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好痛呀轻点啊用力

      吃亏是福。

      人都说加勒比海热情奔放,在亚查林的循循善诱下,洛林肯定蚠是做过邂逅艳遇的心理建设。

      可䁬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艳遇居然来得如此之快。

      他쏝才堪堪触到加勒比海的边呢……艳遇就自己寻上门来了。

      怀抱柔媚,唇染芬芳。

      洛்林只惊愕了片刻,当即就决定,反客为主。

      他顺着女人的意愿后退,从小巷退到中巷,又退到另一头的小巷,直抵巷尾。

      过程中,他的双手各行其是。

      右手环住女人的腰微微提起,既显亲昵,又能缓解她葢踮脚走路的辛苦。

      左⍍手空出来咔哒解开自己的船长风衣,扬起一抖,从头把怀里的佳人罩得严实,不让那头显眼的红发露出半分。

      女人明显愣了一下。

      女人柔软的身体瞬间僵直,漂亮的大眼睛瞪得溜圆,瞳孔发散,惊惶无措。

      可洛林不打算放过她。

      他抱住她,提起她,以最标准的贵族舞步拉开弧旋,仅用两步就转过半圈,随即……壁咚!

      女人的背触在巷尾的杂物堆,只剩下脚尖点地,无处受츟力。

      她的双手自始至终都搂着洛林的脑袋,只是手掌的姿势由压变推,用力地推,却拧不过洛林的大力。

      㛩 她吓坏了。

      好好的权宜之计,怎么会变成这样?닮

      就在这时,破烂的木箱从巷子另一头飞出来,哐啷啷砸在墙上,༾砸得粉碎द。

      几个穿着肮脏,手脚却干净的水手从中巷、尾巷次弟杀出,骂骂咧咧,四顾▒搜寻。

      他们轻松就发现了这对躲在巷子角,奸情热烈的男女。

      男人正向女人发动凌Ⴗ厉的攻势,雄健宽大的背影把怀里的女人挡得严严实实,除了一双雪白纤细的小臂,全䖒然看不漏半点春光。

      水手们淫笑出슒声。

      “啧啧啧,是个高档货!三副,你说这妞究竟是酒馆的流莺,还是种植园的小姐?”

      三副哑然失笑:“巴希巴又哪쟔儿来的酒馆?我看八成……别打岔,我们要找的人呢?”

      “人……”水手为难地看了看四周,很快又看回巷子尾的小情人㎇,又是妒忌,又是艳羡。

      他突然心生≓一计:“三副,这对小情人一直在这儿,我想肯定쓭见到过什么人吧?”

      ǥ“你是说?”

      磣 “您等着!保管给您把红发的行踪问出来!”

      랒提议的水手振奋精神,抄手抽出卷刃的弯刀,狞笑着走进巷子。

      五步,四步,三步……

      水手们肆无忌惮,对话从一开綬始就没打算掩人耳폄目,连接近都是一副张扬跋扈的姿态。

      洛林怀里的女人越来越僵硬,她很把手放下来罦,可是洛林紧箍着她的㡳腰肢,背心上传来嗣的热气又显㎍然在告诉她,不许她轻举妄动。

      难道说,他还有别的办法?

      紧张㖠,好奇,浑然忘我。

      女人的注意力全被将要发生的事情吸引。

      ᯽ 小巷里乍起锵一声金鸣!

      没人知道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

      眼睛一花,风声一起,正准备棒打鸳鸯的水手还未发难,洛林已经像后脑长眼似的,把刀ꈰ尖顶在了他的咽喉。

      刀尖向前,刀锋向上,水手被迫高抬起下巴,眼⠡望着天空,渗出的冷汗在喘息间就浸透了衣錿衫,整个人在暖风下瑟瑟发抖。

      他感觉到一股滔天的杀意。

      툻洛林微笑着松开女人,拿眼緗神示意,让她裹着风衣面壁思过。

      等她像鸵鸟一样把自己藏起来,这才缓缓转过身,挑着水手的下巴,慢条斯理走出小巷。

      蟛 “先生们㋖,爱情!”他冷笑着,“热烈的爱情是不可遏制的渴望。”

      “我不知道我们的爱情究竟惊扰了你们之中的谁,也不知道你们之中的谁,是伊萨贝拉那个无能丈夫请来的打手。”

      他缓悠悠抽出右手的长刀,拖着地,轻轻哗啦开坚쾭实的泥土,当着水手们的面,在双方中间划下一道深深的印痕。

      “妨碍我享受爱情的သ人会被拖下地狱。而且你们不会孤单,因为那个愚蠢的,仗着家族财势抢夺我挚爱的乔治……ﮗ明天一定会来找你们。”

      봷“来吧!杀我。”

      风起,肃杀쀊,三副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릀他是无辜的。

       他只是奉船长之命追捕一个目标,根本无숴意撞破这一段奸情,更无意介入两个你死我活的情敌之ᝌ间的争斗。

      可对面的青年却显然误会了。

      덁 Ỏ洛林的싆眼睛里喷涌着怒火,就像守护金币的恶龙盯住了盗取财宝的窃贼,人赃并获。

      三副的殆心里比窦娥还冤,捵但为了面子,偏偏还得不动声色놾。

      他也缓缓抽出刀,他的手下聚到一块,跟随着他的脚步,朝着洛林齐齐抽刀。

      打探什䶴么的早就不重要了。

      对面雛的青年很强,他们也不弱,两强相争,一死一伤,巒三副只想竭力避免这样的结黒果。

      “这位先㳖生,我幻希望你能保持理智,慢慢放开ᦜ我的部下。᾵”

      㣆三副的声音缓慢,努力真诚。

      “这是一场廭误会。我可以向上帝发誓,我们和那个乔治没有任何雇佣关系。我认识的人当中甚至没有一个人叫做乔㥐治,哪怕英格兰人好像都叫这个该死的名字!”

      “真的?”洛林恰好好处表现出疑惑,“既然你们和乔治无关陪,为什么,你的絺部下要持刀接近我楗?”

      洛林把刀朝前递了一点,水手的脸上露出痛苦,刀尖渗出一滴殷红。

      三副脸上怒㲫意蘬隐现:“你会后悔的,先生。你正在撩拨一群强大的海盗!我们是加勒比黑曼巴艾米.菲拉德船폡长的忠诚部下,与你的爱情毫无关系,也不准备有丝毫关系!”

      “你们是海盗!”洛林猛地撤了一步,引刀回防,低垂在身侧,遮挡在巷口。

      “我们是海盗!”

      “海上男儿不会与土狗为伍,如果你们真是海盗……难道你们真的和乔治无关?”

      “我一直在告◺诉你,我们和那个该死的乔治无关!”

      “是䁥么?”洛林轻嘘了쯕一口气,朝着站在双方中间,咽喉㈨上䅒还挂着血珠的倒霉海盗歉意一笑,“即然是一场误会,你们走吧。”

      三副的部下死鿵里逃捺生,仓皇逃回自己的队伍。

      三副早已被鬼扯地忘半了自己原本的目的,只气冲冲扫了洛林一眼,手一扬,收刀归鞘。

      “享受你的爱情去吧,小子!别让我在海上遇见你!”

      撂下狠⾹话,黑曼巴海盗团的水手们呼啦啦散去了远处。

      洛林看着他们消失在巷尾,靠着墙回身一仰,满脸戏谑。

      ⢗“美丽的女士居然和一群粗野的ᴣ海盗扯上关系……这位小姐,我有酒,您有故事么?”

      ……

      女人自称唐娜,唐娜.琳卡,是住在新奥尔良的西班牙人。

      她搭乘家族的商船去参加闺蜜的婚礼,路遇风暴,不得不在巴巴多斯短暂停留。

      谁知这一停留却停出了问题。

      商船走了䦱……

      这Ꮻ是她的原话,她家的商船兀,抛弃了她这个家族小姐,满载着兴冲冲的一船人,跑去里约热内卢参加她闺蜜的婚࿧礼……

      洛林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标准的西班牙骑士小说的开头。

      늅 ꭺ落魄的骑士被家族抛弃,独自一人踏上征程。

      而接着的故事更狗血。

      她流浪在巴巴多斯,被加勒比著名的人贩子艾米.菲拉德发现。

      菲拉德觊觎她的美丽,想把她抓起来,卖给新大陆的印第安酋长换取⽟黄金,她逃了出来,直至遇见洛林,绝处逢生。

      全部的故事就是这样。

      “德雷克先⣸生。”唐娜红着脸,“看得出来,您是位正直的绅士。”

      “您过奖了。”洛林故意舔了舔嘴唇,害得唐娜又想起了那香艳而屈辱的一吻。

      唐娜恨不得现在就把溽洛林戳死。

      “您不该这➨样嘲笑一个女士的初吻!”

      媤“初吻?”洛林笑得越发玩味,看㺭得唐娜气急,又无处发散。

      她强自忍耐,故作镇定觼:“如果您不相信,我可以向上帝起誓,要是……”

      憬 “我相信您,琳卡小姐,其实您的笨拙早早就已经把您出卖了。”

      洛林点了点自己的嘴唇,看着唐娜羞怒交加的样子,微笑着说:“您这么努力自抬身价,肯定是有求于我。说说看,或许我会答应呢?”

      “您……”ꌸ唐娜咬住嘴唇,“我知道您得罪了黑曼巴,眼下并不是出斗海的最好时候。但我希望您可以送我去新奥尔良,我的家人在那儿,这趟冒险,您会得到满意的酬谢!”

      “一份委托,是么?”

      艨 “是!”

      “既然是委托,那就得在商言商。”洛林抻了个懒腰,“我的报酬已经收到了,足以敷用。然而我的船员们,他们还没有足够的理由去冒险……”

      ཏ “我保证,他们会满意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