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武机甲>

      踩 沈十一和大家一块儿闲聊,没过多大一会儿就看见陈老来了,张家人不认识陈老。沈十一、刘懕建立与陈老쀤打了声招呼,又给众人介绍了ﯱ一番。

      陈老和人约好了,与沈十一他们聊了几句就离开锳了。

      拍卖会终于在在九点半准时开始。

      ꍚ 拍卖师站在展台前,轻轻拍了拍话筒,见大家逐ࢍ渐安静ﭾ下来,说道:

      “븤各煷位收藏界的朋友们,大家好!今天由我来主持文物交流会,废话不多绁说,交流竞买会现在正式开始。首先进行的是书画部分,请我们的工作人员将藏品拿上来。” ➛

      沈十一见两个身着青白色旗袍的高挑女子,双手托着一个方形托盘走上了展台,将托盘放在展台上。

      閶这时候,拍卖师按动ᆗ红外遥控器,在展台응后方慢慢的落興下来一大块白色幕布。接着托盘中的东西被投射到了幕布上。

      台下的众人一起看向幕布,拍卖师这时␶候说道:

      “这是余穉的一帧花鸟扇面。余穉,字南州,江苏常熟人。工花鸟、虫鱼,擅长院体画。用笔工整,设色艳丽,构思巧妙,能别出新意。

      写实功力深厚,受郎世塙宁、唐岱等宫廷画家影响,所作翎毛、虫鱼具有质感和动感,栩栩如生。本旹品밑起拍价五ℸ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竞拍开始。”

      拍卖师见ꉲ没人竞价,看了眼竞拍人群后边。这时,沈十一听到拍卖师喊:“好的,这位79号举牌了。还有其他人竞弫价吗?哦,这边有,这位30号加价一万,六万。还有...” 㱄

      最后这帧花鸟扇面,拍到了十万。

      沈㝩十䍑一旁边的张家人没有出手的意思,想来定是觉得扇面的价值不大,而且这才开始,好东西都在后边呢。

      之后陆续拍出﯃很多书画眒作኎品,像明代书画家米万⺎锺书法立轴,董其昌仿苏黄米(苏轼、獩黄ᨍ庭坚、米芾)书法卷等等,甚至还有些近쪌代的书法作品。

      沈十一花十万炞拍得了明代山海经版画,之后就没出手了。张学德花400万买下了齐白石的松禽图。

      整个书画璷部分的拍卖,也就齐白石的这幅松禽图룒价值最高了。

       ......

      接下来是文房古玩专场隰,其中陈老以230万的价格拍到了一把紫砂壶ᮬ,是清代咸丰年间,吉安制带有完整铭文刻印并附有诗文的精品壶。陈老本身就是开茶馆的,爱好这方面的东西,这次绝对Ꜻ是不虚此行了。

      ̈́ 醜 近几年紫砂壶的行情逐年上涨,不说古玩类,单是近代大师的作品都是一壶难求。一些中老年人开始火热追逐一切对身体有益的东西,而对于其中爱好喝茶的人来说,紫砂壶绝对是饮茶好选。比起塑料壶、玻꽻璃壶来柞说,健康许多。

      沈十一对于文房古玩兴趣不高,什么东西也没有拍。

      拍卖师喝了一浉口水,润了润嗓子,说道:“接下来进行的是历代瓷器专场,第一件清乾隆,茶叶末砌釉如意耳葫芦瓶,底价70万。”

      沈十一第一眼看到这个瓶子就动心了,东西很漂亮。

      瓶是葫芦式,直口,束腰,中间束腰并模刻两层覆仰莲瓣。瓶身两侧对称饰以绶带形双耳,耳跟贴饰如意云头,所以又叫“如意耳”。

      瓶身所施茶叶末釉是徑一种结晶釉,因颜色像茶叶末而得名。釉面密布绿色和黄色的细小斑点,色泽深沉庄重,典雅大方,属于明清官窑的名贵品种。

      不过这件东西好莸像有ᔠ意竞拍的不多,他轻而易举的以80万的价格拍到了。

      之后刘建立以517万的价格,拍到了一藇件清乾隆青花ᵈ折枝花果纹梅瓶。

      张少宇什么都没有拍,因为他手里满打满算不过才三万快,次的他看不上眼,好的买不来。不由和沈十一抱怨:“沈大哥,咱们啥时候⨗去赌石捡漏啊?我这穷⨞的快哭了,啥啥买不起。ᆞ”

      还没等沈十一答话,张爸警告道:

      ϰ“小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跟小沈出去见见世面我是管不着,但是切记一切量力而行,你只能拿自己的钱去赌石,不能胕向任何人借。如果将来让我知道你赌石欠了一屁股债,看我不打折你祛的腿!”接桇着对沈十괜一说道:

      “小沈,你帮我看着点他。”

      沈十一点点头说道:“放心吧,张搸叔。有我们在,没事的。”

      张萌也在旁边说:“嗯,爸,你텏放心,还有我呢。”

      张少宇听后一脸郁闷,他还真动了和沈十一或者刘建立借钱的心思,没聜想到老爸下手这么快,直接把后路给堵死了。现在只能轴寄希望于自己䈑的运气了,到时候看好什么在找沈十一问问,说不定真能捡漏呢。想到炦这,他心情好了不少。䄘

      拍卖会进行的差不多了,沈十一发现张萪萌好像对古代玉石没什么兴趣,拍卖会进行到现笟在,她一次竞价都没有参与。

      现在看来,她应该是맒翡翠爱好者。훸而像这种古文物交流会,有所收获的几率微乎其微。要是拍卖会的话,有翡翠制品的几率倒是会大很多。

      拍卖趏师见时间差不多酷了,说道:

      “拍卖会已经接近尾声,只剩最后三件藏䴺品了。”说着示意工作人员将三件藏品搬到台上,接着说道:

      “第一件是一幅画,暂名为竹林风中舞剑图,第二幅也是一幅画ؔ,暂名为老道入定图,第三见是一件无耳青铜鼎。” Lj

      众人都盯죞着幕布上的三件东西,拍卖师接着说:

      곚“前两件图画,无款无识,无印章无题낆跋。但从画作纸张以及画法来看,应属㫙明代早期。而且图画整体一气呵成,笔意不断,线条流畅鋵。技艺极其精湛,意境浓厚深远。尤其是入定㷩图,长时间观看,可使人心气平和,烦恼尽消。

      实属难得啊!枅

      第三件青铜器,不是无耳青铜残器,经过交ﳽ流会专家鉴定,并无切削痕迹。此青铜器是完整器,至于出于什么쟱样的铸造要求,我们无从得知。但绝对ꐅ是春秋,甚至周代、商代的器物。

      늘这三件东西,前两件单件低价五百万,最后一件ΰ低价两百万。”

      沈十一看到第一幅름舞剑的古画,绝的确实是难得的精品,可惜无款识。用神目看过以后,一团浓郁的光킴晕出现。顺带看了眼旁边的两样东西,都有不同的光晕浮现㗄。尤其頪是那件青铜器,光晕应该瓳是⍭沈十一见Ȋ过的最浓厚的了㥨。

      心下打定主意,这三件东西一定要尽全力拿到手。沈十一不知道张家有没有兴趣竞拍叓,如果是的话,还冺真不太好办。춬便问道:“张娙叔,你打算出价吗?”

      ᘔ张爸反问沈十一:

      “怎么?小沈有意竞拍吗?”见沈十一点了点头,说道:

      “我倒是看好那两幅画,虽然没有款识,但如此画工,买回去自己欣赏也不错。不过价格有些高匼了,要是十万以内,我倒有意出手。

      不过,这ᐉ两幅画价格的确太高了,小沈你...”

      没沈十一明白张爸的意思,说道:“张叔,我看好这两幅画,价钱我也能샩接受。这种东西错过的话,实在有点可惜。连着那件青铜器,我也打算拿下来。”

      张爸见沈十一这么说闷了,也不好再劝。

      拍卖师通知☉可以举牌竞价后,和沈十一竞争的只有一个老头。但是最后还是被沈十一以一千五百万的价格全部拿下。竞价较高的主要是前边那两幅画,那件青铜器是底价拿下㶍的。

      ⃧ 至此,拍卖会圆满结束。剩下的就是一些转账、虥有关手续的办理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