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漫软件

      天启元年,土阳城城门不远处,一个浑身穿着破烂衣服的小乞丐奄奄一息的倒在一个尸体已经冰凉的老乞丐身上。

      突然,小乞丐睁开了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周围的建筑物,还没等他多想,身上就传来了一阵虚弱感,并且肚子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响动。

      就在这时,一个一身戎装的将军从城门走了进来,淡淡的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小乞丐。

      眼神微微闪动,而后嘴角微微上扬,对身后的随从挥了挥手,随从心领神会,轻轻点了点头之后,从行囊中拿出了一个水袋,以及一块面饼,轻轻放在小乞丐的面前,而后就离开了。

      小乞丐愣愣的看着面前正在远去的将军,后知后觉的说道:“您叫什么名字?”

      将军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夏侯!”

      “夏侯?”小乞丐疑惑的重复了一遍,而后拿起了面前的面饼,三下五除二就吃进了肚子里,而后拿起水袋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良久之后,小乞丐将目光投向身侧冰凉的老乞丐的尸体,又看了看自己瘦弱的小身板,最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叔,我来这个世界也有五年了,昨天要不是遇到你,估计我就冻死在这城门外边了,多谢了!等我换些钱来,在帮你入土为安吧!”

      而后轻轻摸了摸怀里的东西,小心的哈了一口气,而后走向了城里的医馆。

      现在天色已经发亮,周围逐渐来了一些摆摊的人,小乞丐没有理会周围的人,早早的就这么站立在医馆门口等着,寒风吹过,小乞丐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不过并没有离去,依旧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半刻之后,医馆的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穿着朴素的年轻人看了一眼小乞丐有些蔑视的说道:“有什么事吗?”

      “这位大哥,你们这里收药材吗?”小乞丐略显忐忑的问道,不过小乞丐明显是提前打听过的,不然也犯不着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问道。

      “收,不过你要卖什么药材?”年轻人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小乞丐,好奇的说道。

      “人参,一共两颗。”小乞丐从怀里掏出了两颗还带着泥土的人参,小心的说道。

      年轻人看了一眼小乞丐手里的人参,眼睛微亮,人参说不上多稀有,但是像小乞丐手里的两颗这样大小的却全都是稀罕货。

      于是就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将两颗人参给扣下来!

      思索中,年轻人目光有些散漫,而后无意间看向了小乞丐腰间的水袋,顿时眼睛微微收缩。

      他认得这个水袋,明显就是镇北大将军夏侯手下军士特制的水袋,他不由的想到这个小乞丐应该是夏侯将军手下的某个牺牲将士的孩子,而后因为种种原因,不得已冒着生命危险,从山上找到了两颗人参,然后换些银钱,好让家里人对付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于是乎,年轻人的态度有了一些细微的转变,唐人对于这些牺牲的将士的家属都是很善待的,所以小乞丐的两颗人参买了一个公道的价格,三两不到,外加年老的医师送他的一间夹袄,算是超出了小乞丐原先的预料很多了。

      原本他都做好被大宰一顿,可是谁曾想……

      哎!终究是自己把人心想的太过复杂了。

      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上一世小说的影响,小乞丐从小就警惕心很重,万事万物都被他想的很复杂,可以说除了他的父母,他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

      不久前,他的父亲出门做生意,而后一去不复返,他的母亲因为过度的伤心也撒手人寰了,他一个人请了几个人草草的将他的父母埋葬。

      他家余下的家产也早早的就被人惦记上,他一个小孩子,哪怕拥有成年人的心性也不可能斗得过周围奸诈的亲戚。

      加上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他带上了一些行囊,一把火将家里剩下的宅子给烧了,一分钱也不给那些所谓的亲戚留,然后雄心壮志的就离开了家乡。

      但是他不了解唐国的物价,身上带着的银子被坑了个七七八八,不过唐国的治安还挺好,他基本上没遇到过什么劫匪,就算遇到了也只是撇了他一眼,显然都没指望这个脏兮兮的小乞丐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现在的小乞丐受到了社会的毒打,有些想家了,就算家产被抢了,但是继承他家家产的亲戚好歹会给他一口饭吃,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吃了上顿没下顿。

      回去也是不可能回去的,先不说丢不丢人,就因为他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家产,他的那些亲戚恨不得拔了他的皮。

      叹了一口气,小乞丐花了几文钱,租了一辆板车,还请了一个伙计帮忙,将老乞丐用一张草席卷着,埋在了城外。

      要不是他上辈子是学中医的,可以上山找些药材,勉强活了下来,不然就真只能当乞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