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知子无码在线

      ⵏ残阳余晖,当黄昏时的阳光洒在富悭勇太的脸上时,印出的却是恐惧的表情。

      他已经听楚虹说过自己可能遇到危险,他在接过武器时也已经做好了战ꦙ斗的准备……至少是这么以为的。

      但当他面对那个怪物时,当他眼睁睁的看着外面那个怪物撕裂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他畏惧了。

      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举起枪反击,实际上好友给予的手枪的㜸威力远超他的想象。

      一发子弹就和一发火箭筒似的。

      但是,即便是如此可怕的威力,在接连攻击了对方十次,打空了整个弹夹后也没有击败那个怪物。

      太可怕了휟,看着那个在火焰中面目狰狞的红毛猩猩,每每痎想起它的那张血盆大口,上面挂着的几条血丝清晰可见。

      勇太就感到背后一股毛骨悚然。

      而当勇太窝在一个小房间里自闭时,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阵枪声。

      枪声?难道还有人在和那种怪物战斗吗?

      小心翼翼的通过门缝向外看去,只见一个高大的阴影在蹒跚着追逐一찔个少女。

      蹒跚的阴影自然是被不输火箭筒的子弹炸了整整十次的恶魔了。

      꽘 其实勇太的攻击还是有对它造成严重伤势的,实际上要不是因为那十发子弹全都打偏,那它现在搞不好就直接嗝屁了。

      而那个少女则是一头可爱粉发的砂糖,她现在的手上正拿着一把微冲,对着面前的大猩猩恶魔就是突突突。

      ᑰ普通金属制造的子弹对恶魔造成的伤害相当有限,甚至还比不上它的愈合速度。

      所以其作用也仅仅只是ᫍ能激怒这个猩猩恶魔而已。

      但是被炸了整整十次的恶魔现在全身伤痕累累,➬右腿更是倒霉的被勇太不小心命中,所以炸成了残废。

      不过尽管如此,这只长⒉得像个大猩猩的恶魔依旧不肯放弃,继续追逐着砂糖。

      而砂糖凭借着灵敏的身手和一些枪械虽然总是能恰到好处的躲过这个恶魔的追捕。

      但随着时间推移,她的体力慢慢下降,动作开始变得僵硬。

      反观那个恶魔虽然一副重伤垂死的样子,却是依旧保持着无能狂怒,精力十足的样子。

      这样串下去她一定是会被抓住的,然后她会被……

      勇太突然有些不敢继续想下去了钼。

      쌈 但是事情的发展却不会随着他的想法而停止。

      动作慢慢ᬲ变昻得迟钝的少女被恶魔抓住机会就是一发纠缠术扔到她脚下的地板。

      虽然相对于在深渊中,这些恶魔的施法能力已经被大大削弱,但恶魔天生的施法能力还是发挥了作用。

      原本平坦的地板上诡异的长出了许多荆棘丛,而这些荆棘似乎有着自己的灵性一样,自动朝少女的脚踝发起缠绕。

      虽然砂糖凭着灵敏的反应和一点点的运气勉强躲过了这些荆棘的缠绕,但荆棘遍地的地面却是进一步减缓了她的速度。

      眼见少女就要被身后的恶魔追上,然后香消玉碎。

      勇太此时想到了砂糖在这两天对自己的关怀照顾,再联想到因为自己软弱的无作为而离开自己的六花……

      一时间热血上头,心中蓮的恐惧突然减轻了许多。

      于是当即开门大喊:“放开她!有什么冲我来!”

      这熟悉的声音……

      曾经被一只小虫子用一把奇怪的꼓武器差点给炸得生活不能自理的猩猩恶魔回过头去。

      然后就看到了那个䙬令它印象深刻的小虫子……

      啊啊啊啊!!!

      你TM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眼前!

      我要活撕了你!

      怒气值突然爆表的恶魔直接放弃了面前的砂糖,然后向着敢于冒头的勇太狂奔而去。

      而勇太在喊出这话以后就已经开始有些后悔了,在看到那个大猩猩一样的红毛怪物向自己冲来酥时更是吓得魂都没了。

      你不要过来啊!!!

      虽然홤已经用上了吃奶的力气逃跑,但是慌里慌张,只会闷头直线逃跑的勇太根本就跑不过和猩猩一样灵敏的恶魔。

      回头只能绝望的看着双方的距离不断缩减。

      而一旁的砂糖虽然一开始鼞只是为了保硁护盐才站出来吸引那个怪物的注意的。踥

      但是她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只顾自己逃跑的人,当下也拿起枪开始阻拦勇太身后追着他的恶魔。

      但是……

      没有用,不管是朝着身体还是头部或者腿部的子弹都被对方춠给直接无视掉了,根本起不到干扰拖延的作用。

      大声呼喊,试图像之前的勇太那样吸引注意秒力也是毫无用处。

      据这个恶魔似乎是认准了要先弄死眼前的勇太一样,根本就不鸟砂糖。

      砂糖无奈的看着勇太被逐渐追上,心里已经开始默默计划趁那个怪物吃他的时候找机会带着盐跑路了。

      当勇太被逐渐逼到楼上走廊中的一个死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怪物朝自己走来时딄。

      他突然想起了楚虹好像说过——“如果你会死亡,那么这场战斗就不存在胜利”

      这是什쭥么意思呢?

      룜 战斗…死亡…胜利…… 鍥

      对了!如果我死了的话六花该怎么办?就算她被救回来了,那不是更痛苦吗?

      心中突然升起了强烈的求生欲,勇太扫视四周,除了那个丑ㅃ陋的大猩猩脸上的戏谑神情外,还有身后的窗帘,旁边的护栏,怀里没有子弹的手枪。

      他该如何做?

      敌人是容不得他有太多思考时间的,当恶魔故意迈着较慢的步伐来到他身边时,勇太当即立断。 ௽

      直接把无用的手枪甩在对方脸上,趁对方看到这把熟悉的武器而下意识地护住脸时。

      勇太踩着走廊上的护栏,抓着墙上的窗帘,纵身一跃。

      啊,好疼!

      勇太摔在地上发出一声痛呼,不过倒不蒽是因为窗帘承受不住他的体쁙重的原因,而是因为他着ᗑ陆的姿势问题……

      当勇太才刚从地上爬起来,就又看到一只因为自己被耍了而怒吼着朝自己脸上跳过来的大猩猩。

      慌忙躲过了它这一扑,然后勇太就又开始了跑路。

      虽然这回他学乖了㢮,知道拐着弯跑了,但随着体力下滑,他还是难免渐渐露出疲态……

      不小心被什么给绊了一下,勇太摔倒在地。

      无奈的看着后面即将追上来的恶魔,对方脸上的愤怒清晰可见。

      很明显,这艝回恐怕没法再逃跑了。 ﴓ

      “可恶……到此为止了吗?”

      就在勇太有些绝望时,一团紫色骨架包裹着的人影突然破墙而入,一下子撞飞了正打算享受自己猎物的恶魔。

      猩猩一样的恶魔先是被这一下给撞到墙上ꤐ,然后又被一只紫色的大手给摁进了墙里面,当场就被拍昏过去。

      콟 看到之前把自己追得到处乱窜的高大怪物居然被一下子给秒了,勇太目瞪口呆。

      同时不由得揣测起这道人影的身份——超能力者?特殊机关人员?诶……我怎么感觉他有点眼熟?

      没等勇太怀疑太久,紫色的骨架与手臂散去,露出了里面的人影—忱—正是楚虹本人。

      不过他此时的右眼却是因为过度使用【月读·迁跃】赶路而不得不闭上,缓解酸痛。

      身上也因为刚才的撞击有了些擦伤,总体形象有些狼狈。

      但总算是赶上了,他阻止了那个不愿意看到的未来。

      回头看向勇太,发现他此时也在看着自己茑……与自己身后。

      “那些……都是因为我吗?”

      勇太此烂时有些发愣,似乎心中原本还抱有的某些얓不切实际的幻想ೄ被打破了。

      身后,透过那面被撞塌了的墙壁可以看到大街上的惨状버——建筑的残骸、被啃食的尸体、到处燃烧着的火焰……

      这都是因为我햗吗?

      “有一部分,不全是。”

      楚蹍虹的话让勇太彻底了解到,自己究竟参与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看着自己的双手,勇太好像看到上面沾染上了无数无辜之人的鲜血,耳边好像有人在对自己说着:“你这个凶手。”

      看着眼前这个突然自闭的家伙,楚虹大概明白他在想着什么,于是捂着右眼,很是傲气的说道:“你后悔了吗?为这一切?”

      对方的眼神暗淡下来,低下头去说道:“发生了这种事흭……怎么可能会不后悔呢?”

      “我不后望悔哦。”

      勇太有些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好友,难以想象他现在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模样。

      “那些…那些死去的可都是人啊!为什么ᵻ……”

      “我至少救了一个人。”

      “救了那个我想救浸的人,所以这一切都是훹有意义的。”

      楚虹的话让勇太忽ᒒ然想起来什么,他灰暗的眼神中多了些色彩。

      楚虹也没继续磨唧,当下解除了虚界内对六花的幻术,把她放了出来。

      刚刚从幻术里清醒过来的六花还有ே些迷糊,不过一旁的勇太可是清醒的。

      眼睛中再次出现几分神采的他,当即就忍不住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六花!”

      “勇太?”

      逐渐清醒过来的少女有些迷茫的呼唤着那个久违了的名字,似乎还有些难以置信。

      看着眼前这个脸上充满迷茫、不安与愧疚的少女,勇㉐太心中的某块地方被狠狠击中了。

      他走过来一把抱住六花,一边哭一边对她说着

      “没事了,没事了,不管是六花的痛苦还是反抗,我都知道了……”

      “真的、真的没事了……”

      名为富悭勇ᑦ太的少年不断向她颣诉说ె着自己的内心,而六花这时才终于回过神,只是眼泪不知不觉就盈满了眼睛。

      原本心中所有的迟疑与自卑也彻底转为一股委屈与喜悦的交杂,于是伸出手去同样抱紧对方。

      “勇太!”

      “勇太!”

      ……

      楚虹退开了一段距离,把空间留个这一对终于重聚的少年少女。

      两个人,一个在身体上已经不在纯洁,一个在心灵上也已经选择了背负着罪孽而活。

      两人都被永久的改变了……

      但二者相逢时所共同感受到的那种感情——也许依旧还是从前吧?

      一声叹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是在最后看了一眼未来,楚虹明白自己必须要说些什么。

      提着剑上去,再次把手上的剑递给了勇太。

      “拿着这个,战斗㨔吧。”

      “用它去杀䰋了我后面的那只【巴古拉魔】。”

      巴古拉魔?指的是那个吗?

      勇太빠抱着六花,붂看向身后那辵只镶在墙上壃的红毛大猩猩。

      此时它依旧还是处于昏迷状态中,并不是很难杀死的样子。

      㴯但是……

      “有件事我想知道,你以前和我说过甏的那些砀……都是真的吗?”

      楚虹点了点头,关于这些他也从来没有什么隐瞒的意思,只是别人不信的话,他也懒得去证明。悋

      赂而綷勇太在得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超能力者(轮回者)的存在后,一时间思绪万千……

      激动싄?害怕?还是渴望?

      尽管心中并不平静,但最后却只有一句:

      “我明白了。”

      是的,不管之前如何,发生的已经发生了ು,他现在能做的也仅仅只是伸出手去握紧武器而已。

      轻轻松ℨ开了抱着六花的手,勇太尝Ĕ试触摸了这把通体漆黑的长剑。

      ︾ 炽热的感觉传来,如触电般的收回手,可以看到碰到剑柄的指尖已经텷烧焦了。 

      勇太迟疑的看着眼前的好友,但楚虹却只是继续睁着一只✖眼睛并把剑递给他。

      “如果你휦想貹战斗,就必须付出代价。”

      代价吗? 

      看了一眼外面的“地狱”ଆ,再又看着六花,最后把视线重新转移到眼前的好友身上딳。

      看着他那只还残留着几道伖黑罜色血痕的眼睛,勇太忍不住自嘲了一下:自己似乎还没有付出太多代价呢……

      他终于不再迟疑,上去握紧了那把剑。

      楚虹也就顺道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用视线已经有些模糊的眼睛看着勇太逐渐被剑柄上冒出渔的漆黑烈焰灼伤双手,又慢慢蔓延到整个小臂……

      对方脸上的表情扭曲起来,双手几乎要忍不住松开的杄时候却又再次握紧……

      六花似乎想要上去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楚虹用严厉的眼神给制止了。

      ⏫ 阻止六花后,将左眼的视线再次投向勇太持剑的双手,狔曾经无聊时的研究让他有了新的想法:

      剑中召唤天照之火的仪式铭刻,或许可以和某个现实中的存在联系起来,从而将暗日的力量投射到某个人的身上……

      于是再次使用了【天照】与【全知全能之视】的力量,第一次尝试在人类的肉体上进行火焰的烙印。

      ……

      当火焰退去,勇太的整个手臂都留下了恐怖的烧伤。

      这些烧伤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条理,但如果仔细看却是可以看到一个眼球的形状。

      而他也因此获得了消耗精神力在现实召唤天照之火的能力与对楚虹给他的漆黑长剑的控制能力。

      做完这一切后,楚虹移开身体,让开了去路,并示意勇太去杀死那个巴古拉魔。

      在楚虹那一只正在淌血的左眼的凝视下,名为富悭勇太的少年喘息了一会,然后向一旁的六花勉强露出了一个“我没事”的笑濻容。

      提着剑,忍受着剧痛的少年有些摇晃的向着那个镶在墙上的恶魔走去。

      楚虹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直到他将燃烧着黑炎的剑捅入恶魔那蜻个猩猩廐一样的脑袋……

      看着眼前大口喘着气的勇太,楚虹ﶀ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双手的疼痛还是第一次主观上的杀戮而紧张。

      但他已经看到那个自己不想要看到的未来被改变了……这減就够了。

      至于其它的……他现在已经看不到更多了。

      该说再见了…楁…

      鋠“再见了,漆黑烈焰使……”

      只用了自己可于以听到的声音道别,然后转身离开。

      尽管想要干脆利落的离去,但却因为左眼同样已经处于睁眼瞎的状态而不小心撞上墙了。

      呃……尴尬。

      还好勇太、六花都在关心剑的事,似乎没人注意到这边。(砂糖:喵喵喵?)

      于是楚虹扶着墙一瘸一拐的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走到外面,屋内几人的视线之外。

      㸢 楚虹在心里确认了那道来自轮回殿的提示,慢慢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没有人看见……

      他也终于成为了所谓的轮回者。

      ᶣ (第一卷完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