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台风是

      冷……

      我是死了吗?

      ᯒ 但,如果是死了,柳为什么我还能思考?

      긑痛……

      好痛……

      噑 头好痛……

      光怪陆离尽是低语的梦境褪去色彩讯速支离破碎,在无尽黑చ暗的混沌中,叶뾫宣搄勤睁开了眼眸。

      好痛,ᥭ叶宣勤觉得自己的脑袋便像被一把尖刀刺穿了一般⭜,不,应该说是被千万根细针㡨一起将他的脑袋扎穿。

      头太痛了,痛的叶宣勤想要紧濢紧捂头,但,他却连挪动下手脚都做不到,身体似乎不受他控制。

      怎么回事,我不是被杀了吗,为什么我还活着骁,为煘什么我头这么痛,为뙡什么我连身体都动不了₲…… 갇

      难道是梦㈅,可,又为什么这么真实,但如果不是梦,我又为什么被人杀了还活着,死而复生?

      ᕣ 想着想着,头痛在不知不觉中竟渐渐消失了,嗯,身体好像可以动了?!

      叶宣勤感觉到身体可以ࠁ动了,心底有些激动,毕竟,身体能动才能够预防危险。

      他略显生硬地控制븖着輣身体站了起来,但,站ᡠ起来后却被眼前的景像震惊了……

      那,椴是堆积成蝙山的尸堆;那,是血液儔、脑浆混合在一起组成的河流!

      쐹࡜人间地狱!

      叶⻿宣勤脸色苍白如纸,感觉自己的胃里已是翻江倒海,要不是他心里素质强,恐怕是早已吓⼓晕了过去。

      叶宣勤努力稳定住了心绪,强装震定走向↽了尸堆,但,当他走⤩近了才发现尸堆的촶死尸脸上都是挂着笑——那是解脱的笑。

      叶詤宣勤脸色苍白,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쑺这里到底是哪里?

      这里难鯀道是地狱?

      如果是地狱为什么却感䨚到如此真实?

      可,휤如果∶不是地狱,这里为什么人死了,却是当做解脱?

      拉忽然,脑袋再度传来一阵阵抽痛,叶宣勤被痛的立傥刻捂住了脑袋긠……

      “祂,将我们遗弃,我们亦不会再信仰祂,祂不予我们希望,我们弄弃信仰。”

      “异世统治者呀,以我们万千生命Ꮀ为祭品,尨恳求祂的降临,我们不再信仰,但愿用生命萩与衪的降临䄍做为交易的代价……”

      “恳求喎祂ⵜ降临拯世!”

      停了,叶宣勤脑海里不再响起声音,但,刚才出现在脑海的话语却似烙印般烙在了脑海中,맆他心里也꧲因为刚才ٜ脑海响䏱起的뢦话语出了几个鵩疑惑。

      祂?异世统治者?拯世?这里的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脑袋再一次传来一阵抽痛,叶宣勤是再好脾气,心里也不戭禁有些恼火:㟗这头痛到底有完没完!

      叶宣勤心中恼火,头却越发疼痛,在脑袋疼ਐ痛中⸧,脑海中出现了不属他记忆的画面。篓

      濻 脑海中,一副又쟧一副画面飞떞速转变,似1.5倍速的电影播放着……

      这世界只有一个大陆板块,大陆名字叫阿克萨,这里的等级制度森严,奴隶制盛行。

      阿克萨大陆的人生下来便已注定了命틺运,富的人越富,穷的人生下来便被鎥当货物。

      阿克萨大陆㋽的穷人们不是没想过反抗㴩,但吃都吃不饱如何有力气反抗,这个无关斒意志。

      熉 땟这种情况并☸不是一开始就有了的,而是自从一百年前的阿克萨大陆的主宰者,撒丹朗皇朝的烳第十一任帝皇——撒尔帝皇强暴实行改革,ꐟ让奴隶制茟盛行,一时间,阿克뱏萨大陆成了䩅人间地狱。

      在此亄期间,阿克萨大悼陆鉑的三大教会更是扇遭到䩔了残䟭忍的迫害,用撒尔帝皇的话来说:“教会的存在太容易造成太多不稳定因素,底层的人们齕不能有信仰,否则,他们将不能成为一个听主人命令的‘␲狗’。”

      櫪 但,哪怕是再怎꾉么周密,也终是会有有一疏,三大教会还是有人逃了出来,他们对৆撒尔帝皇的行为充满愤怒和恨意。ᔊ

      他们把教会残余资料整合,他们想让祂降临,他们相信,鋜他们所信仰的祂会将⺕众生救出苦海。

      一年,两年,三年……十年椬过去了,可他们信仰的祂却并没有降临将他们拯救,但他们只是觉得祂遇到了緾什么事暂时没法将他们拯救……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百年,他们信仰的祂仍然没有降临,此时的阿萨克大陆已经比人间地깍狱有过而无不及。

      祂将他们遗弃了納,他们绝望的想道,他们已⛋经不再信仰祂,他Ჵ们准备另寻他法了。

      他们很快找到了一个办法,一个㥔禁忌之法,此法名曰:祭神……

      以万千生命为祭,以此做为祂降临的代价。쨭 Ⴃ

      而叶宣勤身体的原主,便是此法的主持者和施法者,他是三大教兖会中,象征自由和和平的暴风教会的教徒,名字叫:克尔ᗆ特·乔⡠丹。 

      画面完了,叶宣勤沉默了,他有些不解,为什么祭的是神,但请来的却是他,他自认没这般能力做这救世主。

       他不禁抬头,但一抬头,半空的쑿景像却让他瞳孔一缩,半空中“黑色天绒布”之上,一轮漆黑如墨的满月高悬着,他忽然感觉到普有些窒息似是被人勒住了脖子,耳边有人在뼬低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