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视频下载污地指

      枱这时郑韫和厉迎锋都上前来向胡垆交令。

      原来昨天在鹿鼎山中♅发现许൜多ꓞ人工挖掘옔的痕迹后,胡垆便猜测是否有人也知道一些满清宝藏的消息而来此碰运气。

      他行事素来稳健,不管ฺ双方会不会碰巧遇到,多做一些防备总不맼是坏Ὣ事,因此当时便派了身边的一名战士去联系后边郑韫和Ვ厉迎锋这两队人马,命他们在昨晚趁着夜色先前来这一处藏宝的山㖤坳,分在两边潜伏起来。

      若一切平安无事自是最好;若当真有事发生,这便是两支足以翻转战局的ㆼ奇兵。

      胡垆勉励了两名得力手下后,命殺他们待人收拾了满地的尸首,那已搬空的옍宝藏便是现成的埋尸之地。

      ꃁ在手下忙碌着清理战场之时,胡垆也未闲着,将冯道德提到了一旁,准备试着从他口中挖一些东西出来。

      程灵素听说他要审问这老道士,也有些멡兴趣地跟了过꭬来。

      此刻冯道德已是手软脚软在地上瘫成一团,这却不仅仅是胡垆封其穴道的效用。 郂

      见冯道德似是连张口说话的力气都没상有了,胡垆벺向程灵素笑道:“程姑娘,还请你先将这老道士的毒解了,否则贫道也无从讯问。”

      掉先前程灵素ડ为胡垆掸去袖上尘土时,已暗中将一些毒粉洒在他袖셈上。

      等到两人交手时,袖上毒粉散入空气,随着口鼻的呼吸进入两人体内。

      胡垆身上媲佩戴着程灵素所赠的“冰心辟毒丹”,不受这毒物侵蚀,倒霉的便只有冯道德一个。

      ը其实在程灵素含糊地问他是否将“冰心辟毒丹肹”随身携带,胡垆便猜到她要施毒帮助自己,对此他只有欣喜而毫无排斥之意。

      毕竟쫲冯道德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他虽然不会怕了对方,甚至有战而胜之的自巸信,但此人若是见势不妙而不顾一切的谋求脱㣌身,他也没有十足把握将其留下。 驄

      如今有了毒手药王传人出手,胡垆自是乐见其成。

      程灵素轻笑一声,荬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打皜开后用右㒏手小指的指甲挑ⅎ了一点淡黄色药粉,俯身凑到满脸都是惊怒之色,似是刚刚明白发生什么的冯道德近前,扣指轻弹将药粉弹入他鼻孔之内。

      随后她站直身收好药瓶,回身对胡垆道:“胡道长,先前我还有些担心你会恼怒我用毒药帮你,毕竟如你这般英雄好汉,素来都瞧不上这些诡谲手段。”

      慴 胡垆哈哈一笑道:“贫道须教程姑娘一个乖,所谓‘㕫英雄好汉’是拿来说而不是拿来做的。因为要做英雄好汉,꒽首先须要活下来,偏偏后者总是死的最快。便如咱们江湖人都爱拜关二爷,你又曾见过几人当真去作关二爷?”

      程灵素被他这有趣的说法逗得咯咯轻笑,心中的一点疑虑随之烟消云散。

      皸在两人说笑之时,委顿在地上的冯道德猛地连打几个喷嚏 ,虽弄得自己满脸鼻涕眼泪狼狈不堪,却也迅速恢复了几分精神。只是他被胡垆封住的七处重穴尚未解开,因蛕而依然动弹不得。

      ᶂ胡垆居高临下笑道:“冯真人是聪明人,当贫道留ਕ下你的意图,却不知真人是否ଇ愿意为贫道解答几个小小的疑惑?”

      冯道德双目射出浓重的怨毒之色,冷笑道:“事已至此,难道你还会给本座生路?说也是死,不说也是ꘓ死,本㨟座又何必便宜了你?”

      뻥 胡垆摇了摇头,俯身先封住冯道德的哑䴪穴,然后运指如飞点了他另几处穴道。

      冯道뮃德的身躯猛地绷紧,ꯉ面容扭曲如同恶鬼,൫张嘴欲要誢嘶吼,却又发不出半点声音й。

      蟩程灵素面上现出不忍之色,偏过了头没有再看。

      作为医ᥗ道大家,她自然晓得胡垆所点几处穴道的作用,此刻冯㨃道德表面毫无伤损,体内却正在遭受气血逆行之苦,遍体既痒且痛如万흜蚁啃噬,实已超出人类的承受范围。

      她是真有些看不透胡垆这人:平时他不管和属下还是和自己都是嘻嘻哈哈得没个ᜉ正形,便似再寻常不过的一个邻家玩伴;但遇事时又心思缜密多谋善断堁,狡猾得向一只成精的老狐狸;在探宝之时,他执意抢在前面,为属下承担了所有的风险,大有仁人侠士之뼓风;如今对敌,手段又决绝狠辣无比,似是心如铁石冷酷⣺无情。

      胡垆则始终神色如常,甚至有闲情逸致令手下再送来一壶酒,一口一口不紧不慢地喝着,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已生生瞪裂眼角的冯道德。

      当胡垆手中那一壶酒下去小半时,冯道德的脸上终于现出哀恳乞饶㪝之色。

      但他并未去结冯道德的穴道,依旧不紧不慢地喝着휕壶中美酒,直到将最后一滴酒液倒入口中,才意犹未尽地丢掉酒壶,俯身在早已脸ᳲ上涕泪横流身体瘫成烂泥的冯道德身上点了几指,解除了他遭受的痛苦。

      呥“冯真人뼸既是聪明人,怎不壴知在生死之间,还有一撨层境界叫做‘生不如死’。如今你可愿意回答贫道的⏺问题了吗?”

      冯道德喘息䒯了好一阵,才嘶哑着嗓音道:“你要问什么便问,我知道的虽然也不算多,但肯定毫无隐瞒。”

      胡垆棣问道:“你如何知道旭此⾣处有藏㿊宝?”

      冯道德果然痛快答道:“十年前,我师兄白眉道人将满清宝藏之事告诉了我Ⓞ,却只有‘鹿鼎山’这个地点而无详细位置솽。他命我每年春夏之际,带着在外面秘密培养的人手来此挖掘⣯宝豓藏。只可惜ⅉ我们辛苦了十年,几乎挖遍了整座山,仍未寻到宝藏的所在。”

      胡垆眉头微蹙:“白眉道人如何知道宝藏之事?”

      ᠱ“我也不知道,”看到胡垆脸色濰不豫艠,冯道德急忙补充道,“白眉师兄吩咐我做事时,从不许我追问究竟屍,几十年来都是如此。”

      胡垆眉㸝头皱得更紧:“你与白眉道人做了几十年师兄弟,连叛出南少林都是一起,对他的出身来历了끷解多少?”

      骢 䵣冯道德苦笑道:“我们名义上是师兄弟,其实是主从之属。当初我不过是街头流浪的一个小乞儿,偶遇一个路过的贵公子。他看我机灵,便收留我在身边侍候,当时我是一直喊他做‘少爷’的。后来这位公子带我一起投入了南少林杏隐禅师门下,我才又幸能唤他一声‘大师兄’。”

      쭾胡垆又详细追问了关于那白眉道人的一些爵事情,冯道德所知却是极为有限,唯一的收获便是得知了他奉白眉道人之命,在外面秘密布置的一些势力,有各种价值不菲的产业,也有几处训练剑手的秘密基地,也有在官府经营的一些人脉。

      确定再也问不出什么,他摆手命人将冯道德带走处理了瑬,心中却在思忖着那位似是有重大图谋的白眉道人。

      ﷢前世的一些野史小说及影视作品中,这位白眉道人素来以反派面目出场搚,帮助满清镇压屠杀了许多义士。如今看其所作所为,却又似另有所图。起码就他派人来挖掘满清龙脉宝藏,便知耷他与满清也荏并非一心。其中原委,甚是耐人寻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