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焦无限

      回到家中的凌纪站在镜子前。

      扭头看着镜子里光洁的后背,自己的两块琵琶骨和脊椎骨的轮廓依稀可见。

      除了车쉾祸附带的一条十多厘米长的疤痕,其他的很正常,没任쳵何问题。

      想起自己在超级市场里觉察到的异样,他故意去回想一些能令自己生气璊的事。

      ——那种奇怪ᒞ的感觉,好像会随着自己愤怒的情绪畵而爆发出来。

      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在他故意回想之下,越想▻越气,当情绪上来之后,也果然的,背后那股神秘的暖流真的又一次开始出现了。

      ‘来了,就是这躇种感觉。’

      凌纪继续加深自己愤怒的情绪,同时回过头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脊背。

      却是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只见自己的脊椎骨,찢从后颈5厘米以下的位置突然凸出了一条鼓鼓的东西。

      那东西看起来会收缩,在皮层之下一跳一跳的。

      ▉ 最开始,它就只是鼓胀了起来,像一⥂条鳗鱼,长度足以达到80厘米,覆盖住了整条脊椎骨。

      当背后的暖流越来越明显的时候,这中间鼓胀的部位也就开始伸出了8条触须,从皮肤下面迅速蔓延腂了出去,汇集到双臂位置。

      ‘就是这种感觉,好像有人在我背后推我,让我的力量突然翻了好几倍。’

       在超级市场里,他当时就是凭借这股力量,将体能8段的陈欢给推翻十多米的。

      灴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什么时ᶔ候㥃钻猯到我身体里来的?’

      古怪的东西,奇异的感觉,给凌纪带来的뜣却只有无尽的惶恐。

      他也听说过生物寄生的说法,数十年前,人类刚刚来到靖元星定居的时候,就㛇有不少的人猊被奇羲怪ႚ的生物给寄生,成了丧失一般的的行尸走肉。

      包括到现在,每一年的平民区里,也或多或少有那么一部分人会遭到生物寄生而死亡的。

      一想到自己看过的那些新闻,他忽然发了疯一般往自己脊椎骨抓挠,更拿过刀来,想切开皮肤将那根粗大的东西给揪出来。

      那条东西都长这么大了,要抓它出来,应该不难。

      却在他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那鼓胀的东西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뵛 任凭他怎么摸퉎索,再也摸不出感觉来了。

      쉮 窂心慌意乱之下,他也不自己乱折腾了,立刻就出门打车去了趟医院。

      跟自己之前的主治医生,说了一遍自己身上刚刚发生的事。

      主治医生听鑂了之后也是感到好笑:“你说你背后寄生了个东西?那东西会随着你的情绪变尨化而变읩化?我从医30多年了,寄生生物也不是没见过,但像你说得这塱么奇怪的,却ꐃ还真从没听过。”

      “医生,我说的都是真的。㝬”凌纪努力解释着,如今高校毕业的学生,所学的知识比地球时代要广泛得多。

      无论是格斗、枪械、医学、机械、化学、物理,基本都会涉猎。

      所以,以凌纪自己所掌握的医学知识,又怎么可能弄错?那东西绝对不是自<己身体本来就有的。

      “好好好,既然你说那东ⴔ西会随着你的情绪扷变化而变化,那你现在变一个给我看看。”

      礗 主治医生᤻也不跟他争辩,摆摆手,让他用事实说话。 킏

      “好。”凌纪当广着他的面,脱去衣服,露出了背部轮廓。然后故技重施,按照家里的那个样,刻意地去回想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主治医生坐在椅子上,耐心地等了他两三分钟:“好了吗?”

      凌纪的嵏情绪已经完全调动了起来,愤怒ᴳ勃发,可是背葜部的那种温热的感觉却没有再出现了。

      在 他眉头一皱,不对啊,之前明明就是这样的筼。这次怎么不行了?岒 뗔

      “你说的跟鳗鱼一样的东西呢?둦八条触须呢?在哪里?”医生手堐里转动着水性笔,手指⊝点着桌面。

      쁒 凌纪一咬牙,欺继续想,加倍셓想。

      刜 又过了5分钟后,主治医生有点不耐了。

      “行了行了,你这个情况,我早就跟你说⬝了,大概是你在车祸当中受到了很㢿重的惊吓,所以偶然会出现这棓种幻觉。将主观臆测的东西想象成了现实,但事实上,根本没有这种东西。这是精神的错乱,带꬏来的并发症啕状。”

      主治医生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如果不是凌纪真的亲眼所见協,差点又要信了。

      “医生,我说的真的……”

      “行了行了,⽰今天还有很多病人要看呢。这样吧,我开点药给你吃。吃上一묣两天,你再看看情况ୗ。”

      “医生,我不需닰要吃药,我这背后真的有问题。”

      “好好好,不管有问题还是没问题,先去拿药。”련主治医生开了个单子给他。

      愑 凌纪见他不耐,也知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 톆

      拿了单子,他就去外面的取药窗㗓口拿药。縰

      “先缴费,再来取药븻。”一个白皙的ⶡ护士姐姐忽然提醒他。 ⤺ 䖀

      “缴费?”凌纪微微一愣,平民区的医疗都是免费的,他从小到大看病也没花过钱,连之前车祸也没花过钱,쮸怎么这◷次要缴㊝费了?

      “这个药,是自费的。”

      졔“多少钱?”

      럶“一万五。”

      “这么贵?开的什么药啊?”凌纪一诧。

      “【王氏定神补脑液】,是名医王义当年做了个违背祖宗的决定无偿捐献给所有人锤类的,里面的药材都是稀缺物,所以价格就贵了点。但效果很好츭。”

      櫹“……”

      心情失落地离开了医院。

      再次回家后,钻进房里的凌纪,ﳾ又一次对着镜子发怒。

      然而,这一次,没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那蓧种温热的感觉又来了,而且来的相当快。

      ‘说出来没人信,那我就把它拍下来,只要有视频为证,就没人不信了吧?’

      这样一想,这次他也不去拿刀自残了싛,拿出手机就打开了摄像模式。

      可是,等到他要去拍的时候,那脊椎上的凸起,又是瞬间消弭了下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妈得。”

      쵉 这一幕,⎩看得凌纪都ᣨ傻眼了,벲这玩意这么有灵性?

      他鄔把手机收了⒘起来。

      再次酝酿情绪后,随后,那凸起的长条,又慢慢恢复了。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东西这么懂得保护自己,就好像跟他的大脑连接了一㽒样,只要他一有威胁到它存在的念头,它就会瞬间隐藏漘。

      (求推荐票和月票,新书면启程,多多支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