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乃爱华痴汉电车

      捼周仓见到皇甫哲茂竟然还敢菵上前,长笑一声说道:ḽ“区区汉狗不吃好歹,若즐是乖乖下马投降,某家还能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皇甫哲茂横枪而上,丝毫不理周仓言语中的嘲讽,看架湓势就是要䭳与对方玩命了。

      周仓也不敢大意,对方的武力虽然略弱于自己,也不是好相与的对象。稍有大意,恐怕会有阴沟里쓲翻船的可能。

      亮银枪与长刀只是短暂廐的一个相接,皇甫哲茂立刻矮身而下,胯下战马一声嘶鸣,带着他笔直的向周仓身后的马车冲去。

      这ඳ样的反应完全出乎了周仓的预料,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让皇甫哲茂给䏱冲了过去,当下面色大变:“快快꣙快䯰,赶紧拦住这条汉狗!”

      皇甫哲茂的计划好不容易得逞,哪里会给黄巾军反应的ᔈ时间,用力的加紧了緍马腹圃,速度再次提升了起来。

      临近马车之后,皇甫哲茂用长枪将马车门帘挑䀷了起来,露出了马车内部的全貌。一名娇柔貌美的女子端坐在马车内部,旁边罗列数个红木箱子。

      身后周仓已经率领黄巾盰士卒赶了过来,皇甫哲茂뙵不敢貰多想,连忙跳上了马车。

      女子虽然奋力貢的抵抗,很明显不敌皇甫哲茂的武勇,迅速被他擒拿,返回战马转身崄与周仓对峙起来。

      햭看着小⓭姐被敌人挟持,投鼠忌器的周仓立刻挥停了身后的众人。

      皇甫哲茂眉头一挑,拔出马鞍上的佩刀抵在女子雪白的脖颈上:“看来这女子对你们来说相当重要,鲛周仓你待如何?”

      “区区一个女人罢了,左右不过是本将抢过来的,看她貌美罢了,本将现在只是一时遗憾,汝不要得寸进尺!”

      周仓心里明白,他必须将小姐的重傶要性㬐降到最低,才能在对方大意的时候救下小姐。

      皇甫哲茂冷冷一笑쫔,伸出鲜血浸红的右手在女子脸颊上摩挲。

      ꪦ“周仓,尔以为某家是傻子不成?退后十步再来与某家计较!”

      周仓知硹道自己不能后退,绝不能将主动权拱手让人棠:“众렏将士听令,所有人出击!”

      握刀的手臂轻轻挥动,鲜血顺着刀尖滴落了下来:“若是尔等再敢上前,讖休怪某家辣手摧花。”

      周仓见此情景睚眦欲裂,连忙挥停了手下众人:“停停停,都给本将停下!” 

      㽣 看着黄巾军众人停下了脚步,皇甫哲茂这才将佩刀转到胞一边:“周슭仓,看来某家棋胜一招,现在给某䄙家退后二十步,说不得某家会把这个女子放掉!”

      “哼,空口无凭本将如何信你?綒”

      ⿋ 皇甫哲茂微微一哂:“你现在没有选择ᴃ的余地닓,要么삱率人退后二十步,要么给她收尸!”

      进退两难的境地让周仓脸上阴晴不定,将就之后才挥挥手说道㸒:“退后!”

      眼见自己的计谋得逞,皇甫哲茂没有放过这样的机会,挟持着女子拍马向晋阳赶去。

      女子一看不妙,一边疯狂的挣䲐扎一边大声提醒周仓﫲:“周渠将,不要管我,区区斩杀汉狗!”

       皇甫ᤙ哲茂眼角的余光看到周仓已经追了上来᳽,立刻一个手刀将女子打晕过去,凭借战马的迅捷速度离开此地떽。

      眼前的女子被黄巾军渠将解周仓如䥯此着紧,在黄巾军中的地位惚定然不低。

      黄巾军覆灭的时间已绘经进入了倒计⍴时,皇甫哲茂也在为将来打算。

      ຑ四散而逃的黄巾士卒对于未来的噆乱世可谓是宝贵的财富,君不见曹老板凭借黄巾降卒组建的青州军多么犀利뚘。

      긴 若是能够借助这女子的身份⮣,有了雁큎门这个地盘,自然能够凭借黄巾士卒띑组建一支大军。

      不过看着身后紧追不舍的周仓众人,想要在这些人追击中带走女子,任重而道远呐。

      刚才自己与周혈仓已经进行了一轮激烈的交锋,很明显落入到了下风。

      若是自己与周仓单挑的话,兴许可以想想办法斩杀周仓。

      䈪 只不过周仓的身边还有数十名黄巾士卒,想要在这种局面下搏杀出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边拼命狂奔,皇甫촓哲茂一㢆边默默地想着:“系统,现在还能不能进行机体强化?”

      “叮,请宿主努力完썿成任务,衄完成任务后会有机会。”

      系统这条路走不通,皇甫哲茂就只能继续夺命奔逃。

      这样的局面已经持续了数日,随着晋阳城越来越近,皇甫哲茂鼚紧张的内心在逐渐松弛。

      晋阳城里面可是当时第一猛将的存在,区区一个周仓算得了什么。

      被他挟持的女子看到晋阳城出现在眼前,已经ᴸ心若死灰。

      没想到自己先是在司隶州被叛徒出卖,好不容易逃出了司隶,结果在并州又落入到汉狗的手中,难₣道真是天亡自己吗? ⠀

      皇甫哲茂看着身后不敢上前뮍的周仓,挥挥ไ手走进了晋阳城的城门。

      他没有第叝一떴时间选择前往并州刺史张懿那里,而是现在客栈里面落下了脚。

      看着目光中全是愤愤不平的女子,皇甫哲茂不以为意的说道:“还不曾ꛏ了解姑娘芳名?”

      ꃅ“呸,少在那里假惺惺。”女子唾了皇甫哲蕙茂一口,意愤难平的说道,“本姑娘落入你这汉狗之手又能如何,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本姑娘若是皱一下眉䧨头不得好死!”

      对于女子的话皇甫哲茂只是摇摇头甹,心平气和的说道烈:“黄巾军太平道不过是蛊惑人心罢了,以某家来看,覆灭之数放在几月之后,姑澂娘何苦要为这艘破船殉葬?”

      皇甫哲⬱茂话音刚落,女子就像炸了毛一般大声Ὺ说道:“放屁,吾等証太平道上听天命、下安黎民,岂是你这等鼠目寸光之辈所能妄言?”

      看着对方的反应蠤,皇甫哲놁茂更是肯定此女子在太平道地位不低:“某家听闻周仓乃是黄巾军张宝的部将,观姑娘年龄,怕是张宝的女儿吧?埣”

      “二叔......”话刚出口,女子就值觉不对立刻闭口不言,“想套我话?痴心妄竤想!”훀

      皇਼甫哲茂眉쳗头᱗一挑,开始围着女子上下端详起来。

      女子被他如此打量,心中㽢更是恼怒:“岂不闻男女授受不亲?丢尽了你쨛们朝廷的脸面!”

      皇甫哲茂轻抚着㱎自己的下巴,笑眯眯的说道:“张角的女儿确实让某嶑家好奇,你说是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