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视频里刷钻石入口

      身上有很多处伤,伤口处被热浪炙烤,如同刀割一般,但这些都抵不过心头的痛,虞令葆皱紧双眉,竭力让自己放缓呼吸,这才开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宿雁岭的人已经把这里都包围了,他娘的谢安晨怎么会是宿雁岭的人啊!”李不愁气恼着咒骂几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脚底下不敢停下来,“辰砂那小子说去给我们断后,到现在还没有赶过来,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你背着我,走不远的……”虞令葆难受得厉害,她提着一口气,缓缓说着,“你御剑……去找郑叔和周叔,他们前几日刚下山巡查防御结界,按照时间算,今日应该在东南方……”

      闻言,李不愁哭得更厉害了,没法腾出手抹眼泪,只能任由泪水在他脏污的脸上冲出两道泪痕出来:“令哥,你现在连刀都提不起来,我不背着你一起走,你只有死路一条。掌门人他已经……呜呜呜……我不能再没有你……”

      义父……

      心头一阵刺痛,虞令葆竭力忍住内心澎湃的汹涌,将涌上来的一口腥甜狠狠咽了回去:“……不能让宿雁岭那边的人得逞,暮云山现在群龙无首,要尽快把郑叔和周叔……找回来坐阵……”

      李不愁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管,我就是个没本事的怂货,我只认令哥你一人,我就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我死可以,但暮云山不能落入宿雁岭的手里。”

      平日里,李不愁敢这么不听话,虞令葆早就跳起来揍他了。此时,她只能气若游丝地趴在他的背上,费力地劝道,“我不会有事的。羊角涧……我之前来过,前面的山腰处有一处小溪,那里下方有处隐匿的藏身之处,我在那里等你回来接我……”

      李不愁将信将疑:“令哥,你不会骗我?”

      “不骗你,我……”虞令葆有气无力,她的眼睛被浓烟熏得一片血红,“我还要给义父报仇,我不会死的……”

      拐下山崖果然看到一处细小的溪流,虞令葆挣扎下来,李不愁拗不过她,可还是不放心。

      “宿雁岭的人很快就会追过来,你快走吧!”虞令葆急着赶人,她把手里的朔月刀递给李不愁,“拿着朔月,去找郑叔和周叔回来。李不愁,一定……一定要守住暮云山!”

      李不愁把朔月刀接在手里,看着那沾染血迹的锋利刀刃,踩着漂浮的佩剑正犹豫着,忽然虞令葆猛地站起身,一把将他推开。

      仓促之下,李不愁只得御剑而起,一回头却是瞧见虞令葆被一支利箭射中,整个人被强大的冲击力带得飞起,狠狠砸到一棵树上,继而落地喷出一口血来。

      “令哥!”

      佩剑升上半空,李不愁绝望地嘶吼着。

      虞令葆落地之后,应该完全失去了意识,身子一歪,顺着旁边的山坡直直滚落了下去。

      很快有几个宿雁岭的人出现,冲在最前面的劲装男子,划出一道灵符,然后举起弓箭对准半空中的李不愁。

      “啊啊啊啊——”

      李不愁悲痛欲绝,抱紧怀里的朔月刀,一咬牙,愣是躲开直击而来的灵符阵,御剑遁走。

      -------------------------------------

      羊角涧她曾经来过这句话,虞令葆没有骗李不愁。

      三个月前,听闻这里有不少的凶灵走尸,她和谢安晨一起前来除祟。两人当时配合得很有默契,很漂亮地完成了任务。义父当时夸赞几句之后,还打趣她来着,说谢先生对她的助益很大,让她以后要跟在谢先生身边好好学。

      因为义父的态度,暮云山上上下下都待谢安晨很是亲近。

      是啊,谢安晨相貌俊秀,温文尔雅,举手投足之间,有着区别于旁人的儒雅淡定气质,他和暮云山上那群耍刀玩棍的大老粗是不一样的。

      文武双全,才貌兼备,鹤立鸡群,出类拔萃。

      多么完美的人啊……

      如今想想,是多么的可笑啊!

      那在暮云山给老人治腿伤的手,帮小娃娃写字帖临摹的手,指点晨练弟子剑招的手……没人想到,不过短短几个月后,就执着利剑逼死了暮云山的掌门人,设计围剿了暮云山大部分主力。

      那一双修长如玉的双手,将整个暮云山把玩在股掌之间。

      利箭从肩胛骨穿透而过,这么大的创伤,虞令葆当场就昏死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悠悠醒来,应该说她是被身上的伤硬生生给疼醒的。

      只是,虞令葆万万没想到自己跌落之处,竟然聚集不少的邪祟。

      一睁开眼,她很警觉地闻到了走尸的腐臭味,不由得心下一凛,慌忙强撑着坐起身来。

      内外伤都很严重,光是一个起身的动作,虞令葆都已经疼得满头大汗,她只能死死咬住牙关强忍着。

      如今的情形对虞令葆来说,非常不利。

      她现在灵脉被封,没有丝毫战斗力不说,就连减缓呼吸都没法做到,身边没有利器,且身上还有伤口。

      最要命的是这处伤,射中她的那支利箭附着灵符,若无灵力解除,她的伤口不会愈合。

      不管是生人的气息,还是浓烈的血腥味,无一不是走尸最喜的。

      不知何时已经是夜幕低垂,弯弯细月轻轻地浮着,这一点月光抵不住浓重的阴云,光线极其差,怪不得邪祟都出来作怪。

      依着一棵树,虞令葆勉强站起身,她这才看清,那些邪祟之所以暂时没往她这边来,除了她恰好掉在一个突兀的矮坡上,走尸手脚僵硬不便过来之外,还因为他们已经有了食物。

      腐臭的走尸手足僵硬,喉间不时发出喝喝的低吼声,在他们的中间围着着一个极其瘦削的……人。

      光线昏暗,辨不出容貌,身形佝偻,看不出高矮,只能说是个人。

      走尸最是凶狠,这么个小小的活人,恐怕一眨眼的功夫就会被撕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