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网游之九天龙女》
网游之九天龙女

第二百五十章 东瞧山之行

“嗯,你说得有道理。我是得想办法让她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但愿她回来后,一切就都好起来了。”

“嗯。如没别的事,老臣告退。”

皇后答应着让太医先走了。之后,皇后又进去看了看公主,安慰了些话,然后吩咐宫女去御膳房熬些粥给公主吃。可公主哪里肯吃,一扬手把粥打翻在地,宫女慌忙蹲下身子收拾。

皇后无法,便跑去和龙王商量,看把公主带去哪里疗伤。

龙王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想起茜玉来。当年茜玉的婚姻也遭到他的反对,不过葛上仙从中说和,才成全了那孩子的好事。如今,茜玉一家在那应该生活的很好,不如让冰玉去那里待一段时间吧。那里离这十万八千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估计玉儿的心伤会慢慢愈合的。

躺在旁边床上的侍女听到喊声,赶紧起身来到冰玉床边,“公主,你醒了?”

“水……水……”冰玉小声念叨。

“好的,我这就给你倒水。”侍女慌忙拿了茶壶,倒了杯清水,然后扶冰玉半躺着,喂她喝下。还没喝两口,冰玉就呛到了,剧烈地咳嗽几声,侍女忙放下茶杯,替她拍打后背。少顷,咳嗽停止,冰玉示意侍女放她躺下。

侍女扶冰玉躺好,又重新替她掖了掖被子,道:“公主你饿了吧,我去叫御膳房做点粥给你吃。”

“呃……”冰玉下意识松了手,可眼里的疑惑却一分未减,“是不是,好烟儿,你快告诉我。”冰玉此时可怜得像个孩子,让青烟一阵心疼。

“公主,……”青烟不知道该怎样和她说驸马的事儿,她怕说出实情公主会受不了,可是瞒着公主她又做不到。正在她左右为难的当,只听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并有一个清亮又不失威仪的声音问,“玉儿醒了?”

青烟知是娘娘来了,忙跪下来迎接皇后圣驾:“给娘娘请安。”

皇后领着两个宫女来到冰玉床前,手抚着冰玉的额头道:“可怜的孩子,你终于醒了……”

“母后,你告诉我,青玄他……他……他他他是不是被父皇……杀了……”冰玉眼神冷冽,声音也如十二月的寒冰一样,冷得让人直打哆嗦。

“玉儿,你别怪罪你父皇,他也是为你好……”

“那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能让公主去外面散散心那是最好不过。毕竟这里是她的伤心地,只要她醒着,不免就会想起那件事,进而触动心结,到时候,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别说是公主,就是一个七尺男儿,也扛不住这种打击的。”

“水……水……”冰玉虚弱地喊着。

“这孩子,可别得了失心疯,快传太医!”皇后看冰玉疯疯癫癫,怕叫传太医。

太医听传唤,拎着药箱跌跌撞撞走进锦阳宫,诊过脉后,他对皇后道:“娘娘,借一步说话。”

皇后会意,走到屋外,只听太医道:“娘娘,根据臣刚才诊脉的结果看,公主的脉象一切正常,只因她情绪激动,看上去才会疯疯癫癫的,只要她安心静养,度过这个时期,就会好的。臣只担心,公主一味钻牛角尖,不肯战胜心魔,反倒会心神郁结,最后伤了身体。”

想到此,龙王便把他的想法大致和皇后说了。皇后向来以龙王的话为尊,所谓夫唱妇随。因此,夫妻二人一商议,决定过几天就送冰玉去东瞧山。

这日风和日丽,清风徐徐,东瞧山上一片云霭缭绕,美不胜收。山下,酥醪村的村民正在田间劳作,他们时而直起腰擦擦额上的汗珠,时候捶捶累得酸痛的后腰,再不就冒出几句打趣的话,以聊解这劳作的烦闷和辛苦。

突然,有人看见村子的土路上走来三个陌生人。其实,看见他们的不止一个人,好几个村民都看见了。

“这是哪来的外乡人呢?”有人直起腰好奇地问。

“看穿着不像一般平民啊,应该是哪个官宦人家的人吧。”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呢?难道这里有他们的亲戚?”

……

几个村民因为好奇心的驱使,已经完全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整个神经都沉浸在侃八卦的乐趣中。这个村子已经好久没有外乡人来这里了,除了谁家嫁姑娘娶媳妇还能偶尔刺激到一些他们兴奋的神经,其他时间里,他们都按部就班过自己的日子做自己的活计,神经几乎已经麻木得没有知觉了。所以,这几个外乡人的到来,无疑像一颗炸弹,炸开了村民们麻木的神经。

卞斌继续哈腰去拔田里的草,并不理会他们的议论。他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每天除了给人看病,就是偶尔到田间劳作。现在,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生活平稳富足,没有什么令人发愁的事。

龙王和皇后还有冰玉迎着晨曦渐渐走近,看见绿油油的田地里有几个村民正向他们张望,龙王便扯开嗓子问:“请问,龙茜玉家在哪住啊?”

“茜玉?”有人听到茜玉的名字,不自觉的重复了一遍,接着冲旁边的卞斌道:“喂,卞大夫,好像是你家的亲戚。”

卞斌停下手中的活,抬起头看,两个浑身散发着贵气的中年男女外加一个出落得亭亭玉立的美女,这几个人他都不认识啊!不过,既然他们提到茜玉……难道是他的龙王老丈人来了?这是又要将茜玉带走吗?

卞斌有些慌了,忙跌跌撞撞从地里出来,冷着脸问,“您几位找茜玉什么事?”

“我,我是……”龙王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表明自己的身份,在这山野乡村,好像说我是他父皇这样的话很不和适宜,那随那些平民百姓说我是他爹?龙王觉得很拉不下架子来。倒是皇后激灵,说:“我们是她的远房亲戚,有事路过这,顺便来看看她。”

“啊。”卞斌狐疑地看着他们。

冰玉站在他二人身后,面色苍白,表情淡漠,一双眸子里满是悲伤。

卞斌神色掠过冰玉的时候,凭着职业敏感,知道这小姑娘一定是刚刚害过一场病。出于医者仁德之心,他先摒弃疑惑,带着他们来到自己家中。

茜玉正在屋里做针线活。两个孩子都出去玩了,此时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玉兰她娘,有亲戚来了,快出来迎接。”卞斌走进院里的时候,冲屋里喊道。

茜玉听丈夫喊,心里纳闷,哪里来的亲戚?她嫁过来这么久,还没有什么亲戚造访过呢。

疑惑着从屋里出来,迎面正碰上龙王慈善的目光。

“父皇——”茜玉惊喜地奔过去,一下子抱住龙王的脖子。

龙王拍着女儿的后背,“玉儿,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吧。”

卞斌一看这阵势,立刻明白了,原来是他的老丈人来了,那么旁边这位应该是皇后,那个年轻的女孩,大概是娘子的妹妹了。

“我过得很好,就是孩儿不孝,没有回去看二老。额,皇后娘娘也来了。”茜玉看见龙王身后的皇后,忙松开父皇,屈膝给皇后施礼:“皇后娘娘吉祥。”

“快起来了,在这里就免了宫里的礼仪吧。我们就当是普通人家的父母和儿女相见,不必行宫廷里那些繁文缛节了。”皇后扶起茜玉。虽然这孩子不是皇后亲生,可是她并不讨厌这孩子,当年茜玉远嫁这里,皇后甚至暗暗为这孩子祝福,希望她过得幸福。没想到,时隔这么些年,竟有求于她。多亏之前自己多怀善念,否则,还真不好意思面对她呢。

皇后心里这样想着,回身拉过冰玉,对茜玉道:“这是你妹妹,你还记得她吧?”

茜玉拉过冰玉的手,仔细端详她,她远嫁的时候,冰玉还是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子,如今,她长得比自己还高一个指头呢。她的眉目间,也如自己一样,有着父皇的神韵,那是身为皇室血脉的独特神韵,与普通的龙族弟子有着明显的不同。而她的容颜,却继承了皇后的天生丽质和倾城之貌。茜玉不禁为时光的流逝而心生感慨。

“冰玉妹妹都长这么大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小婿给丈人问好。”冰玉还没感慨完,卞斌这边已经给龙王行起九十度的弯腰大礼。

“嗯,”冰玉阖上眼皮答应着,突然,她睁大眼睛,紧抓住青烟的一只胳膊问:“青烟,昨儿,昨儿驸马爷是不是被父皇……我不是做梦,是真的对不对?”冰玉语无伦次地说着,因为太激动,她的指甲都嵌进青烟的肉里了。

青烟疼得直咧嘴,“公主,我的胳膊……”

“为我好?呵呵呵……哈哈哈……”冰玉冷笑着,一股激进坐了起来,“好一个为我好!呵呵呵……”

五更天的时候,冰玉方从昏迷中苏醒,她咽了口唾沫,可是喉咙干涸得连吞咽都显得异常困难。她下意识添了下嘴唇,嘴唇干得像发皱的纸。如今,她满脑子想的只有一个字“水”,她想喝口水,以滋润那干涸的嘴唇和喉咙。

阅读网游之九天龙女最新章节 请关注老幺小说网(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