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免费下

      见云川勾起的嘴角,她心也微微放下,能笑,便是没有在意太子与弟弟的失礼,便道:“公子?舍弟误将公子当作...在下替舍弟赔礼了。”

      云川慢慢站起来先理了理衣服,又不失礼貌的回了个礼:“姑娘客气了,无碍。”

      听到二人交谈,聂行奕从树后探出头,脑子转过弯来的他见是活人,胆子也便也大了起来。

      “你䌐个大活人大半夜的,又自己一个人在树后躺着,是想干什么!”

      聂行思见弟弟非但不道歉,反Ḧ而怪罪起别人,又低斥道:“行ᶈ奕!”

      聂行奕被吓到觉得很没面子,便不厌烦道:“ܦ好好好艫,姐,哎?对了,殿下去렘哪了。”

      뙛 聂行奕四下寻找,视线转到马路边,一华贵少年头正插进路边摊桌下瑟瑟发抖。

      已经玩回来的云沐正举着手中的两个糖人盯着黄衣少年那颤抖的屁股:“云尘,你뜻说他为何突然跑过来钻桌底,桌子ᣵ底下有什么好玩的铭东西吗。”

      说着云沐便要掀开桌布往里钻,想젛去一探究竟,云尘赶忙拽住她:“哎!袜还用说吗,一看就是受惊吓了,你呀,就是下山太少,见识短浅尿。”

      云尘又上前偷偷趴云沐耳边道:“以后多随大师兄下山来玩,也就大师兄能镇的住师傅。”

      云沐望着他:“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帮一帮他。”㰓

      云尘点了下㤩头直接将黄衣少年从桌底䀨拽出:“小家伙,你为何躲在这桌下,说出来,说不定我们可以帮你一把。”

      太子头次被人ࣂ称作小家伙,又妙觉得被这两个比自己还小的人看到自己的窘态,ଈ顿时有些恼幼火,把方鏥才的惊吓忘得一干二净:“大胆,敢如此跟本殿讲话,你们知道我是谁吗。”๓

      “哎呀!想帮你你还这么跟我说话!”云尘说完直鬂接又将太子插进桌底,但太鮽用力,直直地将太子脑袋怼在了퉶桌腿上,怼晕了啡过去。

      聂行奕张着嘴吃惊쎑又一脸不敢相信的举着来不及阻止的手,看着춝行云流水一套动作做下来的师兄妹二人。 㳮

      聂行枦思虽然已⊟经翻身落在太子身边,准备抓住太子,奈何云尘手太快,她不可置信的看着Ӳ自己抓空的手,慢慢抬起头对䓭视上一脸鳀无畏的云尘。

      云川则仿佛看戏般等云尘做完所有⣽动作,才不露声色的笑了一下慢条斯理将扇子收起道:“云尘云沐,不懂礼数,这是当朝太子。”

      云沐嗤的一笑,敲了一下云尘脑袋:“笨云尘,你又找ꝇ事了,看你怎么办。”

      云沐小步跑到云川身边,也一副〠看戏姿态,这次却是빡换云㱲尘一脸吃惊模样,忙蹲下看着太子又手足无措的看向云川求救。

      行思赶忙唤过聂行鱸奕,将太子翻过来,轻拍了他几下,并唤了几声太子,见未将其唤醒,便转头同聂行奕道믳:“行奕快吧殿下背到聂府诊治。”

      聂行奕没Ჩ遇见过这种事,也着急道:“姐,那要不要将这三人抓回去。”

      “是你将人家误认尸体在先,抓人家,毫无道理可讲。赶紧将殿下背回寻家医诊治。”

      坃㪰聂行思ᴵ心思极为缜密,她怕让其他大臣传其护主不利的口舌,ᔷ而自家弟弟又对面前这公子方才有失礼之举,自是不能怪罪,只能将太핲子带回府自己担着。

      “公子,我们先告辞。”聂行思回头拱手弐告别。

      云川望着她:“姑娘若不嫌弃,㈘在下倒是벻略懂医术。诌” 璮

      聂行了思低头一想带回家中也不是上上之举,如被朝中虎视眈眈的其他人知道,家父与自己免不了责罚,少一人知道的为好。这才拱手道:“果真如此?那再好不过,行思谢韵公子出手相助。行奕,去前边客栈。”

      聂行奕闻此小声嘀咕道:“姐,你怎就知道此人不会加害太子殿下跕,你看他遮面而行,定不是什么好循人。”

      ᮊ聂行思㬕又望云川一眼,看着他脸上的猫脸面具:“行了。”豎说着껭,将太子架到他肩上推了他一下,赶着他往客栈跑。

      而面具下的脸微微一繪笑:“杙聂行思?”他将三ꋟ个字一字一句的重复了,把手往身后一背跟좤了上去。

      ﵈几人进到客栈将太挘子放在床上,聂栐行思将聂行奕支走,也自觉的做了个礼退至外房。

      云川顿了一下,看着带上的房门,她当真就这么相失信一个外人。随后云川将面具碙取下放ꦨ在了床边,熟练的将太子袖子篧撩起一角搭手摸上了他的脉뼶。

      片刻后,像是有⬼些失望的吐了口气,便起身初道:“无大碍,五个时辰就可醒来,姑娘˾进来吧。”

      云尘附在云川耳边小声:“师兄,怎么治的,这么快。”云沐也凑上前:“是啊师兄。”

      云川却是面不改色的低声回道:“不必治,你这力道,即便他再手无缚鸡之力,五个时辰也该醒了,不碍事。붫”

      聂行思心切的퓪从外房走入,打算先拜谢一番,却在进门的瞬间怔在原地,聂行思脑中轰的一声,懵住了,这一晚上经历的刺激太多,而最为刺激的当是面具下的他,他,不就是当日将她救了一次又一次,被人们传颂的神仙吗...

      那日战场生死关头,䠲倒没来得及细冋看͇,这面目,这眉眼쪤,与那日受伤倒在地上的他䛃一模一样,只是眉目间多了一份从容。

      这公子长得如㽘此俊逸出尘,倒真是有着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姿쁐。不醄过当日自己昏迷了,听那时还未昏迷的将士传的,铧一个比一个出神入化,什么从天而降、只手빡退万军、凭空出现。

      괽៾开始自己一直持半信半疑心态,可现在看到他,那些话,那些传颂放在他身上,还真是不为寯过。

      䒬云尘听云໱川的回答一脸无语的后退两步,打量着半只脚踏入房挠门的旬姑娘,云川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行思方才不知所措的连哦了几声,又手ꔛ足无措的顺着云川的手势挪凇到了床边,方才松쒿了一口气转身看向太子。

      她悄无声息的平复了一下心情,给太子盖好被子,云川一行人早已撤到门外等候,她攥了一下拳头,心中暗暗给自己打㐨气:紧张什么,聂行思,你什么世面没见过。他是你恩人,又不쪢是能吃了你的虎狼。随后她又出了一口气,向外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