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经典美文>

      “死!”林啸天说着话,抬手一拳……

      生趣平平뾓一拳,根本就没用力一般,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玄 Ღ嘭的一声,林Ẳ啸天就如同凡夫用拳头砸钢板ॻ一般,䆦拳骨差点碎裂,鲜血淋淋……

      “很急吗?这么想死?没有愤怒,没有仇恨,吃起来味道太淡,嘿嘿……不过,哥,还是可以满足你叻的这个愿望,毕竟我们是兄弟……”

      生趣说着话丢出林啸天……

      嘭嘭嘭,林啸天撞碎了十几棵大树,栽落地面,嘴角溢血……

      生趣看着他桀桀怪笑,那眼神,就如同欣赏一个有些意思的猎物一般……

      “来,你再好好热个身,哥꫒吃起来才会有味道츱。”生趣说着ᣙ话吧河嗒着嘴。 ᪒

      “难怪如此厉害,这家伙竟然修成了极난品古魔宝骨,骨架上竟然还刻有上古魔纹……嗯?竟是聚魂阵的原始版本……看来,这家伙说的都是真的……”仠

      林啸天ܛ妖瞳细看,不禁咬了咬牙,心念一动祭,陡然摄出了那具半步魔奴境的尸骨……立时魔气澎湃,威压滔天……

      生趣一愣,一声爆喝……惨ޡ叫一声,噗通,栽倒在地,肉身龟裂,鲜血淋漓,双眼血红……

      “툖吞!”林啸天瞬移而至,激射一道至强的吞天噬地旋涡,轰鐙入生趣的身躯和→神魂,疯狂的吞噬……

      䊪生趣惨嚎不ន已……

      林啸ﰂ天怕他还有手段,临死反扑,连续斩出三道噬魂剑,噗噗噗,生趣的魔魂体被斩成数段……瞬间被吞噬一空……晙

      他这才安心地吞◕噬起了生趣的宝骨魔体……并扫了眼被威髛压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蛇妖,神念一动,一道쇡奴印飞射,轰入蛇妖的神魂。 桁

      疯狂吞噬了一刻钟,他这才将生ᕺ趣吞噬一空䣬……

      撜 “神魂还真的激荡了一下……好像发生了一点点的变化,有种神魂뛥回归的感觉,本少还真的可能就是六子之一,但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巫娜她们知道……”

      其实,过去的事,终究是过去,还有必要记起吗ꃵ?췁

      心念一闪,他随即淬炼肉身和神魂……

      贰半个时辰后,他感知了下自己的神魂,化ຈ神境初期大圆满,凝实无比,还拥有了特殊的魂力,蘭黑暗神魂之力。

      也就是黑暗之力依攬附在了黑暗神魂法则之上的力,这种东西类似于神魂盔甲。

      他不禁有些欣喜,有了这种神魂保홎护,也就意味着他的神魂同级无敌ກ。

       ᜦ 修为,也达杛到了元婴境巅峰大圆满,肉身竟然直接晋级了两个小层禍次,达到了天毒宝体大圆满,也就是澨说薠,如今他的෱肉身强度,堪比化神境中期初境。

      ➴ 他随ꇭ即收了半步魔奴境的魔骨,摄起生趣的魔戒﷈,随手抹掉了上面的残魂印记,慽神念一探,竟然是个小型芥子世界,巫娜和灵倩竟被囚禁其中,昏迷不醒,伤势不꙯轻,倒也不至于陨落,她们的储物戒都在,一旦苏醒,很快便能恢复……

      他将里面的资源全都摄出,丢入玉牌空间콰,随将魔戒放在一处隐秘之地,布置了一道简单的幻阵……

      “你,你居然不惧威꫌压?”蛇妖抹了把嘴角的鲜血,疑惑地看着朝她走来的林啸天说道。

      “呵呵,告诉你也无妨,其实那具魔奴境的尸骨,是我曾外孙的尸ꐼ骨,你说他会害我吗?他要镇压的是你这팳样的奴才,明白吗?”

      蛇妖立时无语,但却想不通……

      “蛇妖,你竟然成了魔⸂头的人,为什么?”

      “哈,我本来就是生趣大人的人,是奉命被那个死变态抓去的,本就是为了这一天,只是没想到……”

      ⁢“为了这一天?什么意思?” 쩉

      “没什么❒意思,生趣不都跟你说了吗?”

      “哦,明悳白了,你的意놚思是说,你就是个废物,没有丝毫的用处,那我还留你干嘛?”

      “哈哈,你以为你杀了我你就能离开此域?做梦,这里已经成了孤立的囚笼了。”

      “我知道,界灵、气运都溃散了,大概生趣盉刚才已经毁掉了令牌,但是,这跟你有关系吗?况且,气运还是你帮他找到ஐ的,你的罪过大了!”

      큤 垛林啸天说着话,催动魂禁,蛇妖惨嚎不已……ⴉ

      “我说,说……” 싏

      “贱,嗯,对了,少爷我不酚是傻子,你若把少爷我当傻子,那你可就再㟷没机会了。”

      “生趣其实并没槀有死,你吞的其实是他祭炼的独立分身,疯魔六子,这个世界里就有三个,他们一直都在相互秘密地寻找,并且都想吞对方。”㘄

      “这是废话,少爷我钆当然看的出他的神魂不太完整,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后边的,如何认定情魔一分为六了,疯魔为何要这么做?意义何在?前提都没搞清楚,相Ø互吞噬,以求웬神魂的完整,那完全就是无稽之谈,明白了Ë吗?”

      ⸿ “对于被封禁在这里重生的生趣来讲,无需证明,因为他已经觉醒了那一ᶅ世的记忆,对于你来说,只能吞噬一具六子之一的完整分身,从而唤醒那一世的记忆,至于疯魔为何这么做,据说是他老人家想让뎘自己的儿子走出困惑,从中悟道。”

      ꇪ 林啸天沉默了,“都是些是是而非ᄚ的东西,根本无从判定什么,疯魔诀繁琐复杂不假,但若说没人能学会,那纯属胡说,或者生趣自己胡乱实验了几下,失败了灘,他便认定了自己的推断,也许还有什么谣传加贩以佐证,至于分身悟道,的确有这个方法,ﳣ但那是为了节约时톓间,增加阅历见闻,最终䕸还要融合各分身的记忆,从而令其有所睐感悟……但我吞生趣,狗屁的记忆都没获取…튔…难道还另有玄机……”

      想了片刻秼,他想不出쩻个茻所以然,随道:“你说生趣没死,我圭也相信他真的没死,但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何不隐藏这具强悍的分身……哦,他这具分身太特殊,无法隐藏是吧?那么,这里袇剩下的那两个家伙是谁?在那里?”

      “其实都是传说,传闻食神和཈喜乐也被疯魔老祖镇压在了这个世界,具体埋骨在那一道⮕了,没人知道,其实,生趣对于别人来讲,也只是个传说。”

      “也就是说,剩下༈那两个家伙是否觉醒了记忆,也只是个传说?”

      “对。”

      “为了一个关于我的传说,他就这么遀干了?为什么?”

      “他也是没办法了,魔域的界灵也崩碎了鳕,界王气运已经很弱了,再这样下去,魔域也就废了,而他,无论是本体还是ﱿ分神,根本就无法离开这个ጆ世界㣡,尽管他获得了界王令和王者气运,也只能在魔域、修罗域和这个人畜两道的地域穿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