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术超能>

      “自然,强者不就是让人追随的吗。”

      겝 对方嬉笑道。

      呶 林大刀回笑,与之对视:“是因为这颗源核?”

      “不,是因为兄弟你的实力。”

      对方不闪不避,直视而来,眼中难得有份清澈。

      这回,林大刀倒是接不上话了。

      这家伙也是的,说什么大实话。自己的实力自认确实是在年轻一辈鸾中,很拿得出手,所以这不是夸,他说的是事实啊。

      既然是事实,那就没有再继ς续探讨下去的必要了。

      所以最后想了想,便转移了话题,问出了一个确实是现在挺感兴趣的问题:“你刚刚说,这源核怎么惘来着?能开宗立派?”

      虽然心里早已给对方下了判定,这货满嘴胡话。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再听听,他这胡话到底能糊到什么程度。

      “兄弟⽨,你还睻真不知道啊。”对方也吭是좺很诧异。

      “你给说道说道呗,你且说,我且听。”

      林大刀洗耳恭ྨ听状。

      泌“其实吧,我也是⮴从鳺一朋友那里听来屋的。”对方说着说着,神情莫名一黯,不过转瞬即逝,很快就恢复如常。两边嘴角依旧五度角上翘着,天生笑脸,“你先等我一下。”

      接着对方突然起身,ಙ林大刀一惊,这是撩完就跑纇?

      结果只见对方几次折返,片刻,眼前就摆满了碗碗碟碟。他把他后桌上没怎么动过的酒菜佳肴,全给转移了过来。

      说实在的,林大刀对美食从来不挑剔。

      也在这期间,林大刀要的那一个包子,与沾杯底的酒水也过来了。以至于店小二面无表情而来ƾ,㵵一脸惊呆相离开。

      “兄弟,你就只点쭊了个包子?咦,这个空杯子是用ヤ来干什么用的?”

      对方并不知道前面发生的事,只是后面被源核所散发出来的残暴气息给吸纹引到,这才给凑过来的。这时他已经把那酒杯杯底朝天,想要端详一番,林大ኁ刀想要阻止都来不及。剂结果自然是给倾倒出一小ł滩酒水来,溅湿了自个的衣物,引得一声“卧槽”。

      这卧槽也确实很卧槽,两个钢币啊!勫

      林大刀哀呼,一脸苦涩:“不说这些,我们还是说回源核吧。”

      གྷ “对对对,说回源核,建宗立派才是正事。来,兄弟ꀝ,尽管放开吃,我的就是你的,你可别跟我客气。”对方很是豪爽,衣物上的蔽水泽也是随便拂拂便不再在意。

      这时更是拿起酒壶,给自己两人各自的酒杯都倒满了酒,然櫉后举起酒杯停在半空,在等林大刀回应。

      林大刀一看,眼中有光影ᵨ涟漪。自认自己ṝ不是一个纠结的人,再且,对方刚刚倒掉了自己两个钢币,现在自己就吃他一桌,一场很公平的对消,不是吗?何况这丫刚刚还说要跟自己混不是。

      㝇所以这绝对不是馋!

      至此没有再矜持ٖ,给拿起了桌上酒杯。

      “铛”一声,两䥃杯相碰,相视对饮,一饮而尽。

      “好酒!”

      林大刀感叹,눃抬手抹了一把嘴角。

      “哈哈哈,是吧。”对方此刻馤也是满脸笑容,林大刀的这番行콗为,甚得他意。

      做人就该这般随心,拘谨假客气什么的,都是交友路上栴巨大的绊脚石。

      젚 “再来?”对方又是给倒满了酒。

      “来。”林大刀笑道。

      接着……

      酒过三巡。

      最后连林大刀都差Ĭ点要忘了,对方最初是为何而来的了,㪖有了些醉意:“兄台,我们쥽还是说回这源核?”

      鑰“링源婾核?”

       对方听了半天没ⷠ反应,泛着红晕的脸颊似乎铺满了疑问,什么源核?

      直到他打了一个酒嗝薡,쐟这才猛地惊醒,醉意顿消,连道:“对对对,得说得说,得好好说说这源核。”

      赭然痟后只见对㪲方一把拾起那颗被林大刀放到两人中间,桌子边角处的源核,直接捧在手心,激动道:“我们想要在这里建宗立派,其中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要有一颗这样的源核。”

      类 愐 说着说着,对方的目光徒然就莫名其妙地炽热了起来:“兄弟,你若是有建宗立派的想法,如若不嫌弃,我俗人定义⫈不容辞,可与兄弟你一道共抗这天下!”

      “咳咳~”

      林大刀刚要去夹一块鸡胸肉,结果手一滑,给掉到另一盘青菜上面去了。口水一呛,一鞃顿猛咳。

      从这番话里,自己怎么突然间嗅到了௙一股很大的糊味?

      “当然了,想要建宗立派还有혓另外两大前提,分别是'进一所序寺学府并成功拜师',以及'参加缚魔会并排名进前百犎'。想来后面这两个条件应该是需要耗些时日,不过也不怕你说我矫情,我想说,往后只要是兄弟你意志所向᚝,即我枪头所指,刀山火海!我愿陪兄弟你一起入序寺,一同参赛缚魔会,一起为达到目标而努力而奋斗,奥利给!!”

      对方口若悬河,꒴完全沉浸在他自己那个奇奇怪怪앓的蓝图当中。

      抂林大刀,只有呆若木鸡。

      入……入序寺?还......还参ᴭ加缚魔会焙?

      顷刻间,感觉四周的温度冷了几十万ⲻ个点。

      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听来这一套一套的,听他这话,첑他这是要怂恿自己去开宗立派啊! 鍁

      펗而且还要为此去完成那所谓的一二三个条件?还我之意志所向,即他枪头所指?什么狗屁!

      这胡话,简直糊透了啊,囸!

      颖虽然林大刀没有到缚魔师公会登记缚魔师,进行缚魔师入册,但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紨的实力是在什么阶位。

      普通人成为缚魔师的机率还是极高的,千人中䞭即有一个浊体境的缚魔师。然而想从浊体境进拙入刚蛮境,却是㜠一道天堑,已然万里无一,无数人毕生都给困在了浊体境十重,没法再前进书一步。

      在刚蛮境之后,还有入静境、凝虚境、化元境、筑海境等等,至于缚魔会,则至少要有入静境的实뙏力才有资格报名参赛竞䟀擂。

       不过林大刀眼下所在乎的,也不是这什么什么境界什么缚魔会的问题,能活着走出炽红荒漠的人,实力能有多差?但再不差也轮不到这样被人随便祸祸啊,老子为什么要听ᆰ眼前ꍂ这货怂恿!

      就因为这一顿饭?

      ၗ 去你的饭,除非老子脑抽,是傻~劈!!

      “兄弟,你怎么?”

      终于,那家伙也是回过了神来,一脸意犹未尽的看了过来。

      只不过他原本以䚸为林大刀会因为他刚刚的那番激昂陈词、言表忠心,而感动到不能牾自我,痛哭流涕。

      结果一看,没有。

      还两眼圆瞪,似乎就没有在听。

      他略有些失望,表情一暗,不禁在想,是不是自己的真心付错了人?

      篠“嗝,饱了饱了。”嗝是硬打的,但饭确实是吃不下去了。再吃下去,保不准吃人嘴短真就被怂恿成功ᓑ了,不能因为一顿饭,卖了自己啊。

      믕 装作饱腹,林大刀擦了擦嘴:“感谢兄台今日这顿酒菜,日后定回请。至于这源核,听完兄台的这一番激昂解惑,我也总算쾨是有所了解了ᾆ,实在是感激不尽感激쵑不尽啊。”

      ᡖ“诶,就这么一뛼顿小饭,兄弟你怎么还跟我客气上了。若不是兄弟你说饱了,我还能再叫上一桌。”

      对方一副自家人怎䷕说两家话的表情,异常豪迈。

      林大刀一个寒颤,不敢接茬,连忙一顿乱扯:“瞧那外边,天色正昏,夕阳西落,凉风习习,甚是美骬哉美哉。兄ᩤ台,你我不妨就此譒别过吧,希望日后有缘再见。” 䫴

      说着,人就给站了起来。

      ߾

      对方一愣,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怎么感觉兄弟你突然生分了许多.O.....这是要走?咱一道啊。”

      林大刀闻言,心中一个咯噔。

      吃人㌟家一顿饭,当面拒绝好像不太好,那就委婉……还是直接一点吧:“艾,你我本就萍水相逢,何来生分一说,就是生分。至于同行嘛,看日后有缘吧。”

      然后匆匆一个抱拳,杵着木杖,一拐一拐就往外跑。

      “那个……诶,兄弟,你的源核!”

      䠋 逃也似地,结果身后传来一声呼喊。

      林大刀脚步一滞,片刻,脚步再次飞驰:“给你了,就当是这顿饭的饭钱,你且收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