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崎香澄全部作品

      直到一个落雪的午后,云舒从窗口看ಔ见那个熟枓悉的身影。他没有撑鯟伞,仰头看着漫天飞雪,椷默默出神,任由雪花落在衣上发间。

      ष云舒跳起来披上大氅抓了伞就往外跑。跑了几步又折回来,拿起装信件香囊等物的木盒,奔下橮楼去。

      穆风听见脚步声,慢慢转过头勆,脸上没有ฟ任何表情,看着她的眼神,像是期盼已久,又像是宁可不见。

      땬 騮云舒的笑容冻结在脸上,她不安地问:“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进来?”

      穆风不答,撑开伞遮在两人头顶稯:⯾“天冷,找个地方坐坐吧。”

      茶楼雅间,茶烟袅袅,桌上陶瓶中探出一枝清瘦白梅좩。细雪扑上纸窗,簌簌清响。室内温暖如春,抵不住空气凝固如⢕冰。

      穆风执壶为云舒斟茶,双目定定地盯着茶杯,杯中将满,他还浑然未觉。

      云舒伸手按住壶柄,拿过满满的茶杯:“你有很为难的话要对我蕜说?”

      穆风又把目光从茶杯移到云舒执杯的手上,像移动什么沉重恰的东西:“云舒,我们以䢠后,不要见面了。”

      虽已有预感眳,但他此话一出,云舒还是如同遭受了重击ꨘ,手轻轻一颤,清茶在杯中晃动,穆风的眼ꄈ神也随之微微摇晃。 쎘

      云舒紧紧捏着茶ᾲ杯,仿佛这样就可以给自己一呱些力量,来抵御将要发生的事情:“为什么?”

      穆风慢慢抬眼,双脄眼幽深如虚空:“还쑼记得我在司天台跟你说鷮过的那个姑娘吗?我的救命恩人,我找到她了。”

      原来是找到当初带他下山的人了。不过他一直以为,救他的和带他下山的是同一个人。

      銔 云舒静静坐着:“所以?”

      疄穆风沉默良久,才艰难地说:“我一直想找到她,报答她。等我终于知道她是谁,我发现,她就是我期待的人。云舒,对不起,我辜负了你。”

      鴒 云舒看着他的眼睛,像看着夜空中不断坠落的流星櫜。星落无키回,但她想宁知道星辰为何而落:“你选择她,㘅是因为ꔚ她救了你?还是,你爱她?”

      穆风的眼神﨟似怜悯似恳ᔕ求:“我不会ɶ把恩情和爱情混为一谈。ᐵ救我的人恰好是她,这很好。假如救我的另有其人,我对她的心意也是一㛆样。”

      话已至此,已经足够清楚明白,应该没什么可问的了。但云舒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问了最想问的:“你对我可曾有过真心懜?”

      问出这句话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么样的答案。是希䐅望他说有,让过往녫不至于支离破碎蓥;还是希望他说没有,好让自㦀己能够决绝地忘记。

      穆风默不作匹声地看着她,神色挣扎。云舒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他却开了口,声音低沉地像被雨水浸㒀透:“当初我对脻你,是真心的。但那是好感、感动一天天叠加,最后成了习惯。那种感情里,从来都没有神魂俱醉、物我皆忘的感觉。”

      比从没有爱过还要残忍的回答,是我对你的爱原来是一场撬误会。这几鞌句话삒,字字如刀,划得心上伤痕累累。云舒自ㅋ嘲地一ꛪ笑,没有再去质问他,为什么明컈明没罞有“神魂俱醉、物我皆忘”的感觉,却要和自쀠己在念青山发誓相守一生。

      她站了起来,吸了口气,努力让声音平稳如常:“祝你们比翼连↛枝,恩爱到老!”

      穆风没有回答,静静凝视着她,眼中像是起了一层雾,掩埋了ṑ所有的情绪。

      云씕舒最后看了穆风一眼,转芯身一步步走下楼梯,走进风雪鱟中。

      晄朔风卷着雪花扑在脸上,冷厉如刀。云舒直直向前走着,不知道脚下这条路通向何方,也没发现路边草坡下就是河滩,路上积雪早被车马行人压成了坚冰。

      云秵舒神思不属,脚下一滑摔倒在地,顺着陡直的草坡向下坠去。草坡上无物可攀,只有几块突出的石头。云舒顾不得疼,ੋ伸手抓住,几次下来落势稍缓,但还是没能停下,眼看就要掉沝进河中。河水不深,但此时雪窖冰天,掉下去也是冰寒彻骨。云舒苦笑闭上眼,真不想面对釢如此狼狈的退场。

      忽觉手臂一紧,身体一ਈ轻,有人带着自己跃起,落在坚实的地面上。

      云舒的心猛ṣ地一跳,生出些不该쐖有的期盼。她睁开眼,看见若盈神色淡漠地站在面前。云舒提起的心一落,浮起大片的空茫酸楚,她荠勉强一笑:“多谢。”

      若㌽盈冷淡地瞥了她一眼:“我只是奉命行事。”

      ꤔ 腵云舒从一开始就感觉到,若盈不喜欢她,只是迫于命令不得不跟着她。云舒本不愿强人所难,为免穆风担心才没有拒绝。

      如今,穆风挂在心上的另有其人,若盈也可以解脱了,自己也安全了。想到这,云舒说:“我和祜他没什么关系了,你不用再跟着我。”

      若盈的ⅴ神色⩥复杂,恼怒、不甘、伤感交替出现⵮,像是池底沉渣一层层泛起。她生硬地说:“世子不曾下令鰃,풙你无权决定我的去留!”

      云舒被堵得哑口无씬言。穆风,他还没想起空来这件事吧。等他瀔要保护心上人的时候,就会把若盈等人召回去了。

      云舒心中刺痛,觉得连身体都牵着痛,尤其是手臂。她低头一看,衣袖破了个口子,露出冻得苍㲗白的手臂,上面一道长长的伤痕,还在流血。定是方才在石头上颗碰破的,自己居然没发现,真迟钝啊!

      ᙏ 若盈见她盯着伤口发呆麙,早就不耐烦了,掏㏬出个药瓶要扔过来。

      云舒⇨摆摆手:“我自己有。”说着拿出金创药抹上一层,流血顿止。抹完收起瓶子一抬头,正对上若盈讶异的眼神。

      云嫞舒一愣,真想捶自己的头:一ख个女子,一个在﯋秘书省管理书籍的女子藵随身带着金创药,还是极品金创药,让人如何不奇怪?云舒平常不会如此大意,쫗今天全副精神都用来支撑着自己不失态、不痛哭བྷ,却难免有ꗲ些失魂落瘺魄。如今再掩饰更显刻意,云舒坦然向若盈作别,抽身离去。

      回家后,云舒一切ⶦ如常。晚上,她把与穆风有뢒关的东西摆在桌上,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有穆风最初请她赴宴的请帖、亲手雕刻的刚玉檩,有再也没有机会送出的书信⇝和礼物:亲手绣的香囊、纹理犹如摒“同心”二字的石头,还有ᨔ那些被风벖吹乱,飘落穆风手潾中的诗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