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香juliavs最惨的一次

      “你们两个,准备到哪里去?”

      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带着少女特有的甜美气息,却没有任何艥少女该有的温柔在里面。

      冻彻灵魂的冷冽中,带着一丝明显的怒气。

      听到声音ₘ的两个人,就像突然变成两尊人体雕塑,僵在了一个很奇怪的姿势上。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不,其实是不敢动吧。

      蚹 听清楚了少女语气中的怒气的两人,从过去发生过的种种往事中,想起了自己凄惨的遭遇。

      两人很清楚,动了的话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动一下,就会被当成是逃跑的......

      “说话啊,你们两个,准备到哪里去?”

      背后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西西斯的腿直接不争气抖了起来。莱德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很细微,但莱德感觉自己的牙齿,已经开始上下打ﴨ架了。

      뚪 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溜恐慌反应,莱德用余光扫了扫好友,却发现好友的双眼不停的、有规律的眨动着。

      这是...紧急联络用的暗号。

      【莱-德,你-来-想-办-法-】

      西西斯你个混蛋!全甩给我啊!

      心里恨不得将好友碎尸万段,但是看着双腿的抖动幅度越来越惊人的西西斯,莱德知道,指望他也没用,只能自己上了。

      缓缓地转过了头,莱德感觉少女散发的슍气场就如同刀子一般刮在自己的脸上,异常刺痛。即便如此,莱德还是挤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尴尬无比的笑脸。 ࡫

      少年哟,直面死亡的疾风吧!

      띳 “哟~诺...尔...早...早上...早上好。”

      㣖 痟 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语뎭气丢人至极,但是没有办法,这里还是先示弱,争取逃过一顿毒打吧。

      虽然自己也搞不清楚诺尔小姐今天心情为什么不佳。

      ᗑ “你连话都不会뫬说了吗?”

      不行啊!

      转过头来的莱德在看到了裚少女的表情的䘃瞬间,就把脑袋重新转了回去。 ⤬

      那可不是᤿少女该有샿的表情。

      这应该是邪神昣啊、魔人什么的才会有的恐怖表情啊!

      再ﶷ见了,我那还没有开始就结束的冒险生活੃。

      就在莱德即将进入走马灯的时候,少女的脚,抬ꢎ了起来鳮。

      ‘啪嗒’。

      清脆的脚步声仿佛踏在了莱ⶱ德的心上,少女的步伐不紧,但也不慢。但孭莱德感觉自己已经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

      少女距离两人的距离并不远,对于莱德来说,少女移动到他面前的速度简直和瞬移没什么区别。

      一只如牛奶般洁白无瑕的玉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亲爱的莱德,你能好好告诉姐姐,你在昨天放了我的鸽子的情况下,今天还要带着西西斯往哪里去잞吗?”

      这一次,少女的语气异常的温柔。

      但莱德늘吓的脸都白了。

      莱德看㢇到少女的另一只手伸到了背后,在那里,有少女的武器。

      本来被吓到停止的久走马灯,再次闪了起来。

      在这里,大家可能会想,莱德和西西斯为什么会如此惧怕眼前的少女? 깏 

      这就涉及到一段不算很复杂的渊源了。

      无主之地虽然是一片荒芜的废土,但毕竟也是一块占地广袤,人口不少的区域。而哪怕是这样一㋃个黑暗肮脏的地方,神谕教国也并没有放弃将八大神的神谕传播到这块土地之上。

      因此即使是在这里,也是有着教堂存在的。

      但是在这么一轊个人吃人的地方,谁会往教堂跑呢?八大神可不会因螀为你的祈祷而赐予你面包。忏悔?别开玩笑了,做那些龌龊事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是家常便饭。谁会为了自己的日常生活去检讨啊。

      因而会出现在教堂的,也就只有想要获得职业的孩子们,和弃婴了。

      每年的教会,都会收留数目庞大的弃婴。无论是被父母遗弃、还是父母意外身亡、亦或者是被人捡到送到教会。

      在这个地方,这都是常䦙事。

      教会唯一的教女特蕾姬,虽然对城市的其他人都很可怕,但唯有对那些孩子们,她才会流露出自己的温柔。

      名为诺尔的୚少女,就是那些鹱孩子们中,最年长的一个。

      她也稰是教女栂特蕾姬来到无ᾷ主之地的第一天,在城外捡到的弃婴。

      人来人往的城门口,有着这么一个嚎啕大哭的孩子用破漏的布团裹着,放在道路的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父母遗弃,当时襁褓中的少女,哭的很用力很⟍用力。

      但是无主之地来来往往的人,没人在意。

      这不是冷漠,是麻木。

      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住的人,有什么资格去拯救他人。

      司튨空见惯的光景,已经很ਹ难再触动这里的住民。

      当时的特蕾姬,虽然已经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教女了,但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她依然深深的感慨道这一次的救赎之旅将会比她预计的还要更加艰难。

      事实也证明她并没䏘有想错。

      将哭闹的孩子抱入怀中,特蕾姬轻轻的安抚着孩子。虽未经历人母,但女性特有的柔和与温柔,还是将孩子的情绪安抚了下来。

      四目相对,一颗善良的心感受到了巨震。

      再次抬头看着眼前这座黑色的城时,特蕾姬下定了决心。

      “可怜的孩子,希望你能成为这座城市,最后的一抹黑色。黑色...黑色啊,ꛯ那你就叫诺尔ꏦ,怎么样啊?”

      壺 看着孩子咿咿呀呀的吵闹着,特蕾姬笑了。

      뫄那是那么强烈的女性光辉。

      而少女的名字叫做诺尔,诺尔-特莉丝(教女的姓氏)。

      枩在教国的干涉下,教会轻而易举的就建立了起来。

      疲 那之后,少女也在特蕾姬的照料下逐渐长大。和特蕾姬预料中的一样,少女的成长很茁壮,不,应该说过于茁壮了。

       种种原因下,少女的性格变得强势过了头。

      但说到这件事,特蕾姬本人也承认自己有责任。 럱

      在萨耶生活的日子里,特蕾姬的性格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毕竟,每天都要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恶棍打交道。要是不变得强势,只会成为被他人掠夺的对象。

      温和,只是吸引狼群的诱人饵料。

      所以特蕾姬转变的非常巨大。

      就连在回神谕教国述职的时候,总藌部的神父们都说特蕾姬变成了一个可靠、成熟、强大、信仰坚定的女性。

      神父的话很委婉,言下之괩意实际就是把特蕾姬当ച作了和他们对等的神父对待了。

      可见特蕾姬的变化。

      䛙诺尔,就是被这样的㫟教女抚养长大的。

      坚强、倔强、不服Ʇ输,这是所有认识诺尔的长辈对她的统一评价。

      而对于孩子们来讲,暴力、恐怖、頦喜怒难测,则是对她的全部认知。

      大人面前的诺尔和孩子面前的诺尔,是天使和恶魔的区别。

      被打一次,就要打回去十次;输一次,就넃要赢回来十次。诺尔的成长史,就是建立在同年代孩子们的痛苦与绝望之上的。

      加上밈她惊人优秀的天赋,年仅十五岁,诺尔已经是萨耶年轻一代公认的大姐大。

      而这位大姐大,除却两个人以外,对其他人都是不假辞色。

      这两个人,就是眼前这两个倒霉蛋。

      用诺尔的话来说,这两人就是她的小弟,由她罩着。

      你以ୖ为这对于这两人来说是什么好事吗?虽然免去了同年代的孩子们的欺负,但与之相对的,两人从小就生活在诺尔的恐怖统治之下。

      黑色的长发,翠绿的眼眸,天使的样貌,高挑的身形,再加上黑白分明的经典教女服。如果不认识诺尔的人,可能会把她当作一个温婉美丽的教女去看待。

      但对于认识她的人来说,这模样有如恶鬼罗刹。

      而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是诺尔并不是战斗职业,她是一位【祭司】。

      一位暴力到有如人间恶鬼一般的祭司。

      而且是祭司上位职业的【圣子】,这样的天嫓赋,就㧏连在教国都是极为罕见的஻。

      已经经历过一次转职,她现在是一位十二级的【治愈者】。

      这几乎吓掉了当时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的下巴。 ፅ

      奍这样的一个暴力女,居然是祭司中以治愈他人为主的、具有最强的治愈꺛能力的职业,老天爷是疯了吗?

      她不会是打算用暴力净化世界吧?

      如果是她的话,那是真的有可能。

      但其实这也并不是出于诺尔本人的閃意志,事实上诺尔更想成为⅖拥有强驺大ࣲ作战能力的【光之子】。而让她做出了这个决定的,是特蕾姬教女。

      特瀘蕾姬教女想让她成为存在本身就具有强大治愈能力的【圣ﱢ女】,完成在无ﭠ主之地的救赎修行后,就前往神谕教国,成为民众的信仰的存在。

      对此,诺尔是没有一丢丢的兴趣的。

      她更热衷于打打杀杀。

      诺尔只是不想让教女特蕾姬失望。

      对于少女来说,她只是不想让妈妈失望祂。

      努了努嘴,她成为了自㊛己一点都不想成为的【治愈者】。

      就在诺尔成为【治愈者】的那一天,无主之地的孩子们四散奔走,庆贺黑暗时代的远去。

      但是,这不过是更加黑暗的开始。

      对于完成转职的诺尔,特蕾姬准备送她一⣒把合适的法杖。

      波 通常来说,祭司职业的武器,普遍选用的是类似魔法杖那样的小型法杖用以辅助ჲ释放技能ⴋ。偏输出型的祭司则会将小型的法杖升级为大型的权杖,这样不仅能辅助施法,也能作为儎重武器运用。

      但是诺尔小姐却不想要这样的。

      诺尔对法ᜉ杖的要求是,既不能像小型法杖那样看起来一折就断,也不能像瘒权杖那样笨重而难以挥舞。原因很简单,诺尔小姐既不需要释放法术,也不想要挥动不趁手的重武器。所以诺尔对法杖的要求,是趁手、好用、结实。

      真要说的话,诺尔小姐对武器的죇要求,更像是在需求一个粗细合理、方便挥舞且具有破坏力的棍子。

      对,就像쎘狼牙棒那样。

      这让那些看到诺尔的法杖的孩子们小脸惨白惨白的。

      她不是变成治愈型的职业了吗?

      㪔 这能把沙狼的脑袋一下子砸烂的离谱武器是怎么回事? 葊

      拿到“法杖”的诺尔,变得更加无人敢违抗。

      所以当莱德看到少女的手伸到后面去的时候,他的两个璊腿肚子也开始和西西斯一样不争气了。

      在那里,有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

      这个女人,是要来真的。

      “等等!等等!诺尔姐,这是有原因的,我可以解释!”莱德慌忙的想要解释。

      “......给你一个机会。”

      看着少女将伸向后面的手收了回来,莱德大呼一口气。

      这姑奶奶今天心情也没糟到不愿意听人解释的程度,太好了。

      将自己的遭遇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还把珍重无比的魔语石献宝似˵的瘒递给少女看,莱德以为自己终于安全了。

      “就这么一块石头?”

      诺尔毫不在意的拿起看看,就随手ᔀ扔到一边去了。

      “我的魔语石啊!!!”

      莱德一个飞扑。

      “这么说,你就是为了这么一块石头,放了我的鸽子?”

      看着莱德不争气的样子,少女的语气,变得再次不善起来。那只洁白无暇的手,再次伸向身后。

      莱德知道如果不能说清楚这件事,诺尔小姐是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了。

      “诺尔姐,据说̷传说中,有一位冒险者就是在湖边揭开了这些石头的秘密,你要是能和我们一起去,我们就能一起解开石头的秘密了。”

      ㋶少女拿武器的手,顿了一下。

      少女对于那些故事,也有过憧憬。

      耺莱德看到了希望。

      “想想也是啊,就靠我和西西斯,怎么可能解开石头的秘密呢?应该早点去找诺尔姐的,这样的话,谜题可能早就揭开了。”

      “就是,诺尔姐最厉害了。”

      西西灝斯也反应了过来,赶紧跑过来拍马屁,两人相视一眼,라彼此看到了对方眼中‘还是你懂我’的意思。

      “哼,ﰨ那当然。”少女高傲的扬起了头。

      搞定!

      两人恨甖不得击个掌。

      “至于你放我鸽子的事,我回来再和你算账。”然而少女的语气又是一转。

      “啊諿?”

      “啊什么啊?走!”

      少女一只手直接拧住莱德的耳朵,拖着莱德向城外走。

      “疼!︼姐!疼啊!”

      “...感谢勇者莱德的伟大牺牲。”

      看着可怜的好友,西西斯感叹自己可算是逃过了一劫,顺便比了一个教会向神明献上信仰的手势。不敢再惹这位姑奶奶,西西斯也赶忙跟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