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美妇

      “你和她还没分手吗?你姐不是说等到高考结束就分手吗?这都多久了。”李曼站在柳树下,用梳理着自己的长发,拿出个皮圈,随意的绑了个单马尾。

      “昨天我们还睡在一起,感情很好,我不太想分手。”柳诚扶着路边的护栏,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那颗躁动不安的心。

      李曼惊骇的点了点头,有些怅然说道:“我在港大有个同学,招生办也找到了他,让他做本地的状元的心理工作,据说陈婉若过去的话,会有七十万的奖学金。”

      “你觉得陈婉若是那种差钱的人吗?”柳诚摇头说道,按照陈长林的资产,这几十万港元,还不如他女儿一个笑值钱。

      “不差钱啊,但是去了港大,方便留学啊。你说是不是?”李曼甩了甩头发,满脸笑意的说道。

      柳诚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说道:“厉害。”

      尤其是想到了陈婉若曾经提起的人体美容针PRP,韩景芝和香江那边接触比较频繁的事,果然是早有准备。

      “你怎么想的?”李曼靠了过来,盯着柳诚的眼睛问道。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慢慢她自己就发现了,我们不合适了,何必呢。”柳诚叹了口气。

      李曼却是摇了摇头,十分确定的说道:“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

      “我知道,是陈婉若妈妈嘛。”柳诚倒不是很在意,他本来就打算高考完后分手,只不过来的早了些而已。

      李曼看着不远处的大明湖上的灯光,眼神有些迷离的说道:“你真的好聪明啊,的确是是陈妈妈主动联系的港大招生办,只不过看样子,还没跟陈婉若说。”

      “其实,陈妈妈代表不了什么,如果陈婉若自己打定主意要去留学,去港大不就是最好的去处,你拦得住吗?早走一年,晚走一年的事。”

      “还是说,她会为了你,可以放弃她打小的梦想?”

      柳诚摸了摸兜儿:“借我二十块钱,买包烟。”

      他才发现出门没带钱,他走进了身后的小卖部,买了包泰山,熟练的开始喷云吐雾,他的心情有些复杂,这好不容易才对陈婉若有了些心思,他的确是不愿意放手。

      看着自己的鱼塘里的鱼就这么跑了,他当然不是很开心,不过分别,对于成年人而言,并不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

      “咳咳咳!”

      他是个老烟鬼,但是这具身体,显然还没接受过烟草的熏陶,出现了应激反应。

      李曼漫不经心的说道:“陈婉若的母亲刚才可是说,打六年级写作文起,陈婉若的梦想就是出国留学,这可从来都没动摇过。据我所知在高考前,她也在筹备去国外留学的事。”

      柳诚点了点头,一根烟正好点完,他扔到地上,用力的踩了踩,扔进了垃圾桶里。

      “不说点什么吗?”李曼歪着头看着沉默不语的柳诚。

      柳诚略微不在乎的说道:“趁着她现在还有力气追逐梦想啊,就勇敢去追求啊。”

      “走了,回家了,谢谢你告诉我。”

      此时的陈婉若正在家里打游戏,没有了柳诚,她的塞尔达传说·黄昏公主也闯了好几关,颇有些成就感。

      这世界不都这样吗?

      谁离了谁,不是过?

      “先关了,开个会吧。”陈长林和韩景芝从书房走出来,看着女儿高兴的样子,就是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陈长林坐的很直,两个手放在身前,沉默了良久才开始说道:“婉儿啊,去港大吧,到那边,申请美利坚那边的学校会容易一些。”

      “啊?不是说好去清泽,然后转校吗?这怎么突然说变就变了。”陈婉若刚才还喜气洋洋的表情,瞬间拧成了疙瘩。

      陈长林脸色一整,严肃的问道:“那你还要不要留学去了?”

      “去是要去啊,不都一样吗?我去清泽不一样可以去留学吗?”陈婉若一脸奇怪的说道:“爸,你不是不反对我和柳诚在一起吗?怎么今天和妈站到一边去了。”

      韩景芝一听就不乐意了,手心拍手背的说道:“是去了港大,可以申请更好的常青藤大学,也会更简单,手续上不会那么复杂,你当你爸糊涂了,他也是在为你的前途着想啊。”

      “不是,爸,去了清泽,我就不能申请常青藤了吗?这是怎么扯上关系的?”

      陈婉若猛地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我不管,我就是要去清泽。”

      “有些事你还小,你不懂。去了港大,手续会简单,你爸这边也不那么麻烦。知道吗?”韩景芝将陈婉若拉着坐下来,细细的说了其中的原委。

      这也算是时代的特点,大富豪们前往香江买房,并以此为跳板,向国外移民的不在少数。

      陈长林站起来说道:“我去找老柳说说这个事,你在家好好劝劝她。”

      陈婉若愣在了原地。

      柳诚在家里噼里啪啦的码代码,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一样,略微有些疑惑的抬起头,就看到了柳依诺凶神恶煞的眼神。

      他猛地吓了一跳:“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你干嘛呢?”

      “陈婉若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柳依诺十分愤怒的说道:“那个叫李曼的狐媚子跟你说了啥,迷的你七荤八素的,婉儿多好一个姑娘,你就这么负了她?”

      哦,昨天还叫人家曼曼,今天就变成狐媚子了?

      柳诚一脸懵,摊手问道:“我干了什么对不起陈婉若的事吗?”

      柳依诺气的嘴角都在抖,低声说道:“陈长林都找到咱家了,跟咱爸在客厅说这个事,你还在这里码代码?码代码,码完代码,你媳妇就跑了,还在这码代码?”

      “你都知道了?”

      “这特么不废话,不知道我来问你?”

      柳诚放下了键盘,十分冷静的说道:“那我去跟陈婉若说,婉儿呀,为了我,不要去港大好不好?不要去留学好吗?那是她的梦想好吗?”

      “你不觉得这样做,这样说,是在利用一个女孩子的感情,在进行道德绑架吗?”

      “柳依诺,你不觉得这样做,很无耻吗?”

      “而且我真心觉得她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没什么错啊。”

      柳依诺心头的火气,腾一下的就起来,指着柳诚的鼻子说道:“哈,我还第一次见到这种人,你自己的女朋友都要跑了,你在这边,人五人六,装什么大尾巴狼。”

      “放过她,是为她好?是吧,还说的那么的大义凛然,你有没有点责任心啊,那是你女朋友!谈个恋爱,还讲这么一堆大道理,您怎么不去写小说啊!”

      柳诚努了努嘴,示意电脑屏幕说道:“这不是写着的吗?”

      柳依诺差点被气炸,拍着电脑桌说道:“别打岔!”

      跟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费劲儿呢。

      “谈恋爱我都没见过你这样谈的!你这刚高中毕业啊,你的冲劲儿呢,你的不顾一切呢?别整天一幅少年老成的样子,行不行呀,惺惺作态,令人作呕!”

      “就看着陈婉若这样走,你就一句话不说?什么都不做?”

      “你不去争取她,指望陈婉若,从天上掉下来吗?!”

      “你当你是牛郎啊,还是董永啊!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柳诚用力的吐了口气说道:“她在高考前还在准备托福!她准备的时候,就明知道这个结果!”

      “造成现在这个局面完全是她的错,跟我有什么关系?”

      柳依诺更是气急败坏,咬了咬牙,恨恨的说道:“柳诚,你就作吧!你爱咋滴咋滴!”

      “我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了,你自己最好想清楚,将来可没后悔药给你吃。这小兲犊子,气死我了。”

      柳依诺气急败坏的走了。

      柳诚继续敲代码,他本就打算高考后分手,这件事对他的冲击,还不如一根烟来的大。

      天上掉下个仙女来,那是神话故事,不是现实。

      柳依诺看着弟弟的模样,更是恨的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她弟弟实在是太淡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