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性息

      期间也有人从旁边经过,不过看到他从容不迫的样子,以为是新来的仆役,也无人过问。

      洗完过后,他又将自己那件棉袍洗了洗,回去还要穿的,可不能丢了,然后用一块布包起来,提着走,反正夜色正浓,也不大能看得出来。

      然后,他来到厨房门口,装做上菜的小厮,将一盘要혲上的酒菜端着就往外走,厨房人틃真以为是新来的仆役,看了一眼就没再关注了。

      他端着酒菜,瞟了瞟,三荤两素一道汤一壶酒,还有两碗⁝饭,非常丰盛。煞有其事地学着其他小厮,脚步匆匆地往前走去,不过到了一个转弯处,看周围没人,一弯腰,钻进了㲥花木中,往后厨折返。

      然后轻轻松松从后门出了去,途中也碰见有人,但见他行色匆匆,一副郑重的样子,也没人怀疑,就让他出ꪰ了后门。

      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他将这丰盛的饭菜吃了一个干净,就剩了一什道卤猪耳朵和那壶酒留了下来,准备明天上午吃。

      ⣠一顿饭吃的ॢ他心满意足颌,想着ꥐ自己今后的行止,想了下,要开始修行了。

      因此,他返回ڄ城东北角,准备找一个僻静偷而有元气的地方开始修䊧行吐纳法。

      找来找去,找到了一处小河的僻静处。츟

      嘉兴是典型的江南水乡,河道纵␈横,这里原本就춷是一条小河的转弯处,周围并无人家,极为幽静。

      他来到这里,静坐修行。

      修行的当然是吐纳法,首先是炼化身体中刚才吃下去的酒肉,将其转化为真气,然后当太阳升起,又吞吸了一口外界的元气,将其与⽗转化的真蒌气结合,纳入幻莲之中。

      接下来几天,他还要不断转化肉体的精气为真气,与刚才吐纳的元气混合,直到达到鮑十比一的比例,然后融入幻莲。

      他一퉅直等着,不着急,等黎明过去,天色将明,都保持着静坐,直到太阳跃出地面之际,赶ၳ紧吸纳鄆了一口天地元气,然后散了吐纳。

      他上次之所以感觉内腑如焚,于狂人已经告诉他了,他吸纳了一口饱含着太阳精气的元气,没被烧死덥就算他运气好,前一晚吸纳了不少太阴月华的功劳了。

      筑基的修行者吸纳太阳精气无所谓,能消化,他这种青头不行,最多只能吸纳太阳将升未ꅫ升之时那一缕喜天地之间的紫气。

      他严格这样做了,然后静坐,将这口元气在身体中运转几圈,然后导入檀中穴中的幻莲之中。

      螨 做完这些,天色大亮,他要赶回去了䳩,再过一会就要分发菜粥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吐纳时,远处一座小楼中,一位早起뜑的少女从头到尾看着这一幕。

      一掩开始,她以为只是一个少年在这里胡乱行事,哪知道,那少年真的在这里静坐了一个多时辰,并吞吐元气,然后才走。

       这种迷惑行为让➸他大为不解,看他修行的呔,明显是吐纳法,但能得到吐纳法的,需要到这种元气不盛핱的地方修行吗?

      而且,那地方虽说僻静,但到挱底在城内,他不怕윌被惊扰了吗?

      怀着这种心思,她对远处那少年有了点兴趣。

      周元快速赶回那废宅中,从地道返回了ᛎ监牢中。回来前,他又将衣服外面、自己头脸弄得脏脏的,防止被牢头看出来。

      当他回来时,那监牢中还甚是昏暗,只有于ȟ狂人那的那个小窗透过来一缕城曦。

      见到他䖫,于狂人来了兴趣,쑼问道:“出去感觉怎么样?是天高任鸟飞还是处处不自由?”

      周元愣了愣,道:“没什么感觉,就吃了一顿ᴍ好的,洗了一个澡而禍已,至于其他的感觉,没둩来得及细銾想。”

      说完,将那壶酒拿了出来,递过去道:“这是感激您前段텳时间一直教导我,我借花献佛,敬您。”

      于狂人毫不犹豫地接过,揭开셟塞子,闻了頊闻,道:“女儿红,还可以。”

      ع“你这家伙身无分文,从哪弄的吃的?不要告诉我你敢去抢劫了?” 咓

      “干嘛要抢,直接进去拿就好了。”说完,周元讲了讲他怎么进入那青楼中,顺手︫牵了一桌酒席的事。

      于狂人听得兴高采烈,口中不断称赞道:“不错,不错,能让别人做到视而不见,已经有了幻术之道的影子了,小子,我有一卷功法,就是讲幻术的,你想不想学学?”녷

      “当然。”

      撔“哦,你不想学雷法、剑修这些一看就非常厉害的法门吗?”

      얐“想啊,但是想有什么用?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拿到手࿅里的才是我自己的,我如今又没得选鿆择,有鈏什么就学什么,日后的事,ꢘ日后再说。”

      ꬯“你这小子,倒是实际,我看你不如读书科考,如果能进入朝廷,一定比你修行厉害多了。”

      “哈哈,做官能做多久,如果我能成就金丹元神,岂不是有长生久视之能䫋,怎么也比做劳什子官要好。做官做官,做到再大的官,也不过别人手下一卒子而已。”

      “好小子,有悟性,听好了,这卷法诀叫《幻世经》,是自本朝开国之时就开始流传的一卷真经,传说它的创䯺始者,梦蝶真君原身是一只妖蝶,最后却能跻浙身真君,传下这一脉,可见此功法的不凡。”

      銭说完,开始复述这一卷经典。

      周元仔细听着,并不断记下各个细节,等于狂人背完就问他。ﭻ ۵

      这卷经典分为筑基篇、金丹篇和元神篇,其中前两者都有三千余字,而最后的元神篇却只有千余字。

      周元仔细品了品,发现这卷功法可能不全,问道:“于先生,这卷功法怎么好像不全?”

      “我不知道,这卷功法由梦蝶真君传冀下来的,她的洞府在武陵山贤脉中的世外桃源之中,不뺋过我劝你,不到金丹期不要轻易进入那里,否则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为什么?”

      “那里对当今朝廷是一个忌讳,但那里又是数百年前造化道的根本,甚至传说,他们在那里面还有一个小世界世外桃源在。”

      “所﯈以,如今,各大ᚄ门派㦉、左道邪魔、朝廷神武军以及武陵府原住ỳ民,在那里面错综쪟复杂,北在那里,金丹修士才有点生存保障,元神修士都不罕见。”

      “为什么是忌讳?造化道是什么门派?小世界又是什么?”

      “前两个告诉你就是害了你,你只知道,这两个名词都是犯忌讳的就行了。至于小世界,你可以理解成人为炼制或者天然形成的,可以移빡动的世界,修行界中最重要的瑰宝。”

      “人为炼制?可以像在外界一样,在里面独立生存吗?”

      “那只是基础,传说当年,妖师有一个独立炼制的世界,能自行庽制定规则,御敌、攻击、演法,样样可行,相当于一件无上法宝。”

      “这也是那些人一直盘桓在那里的原因之一,可惜几百年来,毛都没找着ⓓ。”

      “原来如此!”周元听了沉默下来,看来这妖师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꠴,与诸多事物都有关联,否则也不会处处都有他的传说,甚至都上了䝙三字퓣经之ࢆ类的东西。

      甚至有许多地方都盯摆不开他的影响,否则,真是一个大反派,直接将他的资料销毁不㨚就行了吗?不如此做,而是安了一个妖师之名,可见实在避闹不开。

      这样想着,他对这位妖师的生平好奇起来。

      他准备下次出去想办法去寻找一些资料,看看这大明建立初年的情况。

      一遝个欋横空出世,建立了八百年的王朝,追根溯源,一定有很多精彩的故事。

      맼这样想着,他默默坐줰了回去,等着开饭的时间到来。

      分完上午的菜粥,他将那盘猪耳朵就着菜粥쿂馒头吃得干干净净的,然后,到了ѭ午时,开始打坐炼气。

      就这偂样,他每天晚上出去,去那些青楼楚馆中顺手牵羊,往往是吃饭洗澡一套来,弄得那杨柳坊中最近都在盛传坊中闹鬼。

      因为有人见到一个孩子,不定时地出现在各家楼中,洗澡、截一份酒菜,然ౢ后消失。

      那些酒楼也派人埋伏,想抓住看看,到底是人是鬼,不过每次都被周元提前发现,轻松避开,勑甚至还趁着那些打手埋伏,而去他们房中取了他们的钱财。

      一开始大家都在怀疑是一位修行高超的神偷在作案,不过旋即就被驳斥了,有如此本事,随便去哪个大户人家走一趟就足够他吃好几个月了,콼何必ܮ天天偷点酒菜。

      ᶌ肯定是这些青楼做了亏心事,饿死了楼中的仆役,他们变成了饿死鬼漏,每天晚上出现洗澡,偷食物,不得解脱。

      这话一出,马上传遍整个杨柳坊,毕竟做这种生意的,有几个单纯的?

      见疑似鬼怪作祟,他们想办法,到杭州灵隐寺请了高僧前来驱邪。

      嚮对此,周元并不知情,曫依旧每天去那些青楼光顾๮一番,乐此不疲。

      其实他也不是非要天天去偷,实际上就是想要去人烟繁华之地沾沾人气,否Օ则,天天待在⻶大牢中,每天讲的话不超过五句,迟早被憋死。

      칮如果单纯为了吃的,他要在那废宅中放了一些米粮肉,풣以防万一。

      这天,他又到了杨柳坊,只是一走进去,他就感觉气氛不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