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app教程视频下载

      两个一看到横眉冷眼的九叔,吓得立马转身就跑。

      九叔看着地上躺着的少根筋,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亲自动手。

      王栩上前道:“师兄,我来抗人吧。”

      “还是你懂事,不像那两个臭小子,成天没正行。”

      九叔欣慰的点点头,说完走在前面。

      王栩抗着少根筋跟在后面,目前萧离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抗个人根本不影响行动。

      半路上,少根筋清醒过,自己行走,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几人来到一片芭蕉林。

      少根筋一家是靠种植芭蕉树为生,前后几代人经营下,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占地颇广,加上天黑,不熟悉的人走进去,很容易迷路。

      九叔发现芭蕉林有些奇怪,叮嘱道:“别靠近芭蕉树,这里有一颗芭蕉树成精了。”

      文才正好靠着一颗芭蕉树,听到九叔的话,顿时毛骨悚然,连忙就想远离芭蕉树,不料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吓得文才大叫一声。

      王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那手向外一拉,拉出一个脸色惨白口吐白沫的青年男子。

      少根筋见状,急道:“他是我弟弟,还有没得救?”

      王栩看向少根筋的弟弟,发现他精气已经被吸了大半,已然昏死过去,好在没有性命之忧,只是元气大损,寿元会大减,估摸着就算平平安安也很难活过四十岁!

      所以说,年轻人要克制自己啊。

      九叔显然也看出来了,但没有明言,沉声道:“先把他带走。”

      等少根筋带着弟弟离开,萧离和九叔,文才,秋生进入茅草屋中,等了一会没有发现动静。

      九叔透过窗户,看着前方黑压压一片芭蕉林:“这个芭蕉精不引,她不会现形,只有处男才可以把她引出来。”

      说着,九叔看向秋生和文才:“你们两个谁去?”

      “为什么不让师叔去?他道法高,更保险。”

      “是啊是啊!”

      秋生和文才可不想冒险,转眼就把王栩卖了。

      九叔摇头道:“就是因为小师弟道行高,阳气重,他去芭蕉精不敢出来。”

      王栩拍拍手,表示爱莫能助。

      经过一番激烈的猜拳定输赢,文才胜出,最终由秋生充当诱饵。

      准备片刻之后,秋生披红戴绿,乔装成新郎官的样子,再用红绳子当做红娘,绑在一对龙凤烛上,随后小心翼翼的将龙凤烛点燃。

      秋生把红绳子一头抛入了芭蕉林中,拉着红绳另一头回到屋子里,绑在了自己脚趾头上,打了个活结。

      做完这一切,秋生躺在草席上假装睡觉,只等女鬼出现,就大叫救命,到时九叔和萧离就会冲进来救人。

      为了放松芭蕉精的警惕,九叔和王栩先是假装离开,之后潜行到另一间茅草屋中观察情况。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龙凤烛烧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王栩看见众多芭蕉树中,一颗芭蕉树上的花朵逐渐盛开。

      紧接着一阵阴风吹过,拴在龙凤烛上的红线突然动了起来,仿佛有人踩在上面行走一般。

      伴随这红线一点一点轻微抖动,躺在屋子里面的秋生猛然惊觉,发现自己上方突然出现一个穿着艳红色衣服的女人。

      原本按照约定,秋生是该大声呼救的,可是秋生见那女子如天女下凡,吐气如兰,好色的毛病又犯了,没有及时呼喊,只是手臂往下一伸,比了一个手势,提醒躲在下面拿照妖镜埋伏的文才准备。

      却不知知文才正巧转身,没有看到他的手势。

      这时,芭蕉精已经按耐不住,开始宽衣解带,看得秋生血脉喷张,又害怕不已。

      不可否认,这芭蕉精确实拥有迷人的表象,可秋生更在乎自己小命,刚想呼喊,芭蕉精似乎察觉到秋生的心思,一条红色丝带瞬间便捂住了秋生的嘴,并捆住秋生双手。

      妩媚一笑,芭蕉精双手微张,秋生被无形的力量拉扯到半空中。

      秋生挣脱不开,急中生智,用脚将自己的一只鞋子弄了下去。

      看见掉在地上的鞋子,文才刚开始没在意,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正准备去捡鞋子,却透过照妖镜看到半空中漂浮着一团红色的东西,顿时吓了一跳,慌忙起身,不曾想膝盖压在照妖镜上,一下子就将照妖镜压碎了。

      也不知九叔造了什么孽,两个徒弟不但能惹麻烦,还能败家,也就是九叔仁厚,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将两人扫地出门,让其自生自灭了。

      文才见照妖镜碎裂,惊慌从床底取下一张符箓,就在这时,芭蕉精听到响动,抛开秋生,一下出现在文才眼前,吓得文才连忙大叫逃跑。

      芭蕉精妖艳一笑,打算今晚来个一凤战双龙,低头间,却看到地上的照妖镜。

      照妖镜虽然破裂,可是依旧带有一定法力,瞬间就照出芭蕉精的本相,见到镜子里丑陋的本相,芭蕉精自己都吓了一跳,口中发出一声尖叫,不管不顾的飞出屋外。

      此时九叔与王栩已经来到茅草屋外埋伏,九叔上了屋顶,王栩则躲在屋外。

      见芭蕉精飞出,九叔连忙从上方扑下,准备抓住芭蕉精,却扑了个空,当下拉住地上的红绳一扯,但还是慢了一步。

      正当芭蕉精准备逃进芭蕉林之际,王栩一个【掌心雷】甩了过去。伴随一声爆炸声响,火光四射,芭蕉精直接被炸得支离破碎,连带旁边几颗芭蕉树都被炸断。

      九叔有些骇然,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心道:“这哪里是掌心雷啊,天雷也就这个威力吧!”

      看着还被红色丝绸困住的秋生,王栩拿出一张引火符,指尖引燃火焰,一靠近,那些红纱就随之淡化消散。

      众人无恙,九叔看着地上碎裂的照妖镜,面色一黑,目光扫向秋生和文才。

      秋生和文才连忙指向对方,同时说道:“是他!!”

      你们两个败家子,又弄坏我一件法器,回头再跟你们算账。”

      冷哼一声,九叔走向少根筋家。

      这里的两间茅草屋只是少根筋兄弟为看守芭蕉林搭建的,他们的祖屋在两里外。

      为少根筋弟弟开了一副固本培元的药,九叔随后收取了三个银元和两个小钱当做这次的报酬。

      回到义庄,王栩和秋生文才先行进屋,九叔在外打水洗脸。

      王栩刚刚坐下,就发现小僵尸在桌下捣鼓着什么东西。

      探头一看,小僵尸前面躺着一把铜钱剑,不过此时铜钱剑前端捆绑铜钱的红绳已经断裂,几个铜钱散落在地。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王栩不由为九叔默哀一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