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官方

      漆黑的房间内。

      布莱恩豁然睁开双眼,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宽大的手掌轻捂住自己的胸口,口中不断的喘着粗气,呆呆坐在床上,注视着昏暗的房间,久久軿回不过神来了。

      片刻后,他转过头,看着窗外微微泛白的天空,下意识的摸了摸自贺己的脸,想起刚才在梦中쑑真实的一幕,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糷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恍惚间,梦里的事情又ണ变朦朦胧胧,不太真切,等到想要去细细回忆的时候䣤,竟是半点也想灜不起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布莱恩暂时放弃去想这件事情,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直径走进卫生间当欚中,伸手拧开水龙头,双手捧住落下来的流水,直接就往脸上椈冲洗,冰冷的水接触到脸颊,瞬间让他整人清醒了不少。

      抹了把残留在脸上的水渍,他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镜子,镜中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相貌英俊,唇边及下巴处已经长出细细的胡茬。

      脱去身上被汗水打湿的白色背心,露出健壮的肌肉,布莱恩拿起浴室中的毛巾,开始清理起身体⨻。

      等清理完毕后,他走出了卫生间,将那间白色背心挂在阳台,随后从衣柜里又拿出了件同款式的背心套在身上,走到客厅桌子旁边,拿起放在上面的通知单,扫了眼上面的内容:

      通知单:

      请布莱恩中士于2019年6月4日,上午8:00钟,于F区管理中心报道,执行外出搜集物资任务——隔离区管理中心。

      看到时雐间还早,布莱恩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重新躺回了床上,打算在假寐一小会。

      此时距离虫草菌病毒爆发,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不仅是各个隔离区,就连外面的世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虫草菌爆发的第二ᢶ年,亚特兰大隔离区政府的领袖,憃也就是原亚特兰大市长因疾病去世,由副市长接替,成为亚特兰大隔离区新任的领袖,自此原本欣欣向荣的隔离区也迎来了转折。

      就在这位新任领袖上任的没几个月䢑,就颁布了一件引起隔离区动ꓹ荡的命令,由于因为研究鞮虫草菌病毒疫䒚苗,而消耗了隔离区大量的资잓源,而疫苗的研发进展依旧是微乎其微,于是他们宣布彻底放弃诰关文于疫苗的研制,用省下来的资源,加强隔离区묚的福利与安全。

      对于这项命令,隔离区支持与抗议的人数各占一半,抗议的人觉得,如果因为消耗资源过多,就放弃疫苗的研制,那人謆类社会就真的没有希望了,他们一辈晆子都只能待在这个隔离区内。

      帱 蝬 而支持人则阬觉得,疫苗已经岢研制了这么久,还没有丝毫的成果,根本就是白白鷭的浪费资源,放弃研制是个明智的选择袂,也澝能有省下来的资源,反馈给隔离区的䱞居民。

      动荡持续了半年,虽然大部分人觉得放弃研究疫苗很可惜窶,但发现对生活没有丝毫影响之后,也就渐渐都平静了下来。

      如此了又过了两年的时间,就在人们逐渐适应了隔离区ꀃ内籈的生活之后,平静安逸的生活,也让一些手中握着权利的人心中的欲望开始膨胀。

      最开始的时候,那些人因为害峞怕有人发现,行事还有所收敛,并不敢裆明目张胆的贪污太多跄,可渐渐的他们啰发现,军方的身份给予了他们无穷墀的便利,根本就没有人去监䱫管他们。

      黋 一人贪污,眼红他的人见了,也是跟着뼴有样学样,很快贪污人员的数量开始极速激增,即使有正义感的人想要实名举报,可举报信还没有送出去,人就会被迅速打压,并以诬告罪被严厉处罚或是驱逐出髜隔离区。

      就如前世的一句话一样:当污浊成为一种常态,清白也是一쑢种罪,就这样腐败在隔离区的政浽府和军中迅速蔓延开来。

      监工的士兵压迫普通的隔离区居民,增加他们的劳动时间与强度,工厂管理者剥削监工士兵,区域管理中心又剥削工厂管理者,如层层递进,就连外出收集,所获得的大量物资,ꀞ也会被高层扣押一大部分,真正发放到隔离区军民手中的物资,只有绝少的一部分,补给卡所能兑换到物资的时间,也是一降再降。

      敏锐察觉到不能在依靠每月补给卡生活的居民,立即就给自己找到了其他的出路,挖掘通往隔离区外界的룧通道,自己去收集物资,成了他们首选。

      뵶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群的ꆮ规模不断扩大,如同布莱恩所预想的一样,他们将从外界收集而来的物资,贿赂给了管理区域的一些人,并且还交换来了一뼍些쐎枪械弹药,而军方也对他们的行为,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有看到。孬

      他们还专门成立了씠一个黑市,会将一些快要过期,而他们无法吃完的食品,拿出来售卖᫂,兑换子弹或是补给卡,还有⼸如衣服等日常用品等东西都有,甚至有人专门在外界捕捉动物,如野狗、老鼠等东西,都웘拿出来贩卖,如果是活这话,还能卖出更高一点的价格。

      没多久的时间,那里就变成了隔离区内最大的黑市,当狣然这些都是ы不能摆在明面上的,想要进去,要是没人带㡞,你是根本进༹不去的,而这些行走在灰色地䟌带的人,则被军方和隔离区居民称为——走私客!

      随着时间的流逝,隔离区政府的—高层,压榨日益严重,已经不再将这些普通的居民当成人,而是能够给他们提供源源不断资源的奴隶。

      而整个隔离区则变成了他们的独裁王国,压迫的手短也越来越不加掩饰,军䨴队也变成了他们手里的刀,只要有人稍不服蓨从,就会被第一时间杀死或是驱逐。

      结果就是,隔离区政府高层过着奢靡的生活,而生活쯒在最底层的居民则是每月拿着补给卡,兑换着勉强能够生活的必需品,辛⒙苦的艰难度日。

      这种现象足足维持了近一年的时间,在一次隔离区士兵暴力执法之后,终于有人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竟是当街袭击士兵,周围的居民也是纷纷响应,趁机宣泄心中的不满㙙,致ᚔ使那两名쏬士兵被殴打致死。

      这一下子简直就是捅了马蜂窝,大批士兵出动,将当天在场鿐的所有居民全部给抓捕涷起来,也不管髯这些人有没有参与其中,一律全部关押起来再说。

      隔离区的高层也意识到了这些底层人心里的不满,可他们并没有想着如何去挽回或是改ﰋ变,反而对这些在他们㩺眼中有如奴隶的人的行为感到愤怒,并直һ接下令从重处罚,希望能够震慑这些人,让他们全都安分下来。

      带头的几个人给直먒接判处死刑,其余的参与者全部被罚艰苦劳作三年,最苦最累最难熬的活全都交给他们做,而那些没有参与的行人,也因为看到士兵被袭击,选择冷眼旁观,被判处艰苦劳作一年的时间。

      这样的判处ౙ结果,让整个隔离区的居民都感到不ٙ可思议,反抗的种子也悄悄的在一些人心中,破土而出。

      ㍌其后的几个月内,反抗事件开始鍊频频发生,而军方在将相关人员抓捕之后,判处的惩罚也是一次比一次重。

      终于在知道隔离区政府高层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死活后,一些想要改变现状的人,偷偷摸摸的集合了起来,组成了隔离区内的第ⱔ一支反抗军。

      他齒们花费数月的时间,联系人获取枪支和弹药,在隔离区高层以为情况已经稳定下来的时候,对隔离区内的检查口,悍然发动了攻击,妄图夺取控制权!

      即便是过去了好几个ᨮ月,所有人也依旧无法忘记那天的事情,整个隔离区内笼罩在硝烟当中,枪声、爆炸声、惨叫声,让ꖡ所有躲藏在屋内的人感到不寒而栗。

      可惜,虽然反抗军攻下了几处检查口,可他们到底装备极差,很快就被赶过来的军队给镇压了下去,绝大部分人全部死亡,少북部分人成功逃跑。

      횧 这个时候,反抗军也意识到,他们在短期内根本就无法撼动隔离区的控制,一部分人选择在隔离区内潜伏下屑来,招收新的成员,另一部分人则联系了走私客,付出了一些资源后,离开了隔离区,前往外펄界建立起一个基地,相互之间保持紧密联系,这其中的关节,就需要走私Ḷ客帮忙偷취渡。

       大部分的走私客是直接接回绝ㅁ了他们,因懭为他们这些人就是依附着隔离区生存的,隔离区要是䀅毁灭了,对他们来熂说,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仅有少部分的走私客,被两股势力交锋中,所产生的的巨大利益所⨴吸鴅引,选择他帮助他们。

      于是,整个反抗军就蛰伏了起来,拼命的搜集枪支弹药,召集人手,竭尽⭛可能的壮大自己,且如果找到了隔离区军方的弹药库蚑,也会想办法摧毁或是夺取,外出搜集资源的车队,他们也闰是想尽办法拦截,可谓是小动作不断。

      攳 錚 由此反抗军与隔离区政府之间的战争,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