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射人人看

      当夜幕降临时,已经没有人在继续闲聊,而是拿着一件件不知道从哪里搜刮了的衣服,回到了客车上,

      吸取了昨晚的教训,这下⒴可没有人再敢为了贪图一时的温暖,继续睡在住宅的客厅里了,与自己的小命相比,难受一点也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但考虑到外面的气温过嗽低,睡在车上却实非常容易着凉,所有士兵们开始将挨家挨户搜集来的衣服和被褥分发了下去,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尽可能的降低ᦨ生病的几率。

      “艾伦ᓎ,这些衣服你拿着,到时候盖在身上,不然晚上睡车上会很冷的。妭”

      ➝ 客车上,布莱恩将一个成年才能穿膈上的羽绒服盖到莎拉的身上,随后拿起座位上䫐的另一件衣服递给了前座的艾伦。

      “不行。”艾伦见状连忙摆了摆手,因为他发现布莱恩的身上也就只是一件衣服,他怎么能要,连忙开口说道:“我不怕冷的,这件衣服还是你箼穿吧。”

      说着,伸手将布莱恩想要递过来的衣服又给推了回去,表示自己少穿一点并没有什么大碍。

      “行了,你们别互相谦让了。”

      就在两人都想让对方穿上这件衣服的时倘候,特蕾西从前面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件羽绒服,放到两人中间的座位上瘅,有些好笑的说道:“我们又不会可不会让你们冻着暱,这样不就都有了。”

      “...侃.”

      看着中间突然又多出来的一间衣服,ߜ两人这下都没有在说话了,只是齐齐的向着特蕾西说了声谢谢。

      “嗯,不客气。”笑眯眯看着眼前的三个孩子,特蕾西欣然的接受对ᴾ方的感谢,手拿着另一件衣服,朝着后座上正在被安娜照顾的西尔维娅走了过去。

      布莱恩转䪫过头向后看了眼,安娜和威弗列德已经和别人换了座位,坐到了最后一排,看起来也是为了方便照顾西尔维娅。

      随后他又将目光移到那名叫欧格登的鸡冠头身ᥗ上,此刻他的脸色无比的阴沉,低着头将脑袋抵在前面的座椅上,脸色看起来十分的难看。

      布莱恩法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是这副表情,因为不久前安娜特地找到޲了特蕾西,向她阐ꀪ述了自己濜的遭遇,并真心的希望能获得帮助,摆脱这个变䰓态。

      不用说多说,同样身为女性的特蕾西听了,当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直接睻就找到欧格登,严厉的警告对方不许在接近偷窥安娜,否则就将采取必要的手凌段。

      而且还给欧格登申请调换到其他的辆车去,但由于天色太晚,所以需要等到明天他才能被调整到去其他的车上去。 癨

      䵻不久后,随着车灯被熄灭,人们都开始调整座位的靠背,然后将大衣披在自己的身上,准备ὃ入睡。

      ℍ 虽然有些人因为早上睡的时间太久而毫无睡意,选择獭了与㠨身边的人的聊起天,但还是尽量的将音量压低,不打搅其他人睡觉。

      夜晚的风声呼呼作响鐙,拼命的钻进客车的缝隙内,产生令人慿感到恐怖的声响,让所有人都稍微感到有些不安ㄈ。

      但好在今晚除了⽛在小镇外的树林里发现了几ᳰ只迷路的感染者外,并没有在㵃出现什么非常紧急的情况袾,这也庉让巡逻在外围的士兵们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尀意随着天光大亮,车内却是异常的阴暗,人们的睁开酸涩的双眼,纷纷从玲座位上坐了起来,才看到车窗竟然已经被雪被遮蔽了起来,完雾全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㝸Ⅸ等车门打开后,人们匆忙的从车上下来后,才发现整辆客车全都被厚厚的雪给覆盖起来。

      林在士兵们的组织下,所有男性手持着昨天使用过的工具,分组开始清理街道上和客车上的积雪。

      原本在车上的时候还没有霁察觉,等布莱恩从车上走下来后,他才发现周围不知不觉多了许多打喷嚏,咳嗽的뉁人...

      果然睡在如冰窖般的客车内,即使是身上ﲛ裹着厚厚笂的衣物,还是避免不了有人会生病。

      同也让布莱恩觉得事情可能有些麻烦了,要知道这些可都是感冒的早期症状,虽然普通的感冒一般不会传染,但要是长时间呆在同一个密闭空间内,那就谁戒也说不ꭘ准了。

      不过好在,他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并没有听到有人出现了咳嗽或是喷嚏的情况,也就是说他所在的车里还暂时没有人感冒。

      “喂,我说 你们别玩了,怎么样身体没感到有哪里不舒服吧?”虽然刚起来的时候也看过莎拉和艾伦的状态,并没有发豷现有什么异常,但出于稳妥考먚虑,他还是转过头朝着身后正在嬉笑打闹的两人问道。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两人相识还不먜到10个钟头뫌,其中还有8个钟头还是在睡觉,可看这两人打闹的情况,完全不是像是刚认识的样,难道孩子们的世界就是这么单纯的吗...䔌.

      텒布莱恩又哪里知道,莎拉髊此时的心滙情是怎样的高兴,自虫草菌爆发以来,不论何时何地,她一直都是那一个被照顾着的人,虽然感觉还算不错,可她也想有照顾被人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艾伦的加入让她的有了可以照顾的对象,最关键的是比他禮小,还比她弱....如此完美的局面,让莎拉的姐姐心迅速膨胀了起来,这下她总算不是最需要被关照的了!

      当然与莎拉乐观了情况相比,艾伦则是非常头疼,本来对于有哥哥和姐姐他心里还是挺开心,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只她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居然如此的难缠,在别人看来他们是在玩耍,但谁又知道他鷀这是被半强迫的。

      可就连艾伦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是,他那原本愁苦的表情早已经消失不见,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灿烂的微笑。

      听到布莱恩的声音,两人立即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后,对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咸不舒服,都挺好的♤。”

      “嗯。”

      蟝见到他们都燪说没事,布莱恩点了点头,暗暗松了口气,想着自己果然有些多虑了。

      瞧见布莱恩似乎没什么要问的了,莎拉瞥了眼一旁站着的艾伦,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缓缓的弯下腰豧从地上抓起一团雪捏成一个雪球,瞅准这艾伦婆,趁对方不注意朝他丢了过去。

      “哎呦!”

      㟲 猝不及防的艾伦那里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偷袭,没有任何防备的被雪球打了个正着,飞溅的雪花年砸了他满身,还有一些雪从他的衣领处掉了进去,冻的他直接叫出了声。

      鈆 뺎 “哈哈찎....”ᘺ

      他连忙拉了拉衣领,将里面的雪都抖了매出来,转⽇过头就看到莎拉正在那里捧腹大笑,顿时就有些气急败坏,也在地上抓起一团雪球就反击了回去。

      莎拉见状ꑿ连忙闪身躲过雪球,自己㯔又从地上抓球雪球攻击,两人你来我往的,ᡔ又重新嬉闹在了一起。 樜

      看着这两人又玩了起来,布莱恩嘴角抽了抽,不在关注他發们,而是看向从远处跑过㨐来的几名士兵。

      闼如此多的人都出现感冒的症状,这种情况在旁边巡查的士兵自然也注意到了,当即将情况汇报了上去,那几名士兵都拿着药瓶和懾热水壶,走到那些疑似可能感冒的人身꿘边,让他们每人就着热水,服下一粒药片,显然是要将感冒给扼杀在摇篮里。

      “这样的话,应该就没什么事了吧...”

      见此情ṝ形,布莱恩知道政府肯定也헁考虑到了可能会出现的感冒问题,씥所以早发现早⩄解决才是最好的选择,不然若是出现了扩散情况,那可就不橌是什么好消息了。⯃

      随着被车上和道路上的雪被清理出来,军队也开始通知所有人上车等候,当然还给每个人疑似感冒的人分发了口罩,虽然有部分人表现出了抗拒的行捿为,但迫于캂军方非常强硬的态度,还是无奈的带上㍏了口罩。

      当然布莱ꯥ恩还注意到那名鸡冠男欧格登也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在一名士兵的带领下,朝着另一辆客车走了过去。

      只是ᐣ在前进的途中,他一直频繁的转过头,向着正在照顾西尔维娅的安娜张望,不过很快就被那名士兵厉声◌呵斥,这才让他老实了下来。 ㍙

      随着车队缓缓的启程,他们再一次离开了小镇鉝,重新行驶上了公路。

      但由于路面上的积雪实在是太厚,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的事故,行驶的速度也只能犂降到了㹔最低。

      䚽就这样샲车队在如此缓慢的路程下,在雪白的路面长排成了一条长龙,一路朝着米国的东部地区驶去,直至消失在公路的ꀉ尽头,在也不在了踪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