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大学教室门视频下载

      㱵 耀和新一代猪鹿蝶飞快的跑进了教室里,看了看。幸好,뭑老师还没来,不然第一天就縖迟到也太딕尴尬了。

      这时教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忍者学校쓁里ࣼ的₥桌子是三个人坐在一起的。猪հ鹿蝶三꯻人选择一起坐在了教室中间的一张桌子上,而耀则是选择஍在教室最后面的一张桌子上一个人坐着。

      毕竟耀和这帮人实在是没什么好聊的,而波风水门应˧该是早就来了,现在正在认真的看着忍者手册,真不愧是有上进心的优秀忍者啊。

      不一会,一名Ȇ头带忍者护额,左脸上有一道伤疤的中年男子从教室门外ꢙ走了进来,꘿那道伤疤从眼睛ㄐ旁边一直链接到嘴边。走뤪到讲桌旁,大声的讲到“各位同学们,安静一下。”在中年男蓓子说完之后,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㞑 “䛤很好,那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城板凉太,喜欢的东西휙是沙拉,讨厌的东西是噪音。从今天开始就是你们的老师了,请욯各位多多关照。”城板凉太点点头笑着说到。

      “那么我已经做完自我介绍了,接下来轮到你们了。”城板爣凉太说完之后伸出手来用手指向最近ࣘ的一位同学“那么就从这位同学开始依次介绍过去吧。”

      ፌ “是,我叫一一”

      ……

      “我叫犬冢爪,喜欢吃牛排,讨厌味道难闻的东西。梦ፆ想是成᪎为一名厉害的上忍俍。”一个一头短发的小女孩站起身来说到,她的脸颊上涂着犬牙状的红色彩影,十分可爱,怀里还抱着一条只有小臂大小的黑色忍犬。

      “它叫黑丸,是我最重要的伙伴。”犬冢爪抱起怀中的黑丸说到,“汪汪㮨!”名为黑丸的忍犬兴奋的叫了两声。

      半耀微微眯起眼睛,心想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原著中犬冢牙的母亲了。犬冢一族作为火影里少有的女性当家的家族,除了原著中的犬家牙之外,뉉几乎没有什ꀨ么特别强大的男性忍者。可能是因为女性几乎天生的更加喜欢小动物和更加感性吧,所以更加能够发挥出需要和籋忍犬配合的似兽忍法吧。

      ኹ 毕竟犬冢一族的战斗也昳像野兽一般,拟兽忍法更是直接的表明他们战斗的类型—蹕模仿野兽,而他们家的忍犬确是拟人忍法。当一个픅忍者既有人类的智慧又同时具备野兽的能力的时候,战斗力将是非常惊박人!这样的忍者既突破了人类形体和感觉上面的障碍,又弥补了野兽智力低下的缺点。

      而且犬冢一族的忍者,不论是嗅觉听觉视觉都比一⿂般人强的多鮊,可以说和犬科动物基本类似。甚至直觉都高于常人,所以他们在追踪和感知敌人方面픤也是一把ញ好手。

      “我叫日向创,没有什么特튺别삏喜欢的,讨厌自私⑲自利的人,梦想是……不,我没請有梦想。”继犬冢爪之后一个身穿纯白和㯥服,额头上缠着绷带,长发及腰的少年站起身来,用充满愤恨的语气说到。 Ო

      在日向创说⅏完之后,整个教室里顿ڗ时鸦ꦐ雀无声,毕竟这一番话对这些只有五岁的孩子来说,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鼥大了一些。

      “哦~”而耀쎶则是直起身来,颇有兴致的蘐看着眼襴前这个字里行间毫不掩饰对日向宗家仇恨的日向创。钵

      幨 日向一族作为能够和宇智波一族䲂相提并论的瞳术家族,家族成员继承了白眼,拥有⎤柔拳等特殊鶕能力。为了保护血继限界,日向一族分宗家和分家,宗家世世代代继承着血继限界白眼,分쿕家需舍命维护宗家,并且分家在徍宗家长子年盂满三岁时在额头上듴施以咒印,这也是日向一族内部矛盾的来源。

      而咒印“笼中鸟苡”,这个咒印可以封印白眼的能力,宗家也可以通过这一咒印控制和破훯坏產分家成员的脑神经ࡧ,从而控制分家。 鉵

      摷 而耀面前这个日向创,应该是像原뚄著中的日向宁次一样,父母亲人因为保护宗家而死,又在小的时候被刻上了象征곝着“笼中之鸟”的咒印。

      ᔖ 而又因为有着强大的天赋,所以被宗家送到了忍者学校高等班里,礱等待日向创成长起来之后再用笼中鸟加以控制,使其作为强大的傀儡能够更好的䌞保护宗家,所以对于宗家有着强跒烈的仇恨。

      耀其实挺ಾ理解日向创的,毕竟自己的㽱至亲因为所谓的“宗家”而死怌,自己又퇴被打上了象征着失去﫳自由的笼中鸟,又因为有着强大的天赋被宗家培养作为保护自己的傀儡,任谁都会有仇恨的。

      凭心而论,如果换成是耀自己的话。摆脱笼中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宗家的人全部打上笼中鸟然后ꭏ折磨至死。

      ꛄ毕竟耀不是原著中漩涡鸣人那样的圣人,父母被人家杀死,自己被当作㸞怪物受尽白眼数十年,还能够笑着녃原谅。

      不过耀并不是看不起鸣人,相反,耀其实还挺佩服鸣人的。䓆毕竟选择原谅比选择仇恨要伟大的多。

      不过遗憾的是ᤙ耀并不是那么伟大,为了和平能够牺牲自己的人。፼相反,耀很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甚켡至连原著中的宇智波佐助都不如,宇智波佐助为了为哥哥宇褦智波鼬复仇,而决定摧毁木叶。

      但是宇智波佐助真的错了吗?至少耀认为是没什么错的,毕竟原著中的鼬的确是因为靑木叶而和带土联手将除了佐助的宇智波一族全部杀死而后叛逃到晓组织作为间谍。

      虽然这是鼬自己的决定,而且还是因为宇智波带土制造的九尾之乱而导致了宇智波一族읷的集体叛乱,而带土也是因为被宇智波斑欺骗,就连宇智波斑都是被黑绝所欺骗才做了这一切。

      但是떅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呢?因为仇恨和罪孽除了原谅和放下之外依旧不会消失,所以就算∝那时的宇智波뤗佐助知道了所有的真頝相他就会选㉋择不去向木叶复仇吗?不,他只会在向木叶复仇完之后继续向带土、斑、甚至黑绝复仇,直到他真正选择原谅或者放下。

      챴所以推卸䄧责任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就算你是被欺骗也好,为了所谓的正义也罢。做了就是做了,正如⾴古话所说,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所做ᆛ的罪孽并不会因为你为自己找的各种借口而消失不见。所以其实最难的并不是承担责任,而是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如果你连承认自己错误的勇气都没有的话,又谈何承担一说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