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榴莲视频下载播放

      쳜感觉头好痛,痛的我想叫出来。

      正当我快感觉脑袋要炸了的时候,突然一种奇怪清凉感弥漫全身,感觉有点舒服,好像有一股微凉的气息在身体里面不断的流淌。

      特别是在脑袋这里,那清凉的感觉把我的头痛一扫而光……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感觉眼皮好重,我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首先映入眼前的是散发淡淡紫檀香的红木房梁,房梁上刻着许多多的奇异生物的图案。这些奇异生物첇被雕刻地活灵活现,隐隐约约散发着淡淡的高贵华丽的气息。

      而在这些生物当中,我好像只认识两种,一种是龙,一种是凤,毕竟这两种生物,从小就见多了,而其他的都不知是什么奇异生物,奇奇怪怪的,感觉就像拼接到一起的奇怪物种,甚至看到人脸蛇身的物种。

      还没等我细看,仔细了解时,突然,我便感觉有一股大力把我托了起来。

      我眼前的景物也渐渐清晰了许多,之前眼中的模糊感消塪失殆尽。

      螅 我缓缓地看向了四周,看着周围榸的景象。

      这是一벣件很朴素的林间木屋,屋内所有家具都是竹质的,房间里透着一股淡淡的竹香味,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沁人心脾之感流淌在体内。跟之前的头痛比起来,我感觉我是不是来到Ჲ了天堂,不,天界。᧴

      现在,我坐在一个古香古色的竹椅上,面前有两个不知道是在干什么的跓陌生人。

      一个身穿灰衣,衣服的背面用灰色针鱟线缝着Ű一个大大的“唐”字的年轻男子。

      此刻,他正瑟瑟发抖到跪在地上,整个煑上半身就紧紧贴在地面上,仿佛就像如临大敌,死前求饶一般。

      其中咿衣服背面上䂚的“唐”字十分显蓺眼,直接就引起了我的注意。第一眼看去感᜜觉好像草书,一股浑然天成和随㏗心所欲캾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

      然而第二眼看去又感觉像行书,让人感受到一种形如流水和켤淡然含蓄的感觉。

      这应该是我看过最有深度的字,一看돍就是出自大师之手,光这字拍卖价应该十万起步。

      第二个人,则是一个满头白发,两鬓都已发白,面相凶煞的白袍老人,肤色有点黑,再配上阴沉的面孔,他站在那里就有一种不威自怒的感觉。

      让我看来,那脸黑的就像我欠他钱似的。我仔细想了想,这老头应该是没少被人借钱吧!

       他身穿白袍,白袍边缘上绣有金色的瑰丽花纹,其中在衣頠服胸口处上也有“唐”肱字,只是他这个“唐”字是金色,由金色的线缝制而成,光是看着就感觉有一股高贵威趯严扑面而来。

      怪不得老被人借钱,穿的这么富态,不找你借钱找谁借!

      白袍老头与在地上跪着的灰衣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时,白袍老人急切地看着我:“大哥ο,你感觉怎样?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都怪外门那个叛徒的错,我定要将他逐出唐门,废他一身修为。”

      别,我可不是你大哥!你都能做我爷爷了,这差繥辈分了!

      等一下!

       外门?叛徒?唐门?

      怎么感觉好像好熟悉……

      我有点臀不知所措,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我不是你大哥,你是哪位?”

      此话一出,顿时,白袍老人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身形有点不稳,略带颤音地说道:“大哥,你忘了吗?我是唐门二长老,也是你弟弟啊!”

      炙听完后,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弥漫全身。我穿越了吗?还是这只是一个梦?

      虽然现实世界不是很美好,但我也不是傻子啊㵘!穿越这种美差事会라轮到我的头上,地球人这么多,是以多少亿之一的概率才能轮到我啊!

      难道,是梦?

      捏了捏大腿,没错,有点痛。那这是真的,不对,可能是错觉,做梦的错觉让我以为我痛。

      要不把这腿给锯了,看能不能复原……

      正当我还ꕄ在沉思,现在是什么情况的时候。白袍老人见我在思考,仿佛在回忆什么,就着急地接着说道:“大哥,这里是唐门。你是唐门掌门,这些你还记得吗!”

      ﶮ 唐门,是我心中的那䴢个唐门吗?

      我闭上眼睛,开始回想事情的缘由。我好像是在医院里,不对是在床上。

      龧 在床上干嘛?

      睡觉还是……,然后就醒来了,当我越想回忆时,一层迷雾就掩盖住了回忆。各种朦胧般的片段,嚓如梦幻泡影一般飞錴速闪过。

      敦 ರ而就当我执着于回忆时,头又痛了起来。ퟩ

      与此同时,大脑里面仿佛被硬塞了很多的东西……扥

      各种各样的画面场景在脑海里不断盘旋,但是每一幅画面在闪过时,我仿佛就记住了,然后我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我好像应该可能一定是穿越了,而且멹准确来说,我好像附身到了唐门掌门的身上。这种感觉就像小说里面写的“夺舍”,夺人魂魄,借尸还魂。

      但是感觉并不完全相似……

      ଊ 我依稀能感觉到我脑海里仿佛还有另外一种意탰识,它此刻正在沉睡,潜意识仿佛告诉我,它就是唐门掌门,然而现在此时此刻我就是唐门掌门。

      ꟨ 当我还想仔细回想一下鏐时,脑海췼里的潜意识仿佛就开始将事情的缘由以影像在脑海中放映了ꁨ一次。

      这?

      这有点像是在看电影,第一人称在线VⱠR电影,还附带各种各样特效体验。

      /这种真实感让疇我感觉,我就是唐门掌门,唐门掌门就是我。

      一度上,我都差点认为我就是唐门掌门本人了。

      而这一切事情起因则ⱐ是唐三携带宗门至宝,逃往至鬼见愁。

      ……

      慲 ……

      一大早上,唐门二长老也就是之前见到的白袍老人来到掌门房间找唐门掌门,也就是找他大哥,想让他大哥开一个长老会,商讨严惩一个外门弟子。

      理由是私自偷学内门䝙功法、私峒下暗造暗쾣器和疑似通敌的嫌疑。

      这三项罪㇠名按照唐门门规,除了第二项还可以从轻处理,其余两项如果뭁核实就一定会是严惩。

      唐门掌门思考了片刻后,认为的确有必要譠开长老会,但是此刻,突然一名外门弟子请见,说有急事告知掌门。

      掌门看向门外的外门弟子,大声怒喝道:“内门弟子都去那里了?让你一个外门弟子来传话”

      外门弟子,也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个灰衣男子,跪௡在门外,匍匐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道:“多数内门弟子被外门弟子唐三打伤。长老们,让其余内门弟子追唐三,派我……,我向掌门您传䄸话”。

      〮说话间能明显地感觉到囁灰衣男子此刻的紧张,他的汗水如黄豆大小不断从身上冒出,在这片刻间,便已经浸湿衣服。

      “滴答,滴答”

      额头上的汗滴缓缓地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此时,唐门掌门并不会关注到外门弟子的异常,而是嘴中反复说道:“外门弟子唐三,外㥰门弟子,老二,此子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吗?”

      白袍老人,大声说道:“正是此子。” 媲

      “好一个唐三,好一个外门弟子!”

      唐门掌门笑了笑,仿佛感觉事情很有趣一般,嘴中还叨念了一句:“能打赢多数的内门弟子,看来这个外门弟子不简单啊!휐你,进来,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说完后,唐门掌门看向了门外的外门弟子。

      灰衣男子听到掌门的话后,立刻进到了房间了,只是姿势还是没有改变,匍匐地跪在地上,丝毫没有抬㠜头看的念头。

      췏 灰衣男子结结巴巴地说:“今天,早上有外门弟子晨练圔时,发现有一亸间炼制房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随后整个炼制房在顷刻间化为碎屑。”

      “随后便看见了外门弟子唐三,站在废墟之中,一手拿着莲花状的暗器,一手缓缓抚摸着暗器,期间时而朝天大笑,时鄾而跪地痛哭,仿佛着魔了一般。”

      “䍆一时ꧦ间周围的外门弟子纷纷赶熯来,将外门弟子唐헳三团团围住。随后,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内门弟子和外门长老的耳中,不久,他们赶到现场,与外门弟子唐三产生了争吵。”

      홌 “弟子,当时汨站在外围并没有听清他们的谈话,但是应该是十分严重的事情,后来,他们就打起来了。”

      “一开始,是一群内门弟子向前想抓住外门弟子唐三,但是外º门弟子唐三先发制人,冲向内门弟子。”䈉

      “片刻间,之见ྋ唐三双手不断抖动,漫天的暗器飞向了往前扑的内门弟子,一时间,哀嚎遍地,内门弟子倒在地上。”

      “外门长老见势不妙,果断用玄玉手和鹤手擒拿冲向外门弟子唐三。”

      “外门弟子唐三,从腰间掏出一个球形暗器扔向外门长老,在飞行途中,球形暗器爆开,扩散着大股淡淡绿色的粉末状细小颗粒,随后直接转身,脚踏鬼影迷踪,往鬼见愁的方向逃去。”

      躶“外门长老一手用鹤手擒拿加上玄玉手将周围扩散的绿色粉末吸纳至手中形成一个深绿色的球,另텶一只手运转玄天功内力隔空拍向外门弟子唐三。”

      “十丈外,外门弟子唐三吐血遁逃。外ꮦ门长老,命我等外门弟子告知将此事告知给掌门和治疗躺在地上的内门弟子。随后,外门长老带领剩下的内门弟子追赶遁逃的外门弟子唐三”

      白袍老人听后,顿时满脸凶煞,咆哮道:“岂有此理,小小外门弟子竟然如此放肆!”

      唐门掌门听后,脸上不怒反而有一丝丝ꮼ笑意,嘴里不断小声重复:“莲花状暗器,莲花状暗器……”,随后,㓭便大声喊道:“唐门有救了!哈哈哈,天旺我唐졿门啊!”,说完便身形一顿倒在地上……

      ……

      ……

      随后的ࣩ事情,就是我莫名其妙的附身在了唐门掌门輽的身上了,他的意识仿佛在脑海里被封印了一般。

      我看着面前的两人再回想一下接下来的剧情发展,我不禁头疼,摸了摸唐门掌门的脑袋。

      这时,白袍老人看到我的动作,急切地问道:“大哥,你不要被气坏身体。就一个外门弟子唐三而已,不要这般大动肝火”

      我看着白袍老人,内心不禁想笑,你都可以做我췶爷爷了,你叫我大哥,我是真的担待不起啊!

      但是看着他那个认真关心我(准确来说是他大哥)的样子,我的内心还是有点莫名的感动和一种隐晦的苦楚。

      我装成病恹恹地样子,长长舒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我已经没事了,刚才有点激动,伤了元气,现在调整过来了,不用担心我。”

      “还有你,你也不要一直跪在地上了,下去吧!”,我指了一下灰衣男子,看着他畏畏缩缩的样子,有点看不下去。

      灰衣男子颤抖地说:“弟子听令”,然后便飞速离开,只留下地上一滩汗水见证了他的紧张。

      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有点不解。

      随后頊,我看向白袍老人,有点着急地说:“时间不早㷵了,我们赶紧去鬼见愁“抓”唐三,不然等下可能就见不到了。”

      ⮂ 白袍老人附和道:“好的,大哥,抓到外门弟子唐三,定要严惩他。”

      严ກ惩不严惩,我不ꑾ知道,但是唐三,我是真的很想见上一面……

      随后,我们便踏着轻功离开房间,在不断弹跃下,渐渐地消失在了林间。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怎样使用轻功,就看着白袍老人的模样,往上跳了一下,结果他一跃到了十米开譭外,而我在原地跳뒠跃。

      晕!有着绝世的武功,结果不会用!!!

      但是很快,潜意识这位小伙伴好像知道了我的情况,缓缓地在控圼制着我的身体,只要之前唐门掌门可以做到的,现在我应该也可以做到……

      在潜意识的魉帮助下,我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也跟上了白荔袍老人的步伐。

      ߡ那耳边呼啸的风声和树叶摩擦的沙沙声,仿佛在一旁为我打气加油。

      这种感觉真的万分奇妙……

      虽然这一切感觉很美妙,但是我内心始终有点惶恐,因为我知道接下来将发生的一切,或者说原本该发生的一切……ϟ

      唐三,你一定要撑到我赶到啊!

      你前世的遗憾是不被宗门承认,等我到达,我一定会让你成为内门弟子,将唐门发扬光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