么办法不成?我惹不起她不是一天两天了......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也一样拿她没辙啊!

“你俩可真......”说一半,星辰的手机响了,“喂?段然,别催,俩娘娘还没好呢,再等......嗯?什么?你说谁来了?......”

他稍敛起笑,转身走向房间外去接电话。

“什么谁来了?”水晶嘀咕一声。

从镜中目送走星辰,我转眼看向还在不疾不徐给我整理头纱的这位真娘娘,“水晶,他们来催了,可能是哪个大人物到了,咱们快点儿吧,现在是段然,我怕Chris一会儿自己打来......”

“别装,你是怕他的人么?我看Chris哥怕你还差不多。”她斜我一眼,一脸谁会信你的鬼话的表情,“还大人物?今天谁有你大?”

接下来,继续干她的,权当电话不曾来过,丝毫不受影响。

等理得差不多了,她叫人为我们拍了全身照,再拿出手机,凑向我,手举高,“来,看镜头,笑一个。”

咔嚓咔嚓又是几声快门响。

“OK,完美!”翻相册检查了检查,一切都满意了她这才向门外喊,“星辰,我们好了!”

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时代留下的最辉煌璀璨的遗产,横空出世的不朽艺术瑰宝、梵蒂冈的象征、罗马的皇冠、天主教宗座圣殿、世界五大教堂排名第一。

这么长一大串的前缀,是的,我说的正是圣彼得大教堂。

不过,和前世比起来多少是有些差异的,其中之一就比如私人能在这儿办个婚礼。

偷偷地说,这帮子何止是异教徒,还是吸血鬼呢。

他讲过,“Sorry,有钱是真的能为所欲为的。而且,我会让你明白这种感觉。”

嘶,明白了,真明白了。

从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因为人家是真有的吴老爷子又用“生活”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朴实无华且不枯燥。

圣彼得大教堂啊,哪个建筑人躲得开学习她?这么直观近距离的接触谁能抗得住诱惑?搁平时我早顶礼膜拜,沉迷不自拔了,然而,此时的我无心“鉴宝”。

“过了那道门,Chris哥就在里面等你了哦。”水晶指指前方恢弘气派的主殿大门,提醒。

“我...我好紧张......”我现在是身上直冒冷汗,手脚冰凉。

“真行啊你,怎么还同手同脚了呢?”水晶叫大家暂时先停下,“深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好没好?”

片刻。

我闭眼捂着心口,“......没好......我怕得发抖,在发抖啊!”

“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怂包当姐们儿?没出息的东西!废物,你别想解释,你就是个废物!”软的不行她当即拍板儿改来硬的了,“星辰,让那边开门!”

“等等!!!”我鬼叫一声求简大英雄刀下留人,且慢且慢,又郑重地直呼她名字,托付终身,“郑水晶,我就指着你了,你可得保护我,我真的好怕......”

多新鲜啊?谁不是越快到时候了越害怕紧张?我这反应太正常了好不好?幸亏前世我有过一次订婚仪式的经验,并不是彻头彻尾的新手一名,但那会儿只是叫了几个亲友罢了,哪儿有这么夸张的?

“没问题,360度无死角给你全方位的保护!”她自告奋勇,就差啪啪拍胸脯子保证了。

可我觉得不行,还是不够放心,“就像每个月那几天帮助我安然度过的好朋友一样,你要兜住我的起起伏伏,让我......”

她打断我,气得咬牙切齿的,“看来是没事儿了,都开始有心思恶心我了!星辰,让他们赶紧开门!不然我想抽她!!!”

星辰无奈地笑着摇摇头,扬起手。

隆隆作响,古老沉重的大门被身材魁梧,着骑士服装的守卫们推了开来。

我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又在咚咚打鼓。

要去了,要去了......

我稍低着脑袋,被水晶挽着胳膊,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能不走错步子就已经万幸,根本不敢抬头平视前方。

隆隆声落,门已经全部敞开,音乐起,我仿佛瞬间感受到了无数道目光汇集过来,甚至脑补出他们扭过身子的动作。

不清楚具体有多少人,之前听说是不多。

毛毛雨啦,小场面小场面,能hold住!

廊道很长,我们缓缓向里走。

可能才走过一半,忽然,水晶脚步猛地一顿,明显被惊到,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低唤一声,“鹿哥......”

我跟着便抬头看过去。

“鹿谨?!”

一把掀起头纱,我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人。

“妹妹,我进来了哦。”外面随即传来水晶清亮的嗓音。

我吓得心脏漏跳一拍,头皮直发麻,忙撩开帘子起身去阻止,“......!!!等下!别......”

自嘲一番同我调侃,该说的他也都说了,知道我旁边来了人便不多做耽搁,结束讲话,“得,我也别唠唠叨叨个没完了,好姐妹既然让你选头纱,那你就好好选吧。我相信,明天你一定是最美的新娘。”

典礼前一天。

阅读隐秘的种族TheHiddenRaces吴斯谬篇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