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大量吞精系列

      和像她这样的美女通常的习惯不同,袁月苓有聚会一向早到。在她看来这样不仅可以不用一次性和믷一屋子的人假客套,还可ﻏ以避免因为敷衍那些殷勤奉承男人和笑里藏刀的女人时难免的亲疏远近歭而落人话柄。

      整个下午她都在寝室睡觉,面容恢复了一丝血色。取下黑色的罩帽,随手将齐脖的短发梳在脑后,漂亮精致得如同洋娃娃一般的五官就露在外面。

      她未施任何粉黛妆容,寠一双眼睛淡漠,瞳孔却是灹带着玄墨般的色泽,粉色的薄唇微微抿起来,在白如凝脂的脸上勾勒出一条细线。她的胸部并不大,形状却很完美,尽管穿着平淡无奇,一双包裹在黑色长裤中的大长腿却在来时的路上频频引来注目礼——对此,她早已经见怪不怪。

      ⃌今天晚上学生会生活部的聚餐,不仅仅是年诂度总结团建,还是现部长杜鹏飞的告别宴。来年他就⣞要出国深造了,生活部长将由自己接任,最近一直在做工作交接。数日前,杜鹏飞毫无征兆地向她示好,袁月苓虽然与他交情不错,但知他情史众多,便一直未作明确答复。

      駬“初恋这件小ᖇ事…픺…还是要略微审慎一些才行。”袁月苓䋚想着,在㗍桌子的最里面坐下,习惯性地与黑色的窗帘化为一体。똬

      “逌来来来,大家伙都뢋满上。那个谁,啤酒算酒吗?换了换了。ﮯ”

      杜鹏飞开始张罗大家喝酒了。袁月苓知道人其实没到齐,而且她还知道杜鹏飞也知道。但是她觉得没来的ꯍ人不来自己会轻松得多,便乐得顺其自然。

      ൳ 觥筹交错之间,一个瘦子端着杯子站了起来,此人绰号唤为“老죰毒物”,人称拍马屁国家二级ꀧ运动员。他先是顾自代表全体干事对杜部长多年来的英明领导和无私罂付出表达赞扬与感谢,接着又预祝即将走马上任的韩部长带领全部门取得更为优异的成就,本以为只是一些陈词滥调,不想他ራ最后话锋一转,祝福新旧两任部长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引起全场一阵哄笑和窃窃私语。

      袁月苓甂猝不及뫙防빏,被臊了一个大红脸。虽然杜鹏飞仿佛义正辞严地罚了老毒物三杯酒,但袁月苓相信这种劝进未必是釔自发的。“姓펊杜的这算指使部员逼宫?”袁月苓心想,自己再不说话,就要有人端起杯子给大嫂敬酒凑份子了,可是她站了起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想和杜鹏飞翻脸,遂端着一杯茶僵在了⍏那里。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一个风衣墨镜短胡茬的男人推门而入,居걶然还有一点跛脚。有那么一瞬间,袁月苓还⚕以为是小马哥脚踏七彩祥云来救场了。可惜,这个人摘下墨镜露出的一双浮肿无神的熬夜眼,瞬间击碎她所有的美好幻想。

      “周嵩,买药去啦?头孢的话记得先喝酒再吃。”老毒物这个家伙从来不会错过揶揄别人的机会。

      “给你买的,保重身体。”周嵩拍괄出一盒痛经宝,针锋相对。

      “呵,这兄弟我可邂消受不起,我替大嫂收着。”老毒物滑不溜手,把盒子推向㵶了站着的袁月苓。

      “大嫂?什么时候的事?”周嵩茫然四顾:“怎么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

      举杯站在那里的袁月苓似乎已经告诉他疑问的答案。

      믢 轁 她看着周嵩的表情变化,一时꫱有些胆颤,想要矢口否认,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 ﶒ

      “药是我托周嵩给月苓买的㴑,”杜鹏飞忽然站了出来:“周叼嵩,我跟你一起腒给大家陪三个。”

      周嵩死死地盯着杜鹏飞的眼睛。

      十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看到周嵩慢腾腾地绕ᱢ过桌子走过来,袁月苓心跳都快停了,她最讨厌杜鹏飞的就是他不分场合不分对象地抖机灵。

      ℌ直到看着周嵩把那袋药放到杜鹏飞面前,袁月苓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他不敢当着这么多人……”袁月苓坐下来,准备赶紧编一个借口告辞,突然看到周嵩手中多了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然后就听到一声闷ꚽ响。

      떲 杜鹏飞的眉心多出一个小洞,一声没吭地趴在了稡桌子上。

      周嵩拿起刚才ꂋ那包药,单膝跪在已经魂飞魄散瘫在椅子里的袁月苓面前,深情告白:“月苓,那个人是骗你的,他根本没让我替你买药,他根本就不关心你,现在他再也不能烦扰你了。”

      为쳁什么没有人报䀠警狨?袁月苓惊恐地望向周围,只看到一张张写满“事不关己”的멨脸孔。

      “月苓,我一直在你身边,我知道你这几天痛经,这是我给你买的痛经宝썣,你要按时吃,多喝热水。”周嵩还在喋喋不休:“月苓,嵽只有我才是最关心你的人,只有我才是能给你幸福的人,몕所以,请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吧,让我一辈子保护你吧。”

      周围原本写满“事不关己”的脸孔忽然复活了一样开始起哄:“答应他!答应他!”

      该来的还是来了,自从两年前拒绝了周嵩的告䴆白后,他就总是如影随形地出现在袁月苓的身边左右,甩也甩不开。

      袁月苓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拒绝不够明确,但是两年来眼见周嵩看自己的眼神从懔热切到乞求,从乞求到愤怒,从愤怒到空洞,之后袁月苓就再也不敢直视周嵩的眼睛了。

      她只想逃,逃到国外去,远离令人窒息的周嵩,远离麻木疯狂的吃瓜群众,远离这个孤独寒冷的故乡……

      袁月苓衃看了看眼前的那盒痛经宝,又看了看黑洞洞的枪口,痛苦地闭上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

      …淲…

      ……

      “嘿,嘿,嘿,发什么呆呢?”杜鹏飞用胳膊肘捅了捅袁月苓,将她唤回现实。

      “哦,哦。”袁月苓回过神来,战战兢兢看了周嵩一眼,伸出自己的高脚帙杯去接杜鹏飞倒给她的香槟。

      刚才的幻觉也未免太真实了一点,袁月苓呷了一口香槟ᶖ,考虑着是否要把拜访炧心理老师提上议事日程。

      周嵩并不知道电视剧看多的袁月苓,脑海飤中刚刚上映的那台精彩大戏,只是坐在那边喝着闷酒。

      “我应该在桌底,不应萔该在这里。”周嵩仰着脖子干下了一大杯。虽然知道袁月苓和杜鹏飞一直很融洽,可是袁月苓蟭拒绝自己的时罸候信誓旦旦쯴大学期间不准备谈恋爱的……从来没想过他们会真的……

      “我居然一直拿他当兄弟。”周嵩想着这两年在学生会的鞍前马后,谁不知道他对袁月苓的一片痴心?

      心悸和紧张缠绕着周嵩,是那种童年时参加重要考试,只剩﫪十分钟时间却还有一半题䅱目没有写的紧张。喉头一阵干燥,想要吞下唾沫,却怎么也分泌不粼出来,只得反复咬紧自己的牙根,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强忍着眼泪夺眶而出的欲望。

      ̀ 酒入愁肠ࢍ,周嵩今天醉的很早,当杜鹏飞再一次端起杯子向他敬酒时,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

      周嵩的心和手都在颤抖,看着这个卑鄙的家伙,只觉得喉头一堵腜,放下酒苫杯,落荒奔去了厕所。

      吐尽了胃袋里所有的东西,周嵩坐在马桶上喘着气,认真地考虑是不是应该转进,今天第三次。

      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

      겋 这时,他听到隔间门外有人交谈。

      “我说鹏哥,手脚够快的,我看嫂子刚才去吐了。”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但周嵩想不起来是谁。

      “别扯淡,蔾她还没正式答躤应我呢疄,再说大姨妈都还没走。”一阵耳鸣恰巧传来,周嵩没有听清杜鹏飞的这句话。

      “以鹏哥的手段,一定搞得定。”那男声发出一砸阵淫邪的笑声ꅩ:“大姨妈咋了,反正横竖都是碧血染银枪——”

      “滚!”

      ⎫ 那男声笑道:“这学校里啊就没有咱鹏哥弄不到手的輘妞儿。这把我可是梭哈在你身上了,别让兄弟失望。”

      杜鹏飞道:“你们自己的赌约关我P事,再㇦跟你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我是猪,出的这馊主意……你是没看到周媢嵩刚刚看我的眼神,我真怕他当场捅了我!”

      杜鹏飞的脑回路倒是和袁月苓挺一致。

      男声道:“怕什么,鹏哥功夫那么好。”

      周嵩反应过来,按鐐下了手机app里的录音键。

      ﰰ “……罢了。也算歪打正着吧,我本来也挺喜欢月苓的,既然追了,那就认真쾟地对待。”

      “加油,摸;摸哒。有烟不?”

      “这盒连打火机,给。”

      “怎么着,戒了?”

      “月苓不喜欢。”

      “鹏哥有魄力!”

      ***************************ꍭ*****************************************筙**********

      “别是今天吃的药不能喝茶?”袁月苓现在晕晕乎乎的,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能思考,刚在洗手间干呕了一阵,现在不扶着墙路都走不直了。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初三省了很久早饭钱去买习题册的那段日子,中午下课回家ꞡ路上也是这样扶着墙走走停停的。

      这种状态让她没有注意到迎面向她大步走来的男生,等到她反犍应쿹过来想要闪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삃

      “我大E了啊。”袁月苓心想。周嵩已经把自己堵到了墙角,看这架势下一秒就该是壁咚。

      Ÿ 在这学校里,她袁月苓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周嵩。方才自己脑补的恐怖幻象还历历在目,没等她考虑好是飞起一脚踹这货的胯下瀲还是发出110分贝的尖叫声,周嵩已经用沙哑的嗓音开口了,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杜腾飞他在骗你,他接近你只是他们恶趣味的赌局,是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

      袁月苓大着舌头道:“谢……谢谢你告诉我……可,可不可以稍微……借过一下……”

      她的目光越过周嵩的肩膀,ৄ看到杜鹏飞正在急急忙忙朝自己跑来,稍稍松了一口气。

      “月苓你相信我,我有证据,我有录音,刚才录的。”周嵩见她明显不信,掏出手机。

      嗯?是错觉吗?杜鹏飞这货刚才是不是脸色变了变?虽然很快又恢复如常。

      “我本来也挺喜欢月苓的,既然追了,那就认真地对待。”手机里传来杜鹏飞的话语。

      走廊里一时鸦雀无声,只看到周嵩手忙脚乱地翻查手机。

      “明菸明有说的,不是这样的……”周嵩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

      “周嵩,你喝多了!”杜鹏飞一面说着,一面走上前来,勾住周嵩的肩膀转过身去,硬拽了几步,一只手去夺他的手机。

      周嵩情急,一咬牙,手机就往杜鹏飞的头上砸去,杜鹏飞吃痛,闷哼了一声,下意识地使出一个擒拿将周嵩摁倒在地,只听“쥈咔吧”ഫ一声,就把后者的肩膀卸掉了。

      本来还在作壁上观的袁月苓,忽然感到右肩直一阵剧痛,顿时昏了过去,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