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硕大乳肉办公室狂捏

      “这便是宗师境界的力㠍量吗?人格面具果ꕡ然不同凡响。”

      罗云体会着全新的力量,对于㞏楚风感到深深地܋敬畏。

      他一介先天武者,还是一抹残念,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成就了位于江湖顶端的先天宗师境界。

      另一边,佛光与幽光激烈碰撞,世界如镜面一般出맞现道道碎痕,露出后面无尽的虚空,摇摇欲坠。

      “吼!”

      雾中人挥手一指,幽色领域侵染的世界,一抹无形的原力化为一张骷髅大嘴,几乎向整个佛陀吞去。

      砑墨夷盘坐在原地,「无名佛陀」绽放出无尽的佛光,「无쭫尽佛土」划出一천道坚壁,将大嘴反弹回總去。

      戦 “啊!”

      훴那大嘴人性化的一声哀嚎,便被庞大的佛光化为ঋ云烟。晰

      无形的铁壁更进一步,朝着幽色领域坵一步步的推进。

      ᠡ 雾中人不샔禁叹息,“这究竟是多么可怕的力量啊!”

      一股强大的力量降临。

       无尽的浊穩流沸腾不止,那骷髅巨人仍然在爬起身来。

      尤其是「无尽佛土」震荡时,更伸出另一只手臂来。

      墨夷反应过来,“声东击西㧣!阿弥陀佛,施主还是执迷不悟吗?!”﭅

      밀 佛光构成的无形铁壁回缩,ꟑ朝那骷髅巨人一点点压去。

      骷髅巨人发出一声怒吼,一只手从浊流当中迅速抽出,朝着佛光凝聚的铁壁廻,狂暴的拍打而去。

      “轰!”

      天空一声剧烈的颤动,一道罡风如簭龙卷般略过大地。

      叶凡ꦊ脸颊升腾,看着不远处拍开,遮天蔽日而来的狂风,身体战栗的一步步倒退,“不行,﯂不行,这份力量完全没可能躲开。”

      “叶大哥!Ԇ”

      看着佛光和幽光之间,席卷而来的鲤龙卷,张远也験无力的叹息一声,面对这个层次的力量,即使他们的力量更进一步,也不过是两者掌中的玩物罢了。

      就在叶凡等人万念俱灰,甚至准䋅备听天由命的时候,一道缥缈的力量将他们笼罩,ꥁ“哟,你们还好吧。劉”

      鸳 “这是……”

      叶凡缓缓睁开眼睛,大地满目疮痍,耳边冷风如刀吹拂,刮得脸颊阵阵生疼搂,回神就已身处于天空之上。

      鸁周虎惊喜不已的叫道,“罗大哥,你终于赶过来了。”郌

      㜶“嘁,你们现在高兴逅得也未免太早了,等逃脱后面那道毁天灭地的力量再说吧!”罗云不屑一顾的冷笑道。

      众人回头一看,浊流激荡,骷髅巨人身披幽色的天空,半身沉默在浊流,⺏挥舞着两只遮天大手,猛烈拍打「无名佛׼陀」,世界阵阵颤动。

      虽然「无尽佛土擢」将这些拍击,滴水不꽙漏的拒之门外。

      但是骷髅大手挥胓舞而出的力量,却卷起一道道猛烈的龙卷,遮天蔽日的在这个世界四处席卷。

      若非他们身下这只巨虎追风逐日,每每遮天蔽日的龙卷交击⁘之时,都先一步逃离,恐怕早就已经被无尽的狂暴气流卷入,撕成千丝万缕,粉身碎骨。

      왊 众人心有余悸,就连巨虎怎么回事都忘记了询问。

      “施主,放弃吧!你我因缘而生,因缘而动,因缘而终……即使身处于虚幻,你我也绝非止于虚幻。”

      无名的佛陀嘴唇轻启,已与墨夷在无声中融为一体。

      雾中人跳上骷髅巨人,巨人发出一声不甘的愤怒嘶吼,“老和尚˼,少自以为了。这个膢世界最初没有真实,也同样没有所谓的因缘。事实上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所有事物嵅,都是不过是本质空无的祂变幻魮虚无!你永远也不可能体会到这点的。”

      “阿弥陀佛,这不过是‘不空之空’罢了!施主,你太过执゠着于外相了嫿。”

      ㌲墨夷喧念弶一句佛号,「无名佛陀」伸出两只遮天大手。

       浊流开始收꧶缩,朝着骷髅巨人迅速汇聚,不为所动。

      ℿ 一股肃伔杀之气在天空如实质般升起,叶凡等人即將使隔得老远的距离,也不由쳑身临其境的战栗不止。

      张远不解的问道,“罗大哥,刚才那雾中人似乎说过,万象之主不久就会苏醒,怎么现在到还没有一点唗动静?”

      “万象之主吗?”

      叶볈凡恢复一些理智,目光四处扫视,天地只剩下金色的佛光和诡异的幽光,大地和天地被两者一分为二,᱙其余各处空间片片破碎,露出空间背后的无尽虚空。

      他看了一遍又一遍,浊流将一切消解,佛光和幽光将天幕撕裂,所有一切一览无余。但是他们此行作为任务目标的万象之主,㏆依旧不见丝毫踪迹。

      看着两人脸上的疑惑꫿,罗云操控云虎在天空自由穿梭之余,不禁发出一声不屑的大笑,“果然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巤你们就是太过于注重那些实在的东西了。”

      “罗大哥!”

      叶凡不解其意,对于任务目标,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黄欣焦急的说道,“罗大哥,现说在可不是卖关子的时候,一旦万象之主苏醒,我们可就要完蛋了。”

      젳“不要这么紧张,比起万象之主如何,你们还是想着怎么逃命吧!”

      一道猛烈的狂风席卷而来,云虎骤然一个下坠。 퉵

      众人措手不及之下,也只⋾能放弃追问,抓紧云虎的皮毛。

      罗云仰望远处发出惊天战㻃斗的两方,身边朦胧感越发强霣烈起来,“这迼个感觉,马上就要苏醒了吗?”

      “轰!”

      两个巨大的身影仿佛两个咿呀学步的稚童,笨拙的通过手掌击打对方,巨大的力量在两者之间,产生一道道强烈的⢌狂风。

      雾中人看着滴水不漏,将他所有攻击都挡下的无名㈪佛陀ꑆ,楖脸上不由闪过一抹阴冷,“可恶,该死的老和尚,为什么햌要阻止我,难Ꭽ道你就不想逃脱这里吗?”

      “阿弥陀佛,施主既然➟认为一切是空,逃脱或许也不过是空。又何必如此执迷不悟,徒增无意义的杀戮餋呢?” 䎁

      墨夷目光淡然,「无名佛陀」身上万丈佛光璀璨依旧,比起阵阵涣散的骷髅巨人,威能不ꍷ减⬨分毫。

      雾中人大吃绣一惊,咬牙切齿道,“可恶,你也是那家伙的走狗ㄛ吗?像你这样没有觉醒的家伙,永远也无法理解,何为超脱,何为自由?看来在祂苏醒之前,不杀死你,我就永远无法得到真实吗?”

      “所谓的真实,不过是一种存在。㸟然而诸象皆空,一切因缘而生。对于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来说,䞯真实不就是认ꇮ为自身的存在,我思故我在吗?”

      墨夷渐渐明白一切的本质,悲叹的发出一声感慨。

      雾中人耻笑道,“所以说,你才没ఢ有真正的觉醒啊,老和尚!我们可不一样!我不愿化为坐骑,两者虽然是相辅相成的真实存在,但为什么不能将彼此的存在反过来呢?那没有自我,没有过去,没有未来,随手而来的存在,我ὀ不甘心!”

      “觉醒者吗?倒跟我‘佛’的修持异曲同工?或蜕许我们会是志同道合的道友,可惜你终究未能超脱于虚幻,踏足于真实之上!”

      墨夷身化「无名佛陀」片片崩解,「无尽佛土」也在下一刻迅速收缩,整个世界都被幽光迅速侵蚀,化为一方黯淡的몸“冥土”。

      雾中人不解的看向墨夷,脸上满是⊍戒备,“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看那只云虎!”

      㛖墨夷落在一块崩解的山石上,遥指天上逃亡的众人。

      雾中人脑海灵光一现,脸上强烈的不甘和愤恨化为一抹无尽的悲哀,身上强横的气息一点一点溃散,“原来如此,万象授身,我本质上不过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