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meishipin

      临汾,本来就是因为紧邻汾水而得名煢,属于河东郡的膏腴之地,程武文的其中一个下属山寨就放在韩信岭,张任带了两謽支小队进入临汾,其他都在临汾城外驻守驻扎。

      离开临汾就是平阳,平阳这个地方很有名,当然战争不少,但是在中国古代≢史上主瀡要是用平哱阳命名的公主多达ਜ九人,这还是记入史෕册的,最有名的就有两个,一个是嫁给大汉双壁中卫大将军的汉景帝的女儿,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还韚有一个是⇸李渊的女儿平阳公主,或⒍许大家不熟悉这个公主,那么熟悉大唐双龙传的就会知道李秀宁的原型就是这个平阳公꾓主,用“平阳”二羛字命名的公主笵,或许虼仅次于“太平”公主,张任当然只是在平阳⯁休息了一下,然后带着人继续虂赶路。

      杨县,是一个贫苦的地方,这里的土地极其贫瘠,这个地方小偷小摸也很多,杨小四是本地人哦,天天絸饿得前心贴后背,今天在街上一直寻找合适下手对象,这不,远处走来两个人,一个孩子邱,虽然装束一般,但必然是哪家世家的弟子,没看到他身后的汉子么?总是不紧不慢的走在ﭨ这孩子身后,只有一步距离,没敢僭越,这孩子呢,白白净净,学人家豘用爁刀,但是刀插在右腰,哈哈,明显是装样子的货色,这种世家子弟自己看多厖了,银枪蜡烛头,一碰就倒的那种,他的左边明显鼓鼓的,就好像告诉杨小四,那就是钱袋。

      杨小四流了流口水,把地上身边的酒袋一拿,一边将空壶里的最后几滴酒倒进嘴里,一边踉跄着走向那个小孩。

      张任看着杨县破落팓的房子,大部分是泥ᨗ巴堆砌而成,有些木头制的房子也被风乱吹着乱敲打着,张任感叹着,时代的造成的,这些无法耕种的土壤到了未来却是很吃香,突然间张任有种危险的感觉,一个醉酒的青年往自己这边踉跄而来,张任一瞬间放出自己的听觉,对方那酒袋里明显没有多少酒,步履看起来比较虚,实际上踏出的每一步都荇很结实,并不课像表面上的那么脚履轻浮,这陧醉汉子,并不醉,这青年想要做什么?

      看着杨小四快速贴近,张任心生警觉,正要出手……

      “杨小四……”一个穿着衙役服饰的大汉将杨小四像小鸡一આ样拎起来。

      张任看过去这个穿着衙役服饰的大쮠汉⡣右手提着一把长斧,左手伸手将杨小四像抓小鸡一样抓了起⥥来。

      “公明大哥,放⨈我下来!”杨小四被抓看뻌着这衙役赶紧鬼哭狼嚎起来Ⰵ。

      “徐晃徐公明?”张任眼睛一亮。 ܰ

      “你又打算做偷鸡摸狗的事?”徐晃当然没有注意眼礪前的少年公子说的话。훒

      “你怎么证明我今天打算偷鸡摸狗的事?”㗫杨老四抗议道。

      “你敢说不是?”

      杨老四看无法耍赖,淾只好㻤讨饶:“公明大哥,你就饶了我吧,我都快饿死了!”

      “你怎么答应我的?你说过不做这셰些偷鸡摸狗的事的!”

      “徐公明?”张任笑着宲再一次问道。

      “你认识我?”徐晃听见这少年知道自己的名字。

      駙 废话嘛,这个时代ꔏ有多少人꜌拿着跟䪱你一样的斧子?而且字叫公明,还要找吗?

      “徐公明,你的名字如雷贯耳!”

      徐晃ฐ当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哪有如雷贯耳,不过,这个时代常常言行不一,吹得过度,比如这时代经常说,君之才胜我十倍,竖他的武艺强我十倍,都是不怕牛皮吹破的,动不动就是十倍,他真的是你的十倍才智,那你是不是废物?

      只是客气客气而已糽,不用当真,只是徐晃哪知道对方说的是真话믬,真的如雷贯耳!

      “您是?”徐晃以为是哪个世家子弟,攀上的话也是不错的。

      “认识一下,在下张任!”

      “你家是껩?”

      “西蜀张家!”

      “久仰久仰!”徐晃没明白这西蜀张䇥家是哪个世家,反正说久仰久仰就对了,刚才还如雷贯耳呢!

      张任当然也知謨道,眼前之人这个久仰久仰虚的狠,如果没听过张任的名声,西蜀苇张家就更没人知煖道了,不过,ₙ张任没有在意,而是微微一Ḳ笑:“有没य़时间现在找个地方坐一会?”

      “没有,今天我当值!”徐晃还没で有意思放下杨小四,非常利落的回绝了鏟,毕竟正事要紧,瀬这惯犯殓杨小四不好好教训,以后剔肯定会闯ﯳ出大事来的。

      “那好ኩ,晚点时间来ꃣ找你!”

       徐晃没有当真,￶这种萍水相逢哪有真的,阷徐晃想攀上世家,但自己一身本事,这份傲气总是有的,却不屑舔着뗞脸上去,拉扯这杨小四离开了。

      ꕸ 看着徐晃离开,“少主,真的要为这种傲气赙冲天的人再去找他?”马也也是见了莳摩天絿岭那么多将领,哪个不厉害?马也为自獐己少主抱不平。

      䛒“马牌也,去找賕他不就是为了对他低头吗?你以后也是要带兵的,不能总歰是窝在我的身边,太委屈你了!好男儿当然要战场厮杀才能证实自己,那么你带了队Ჭ伍,他⤹不服你,你就不要他䣊了吗̷?”

      학“跟在鹞少主身边是我们的光ྷ荣!”马也低下了头,他也想带队各站在第一阵营,而ꨑ不是带队服侍少主,虽然服侍也是荣光,但血性男儿当然更喜欢血战沙场,刚才张任的话让他思索着。䴷

      ㈏ “会说好听话了?”

      孪马也没吱챑声!

      “越有本Ǭ领的人越傲气,徐公明就是这样的人籞!”

      “明白了,所以少主更要打磨他的傲气对吗?”

      “对!所以实际上是让他低头,孺子可忤教也!走去县衙!”

      梲 㾖 杨县县衙,县太爷䀛在后堂和夫人嬉戏,这杨县太穷没一点油水,外地的官吏都不想来这,所以这县太匋爷一般就像蹲坑,ഁ很难翻身,不过,½这任这县太爷本身就是本地一个地痞,因为没有人愿意来这杨县,所以河东太守在本地找了一个地头蛇来做县令,这个嶷人就是这任县太爷,反正偷盗事情太多,也就不管了,虱子太多也就不痒了,当然平民怨的事情还是要做的,那种小偷小摸最好对付,大的到了匪徒和山贼,那就算了,县太爷绝对不去讨这晦气,只有手下那个徐公明才看不过去,会出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