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十大禁用直播app无病毒

      钱义钱掌柜所在的茶店外,人流排出去一条长龙。

      人潮汹涌!

      比昨日更多的人进进出出,不时便有人询问画本和小说怎么卖。

      店中不但两个伙计忙的焦头烂额,钱义这位掌柜也没办法闲着,只能一个个接待。

      “对,买一斤茶就送画本,若是买两斤,画本和小说一起送。”

      “不对外卖,今、明两天只送不卖……”

      “一斤茶叶只送一本,对对对,多买多送……”

      一本本画本和小说,被买茶的人拿走,让忙的脚不沾地的钱义乐的合不拢嘴,因为说了太多话导致嘴唇都有些干裂都没有察觉。

      他想到今日应该比昨日还要火爆一些,没想到会火成这个样子,心中对少爷和方公子的佩服简直说不清有多高。

      他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那背后之人印制盗版产生的宣传作用。方子平当时便猜测,有首发牵念在,盗版之人不管售卖多少都会对他有益,没想到真的给他白白宣传了,又因为剩余的盗版画本都撤走了,反而让买盗版之人介绍的人导流到了这边。

      掌柜的高兴,两个伙计也高兴,因为店中的生意越好,他们每月拿的钱便越多,累是累一点,但做什么事情不累,累能挣到钱才是本事。

      不单单是钱义掌柜掌管的这家店面火爆不已,其他十多家店面都是如此。

      让这十几家店面附近的其他店铺都有些嫉妒不已。

      最后实在对这画本和小说好奇,便也让店中的伙计排队进来买一斤茶,看一看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这些排队买茶的人中,还有些身后跟着孩子的。

      这些孩子眼巴巴看着从茶叶店中走出的人手中拿着的画本。

      眼中还带着渴望之色,想要早些看到那只玩伴口中的猴子。

      实在是这些孩子昨天从私塾中一同读书的玩伴那儿听说了画本里猴子的故事,一晚上都心痒难耐,回家便央求家中父母给买。

      很多父母面对这样的熊孩子,一般都是打一顿了事。

      后来听说买茶便免费送画本,一些原本家中便喝茶的人便出来买了,还是那个道理:反正免费,不要白不要。

      这才导致十多家店面中人满为患,门外都排出老远的长队,让巡街的捕快都多次经过,就怕出现什么问题。

      人一多就容易出问题,一会儿有人喊钱袋丢了,一会儿有丫鬟喊有人摸她屁股,让那些捕快不得不专门留下来维持秩序。

      作为京城中的捕快,出一点问题就容易丢饭碗。

      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有一位御使经过,到时候这御使随便一封奏疏,可能就让四城县令被叫去骂一顿,到时候县令回来,自然会找捕头的麻烦。

      捕头又会找捕快的麻烦!

      ……

      大青山后山,大儒周墨所居住的小院房中。

      方子平盘腿闭目而坐不动,身上有一些光点落到身上后立刻消失不见,显然是被他吸入了体内。

      周墨果然如同方子平所料一般在知道了方子平成为九品小说家后,并没有太过于生气,只是吃了一惊。

      他在一旁啧啧称奇的看着手上的画本,基本上过一会儿便会抬头看一眼旁边盘坐吸收念力的方子平。

      他之前还提醒过自己这个弟子,让他专注于儒家修行。

      没想到方子平却写出这么一本小说的同时,还结合画道画了一本画本,让刚识字的小孩和不识字的百姓都能观看。

      别看只是画本和文字的区别,受众却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倍。

      原本喜欢的会继续喜欢,原本不喜欢看书的人也很容易接受,因为看图比看书要更容易理解,简单来说就是不费脑子。

      一部电影的受众,随随便便就可以达到千万人以上,但是一本书能达到千万销量的却是少之又少,这便是画面与文字受众多少的区别。

      甚至方子平还曾经上网查过,以四大名著之首的《西游记》为例,看过《西游记》原著的,跟看过《西游记》电视剧、动画的人数根本没法比,可想而知这之间的差距。

      漫画虽然比不上影视剧,但比起文字组成的书,已是好了许多。

      此时周墨只看方子平此时身上吸收的念力,他便知道有多少人产生了共情念力。

      当然,他虽然能看到念力,本身也是小说家,但却没办法吸收这股念力。

      这就如同是神话时代中,神魔的信众给予祂们的信仰,都会被所信仰的神魔吸收一般。

      神魔只会抢夺信众,而不会抢夺信仰之力,因为其他神魔的信仰,对他们来说如同毒药一般。

      共情念力也差不多,若是有人肆意吸收其他小说家的念力,那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吸收他人的念力,立刻会被念力影响心智,最后变得连自己是谁都分不清楚,甚至会将自己炼成他人的傀儡。

      周墨在知道方子平已经成为九品小说家的时候之所以吃惊,是因为他知晓普通人要成为九品小说家,需要从无到有开窍才行。

      万事都是开头难,九品虽然不算什么,但却难在第一步,不止是小说家,其他也是如此。

      新入学的学子中,还未有一人晋升儒家九品。

      甚至已经入学一年的上一届学子中,儒家九品都不多,甚至是三年学下来,其中还有一些无法成为儒家门人,只能选修他途。

      但是周墨在看了方子平带来的画本后,就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想起当年自己为了成为九品小说家而写的那些小说,简直有些无地自容。

      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这位弟子竟然能写出《西游记》这般的作品,还改编为画本以便更容易让人看懂。

      还在看书的周墨,突然感觉身旁方子平身上气息大盛,连忙转头看去,顿时看到空中一道赤光落入方子平头顶消失不见。

      虽只是亮了短短一瞬间,但还让周墨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开窍异像,这么说他突破八品了,怎么可能,这就突破了,一日破八品,老夫这是做梦吧!”

      方子平只感觉自己脑海中,在第一个灵窍旁边,瞬间多了一个窍穴,两个窍穴互相交应,如同日月悬空一般,分别发出白色光芒和赤色光芒。

      “终于突破八品了,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嘴不听使唤了!”方子平心中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显然他是对这张嘴担心不已,因为实在是太破坏他的形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