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影连续七天被丈夫上司欺负

      吃饱喝足后的齐开返回了洞穴,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天,现在已经时近黄昏。远方隐隐约约传来的炮声也消失了,看来人类一方已经收到精英小队全灭的消息,已经开始后撤了。

      回到洞窟时提尔比茨已经重新回到了潭底,只是和平时不同的是,其他舰娘也半个身子泡在水潭里,而且还和平时的装束颇有不同。

      齐开看完第一眼立刻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然后水潭中的阿尔及利亚就立刻站了起来:“提督,你不要紧吧,你的咳嗽似乎变得更严重了。”

      齐开连忙摆手移开视线,但是下一瞬,两行红色的液体就从齐开的鼻尖涌了出来。

      齐开感觉大脑一阵眩晕,身子也在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力气,但是仅仅一瞬间,他的身体又恢复了正常。

      “我没事我没事。”齐开胡乱擦拭着鼻尖的鲜血说道:“你们...你们入渠的时候学学提尔比茨......如果不习惯,随便留点都行......”

      众舰娘狐疑的看着她们的提督,虽然担心,但是看提督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没有任何异常,就慢慢放下了担忧的内心。唯有一直坐在蝠鲼上漂浮在水潭中央的猎户座看着齐开的样子,眼睛微微眯起,神色难明。

      似乎注意到齐开来了,提尔比茨缓缓睁开眼睛,从水底探出了半个头,嘴巴藏在水面下说道:“!#%¥#%#”

      齐开皱了皱眉,他环顾了下四周,发现自己留在那里的军帽还在那里,就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猎户座,然后走过去拿起帽子,为提尔比茨小心带上:“我看了,你今天做的很好,好好休息吧。”

      提尔比茨略微低下目光,长长的刘海挡住双眸:“&#¥%&#¥……*”

      齐开微微后仰,看着提尔比茨嘴边冒出来的气泡,努力猜测这个傻姑娘在说什么。

      “提督需要我给您翻译一下么?”阿尔及利亚非常顺从齐开的意思,不知道从哪找了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毯子裹住了她完美的身材说道。

      齐开看了看已经缩回了水里的提尔比茨摇了摇头,简单处理完自己脸上的血之后就坐回了自己小石床,脑海中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有些若有所失。

      “想不到汝还真是个不要点面皮的提督呢。”看到齐开的表情有些失落,猎户座就出声调戏道:“明知道这里有五个女孩子在沐浴,真亏汝还能面无表情的坐在这里呢。”

      齐开瞥了猎户座一眼,并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虽说刚一开始齐开确实有些动摇,但是说实在的,这些黑海对于齐开来说其实都算是人外娘,想通了这一点齐开就没有什么心里负担了。

      你会因为你旁边有五只大大小小的狗在泡澡而感到坐立不安吗?

      “我感觉提督脑海里好像在想什么对我们非常不礼貌的事情。”萨拉托加仿佛齐开肚子里的蛔虫,立刻皱起秀眉说道。

      “那还用想?”大青花鱼旁若无人的在水潭里仰泳着说道:“提督肯定在脑海中对我们要多不礼貌有多不礼貌啦。”

      齐开看了眼大青花鱼上下空无一物的身体,并和她旁边的雪风做了一个对比,脸上露出一个怜悯而又慈悲的微笑。

      “你那什么意思?”大青花鱼水中奋起,在空中一个360度回旋踢就朝齐开踢了过来:“你给我说清楚!”

      然后还在天上的大青花鱼就被萨拉托加和阿尔及利亚按回了水里。

      齐开默默笑了笑,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就这样似乎也不错。

      但是下一秒他就看到沉在水潭最深处的那些人类的舰娘。

      她们仿佛只是睡着了,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冰棺之中,沉睡在人类的记忆之外。

      齐开看着她们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提督?”萨拉托加注意到齐开有些失落就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着自己以前学习的技能和锻炼的能力都是为了啥。”齐开仰头叹了口气:“......今天大家辛苦了,今晚好好休息吧。”

      “可是提督,我们不需要睡觉的耶。”雪风在水潭了自顾自玩着水,听到齐开的话就说道。

      “如果这是提督的命令呢?”齐开笑眯眯的摸了摸雪风的头:“人类的舰娘也不需要睡眠,但是我们都鼓励她们睡眠,因为这有助于她们恢复精神。我不希望你们明天的状态有一丝一毫的折扣,明白?”

      所有舰娘全都点了点头,其中猎户座笑眯眯的对齐开问道:“连余也要么?”

      齐开看了猎户座一眼:“如果这几天役使低级黑海对你有消耗,那么你也要睡觉。”

      猎户座挑了挑眉:“好吧,如果这是提督的命令的话。”

      齐开沉默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于是就这样夜色悄悄降临,最有活力的两个小家伙在水潭里闹了许久之后也渐渐陷入了沉睡,一时之间整个洞穴安静无比。

      齐开睁着眼睛在黑暗中等待了许久,一直到彻底夜深人静了他才缓缓坐起身,从石床上站了起来。

      他仔细点检查了一下水潭中的六位深海舰娘,尤其重点注视了猎户座很久。

      过去了大概十分钟,齐开向前走了两步,用自己的破茶缸径直从水潭中舀起一杯水,转身似乎想去用这一杯水去蒸馏,但是在他走到他的蒸馏工具前却停了下来。

      齐开慢慢转头,再次确认了一遍六位黑海舰娘,随后随意的将那个茶缸扔到一旁。

      金属和岩石碰撞的声音在狭窄的山洞中不断地回响着,即使水潭平静的水面都泛起了涟漪,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黑海舰娘做出任何反应。

      齐开微微松了一口气,走到水潭边缘,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目标。

      虽然今天自己落进了这个水潭一瞬间,而且很快就被提尔比茨救了上来。但是即使就是这么一瞬间,齐开也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明显下滑了一大截。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了。

      齐开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纵深跃入了水潭之中。

      片刻之后齐开费力的拖拽着一个冰棺浮出了水面,他最后回头看了眼那六个还在沉睡的女孩,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和不舍,随后拖拽着冰棺,向洞外游去。

      其实,其实,和她们相处的这一个多月里,齐开真的并不讨厌。

      这一个月,其实挺好的。

      挺好的。

      在齐开消失在洞口之后,六位少女依然没有任何动作,这里平静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是不知道哪里滴下了一滴水滴,在平静的水潭上溅起一圈涟漪。

      洞口不远的海边,齐开费力的将冰棺拖上海岸,并将冰棺中几乎是个冰人的利托里奥拉了出来。

      今天因为齐开的指挥,黑海直接俘获了28名人类舰娘,而这其中受伤最轻,被齐开反复衡量之后选择的就是利托里奥。

      齐开做好这一切之后坐在沙滩上慢慢恢复着体力,期间也咳嗽了几次,但是都没有什么大碍。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天上的月亮已经开始西沉,身子依然冰凉的利托里奥突然咳出了一些海水悠悠转醒。

      利托里奥缓缓坐起身,似乎因为寒冷而狠狠地打了一个冷战,但是又好像因为这个冷战而快速回复了清明,立刻原地站了起来。

      然后她就发现了默默坐在她身边的齐开。

      “齐开!?你没死?”利托里奥瞪大了眼睛,但随即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左右环顾了一圈:“我姐姐呢?”

      “我只拉出了你一个。”齐开指了指一旁的冰棺。

      “等下,我有些混乱。”利托里奥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脑海中有些混乱:“首先,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可是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你逃出来怎么不回来,我们都很担心你,可你怎么又在这?这是哪,我的姐姐......”

      “你说够了没有?”齐开打断了利托里奥炮弹般的话,然后痛苦的咳嗽了两声:“你觉得我们现在很安全,有很多时间可以和你解释这些吗?”

      利托里奥闭上了嘴,咬了咬牙:“我听你的指挥,齐开。”

      “带我走。”齐开再此指了指那个冰棺:“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一点一点和你说。”

      “好。”利托里奥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站起身将冰棺推回海上。

      齐开见利托里奥没什么犹豫于是也站了起来径直坐进了冰棺之中。

      利托里奥见齐开坐好之后就立即启动引擎在后面推着齐开,全速离开了这个对她来说宛如噩梦的地方。

      “我们去哪?”利托里奥问道。

      “南方,基里巴斯。”齐开咳嗽了两声说道:“那里有机场,你知道我的,我晕船,睡一会儿。辛苦你了。”

      利托里奥摇了摇头,她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就这么轻轻躺下,心里略微疑惑,明明人类已经彻底包围了夏威夷群岛,离开这里不需多久就可以看到人类联合舰队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基里巴斯?

      但是利托里奥并没有质疑齐开的决定,因为她不知道,经过今天的战斗人类联军已经彻底后撤,放弃了对夏威夷群岛的包围。

      根据齐开的推断,此时的联军应该已经开始考虑撤军了。

      一天之间彻底损失28名顶尖舰娘,即使是七海总督,这也是她们不能接受的损失,而且如果继续这样僵持下去,难保不会遭到黑海的反扑,所以齐开认为如果自己是这次联军的领袖,他一定会选择撤军的。

      只是有一点齐开不知道的是,他这一睡直接睡了一天一夜,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夜里了。

      痛苦的睁开眼,齐开入眼处还是那一轮弯月。

      感受着全身上下无处不再的酸痛,齐开感觉自己的脑子一片混乱,他现在就连最基础的思考都无法做到,这并不同人刚睡醒时的迷糊,而是大脑为了身体的机能选择的罢工。

      也不知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齐开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震的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裂开了一样。

      “齐开,齐开,你没事吧?”利托里奥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齐开勉强看了她一眼,喝下她端到齐开嘴边的椰汁。

      甘甜的汁水下肚,齐开瞬间就感觉身子好受了很多,他挣扎着看了一眼四周,强迫自己的大脑开始运转:“这里是哪?我睡了多久?”

      利托里奥面露难色的说道:“这里是一处我随便找的无人小岛,你睡了一天一夜了。齐开,你怎么了,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你的身子怎么成这样了?”

      “这些都不重要。”齐开摇了摇头,推开利托里奥说道:“我们走了多远,你什么时候把我带到这个小岛的?”

      “今天傍晚。”利托里奥关心的看着齐开,但是齐开却根本没有功夫管这些。

      他计算着利托里奥的速度,计算着离基里巴斯的距离,计算着里夏威夷岛的距离,也计算着黑海舰娘们的速度。

      “我们没有时间了。”齐开奋力翻过身扶住利托里奥说道:“走,继续向南。”

      “可是你的身子!”利托里奥担心的说道:“你现在根本没法受得了海上的折腾,如果你再这样固执下去你会死的!”

      “那总好过死在那里!”齐开突然指着北方冲利托里奥大喊道:“就算是死,我也想死在人类的领土上。”

      利托里奥看着齐开,脸上突然浮现出一股浓浓的悲伤:“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如果你那么想死,那请你去一个我看不到也不知道的地方去死...至少......不要死在我面前......你对我不能这么狠心的,齐开。”

      齐开看着利托里奥,心中无名的怒火很快被哀伤淹没,我嘴唇颤抖着想要去擦掉利托里奥脸上的眼泪,但是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把手放了下来:“对不起......”

      “我不知道这一个多月你都经历了什么,但请你相信我们都很担心也很挂念你。”利托里奥见齐开有些松动,于是趁热打铁的说道:“听我的好么,齐开。我们在这里慢慢休整一下,等你身子好些了我们再走。我们迟早要回家的不是么?不要在说什么死啊活啊的话了,大家都很想你。”

      齐开听着利托里奥发自肺腑的劝阻,突然感觉眼前一阵湿润。

      他也想啊,他也想啊。

      他多么想啊。

      但是身体恶化的程度显然出乎了他的预料,齐开现在甚至都能感受到生命在一点一点从自己体内流出。他也想回到过去啊。

      无论是和利托里奥等一众舰娘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回到提督学校的时候,他都可以重新做回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享受着青春,挥洒着岁月,不用考虑哪些残忍的事情。

      但是回不去了啊,自他戴上那顶黑色的军帽开始,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此生只能以人类的敌人的身份活下去,只能以往日亲朋好友不死不休的死敌的身份活下去,只能以黑海的身份活下去,他再也做不回人类了。

      当羊第一次帮助狼屠杀了羊群,那么他就已经失去做羊的资格了。

      除非这件事可以永久被掩藏,但是纸怎么包得住火呢?

      他终究是回不去了啊,回不去了,彻底回不去了。

      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在人类的领土,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死去。

      但是,就在这时,一阵引擎的轰鸣声惊扰了这片小小的无人海岛。

      利托里奥反应迅速的将齐开按在身下,两人隐身在灌木丛中,观察着情况。

      很快,一束灯光就从岛屿转角处转了出来,一艘快艇缓慢的停靠在了海边,一个少女扶着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的少年慢慢走了下来。

      少年走了两步,一下就扑倒在了沙滩之上,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提督,你没事吧,提督。”少女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齐开探出头看了一眼,发现这两人他居然认识,还是熟人。

      和他同届的转校毕业生马飞以及他的初始舰娘航母大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